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小老百姓的无奈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听到那夫妇的询问,六叔公不由上前道:“林生啊,今天我们来呢,是领这位小哥过来找你。∑,他说他家祖上跟你爷爷是莫逆之交,所以想来看看你们,顺便去祭拜一下你爷爷……”

    吴林生闻言,不由惊诧的瞥了眼尹修,“小兄弟,你家祖上真与我爷爷有交情?那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看他的神情似乎有点不那么相信。

    尹修不以为意,道:“确实如此。至于怎么找到这的……那是因为先祖有留下一封书信,上面有提到,是以我才找了过来。”

    “主要是先祖在书信中提到,自从当年与令祖分别后,就一直都未能再蒙一面,也没有了联系,心中十分的遗憾。所以我就想要来此,希望能够找到令祖的陵寝,好祭拜一番,也算是了却先祖的一桩心愿……”

    尹修自然只能以这番说辞应对。至于实情,那确实不便说出来。

    吴林生见尹修说得平静而真切,大抵是信了大半。他自己心里琢磨着自家似乎也没什么东西好骗的,而且眼前这‘小伙’面向也十分和善,不像什么不良之人。

    若这人的祖上当真是与自己爷爷相交莫逆,如今人家能够不远迢迢找来这里,只为祭拜一下自己爷爷,这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

    无论如何,自己得要承着这份情。

    于是,吴林生点头道:“小兄弟,六叔公,还有明义,大家都先进屋去坐着说吧。”

    “诶,好嘞。”

    几人当下跟着一瘸一拐的吴林生走进了屋里。

    进了屋内,吴林生便招呼着尹修等人坐下。并道:“家里简陋,小兄弟不要介意。”

    这话自然是对尹修说的。

    他这家中确实当得上简陋二字,看这屋内的情形,甚至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除了几张老旧的椅子外,就一张四四方方的饭桌,还有一台二十多寸的那种笨重的老彩电。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什么家具家电的了。

    连墙壁上贴着的一些年画都显得有些破旧,屋内的东西也是十分杂乱的丢着。好在屋子里十分亮堂,眼下又是夏日,坐在这瓦房里倒还凉爽。

    “不用客气。”

    尹修应道。这些外物什么的,在尹修眼里确实没当回事。

    无论是再奢华或者再简陋的地方尹修都待过,也都习以为常。再奢华也奢华不过修真界的许多仙门大派的宫殿。再简陋的,也简陋不过荒野山林。

    看得出来,吴林生也不是个矫情之人,与尹修客套了一句后。也就没有再穷矫情。

    走到一侧坐下,吴林生便问道:“小兄弟你想去祭拜我爷爷的话,还是等明天吧。今天这时辰已经有点晚了,等明天上午,我再领你们到山里去。”

    虽然外边日头还挂着天上,不过实际上这会儿已经快到下午五点钟了。毕竟是夏日,天色暗得晚,太阳落山也比较迟。

    “不妨事。那就明天吧。”

    尹修摆摆手,接着道:“之前有听他们二位说了一些关于你家里的事情。不知道你能否跟我说一下具体情况?究竟是什么人撞伤了令郎。还找人打伤了你的手脚。”

    尹修的灵识早已看到了此刻正躺在一侧房间内床上,下肢瘫痪昏睡中的青年。想来那青年应当就是吴林生的儿子,也就是吴仲坤的曾孙。

    尹修也用灵识给他全身检查了一遍,除了下肢瘫痪,脑颅内有血块积留之外,身上还有多处被重击所造成的暗伤。

    显然应该都是当初被车撞时所造成的。

    这样的伤势以目前的医疗手段而言。想要完全恢复正常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对尹修来说,却不过是举手之劳。

    没什么太过麻烦的地方。

    至于吴林生的瘸腿和折断过的那条手臂,尹修也同样用灵识检查了一番,也没什么太要紧的,自己稍微施点手段就足以让其复原过来。

    正因为已经把吴林生父子的情况都查探清楚。所以尹修才这般从容的询问。

    听到尹修的询问,吴林生默默叹了口气,看了他一眼,缓缓道:“这事,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让它过去吧。还要再提它做什么。不说也罢。”

    吴林生摆了摆手,一阵黯然萧索的感觉。还有更多的无奈与无力。

    看得出来,这是他心中的伤心事,并不怎么想再去提及它。也不想尹修再去介入此事。毕竟,他已经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自己的一条胳膊和一条腿都被废了。

    若是这事情再继续纠缠下去,只怕他的另一条腿和另一条胳膊也未必还能留下。到时候他就真的什么事也都干不了,那样一来,谁来养他那已经下肢瘫痪脑子半痴半傻的儿子?

    现在他虽然也废了一半,但好歹跟婆娘支撑着,勉强也还能养着儿子就这么苟且的活下去。

    所以对于这件事,他已经心灰意冷,根本就不想再去多说,再去计较了。

    不是他甘心就这么放弃,任由害得他儿子瘫痪痴傻,害得自己手脚半残的罪魁祸首逍遥法外,而是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他已经彻底的感到了无奈和失望。

    这个社会就是如此,人家有权有势的,他一个普通小老百姓又能奈何?再继续闹下去,那可就真的要家破人亡了……

    尹修看得出吴林生的无可奈何与心灰意冷。

    只不过,这件事他还真打定了主意要给自己老友的子孙讨一个公道。这事他不可能坐视不理,心里的那道坎就过不去。

    “你不用担心什么,你只需要把事情据实跟我说一下就好。对方是什么人,事情经过是怎么样,你告诉我,其他的都不用去操心。”

    尹修道。如果不是必要的话,他是不想对自己人动用读心术这些手段的。所以尹修只是在问。希望吴林生自己说出来。

    旁边的吴明义见吴林生还是一副不想说的样子,于是不由插口道:“林生,你総ui dǎng隼窗伞u馕灰⌒值芸墒呛懿患虻サ模悴挥玫p奶唷!?br />

    吴明义虽然对尹修的情况也并不知晓什么,但之前他可是看到尹修和宁月璟带着的几个‘宠物’跟那‘山精’都玩得火热。

    尤其是那个外形跟人一样,通体犹如翡翠雕刻般飞在半空的‘小人’显然非比寻常。能养着这样‘宠物’的人。那可能是普通人吗?

    听到吴明义的话,吴林生不由看了看他,又看了眼尹修,神情还是有些迟疑和犹豫。

    尹修见状,不由得淡笑了笑,目光扫过左右,恰好见旁边墙角搁着有一块大约拳头大小的石头,于是直接起身走过去,将那石头捡起。

    吴林生和吴明义等人都有些莫名的看着尹修的这番举动。不知道他要干嘛。

    这时候,尹修拿着那块石头走回椅子前重新坐下,接着对吴林生道:“其他的,我便不多说了。至少有一点你可以放心,至少没人能把我怎么样。”

    说着,尹修握着石头的那只手稍稍用力一捏。紧接着,便见一堆的碎屑粉末从他的指缝间滑落下来……

    竟是生生的将一块石头给捏成粉碎!

    屋内坐着的六叔公,以及吴明义、吴林生等人都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饶是那位六叔公的年纪和阅历。这会儿也不禁猛地抬头望着尹修,一脸吃惊叫的道:“这、这……”

    心中有所猜测的吴明义此时也忍不住深吸了口气。眼中充满震惊的喃喃道:“太厉害了!果然是非同凡响啊,就只是那么单手轻轻一捏,居然就把一块石头给捏得粉碎!”

    相比其他人,吴林生虽然同样吃惊,但清醒过来却是快得多,毕竟他也是自幼习武的。虽说他家传的功夫并不多。也算不上多么的高明,但终究是有一些底子在。

    “想不到你这么年纪轻轻的,居然就已经把功夫炼到这么厉害的地步了。”

    轻呼了口气,吴林生道:“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把事情都告诉你。”

    当下吴林生便絮絮叨叨的将整个事情因由说了出来。

    事情基本与之前那位六叔公和吴明义所说的一样。只不过更加详细一些。另外就是事情的起因也知道了。

    事情起因很简单,吴林生的家境算不上很好,所以他儿子在大学里也时常去做点jiān zhi工作什么的赚点生活费,也增加一些社会实践经验。

    那天他也是跟一个女同学一起去做jiān zhi,jiān zhi的工作是在一家酒吧做fu wu生。

    那天正好有个公子哥喝了不少酒,于是对吴林生儿子的那个女同学手脚上不那么干净,还拉着她想把人给拽走。

    吴林生的儿子见到,自然就冲了上前去制止。那公子哥自然不是什么善茬,直接抡起旁边的椅子就朝吴林生儿子动手。

    吴林生的儿子呢,也是打小就练武的,他当然没什么好怕的,三两下就把那公子哥给撂趴下了。

    谁想那公子哥心里不忿,所以出了酒吧后就开着车守着酒吧门口,等着吴林生儿子跟那女生下班后,就直接开车撞了过去。

    最终的结果是,吴林生的儿子直接被撞了个正着。跟在走一起的女生也被蹭到,一条腿也骨折了,倒不是很严重。

    吴林生儿子就很要紧,差点直接没命。

    至于撞人的那公子哥,当场就逃逸了。后来直接找了个混子去顶罪。

    对于那公子哥的具体身份,吴林生也有想方设法去查过。那人是一家名为金威集团的大型企业董事长的儿子,对方在省里面也有着很深厚的关系。

    这也是吴林生去省里闹,讨要说法却无人理会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