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激动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吴林生从尹修口中听到那十分肯定的回答后,整个人甚至感觉有点懵,那种激动、振奋的情绪一下子就充盈了他的整个身体。

    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让他整个胸腔里的充斥了一种澎湃热力,有些像是热血沸腾,又有些像是醍醐灌顶一样,浑身都有些激灵灵的感觉。

    很难以去形容。

    就好像是莫大的惊喜从天而降。跟毫无准备之下突然间就得知自己中了一亿的彩票似的。

    那种震动和惊喜,甚至都让他根本没有多余的心神去想别的。

    比如,尹修压根连见都没有见过他的儿子,更加没有诊断过,他如何能这么笃定的说可以治好他的儿子?

    这些吴林生根本就没有去想。一时半会间,他的情绪也还冷静不下来想到这茬。

    现在他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马上让尹修去救他的儿子!

    除此之外,别无他念。

    吴林生也确实这么做的,身体微颤着,激动得嘴唇都不停地在哆嗦,还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那、那你快去治我儿子吧,只要你能治好他,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

    看着吴林生激动得手足无措的样子,尹修带着微笑,很平和的应道:“好!你带我去你儿子休息的房间吧,我这就把他给治好。”

    吴林生想也不想别的,马上就说道:“你跟我来。这边,我儿子就睡这个房间里。他现在两条腿都动不了,没有知觉,我跟老婆两个人要做事,就只能让他自己躺在床上……”

    吴林生激动得絮絮叨叨起来,借此宣泄内心的那份巨大的惊喜。

    领着尹修便推开了旁边一个房间的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很乱。各种杂物还有衣服什么的都胡乱的堆在里面的桌椅上,靠房间里面一侧则是一张木床。

    木床上挂着一顶稍有些许泛黄的蚊帐。虽然是白天,不过那蚊帐也还是罩下来的。

    木床上此时正躺着一名看上去大约在二十岁出头,稍有些拉渣模样的青年。

    那青年正双目茫然恍惚的呆望着上方的蚊帐顶,静静地躺在那儿,不时无意识的挥动一下手臂。他的双腿肌肉有些萎缩,一动也不动……

    “尹、尹小哥,这就是我儿子,你、你一定要救救他。他现在这副样子,我看着这心里头……呜呜,难受!有时候我都在想,要是他一辈子都这样,还真就,真就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省得还要遭那么多的罪!”

    吴林生说着,竟忍不住低头呜咽出声,连忙用那双粗糙的手掌抹掉眼泪。

    即便是他这样一个在遭遇了如此多的磨难和打击后依然坚韧顽强的用仅剩的一条胳膊一条腿努力支撑起这个家的硬气汉子,看到自己儿子的模样,提起这些,也是抑制不住哽咽,泪水涌出。

    尹修看了眼吴林生。不禁轻轻叹息了一声。继而随手撩起了木床罩着的蚊帐,瞥了眼躺在床上的青年。

    此时那青年双目中虽然是一片呆傻的茫然恍惚。但是他的眼角却渐渐地滚落了两滴清泪……

    显然。他的潜意识对于外界的情况还是能够有所察觉的。

    “放心吧,既然让我找到了你们。为了你的祖父,我也会治好你们父子俩身上的伤势,让你们恢复如初的。”

    “你们父子所遭遇的一切,我也会去替你们讨还一个公道!”

    尹修语气坚定的说道。

    随后尹修再次将目光投向了床上的青年,轻呼了口气。当即便张手激发出一股法力,直接将青年给托到了半空。

    而后迅速的以法力化掉他脑颅内的血块,并刺激他那瘫痪的双腿,以及体内的其他暗伤……

    原本还处于情绪失控边缘的吴林生突然间看到这一幕,顿时连那抑制不住的微微哽咽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通红泛泪的双眼也不由得大睁着。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儿子的身体凌空浮在木床上方。脸上写满了震惊之色。

    “这、这、这……”

    吴林生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张着嘴想要说什么,却猛然发觉自己的舌头仿佛是打了结一般,愣是说不出个圆润的字来。

    治疗吴林生儿子的伤势对尹修而言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只需以法力化掉他脑颅内的血块,再刺激他的双腿,让他双腿重新产生知觉,然后再用一株恢复身体伤势的灵药,并以法力帮他化开药力,让药力迅速扩散全身就可以了。

    就连他体内那几处愈合得并不好,需要打碎调整,让其重新愈合的骨骼也只是小菜一碟。

    尹修将他的身体给虚托到半空就是为了方便将他体内那几处愈合不正的骨骼打碎重新接好愈合。

    尹修只用了几秒钟时间就化掉了青年脑颅内的淤血,并纠正了他体内那几处愈合不正的骨骼,连瘫痪的双腿也在他的法力刺激之下,重新恢复了些许知觉。

    完成了这一步,尹修马上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株灵草,以法力将灵草绞碎成汁,灌入青年口中。

    待到帮青年将入腹的灵草药汁化开药力,扩散到全身后,尹修便将他放回了木床上。

    整个过程青年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疼痛。

    当尹修帮他化开药力后,他的意识就陷入了沉睡中。他的整个身体都微微的发热,就仿佛是浸泡在温泉里一样,十分的舒畅,让他不自觉就想要好好的睡上一觉……

    “好了。他睡一觉醒来就没什么问题了。只不过他的双腿瘫痪了两年,醒来后估计得要几天时间适应。”

    “不过你可以放心,他的身体不会留下任何的后遗症。”

    尹修将目光从青年身上收回,转过身对吴林生淡淡说道。

    吴林生这时候才从震撼当中稍稍回过神来,深深地望着尹修,不敢置信的说道:“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吴林生又不傻,从刚才的情形就可以看得出来,尹修绝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刚才尹修的那番施为完全就是‘隔空摄物’啊!

    这还是人类能够办到的么?

    就算是练武有成的高手,恐怕也绝对不可能达到这种地步!

    尹修平静的看着吴林生,缓缓道:“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你儿子确实已经没事,一觉之后就能够完全的恢复如初,而你手臂和腿上的伤势我也同样能帮你治好,这就足够了。”

    说完尹修也不等吴林生再开口,不由分说便道:“好了,现在我帮你把你手臂和腿上的伤也治好吧。”

    片刻之后,吴林生的瘸腿和受伤的那条手臂也都被尹修以法力打碎了当初被打断的地方,重新接好,并以灵药帮他迅速愈合复原。

    整个过程吴林生同样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苦。当尹修完成这一切后,他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和瘸腿上骨头里都传来一阵阵麻痒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似的。

    那是他的骨头在迅速生长愈合的现象。

    “你现在暂时先别乱动,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你的手臂和那条腿就能完全恢复正常了。”尹修见吴林生想动,便开口告诫道。

    听到尹修的话,吴林生连忙忍住。

    此时他心里还是一阵梦幻般的感觉,看向尹修的目光也充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

    原本他对于自己这一生,对于儿子,都已经不再抱有任何的希望。只是如机械般日复一日的活下去。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过自己有朝一日,瘸了的腿,和已经完全使不上劲的手臂还有能够恢复如初。

    更加没有想到自己那半呆半傻,瘫痪了双脚,有时候甚至想过要不要亲手……结束他这痛苦人生的儿子,居然也有恢复过来的一天!

    吴林生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般的不真实。看着尹修的目光中都透着几分恍惚和失神……

    他并不怀疑尹修的话。

    因为刚才尹修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一个拥有超越了人类力量的人,完全没有欺骗他的必要。

    何况,这是很快就可以得到验证的事情。

    只是吴林生实在想不通,尹修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拥有如此的惊世骇俗的力量?那根本就已经不是武学的范畴了。

    还有他刚才给自己,给儿子服下的那草药又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好像是完全凭空出现的,都没见他从哪里取东西,他面前的半空中就突然多了一株草药。

    这个人真的是自己爷爷当年认识的朋友的后人吗?

    难道就因为这一点,他就这么帮自己一家人?甚至还打算要为自己一家去讨还一个公道!

    吴林生脑海中充满了种种的疑问。

    只不过最终他张了张口后,却又闭上了嘴巴,什么都没有问。

    吴林生是一个内敛的人,虽然老实巴交,坚韧硬气的他没有太机灵的头脑,但却有那么点儿大智若愚的意思。

    他知道这些东西,就算自己问了,怕是对方也不会告诉自己dá àn。这一点,从之前他问尹修是什么人之后,尹修的回答就可以看得出来。

    明知得不到dá àn,那何必还要去问?

    正如对方所说,他只需要知道他自己,还要儿子很快就都能够完全恢复健康正常,这就足够了。

    其他的,重要吗?

    无非就是那么点儿想要寻根究底的好奇心作祟罢了。对于他,还有这个家来说,这些真的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