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乐极生悲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跟随着凌雪雁的舅妈一路走到了度假村后边的那座山谷。△,

    此时,先前尹修用灵识看到的那名老道正站在一座建于东南角的祭坛上脚踏着禹步,手持桃木剑似模似样的在做法。

    祭坛上左右各摞着一叠明黄纸符,正中是香炉烛火,整座祭坛看上去还是颇有那么一些讲究的。

    而在祭坛后面大约十米开外的位置,四五个人正站在那儿,略带着几分紧张忐忑的神情望着祭坛上做法的老道。

    凌雪雁的舅妈带着尹修等人径直朝着那几个人走了过去。

    “老吴……”

    凌雪雁的舅妈开口。

    而听到声音的那几个人不由纷纷扭头望过来。

    其中一名四十多岁,个子大约在一米七左右,身材略微发福的中年男子不自觉的皱了皱眉,看着走近过来凌雪雁舅妈和凌雪雁、尹修几人,不由得说道:“你过来这里做什么?还有怎么把雪雁也带来了!”

    尤其是目光扫过尹修和宁月璟身上时,眼中不觉泛出一抹狐疑。

    他不认识尹修和宁月璟,此刻看到自己老婆竟然带着外甥女和这两人一起来这里,心里自然免不了有些犯疑。

    度假村这边的事情他前些天就叮嘱过自己老婆,不要随便透露出去,免得影响到度假村的生意。

    凌雪雁的舅妈连忙回答道:“老吴,这位小哥是雪雁的朋友。他有点事情想让你给帮点忙……”

    凌雪雁也忙上前问候道:“舅舅。”

    “嗯。”

    吴明义看着凌雪雁轻应了声,目光再次扫过尹修脸上,旋即问道:“不知道小兄弟你有什么事让我帮忙的?”

    尹修倒也不矫情,直接说道:“我想查找一下你们村一位已故老人的一些信息,所以想麻烦你帮忙去询问一下村子里的一些老人。或者是查看一下族谱什么的。”

    “主要是想弄清楚他还有没有后人尚在,还有就是他本人是安葬在什么地方。”

    尹修的这番话倒是让吴明义略感惊异,问道:“你要找谁?”

    不仅是吴明义,站他旁边的另外三个人也都同样目露惊异和好奇的看着尹修。

    尹修正要开口回答,这时,前面那座祭坛上却忽然传来一声霹雳炸响。

    于是乎。所有人的注意都不由自主的被吸引,纷纷转头望去……

    只见祭坛上的那老道站定在祭坛正中,左手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一张符篆,右手则握着那柄桃木剑,笔直的竖在身前,剑尖直指上方。

    看老道的神情,一副庄严肃穆的样子,嘴唇不停地微微翕张蠕动,似乎在念念有词的念动着什么咒语。

    随后。就见他将左手中夹着的那张符篆在身前半空动作快速无比的比划了几下,紧接着在那柄桃木剑上一掠而过,便直接将那张符篆打出去了半空,口中还低喝一声,“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

    呼

    被打出的符篆顿时嗖一下飞入半空,而后便猛地激发出了一阵雷光,紧接着雷光猛烈炸开。化作一道霹雳在半空炸响!

    轰!轰隆

    吴明义以及凌雪雁等人看到这一幕,登时惊得有些目瞪口呆。一脸震撼的表情。

    原本吴明义等人还对请来的这位大师能否真的收灭了那山鬼还心存几分疑虑,但是此刻亲眼见识到这位大师的超凡手段后,心中除了震撼拜服之外,原本的疑虑立即消散了大半!

    能施展出如此神异手段,仅凭一张符篆就能发出雷霆霹雳的,这大师的本事怎么也差不到哪里去。要收服一只山鬼什么的。想必也定然不在话下。

    祭坛上的老道在发出第二道符篆后,眼睛余光瞥见被震撼得目瞪口呆的吴明义等人,顿时闪过一丝满意之色。

    旋即又立刻将手中握着的桃木剑隔空一挑,放在祭坛上的纸符顿时自行飞了一张落入老道左手的食指与中指之间,被一把夹住。

    而后。老道又继续念念叨叨一阵,再次将纸符打出,口中低喝:“天罡五雷,诛邪伏魔,摄!”

    纸符再次飞入半空,同样是化作一片雷光。不同的是,这一次雷光形成八爪闪电状朝四方‘刺啦’释放出去……

    见状,祭坛上的老道满意的点点头,继而抬起那宽大的袍袖擦拭了一下额上的虚汗,接着便从祭坛走了下来。

    “吴先生,贫道方才已经在这山谷中落下了三重罡雷之力,那山鬼邪祟只要在这山中就定然逃无可逃,无所遁形。最终逃脱不了被贫道的三重罡雷灰飞烟灭的下场!”

    老道走到吴明义面前,轻吁了口气,缓缓说道。

    看他那副模样,似乎刚才的法事消耗了他很大的力量似的,看上去稍显出几分乏力虚脱的感觉。

    吴明义闻言,连忙应道:“多谢云清大师出手诛灭了那山鬼邪祟。”

    “是啊,云清大师不愧是有道高人,刚才那些神仙雷法看得我们简直是目瞪口呆……”

    “没错。云清大师果真如传闻的那般法力无边。几道雷法,那山鬼邪祟肯定无所遁形,魂飞魄散!”

    站在吴明义身边的那几人也都纷纷上前向那位云清道长吹捧起来。

    尹修站在一侧静静看着这一幕,嘴角不觉微微扬起,泛着一缕若有若无的戏谑之色。

    那位云清道长对于吴明义等人的吹捧显然颇为自得,看那微眯的眼角都可以感受到那一抹自得的笑意。

    不过他嘴上却还是故作谦虚的说道:“哪里,哪里。都是各位居士们的抬爱和恭维。贫道自幼修习道法,就是要降妖除魔,诛邪驱煞,还人间一副太平。此地既有山鬼作祟,那么贫道自当将其诛灭。保一地平安。”

    说着,老道又忽然话锋一转,“不过方才贫道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让那山鬼邪祟无所遁形,足足使用了三张天罡雷符。那可是贫道师门先师所留下的上品雷符,每一张都蕴含着浩大无穷的罡雷之力。灭鬼驱煞完全不在话下。”

    “你们莫看此刻这山谷跟原先无甚差别,但实际上,此地整座山谷都已然被贫道方才所激发的那三重天罡雷符的罡雷之力所笼罩。任何邪祟在此地都断无生机,必然会被无所不在的罡雷之力所灭……”

    “若非是担心此地邪祟为祸一方,贫道也舍不得用掉先师门所留下的无上符篆。须知这些符篆都是用一张就少一张,极其珍贵……”

    吴明义不傻,听到这自然明白了云清老道的意思。不过刚才这老道做法激发符篆时的那些雷光与闪电、霹雳确实是十分惊人,令人心神震撼。

    加上这老道又是名声极为响亮的大师高人。是以吴明义对他的话并没有什么怀疑的,最多只是生意人的直觉。觉得老道或许对那几张符篆的珍贵程度有所夸大而已。

    不过吴明义并不奇怪,这无非就是跟商人为了抬高货物的身价一样,自然会将货物可劲儿的夸赞吹捧一番。

    这没什么稀奇的。

    对于吴明义来说,关键是诛灭那山鬼邪祟,让度假村恢复安宁,可以重新开业。至于云清老道明显是想要多要点酬金,吴明义并不怎么在乎。

    于是吴明义马上会意的说道:“让大师破费了三张宝贵的符篆,在下也实在过意不去。若是大师不嫌弃的话。除了事先与大师说好的酬金,在下另外再捐献二十万的香火钱略表心意。”

    云清老道闻言。顿时喜笑颜开,眼睛都不自觉的微眯了起来,笑盈盈的道:“哎呀,这怎么好意思。贫道受之有愧呀……”

    嘴上虽然说着‘受之有愧’,但看他的神情却怎么也不像真觉得自己‘受之有愧’的样子。

    明显人家只是做做样子的推脱一下。

    吴明义自然不会那么不识趣,马上道:“云清大师客气了。这是应该的。”

    “这……既然吴先生这么盛情,贫道若是再推拒的话倒是辜负吴先生的一番心意了。好吧,那贫道就受之有愧了……”

    云清老道一副惭愧的语气说道。不过看他的样子,却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哪里有嘴上说的什么惭愧不惭愧的。

    这时候。吴明义又忽然谨慎的多问了一句,“云清大师,您确定那山鬼必死无疑了是吧?”

    “您也知道这关乎着我这度假山庄的生意,还请您不要见怪……”

    额外多收到了二十万香火钱,云清老道正是心情大好的时候,闻言也不以为意,面带着微笑,一副自信从容的淡淡道:“吴先生放心吧,贫道可是在此地足足激发了三张先师所留下的上品天罡雷符。”

    “有三张天罡雷符的力量笼罩此地,什么邪祟山鬼的都必定会魂飞魄散的下场。绝无幸免……”

    老道信心十足的说着。

    吴明义之所以会多问一句,也不外乎是想求个心安罢了。本来听到老道这番信誓旦旦的话,他的一颗心已经逐渐放松下来,完全信了老道的话。

    然而,就在老道话说一半的时候,吴明义突然神情一怔,继而眼睛蓦地大睁,甚至有些瞪得暴突而起,眼神霎时间变得充满了惊恐与慌乱,脸色也‘唰’的一下,惨白了下来,嘴唇一阵发抖……

    不仅是吴明义,站在吴明义身旁的另外几人也都同样如此。

    仿佛他们看到了什么十分可怕恐怖的东西一样,一脸惊恐,面色苍白,甚至身体都止不住微微打颤,一副被吓惨的模样……

    ps:2016第一个天,大家元旦快乐新年新月第一天,大家手里有票的就投了吧,投了吧,投了吧。作者菌有事外出,这是设置的定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