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我可以治好你儿子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不知不觉半夜过去。√∟,

    外边已然是旭日初升,时间是清晨六点出头。在睡袋里睡了三个小时的小璟也眨了眨眼皮,幽幽转醒了过来。

    平常她都是早早醒来练功,生物钟习惯了。即便也才睡了三个小时,这会儿也是自然转醒。

    醒来后,宁月璟见着尹修还继续在一旁祭炼那截木条,于是便自觉从睡袋里钻出来,稍微huo dong了一下筋骨,便也在旁边打坐炼气……

    “小璟,走,咱们回村子去。”

    七点多,尹修跟刚结束炼气的宁月璟说了声,便领着她走出了山腹。

    小蛮、小皮还有灵,三个也都跟着出来。至于绿萝,暂时还不便直接带她到沙井村里去,是以尹修便说服她先继续留在山谷里等他们。

    毕竟先前吴明义等人都有见过绿萝的样子。也知道尹修就只带着宁月璟一人而已。

    即便尹修可以用法术遮掩掉绿萝身上发出的绿光,但若是让吴明义等人看到尹修多带了个小姑娘回去,怕是也会不自觉联想到绿萝。

    到时候他们估计或多或少会有些不自在吧。

    左右也得要先去祭拜一下吴仲坤,倒不急着把绿萝一起带上。等去祭拜回来,准备离开时再过来带上绿萝一块走就好。

    绿萝多少有点不甘不愿的,挺想跟着一块去,不过撅了撅小嘴后,还是乖乖的应下,留在这等尹修他们回来。

    回到沙井村时还不到上午八点。

    尹修先是带着宁月璟去了吴明义家里,感谢了一下对方。

    昨晚小璟是在对方家里吃住的。

    凌雪雁也还在,没有走。再见着尹修,显得挺高兴的。趁机拉着尹修一块在吴明义家吃早餐,顺便也东拉西扯的聊了一阵。

    因为还要去吴林生家。与其到山里去祭拜吴仲坤。是以尹修在吴明义家中也没有多待,只是简单的吃了些早餐后,稍憩了片刻就起身去了吴林生家里。

    吴明义还是主动的带路。

    一路领着尹修和宁月璟到了吴林生家里,又跟吴林生寒暄了几句,这才离开。

    因为事先就已经说过,所以扫墓祭拜所需的那些冥纸、香火之类的。吴林生都准备了不少。

    也没有多磨叽,在吴明义离开后,尹修也只简单跟吴林生扯了几句就动身去沙井村墓葬的那片山里……

    吴林生的一条腿瘸了,走路不是很快。不过他毕竟是练过武的,底子在,加上腿瘸也有两年,早已适应习惯,倒也跟普通人走路不慢多少。

    尹修静静地跟在他身后。吴林生话不多,原本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腿瘸了后就更加不喜欢多说了。

    而尹修也没有说什么。在他眼里,吴林生是后辈,有些东西自己心中有数便可,没什么必要去多言。

    是以这一路上就显得有些沉默。

    一直走了有小二十分钟的样子,前面一些就是一片连绵的山头了。吴林生终于回过头来,开口说了句,“从这里走进去,过那个山坳就到了……”

    “好!”

    尹修只是简单的应了一声。

    走了这么一段不短的路。又是夏日时节,吴林生显然已经稍有些疲累。主要也是瘸的那条腿比较吃力,额头上不禁沁着一层细汗。

    仅穿着一件薄薄单衣的后背也显出了些许被汗水浸湿的痕迹。

    尹修看到了这些,不过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提让他坐下歇会儿。

    一路上他都静静地看着这个背影显得略有几分佝偻沧桑,却又给人一种格外的坚韧硬气感觉的汉子,内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儿感触。

    像他这样的人,在华夏。自古以来就有无数。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代表华夏这个民族的特质。

    无论处境再如何的艰难,也总会有那么一些人如此这般坚韧、顽强、硬气的活着,身体或许已经佝偻,但内心却始终在挺直着自己的脊梁,努力的活下去。

    在绝望中寻找到那一抹亮光支撑着……

    不过。吴林生,或者说是吴林生一家人的苦难也就到此结束了。既然尹修找到了这,见到了他们一家人如今的生活,自然不会让这种状况继续下去。

    跟着吴林生一直走进了山里。

    蜿蜒不平的山间小道对于瘸了一条腿的吴林生来说不是那么好受,不过他也确实够硬气,一直领着尹修和宁月璟来到了他爷爷吴仲坤的坟前,这才停下脚步,微喘了口气。

    “这座坟就是我爷爷的。”

    吴林生站在一座低矮老旧的坟前,说道。

    那座坟也是已经有些年月,加之当年吴仲坤死时还是战乱年代,他的坟自然也称不上什么大气之类的。

    就只是一个矮矮的土坟包,还有一块抽屉那么宽的墓碑。那墓碑上如今被一层青色的苔藓痕迹裹着,墓碑上刻着的字迹只是依稀可见。

    尹修站在墓碑前,静静地看了看墓碑上的那些字迹。

    确实是吴仲坤的墓,因为当年吴仲坤死去时,吴林生的父亲也才不到十岁,所以墓碑上刻着的子嗣后人当中自然不可能会有吴林生的名字。

    “吴成忠是你父亲的名讳?”

    尹修盯着墓碑看了一会儿,忽然抬头问道。墓碑上吴仲坤子嗣一栏刻着的就只有这一个名字。

    “嗯,是的。”吴林生应道。

    “你父亲也已经去世了?”尹修又问。之前在吴林生家中,除了他一家三口外,也没见着其他人。

    吴林生道:“对。我爸已经去世有七八年了。”

    尹修微微颔首,没有再继续问,又看着吴仲坤的坟墓静默了一会儿,旋即朝吴林生伸出一只手,道:“把香火给我吧,我给你祖父上几柱香。”

    默默地蹲在吴仲坤的坟前烧着冥纸,上了几柱香,尹修抬手扶着他的墓碑上。静静看着墓碑上刻着的名字,没有开口,但他却在心里将自己想说的话,娓娓的述说着。

    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在修真界中的几十年。还有如今回来后的情况……等等,尹修都在心里默默地说着。

    同时也让九泉下的吴仲坤放心,有自己这个老友尚在,他的后嗣自己会照应一番,总不至让他们像以前那样受了委屈,遭了灾祸,也无处说理,无依无靠。

    吴林生也给自己爷爷上了几柱香,烧了些冥纸。

    不过他在一旁看着尹修蹲在坟前,一手扶着墓碑,看着坟墓,一副深沉、恍惚,还有那么几分唏嘘感叹的模样,心里是有些不解和讶异的。

    瞧尹修这情形,怎么也不大像仅仅是为了完成先祖遗愿,过来祭拜一下一个没有太多相干,更加没有见过一面的先祖故友的模样。

    倒更像是在祭奠自己相熟的人一般的感觉。

    当然,吴林生也仅仅只是心里这么觉得稍有些奇怪罢了。倒是没有去多做联想。给自己爷爷上过香后,就在一旁静静看着尹修。

    他也没有见过自己爷爷,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多深厚的情感。

    宁月璟这时也自觉的拿起几支焚香,上前给吴仲坤烧了点冥纸,鞠躬上了几柱香。

    尹修在吴仲坤的坟前待了有小半个小时,之后才起身与吴林生离开,返回了沙井村内。

    回到沙井村时,已经是十点半多钟。刚进屋,吴林生就邀着尹修和宁月璟在家中吃午饭,并吩咐他老婆去杀鸡做饭。

    乡下人还是挺实在的。

    固然吴林生一家如今的生活比较拮据,但有客人来了,却也不至于会怠慢。旁的或许没有,但自家养的土鸡,田间种的青菜什么的,还是有的。

    尹修没有拒绝,微笑着应下,留在吴林生家中吃午饭。

    不过在吴林生老婆忙活着抓鸡去宰杀的时候,尹修不由对吴林生道:“前天的时候听吴明义说起了你儿子的情况,他现在是在房间里吗?带我去看看他吧,或许我能有法子可以治好他……”

    吴林生的儿子下肢瘫痪,而吴林生夫妇平日里大多时候又要忙乎活计养家。每天通常就只有清早和傍晚的时候才能抽出点时间用推车推着儿子到外边去走走看看。

    吴林生直接被尹修的话给愣住,有点蒙圈。

    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神情矜持中带着那么些许激动,当然更多的还是一种感觉似乎听错了,以及不那么相信的恍惚与迟疑。

    “你、你刚说什么?你说你有法子可以治好我儿子?!”

    吴林生说话之时,双拳紧紧地握着,忍不住有些微的颤抖,脸上的表情虽然带着迟疑,但眼底深处更多的却是一种充满期盼与渴望的激动。

    他很想从尹修口中听到肯定的回答,但又觉得这不太可能。毕竟医生都已经说过,他儿子的情况耽搁了这么久,就算是动手术也最多只有不到一成的机会可以成功。

    而且即便手术成功了,他儿子能否恢复过来也还是个未知数。

    是以,他看着尹修的眼神,除了激动之外,也还有那么几分的忐忑与紧张。

    尹修看着吴林生那发自内心的激动与颤栗,不禁露出一抹微笑,轻点点头,应道:“嗯,可以!”

    平淡的语气,但却十分明确的向吴林生透露着自己肯定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