第四百五十七章照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对了,尹修,你跟小璟现在还是在岭西省吗?”说完了正事,纪雪晴又问了下尹修的情况。

    尹修回答道:“没,前两天我已经跟小璟离开岭西省了。目前在安宁省道丰市这边的五明山。”

    纪雪晴闻言微微惊讶,道:“道丰市?你们俩去那边做什么?”

    原先尹修跟宁月璟去岭西省,纪雪晴知道那是尹修带宁月璟回去祭拜母亲。这下突然又道了道丰市那边,纪雪晴就有点诧异了。

    “也没什么,就是我以前有一位老朋友是在这边的,所以就想过来看看。顺便也带小璟游玩一下。”

    尹修道。

    老朋友?

    纪雪晴不禁好奇了起来,她对尹修的事情也只是知晓一鳞半爪的,知道尹修拥有着非凡的力量,是当初的那位‘银海仙人’,但也仅此而已。

    对于其他的事情,她就所知甚少了。

    如今听闻尹修居然还有什么老朋友,顿时忍不住问道:“尹修,你的那位朋友也是跟你一样的人吗?”

    尹修明白纪雪晴所指,不由得淡笑着应道:“没有,我那位朋友是很久以前就认识的。不过现在他已经故世了……”

    “哦。”

    纪雪晴轻应了声,倒是没有再继续多问这个问题。

    又与尹修聊了片刻后,两人就挂了diàn huà。

    从尹修这边知晓了那位前军委委员确实是与尹修关系匪浅后,纪雪晴对于几天之后的接待便放松了下来。

    另一边,尹修在挂断diàn huà后,想了想又索性给箫建军挂了个diàn huà过去。

    他倒也没提仙姿的事情,就是随口问了问箫建军近来的情况,问了下他的修为有没有什么进境。

    当初尹修也是有留了下灵石还有几门功法给箫家。算下来这也有大半年过去了,箫建军的修为应该多少有一些长进。

    如尹修所料,箫建军这半年多来确实是进境不少。

    当然,因为他之前数十年都为了压制体内的蛊虫,导致修为不前,是以这半年多来虽然修为长进不少。但仍然还处于化元初期而已。

    尹修只是与箫建军随意的聊了聊修行,聊了些家常之类的琐碎,倒是只言都没有提及仙姿的事情。

    不过,箫建军也不傻。尹修专程打diàn huà给他,又没有跟他说别的什么事,只是闲聊了一些有的没的,这就已经说明很多了。

    连着打了两通diàn huà,虽然都没聊很久,但也过了十来分钟。

    收起手机后。尹修抬头看了看小璟,她还在继续练习着法术。

    小璟的修为距离突破化元期已经不是太远,尹修让她有意的压制着修为,不让太快突破,尽量稳固根基。

    不过,估摸着到年底时也可以突破了。

    如今小璟才区区十五岁年纪,十五岁就达到化元期,这对于地球上的修行者们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若是让人知晓。定然会引得无数人瞠目结舌。

    等小璟突破到化元期后,尹修仍然是打算让她压制着修为进境速度。尽量的努实根基,为将来做准备。

    小璟的未来不可能是像地球上其他的修行者那般仅仅是为了达到修行极致,也就是化元巅峰。

    尹修给她定下的目标是飞升成仙。

    是以就不能在打基础的时候一味的求快,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比什么迅速突破修为更加重要得多。

    小璟有自己亲自教导,而她本身天赋也是惊人。修真前期和中期的几个境界必然会是一帆风顺。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即便现在小璟还只是处于炼气期,但尹修也已经开始为她将来修真的最后几个境界做打算。

    小璟一直在那空地上对着尹修布下的禁制练习了有大半个小时的法术,几乎将体内真气耗尽这才停下来。

    见到小璟额头上沁着一层细密汗珠走过来,尹修不由得拿起茶壶,给她倒上了一杯茶。温和的微笑道:“累坏了吧?来,先喝杯茶,看你这满头大汗的……”

    尹修微笑着将茶杯递到宁月璟面前,在她坐下后,不禁伸手去帮她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那一层细汗。

    在大太阳底下练习了半个多小时的法术,尤其是后面随着真气逐渐耗尽,小璟也不可避免的开始热得冒汗。

    这时候,灵也马上朝小璟飞了过去,在她肩膀上坐了下来。

    见尹修抬手帮自己拭去额上的汗珠,宁月璟清澈的眸子看了眼尹修后,轻咬了咬下唇,一边拿起尹修刚刚放在她面前的茶杯,一边轻声道:“谢谢师父!”

    尹修拭过宁月璟额头的手掌上泛着一层淡淡的灵光,随着他手掌掠过,宁月璟额头上的那一层细汗顿时便都消失不见。

    并且,宁月璟明显感觉到被尹修手掌拂过的地方一阵微微的清凉……

    从宁月璟额头上拭下的汗液在尹修手掌上凝成一小团水珠,尹修随手一弹,将那汗珠弹在旁边的竹根处,接着抬头看着宁月璟,道:“怎么样?刚才练了那么久的‘离火咒’、‘掌心雷’以及‘破妄驱邪术’这三门法术,有没有什么收获?”

    听到尹修的询问,宁月璟不禁眨了下眼,似乎略微有那么一丁点出神的状态醒悟了过来,因为炎热而微微透红的白皙小脸上,嘴角微抿了抿,暗暗轻呼出了一小口气息,接着开口回答道:“嗯。三门法术我感觉现在掌握最好的是破妄驱邪术还有掌心雷,最差的是离火咒……”

    尹修倒没怎么留神宁月璟那十分细微的些许神情变化,听到她的回答后,轻轻点着头,应道:“不错。你是先天纯阴灵体,对于离火咒的掌握稍差些许是正常的。”

    微微一顿,尹修接着道:“等你突破到化元期后,到时师父再传你一门更能够发挥你纯阴灵体优势的法术!”

    宁月璟一听,顿时来了兴致,不禁问道:“师父,到时候你会传我什么法术啊?”

    尹修回答道:“玄阴寒冰咒。这门法术会将你体内的纯阴属性力量的优势完全发挥出来。由你施展这门法术,至少比一般人施展的,威力要强大五成以上!”

    “这门法术需要至少化元期修为才能够修炼。而且,即便是到了金丹期,这门法术的威力也不会差。”

    听了尹修的话,宁月璟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期待之色。

    尹修见状,还是叮嘱了一声,“不过小璟你当前还是得以稳固根基为主,不用急于突破。直到你自己感觉已经实在无法再压制住修为时,再突破不迟,明白吗?”

    宁月璟回过神来,连忙应道:“嗯,我知道的,师父。”

    尹修与宁月璟在太清观中住了四天,四天之后,尹修就带着宁月璟离开。

    出尘子是想要出言多挽留几日的,不过尹修再待着太清观里也没什么事,五明山周围也都带着小璟逛了一遍,所以也就没有再留。

    临行之前,尹修倒是也给出尘子留了一些下品灵石,还有一篇修行功法给他。算是念及着当年与王昌平的朋友之宜,对他的后人稍加照拂一二。

    些许下品灵石和一篇在修真界中稀松平常的功法对于尹修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对于出尘子,乃至是对于太清观而言,却堪称无价之宝!

    是以,当尹修私下将灵石和誊写下来的功法交给出尘子时,出尘子是大吃一惊,继而望着尹修,一脸感激,充满激动的神色。

    “多谢叔祖!”

    刚才尹修在将灵石交给他的时候就已经跟他说过灵石的妙用。

    是以,此刻出尘子捧着尹修递过来的那装着不下百枚灵石的袋子,手中捏着那张写着功法的纸张,心情有种难以自持的激动和振奋感。

    尹修只是很平淡的微微点头,对他道:“不用客气。这些东西,希望能够对你,对太清观有一些小小的帮助。”

    出尘子神情激动的连连应着。

    随后马上将手中的那一大包灵石还有功法都收好之后,亲自一路送着尹修和宁月璟下山,一直到了五明山脚下。

    “好了,你回去吧,我跟小璟搭个车就离开。”

    原先尹修是不想让出尘子送这么远下山来的,不过出尘子一直坚持,他也就没有勉强。

    出尘子对着尹修拱了拱手,道:“那您保重。若是有暇,不妨再到太清观来小住几日……”

    “嗯,有空的话,我会的。”尹修轻应道。

    出尘子那一副束发戴簪,一袭道袍的打扮在这山下还是挺惹人注目的,四周往来的游人都不禁纷纷好奇的朝这边多望了几眼。

    而山脚下的一些商贩其实是认识出尘子的。

    毕竟太清观如今除了是一个修行门派之外,也是这五明山上的一处旅游景点。而作为太清观的观主,这山脚下当地的不少人都是有见过出尘子的。

    此刻那些认出了出尘子身份的商贩看着出尘子居然向尹修拱手行礼,不由得纷纷侧目,有些愕然和惊异。

    一个个看着尹修,目光中透出几分好奇之色。

    这个小伙子到底是什么人,那个道士不是山上那太清观的观主出尘子吗?他居然亲自送那年轻人下山来,而且还向对方行礼……

    ps:听说今天是什么节日,嗯,祝大家节日快乐,然后,各位可记得要悠着点儿,莫要弄出人命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