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老虎叔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边上的吴明义听出老人语气中的惊讶,不禁问道:“六叔公,以前小时候就听村里的老人说林生他爷爷在当年闹鬼子的时候就去了,林生他爸好像都还是吃着村里的百家饭长大的。 ≌这是不是真的?”

    六叔公捧着那旧册族谱又看了好一会儿那上面吴仲坤的名字,片刻后才缓缓放下,搁在旁边茶几上,轻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吴明义道:“这个倒是没错。”

    “不过有些事情你们这些小辈们不懂。说起来咱们这村子里全村的人都得感激老虎叔才行,也就是林生他爷爷。”

    “当年要不是林生他爷爷救了全村人,只怕咱们整个村子没几个人能在小鬼子的枪下活下来……”

    说到这,老人又有些不快的叹息道:“知道上回为什么村里大会让大家给林生家里捐钱的时候,我那么大脾气么?”

    听到六叔公忽然岔到了其他事情上,吴明义颇为不解,顿时顺着话问道:“六叔公,您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这里也没啥别的人在。”

    “说实话,上回见您在村里大会上那么大火,我这心里还有点纳闷来着。”

    吴明义心里虽然也很好奇刚才六叔公所提到的那位‘老虎叔’,也就是林生他爷爷在小鬼子枪下救下全村人的事。

    不过,眼下既然六叔公提到了前年村大会给林生家捐钱火的事,他也想弄明白这又是什么情况。

    六叔公道:“我这么一个已经半截入土的糟老头子本来有些话没必要去说的。可我现在是真的要说一句,这村里的老人一个个都去了后,你们这些小辈一个个都有点不像话,说不好听点,那就是忘恩负义!”

    “还有另外那几个老东西也是,全都忘了当年老虎叔是怎么救了他们一家子了。现如今眼瞅着林生家遭了难,一个个都当起了缩头乌龟,没一个肯出面帮林生家一把的。甚至出来说句公道话都不肯……”

    提起这茬,六叔公显然有些义愤难平。

    “咱们沙井村如今这么大一个村子。家家户户也没谁家日子过得有多紧巴的。小富小贵的也有好些个。可是呢,让你们给林生家捐点钱,好歹是把林生家的那小子给救回来,替老虎叔留下条香火。”

    “可你们倒好。一个个三五十一两百的,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全村子捐的钱加一块还不到两万块,都不够林生家那小子一个月的药费。你们这完全是在当叫花子打。”

    “别以为我人老了就眼睛也花了耳朵也聋了,我清楚得很,你们哪。很多人在外边随便吃顿饭玩女人就是好几千的出去,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让你们给林生家捐点钱,一个个就像是拿刀子往你们身上割肉,要你们命似的。也不想想,当年要是没有老虎叔,别说是你们了,就是你们爷爷、太爷爷一个个都早死在小鬼子枪下了,哪里还来的你们?”

    老人显然是一提起这些就来气,说话也是絮絮叨叨的,讲不完。

    大约就是觉得在这事儿上。村子里上下的人做得都不地道,对不住老虎叔一家,这心里头呢,就不痛快。

    以前是一直憋着,闷在心里,没处儿说,没地儿泄。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了,于是便想把这心里头憋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话都给吐出来。

    对于很多旧事,以吴明义的年纪自然不会清楚多少。

    是以,此刻对于六叔公的这番责骂。他除了尴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当初吧,他捐的钱在村里各人当中虽然算是最高的了,但也不过是一千块钱而已。

    别人家的,大多都是三五十。一两百的,能捐三五百的都是少有。不过吴明义却知道,当时六叔公是把自个儿的老本都捐了出来,足有三千多块钱。

    他的两个儿子也被他逼着各自都捐了一千块。甚至为此他还跟两个儿子不大不小的吵了一番。

    “六叔公,你也知道我这年纪不大,对于以前村子里闹鬼子时的旧事知道不多。您刚才说林生他爷爷救了全村人。这是怎么回事,能否跟我说道说道?”

    吴明义略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开口问道。

    老人瞧了他一眼,似乎是刚才的那一通话泄了差不多,轻叹了口气后,脸上浮现出一丝追忆之色,缓缓说道:“当年闹鬼子的时候,咱们村子是遭了灾的。这事你们应该也都有些听说。”

    “当年鬼子进村,那可真的就是见什么抢什么。谁家有女人婆娘的,那更是叫一个惨。临近的一些村子,多少好好的闺女婆娘都让鬼子给糟蹋了?甚至整个村子都被鬼子给屠了的也不少。”

    “咱们村子当年要不是有个老虎叔在,也好不到哪去。那时候我也才是个十来岁的半大小子。亲眼见到当时有一小队的鬼子冲进了咱们村子里来,要烧杀抢掠,还到处抓女人糟蹋。”

    “幸好那时候老虎叔出手,一个人愣是赤手空拳的把那一小队的鬼子全部都给灭了。然后带着咱们全村老少逃到了山里头去避难……”

    说到这,老人不由得顿了顿,微微感慨道:“说起老虎叔,我是打心底里佩服。那身手确实是厉害得紧。知道我为什么叫林生他爷爷‘老虎叔’吗?那是因为他亲手打死过一头老虎。”

    “那时候老虎叔可是咱们村子里的英雄,也是整个村子最能耐的人物,在远近百里那都是响当当的名号。当时村子里哪家的小孩都喜欢跟着老虎叔身后玩,缠着他要学他的功夫。”

    “六叔公,林生他爷爷真有那么厉害?”吴明义忍不住插口问道,颇有些惊讶。

    老人瞥了他一眼,淡淡道:“那是自然!这事村子里另外那几个老东西也都是知道的。”

    “可是,我小时候怎么听说林生他爷爷是被小鬼子给打死的?”吴明义好奇问道。

    老人瞪了瞪眼,道:“老虎叔虽然厉害,可毕竟是血肉之躯,哪里能扛得住小鬼子的枪炮?当年就是老虎叔杀了很多小鬼子,所以惹来了小鬼子的通缉报复。”

    “当时鬼子大队人马进了山里去搜查,老虎叔担心村里人藏身的地点被鬼子找到。于是自己跑出去引开鬼子。没成想最后老虎叔空有一身能耐,也挡不住小鬼子的枪炮攻击,死在了鬼子的枪炮之下。”

    “不然你当林生他爸为什么是吃全村百家饭长大的?就是那时候全村人都欠着老虎叔的情,所以宁愿自己饿着也要留一口吃的给林生他爸。不能让老虎叔的子嗣香火断绝了。”

    “哪像你们这帮小辈现在这样。一个个都眼睁睁的看着林生家遭难,都不肯伸手去帮一把,让你们捐点钱,简直就跟拿刀杀了你们一样……”

    六叔公说着,又没好气的瞪了眼吴明义。

    虽说吴明义是如今沙井村里的‘富’。当初给吴林生家捐款也捐了一千块,在村人中是最高的几个人之一了。

    可是老人很清楚,区区一千块钱对于吴明义的身家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对于吴林生家也仅仅是杯水车薪。

    是以,如今说起这些,他这心里头难免还是会有气的。

    面对六叔公的指责和讽刺,吴明义只能尴尬以对,讪讪道:“我这不是不知道这些旧事么。再说,六叔公您也该清楚,当时捐款多少也不是说我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的。”

    “如果我不在这村子里生活了,那自然不用顾虑什么。可我也是要天天住村子里的。这我要是捐得再多了,那其他人不得在背后说我有钱逞能啊,爱出风头啊什么的闲话。到时候我也是难做人……”

    在村子里这种事还真就很平常。

    就吴明义和另外几个人捐了一千块都惹来了不少人在背后嘀嘀咕咕的说什么他们家有钱啊,当然就捐得多点,我们家是穷人,没钱,就只能捐个一百八十的。

    这还只是一千块,要是吴明义当时真捐个一两万,或者更多的。其他一些爱面子的,怕是也得跟着多捐一些。不然这要传出去,可就不好听。

    比如别村的人遇到一说你们村吴明义给吴林生家捐了多少多少万,那你捐了多少啊?那些要面子的人好意思说自己只捐了个几十几百吗?

    虽说远近的人都知道吴明义是沙井村‘富’,不好攀比。但人家吴明义捐个几万。那你怎么着好歹也得有个几千吧?

    不然只有那么一两百,甚至几十的,那说出去像什么话?

    如果吴明义作为沙井村富也只捐了几百一千的,那其他人自认条件不错的,捐个三两百也就能说得过去了。

    自觉条件差的,或者也可以说不那么在乎脸面的。捐个几十块也马马虎虎。总不至说出去过于寒碜。

    说到底呢,吴明义等于是一个标杆竖在那儿。

    他捐得多,那么其他人也得跟着按照自家与吴明义的身家大概对比一下,然后把捐款往上涨一涨才不至于让人看笑话。

    可他要是真的捐得高了,其他人为了面子跟着多捐了一些钱,这心里头指定就得对吴明义不痛快了。

    这样的规矩在村子里,甚至是很多其他地方都很常见的。

    六叔公不是不知道这些的人。当初他自己一个人捐了三千多块钱后,就没少被村子里的人背地里嘀咕。

    人表面是在吹捧他大气有钱,实际上明摆着就是在讽刺他‘好高’,爱出风头,穷装胖子。

    只不过他辈分摆着,没几个人真个敢在他跟前嚼舌根,说那些酸不拉几的话而已。

    只是老人家也眼不瞎耳不背的,一些闲言碎语的,自然是多少看得到,听得见。虽是装着若无其事,但这心里头总归不那么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