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惹不起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你说的真没错,这个城市里的空气真的好难闻呢……”

    酒店客房内,绿萝见着尹修回来,不由得皱巴着小鼻子,满是嫌弃的说道。,

    其实当初刚回到地球时,尹修也不大习惯城市中那糟糕的空气质量,不过这个世界经过了工业化发展,不可避免的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等过些天咱们回银海后会好点。在银海我们住的地方临近郊区,周边也没什么污染严重的工厂,空气环境会比这稍微好一些。”

    尹修道。

    微顿了顿,又道:“要是你到时还是觉得不习惯的话,咱们就到郊外靠近山林的地方买块地,另外盖座房子住。”

    这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迁就一下绿萝也没什么不可。

    绿萝微皱着小鼻子,轻点点头,嫩声应道:“嗯,好的。”

    “不过咱们还得继续在这里多待几天……”尹修道。

    “师父,你之前不是说事情已经解决了吗?怎么还继续待这?”宁月璟不禁问道。

    绿萝也好奇的抬头望着尹修。

    尹修道:“我得留在这看一下那个人会不会再去报复林生他们一家。所以咱们过几天再去泾川市……”

    “哦。”

    宁月璟恍然的点点头。

    之后,尹修他们一直在临海市待了有一个礼拜时间。在这期间尹修一直用灵识关注着熊文斌及其家人的一举一动。

    不过很显然,尹修临走前留下的‘警告’起了很大威慑作用。

    当熊文斌父母得知自己儿子居然被人给废了双腿时,那是一阵惊怒交加。

    熊文斌的母亲更是嚷嚷着要给宝贝儿子报仇,要让jing chá把废掉她儿子双腿的人给抓起来,坐一辈子的牢!

    当他们赶到医院,看到医生对熊文斌的检查报告后。却是一阵惊愕。

    因为从医生的检查报告来看,熊文斌的双腿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不论是骨骼也好,或者是肌肉、神经等等全都正常。

    就是这么一份一切‘正常’的报告显得就非常的‘不正常’。因为他们儿子的双腿那是确确实实的不能动了,完全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知觉!

    如此反常,甚至称得上诡异的情况不仅是熊文斌父母感到吃惊。医院的医生同样十分费解。

    只是当熊文斌的父母从熊文斌口中得知了整个事情经过后,两人顿时沉默了下来。

    如果熊文斌的那些话换个人来说,那他们是肯定不信的。哪有人能够随便对着人弹两下手指头就可以把人的双腿给废掉的?

    更别说伸手隔空一抓就把偌大的跆拳道馆内几乎所有地板全部掀飞。

    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嘛!

    然而,说出这些话的却是他们的儿子,这就由不得熊文斌父母不信。

    更何况,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儿子的双腿的确是动不了了。他腿上的肌肉虽然对刺激有正常的反应,但熊文斌自己却毫无知觉……

    原本还吵嚷着要给儿子报仇,要去抓尹修坐一辈子牢的熊母得知了经过后也直接噤声。尤其是熊文斌把尹修临走前留下的那句话也告诉了他们。

    若是他们敢有什么报复举动的话。就让他们全家在地球上消失!

    这样的威胁他们不敢无视。

    如果说这话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以熊家的财富和地位,当然可以不在乎。但是,说出这话的却是一位拥有着‘超自然’能力的人物……这就让他们不得不谨慎了。

    要是对方当真如他们儿子所说,拥有那么可怕力量的话,只怕jing chá也很难抓到对方。而一旦对方想要报复他们一家……那可不要太简单。

    他们只是普通人,面对这样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人物的报复,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正因为忌惮着这些。熊文斌的父母并没有冒然的报警或者是采取其他的措施。

    在暂时安顿好儿子转入临海市最好的医院,让医生想办法治疗后。熊文斌父母又亲自去了一趟那家跆拳道馆查看情况。

    当他们亲眼看到跆拳道馆内部那面目全非,满地都散落着被掀飞的地板后,心中对于熊文斌所说的那些话基本已经相信了九成。

    随后他们又询问跆拳道馆其他人,让他们复述一下当时的情形。那些人所说的自然与熊文斌说的差不大离。

    如果只是一两个人这么说,那或许还有可能是幻觉或者臆想、撒谎之类的。但如果是十几二十个人都这么说,而且每个人所说的基本都相差无几……这就很难再有虚假成分。

    更何况。那些人叙说当时情形时的那种震撼、惊惧、心有余悸……等等的神情都是做不了假的。

    即便有那么一两个人,甚至是三五个人‘演技’出众,但也不可能个个都有那么好的‘演技’。

    要真这样的话,这些人也不用继续在跆拳道馆内当什么陪练、教员了,直接去当演员岂不是更好?

    “看来这件事只能这么着了……”熊文斌的父亲一阵默默地叹息。

    熊文斌的母亲仍然有些不甘心。“难道我们儿子的双腿就这样平白的让人给废了?什么都不做?”

    熊父直接瞪了她一眼,斥道:“还不是你平日里惯的!你没听见之前那个兔崽子说了,对方是两年前被他开车差点撞死的那人的父亲带来的人?”

    “这一切都是他自己作的孽!你要是再闹下去,搞不好我们全家就真的都让那个孽子给害死!”

    “你也不想想,那种人也是我们能招惹得起的?”

    被熊父一通训斥后,再联想到自己儿子还有跆拳道馆那些人的描述,熊母不禁打了个寒颤,呐呐的说不出话了。

    熊父深吸了口气,轻叹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至少,至少对方也没有多过分,只是废了那个臭小子的双腿而已。这样也好,省得他以后再成天出去胡作非为,惹是生非,将来说不准还会惹来更大的灾祸。”

    “现在他双腿走不了,至少可以消停下来。过段时间再给他找个女人,让他尽快的成家生子,咱们熊家也不至于断了香火……”

    熊母张了张嘴,但也说不出什么来。只能是默认了熊父的这番话。

    虽说她平日里也是有些跋扈惯了,典型的就是慈母败儿。

    但是如今,知晓自己儿子居然惹到了拥有‘超自然’力量的人物,她就算再跋扈,再怎么护短,这会儿也跋扈护短不起来。

    熊文斌一家人的一举一动全部都在尹修的灵识关注之下。

    之前尹修虽然不知道熊文斌父母长什么样,但在熊文斌父母赶去医院看熊文斌的时候,自然也就知道了。

    尹修一直在临海市待了有一周时间,见到熊文斌一家子确实‘老实’,没有什么报复举动后,他这才带着宁月璟还有绿萝动身离开了临海,前往此行的最后一站——泾川市!

    他有将自己的联系号码留给吴林生,也不怎么担心日后熊家再去报复吴林生一家什么的。

    到时候吴林生一个diàn huà,他从银海赶过来也就那么三两分钟的事情。

    何况,吴林生父子都有习武,又是在村子里,就算熊家想要报复也不是那么容易。至少吴林生父子在有防备之下,想要脱身,一般人还真拦不住他们。

    坐在前往泾川市的列车上,绿萝是满心好奇的望着车窗外那飞速后退的景物。

    她第一次乘坐列车,以前也完全没有接触过,自然是充满了新奇感。

    而绿萝被尹修用幻形术遮掩掉身上泛着的翠绿微光后,俨然就是一个十分可爱,粉嘟嘟的小萝莉模样。

    加上那清脆悦耳,让人如沐春风,仿若置身于大自然中的稚嫩声音,更是格外的招人喜爱。

    她看到车窗外什么新奇的东西都会大呼小叫一番,并拉着坐她身边的小璟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边上的不少乘客都被她给吸引,纷纷面带着笑意和善的看着她。

    而坐在她旁边的小璟虽然年纪还小,但那清丽精致的容貌,十足的美人胚子。她们这俩坐一块,想不惹人注目都难。

    “小mèi mèi,你叫什么名字呀,告诉姐姐,姐姐给你棒棒糖吃哦!”

    这时候,坐在过道另一侧位置的一名像是学生模样的年轻女孩忽然拿着一根棒棒糖走过来,弯腰站在过道,一脸甜甜笑容的对坐在里面位置的绿萝说道。

    “你是谁呀,棒棒糖是什么?好吃吗?”

    绿萝闻声转过头来,带着几分好奇的望着那名女孩,还有她手里拿着放在面前的那根棒棒糖,轻眨了眨眼睛问道。

    因为听到陌生人开口,尹修和宁月璟也都纷纷转头看了那女孩一眼。

    不过此时那女孩显然已经被绿萝那萌萌的小圆脸,还有那眨眼的动作给萌到,马上说道:“你可以叫我小芸姐姐。棒棒糖很好吃的哟,你告诉小芸姐姐你的名字,小芸姐姐就把这根棒棒糖给你吃好不好?”

    女孩将手里的棒棒糖在绿萝跟前晃了晃,逗着绿萝。

    绿萝看着那女孩一会儿,忽然伸手抓着旁边宁月璟的胳膊,抬头问道:“小璟,小璟,这个棒棒糖真的好吃吗?我以前有在那个酒店里吃过果冻还有别的糖果,不过没有吃过这个棒棒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