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遭难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在旁边听着这些,心底也不禁泛起一丝黯然和波澜。 ≦

    虽说原先也有想到,在当年那般混乱的时局下,尤其是后来那么些年的战火纷飞,他的这些老友便是有功夫傍身,也同样有不小的可能葬身于乱世之中。

    毕竟,武者的血肉之躯终究是抵抗不过枪炮之威。

    如今当真的听闻故友死于侵略者的枪炮之下,尹修心中还是抑制不住泛起一抹伤怀。

    而从那位‘六叔公’的言语中,尹修也知道自己这位故友的后人如今的境况怕是不大好。也不知是遇了什么事。

    不过尹修眼下倒不急。既然人找到了,不管他家里是遭了什么事,自己拉一把,总归也就能趟过去了。

    眼下尹修想知道更多一些关于吴仲坤与他后人的事情,是以他也没有出声打断‘六叔公’与吴明义的话,只在一旁静静听着。

    这时,六叔公看了看吴明义,终是轻叹了声,唏嘘道:“唉,老头子我还没糊涂,你说的,我自然是知晓的。你小子也还算有点良心,时常让你婆娘给林生家送去一些营养品什么的,我也有听林生他婆娘说过。”

    “总归也不枉当年老虎叔救了你爷爷和你太爷爷一家子人。”

    听老人说了那些旧事,眼下吴明义自然只能老老实实的应着,“六叔公说得是。”

    老人看了他一眼,又道:“这世道变了。我一个半截入土的糟老头子说什么也不顶用喽。这村子里的小辈还有哪个在乎我这么一个老头子的话?”

    “不过啊,这人活着有些该讲究的还是得讲究些,有些要记着的恩情也不能说忘就给忘了。也不是真的就要谁家倾家荡产,或者是大出血什么的,无非就是每家凑个一两千的,家境好些就再多出些,也就差不大离了。”

    “这么些钱搁哪家也都不算什么吧?咱们这村子家家户户每年谁家不是至少有个三五万的收入?”

    说到这,老人忽然有些意兴阑珊的感觉,叹息一声。轻摆了摆手,摇着头道:“算了,算了。这些事,现在再说也没多大意思了。”

    “林生家那小子废也已经废了。现在就算是有钱可以动手术,也没啥希望了。就连林生自个儿也……唉!”

    老人脸上写满了无奈与萧索,暗自叹息。心情明显一下子变得抑郁沉闷起来。

    吴明义也是一阵默然,过了片刻才缓缓道:“六叔公,林生家的小子真的没希望了?如果可以的话。就算花一两百万我也一力承担!”

    老人只是摇摇头,道:“没啥希望。我问过林生婆娘,这是医生说的。已经耽搁了这么久,风险太大,手术失败的几率太高。”

    吴明义再次沉默,继而缓缓道:“既然这样,那以后林生一家的生活和医药所需就让我来负责吧。需要多少钱,六叔公您跟我知会一声,到时候还得劳烦您把钱交给林生婆娘。若是我直接拿钱过去的话,怕是林生不定会接受……”

    老人也是默然的点点头。“林生性子要强,这一点跟他爸,跟老虎叔都很像。上回捐的款要不是以村里的名义给的,怕是他也不大会接受。”

    “所以还得麻烦六叔公您才能说得通他。”吴明义道。

    听了六叔公所说的那些旧事后,他是确实想要帮一把吴林生家里。毕竟以他的身家,拿出个几十万一两百万的,也不至于有太大影响。

    这时候,一直没有出声的尹修终于开口,“两位,能否跟我说一下吴仲坤的孙儿一家到底出了些什么事?”

    听到尹修开口。六叔公和吴明义这才猛然想起尹修来。刚才他们说着话都有些忘了尹修的存在,只是自顾的在那说着。

    此刻听到尹修开口,两人才醒悟过来。

    “这事说来就有些话长了……”

    六叔公轻吐了口气,缓缓道:“这是前年的事情。林生家的那小子本来在市里的大学好好的念着书。不知道怎么的就惹着了一个有权有势的公子哥,好像还把那人给打了一顿。”

    “后来那公子哥心里不忿,就直接开车把林生家那小子给撞了,差点没直接被撞死。虽然命是捡了回来,但人却是废了。”

    “不仅双腿落了个瘫痪,脑子里也有血块。人也变得半呆半傻的。本来可以动手术把血块清除,好歹能让人给清醒过来,只不过当时林生家没钱,医院不给手术,所以人就一直这么荒废了下来……”

    六叔公说着这些,一阵唏嘘。

    尹修不禁问道:“撞人的是什么人?他撞了人难道不该赔付医药费?”

    对尹修来说,只要人还活着,不管是瘫痪也好,甚至是断肢也罢,他都有法子能让人恢复过来。至于脑子里的血块,对他而言更不是什么难事。

    是以尹修并不如何在意。更想知道事情因由。

    六叔公看了眼尹修,道:“撞人的具体是什么人,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人家背景很深,直接就找了另外一个人来顶罪。顶罪那人本就是个混子,他直接就说没钱,宁愿坐牢也不赔医药费。”

    “人家有权有势的,普通小老百姓怎么跟人家斗?林生性子硬气,想要去讨说法,并找到了证据证明撞人的并不是顶罪的那人。可是人家jing chá压根就不管这事。”

    “后来林生想要去法院告,甚至是去省里讨说法。可这都没用,法院大门都压根不让他进去,省里也没人理他。”

    听六叔公说到这,旁边的吴明义也不禁道:“是啊,而且林生才刚从省里回来就让十来个人给围了。”

    “那些人一个个都拿着钢棍直接就在大街上照着林生一顿打。林生也是够硬气,愣是赤手空拳的在十几号人的围攻下把那些人全都给打得筋断骨折,杀了出来。”

    “只不过,林生的一条腿还有一条胳膊也被那些人用钢棍给打断了。虽然接好了,但他的那条腿现在也是跛了,被打断的胳膊现在也使不上劲,落了残疾。如今家里的很多重活都得要他婆娘来帮衬着他才行。”

    “要知道以前林生可是能担着三四百斤的重物健步如飞的……”

    吴明义也是一阵感慨。

    六叔公撇了撇嘴,道:“这算什么。要不是当年老虎叔去得早,很多功夫都没来得及传给林生他爸。这要是换了当年的老虎叔,就这么十来个人一根毛都甭想伤着老虎叔!”

    对于‘六叔公’的话,尹修是认同的。当年在他离开地球之前,吴仲坤的修为也是已经快要踏入武者的先天之境了。

    就算后来他的修为没有突破,以这样的修为对付十几个仅仅手持棍棒的人,那简直不要太轻松。

    至于吴仲坤的那个孙子被人打伤,想来应当是自己这位老友当年真的没来得及将多少功夫传下,否则但凡功夫修炼到了武者的后天练气层次,也不可能对付不了这么十来个普通人。

    不过听到自己老友的后人一家遭遇了如此不平之事,尹修心中也不禁泛起了几分怒意。

    “敢问你们说的那林生一家是住在哪里?可否带我去他家里看看?”尹修问道。

    吴明义想起之前尹修说过是来找吴仲坤后人的,于是连忙应道:“好,他家就住在村后头那边,我这就带你过去。”

    这时,那位‘六叔公’不禁问道:“这位小伙子,你跟老虎叔一家是什么关系?干嘛要找老虎叔的后人?”

    闻言,尹修自然还是把之前曾对吴明义夫妇说过的那一番说辞跟他说了一下。自然不可能把真实情况告诉他。

    老人听了后点点头,没再多问。不过倒是提出要跟着一块去吴林生家里。

    于是,几个人便一齐起身离开,前往了吴林生家……

    小璟也一直跟在尹修身后。

    很快一行就来到了沙井村后边的一座同样是红砖青瓦的农家小院前。

    “这里就是林生他家了……”吴明义对尹修说道。

    尹修轻点点头,目光投向那小院。

    此时小院内正有一名穿着十分朴素的妇人手里拿着秕谷在喂着院里放养的半大母鸡。

    另一侧,一名精神头瞧上去稍显得有些颓丧沧桑的汉子坐在屋子前的台阶上,左手拿着一把斧子在劈着柴火。

    看他的动作,右手拿柴火时明显不是那么有劲。

    “走吧,咱们进去。”

    尹修收回目光,道。当先便朝着那小院大门走了过去,宁月璟快步跟着。

    吴明义和六叔公都紧随其后也走进了小院。

    突然见着有人进来,院子里正在做事的夫妇俩不由得纷纷停下了手头上的事情,略显诧异的抬头望来。

    尤其是当他们当先瞧见的是尹修这么一张生面孔时,更显得有些惊讶。

    直到看到后边跟着进来的吴明义和六叔公,这才放松了些。

    离着较近一些的那妇人连忙开口道:“六叔公,明义,你们怎么来了?”

    另一边坐在台阶上劈柴的汉子也放下了手中的木柴和斧子站了起来,然后一瘸一拐的走上前些,道:“六叔公,明义,你们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说话间,汉子还是不禁瞥了眼尹修和宁月璟这两个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