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似乎那穷小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您是仙姿的尹总吧?在下曹博远,这是我的名片……”男子取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尹修,随后又给旁边的纪雪晴也递上了一张,并与纪雪晴也打了声招呼。︾,

    至于薛弘毅和方磊两人,显然他们都跟曹博远认识,彼此也只是寒暄了一句。

    “尹总,听下边的人说刚才这出了点小状况,几位没什么事吧?”曹博远很客气的询问,看那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尹修他们受伤了或者怎么了呢。

    看得出来,曹博远的姿态放得很低。

    尹修淡淡道:“嗯,没什么事。倒是让曹先生费心了。”

    “几位没事就好。”曹博远微笑着道,“听说刚才是郭氏集团的郭总跟您二位发生了一点不愉快?不知……”

    曹博远正想细问,尹修直接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道:“曹先生不必担心什么。这件事曹先生只当没发生过就好。”

    “这……”

    曹博远稍有些迟疑,看了看尹修,“尹总您和郭总都是我请来的客人,您二位不管是谁在这里磕着碰着了哪里,总归也是我招待不周……”

    尹修没心思听他慢慢拐弯抹角的说话,直接道:“对于你所说的那个什么郭总的,我不太清楚。不如你还是去问那位先生吧,他们好像是一块来着,或许他比较了解情况。”

    尹修所指的就是许绍洋。微顿了一下,又接着道:“至于别的,曹先生应该很忙吧?我们就不打扰了。”

    说完尹修直接对身侧的尹天武示意了一下,转身就离开。

    尹天武见状连忙伸手去拉了一下许佳晴,跟上尹修的脚步离开。纪雪晴也不例外,勉强的跟曹博远客套了一句。也跟着走了。

    还在原地的薛弘毅只好给笑着打了个圆场,对曹博远道:“曹先生别见怪。尹先生是个直爽的性子。”

    曹博远勉强的笑了一下,“薛总说的是。看来是我矫情了些……”

    薛弘毅打了个哈哈,随即笑道:“那什么,曹先生,我今天还有点事情就先告辞了。有时间再请曹先生喝茶。”

    看着薛弘毅也离开,即便曹博远也算是八面玲珑的人,这会儿也多少有那么点儿尴尬。

    至于方磊,他看了看一起离去的尹修和纪雪晴、薛弘毅等人,眼中透出几分带着些许玩味的异色。

    这时,曹博远将目光转向了一侧的许绍洋,不禁走了过去,开口问道:“不知道许总能否跟在下说一下具体是怎么回事吗?”

    许绍洋道:“抱歉,曹先生。这是私事,不方便说。”

    曹博远微点了点头,也不勉强。

    他也没真想问个究竟出来,不过随口问问而已。何况,从刚才那名fu wu员对他说的情形,大体上整个事情也还是清楚了。

    “对了,曹先生。刚才我似乎听到你称呼那个年轻人为‘尹总’,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这时。许绍洋却反问了一句,带着几分好奇。

    曹博远看了他一眼。道:“许总应该也知道仙姿这家公司吧?他就是仙姿的副总,同时也是仙姿的第一大股东。”

    “曹先生说的是卖美容产品的那个仙姿?”

    许绍洋大吃一惊。

    “没错。”曹博远轻点点头。

    “嘶……”

    许绍洋情不自禁的长吸了口气,心中忍不住暗道:“难怪刚才他的口气居然那么大。想不到他竟然就是那家仙姿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那个穷酸小子竟然还有这样的背景。只是不知道他跟那个仙姿大股东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听那个仙姿大股东之前的口气,这关系似乎还是挺亲近的……”

    许绍洋此刻内心莫名的涌现出一种认知被颠倒的感觉。原本他以为尹天武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丑小鸭,是个什么都没有的穷酸。

    却万万没想到,尹天武不仅与郭家一样会武功。甚至他明显要比那个郭岳伦还要更加厉害。

    没见之前郭岳伦跟他交手都被他给打退了么!

    这还不算,现在又突然间冒出个仙姿的大股东为他出头,隐隐约约透出的信息,那个‘穷酸’小子的家世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身为商场中人,许绍洋自然对仙姿有所了解。

    即便他从未涉足过美容行业。但仅从各种有意或无意时候听到看到的一些信息就足以判断出如今的仙姿是何等的惊人。

    占据了整个华夏国内高端美容产品市场的半壁江山,并且份额还在持续的扩大当中……可以想象,如今仙姿的盈利是多么的吓人。

    更何况,上一次仙姿在魔都的风波,以及后续事情的发展他也是有所耳闻的。

    这一家公司的后台靠山居然能直接将魔都好几个实权人物都一下子撸进去吃牢饭的地步,可见明显是足以通天的人物在罩着!

    这么一说起来,那个原本他眼里只是无足轻重,看都懒得多看一眼的穷酸小子竟然财、势、武,一样都不缺。

    就是不知道他在那个‘尹家’之中的地位如何。而那个‘尹家’的根底背景究竟又强大到了何种地步!

    许绍洋心中一番思量过后,突然间发现尹天武的条件比起郭岳伦来应该是只强不弱?

    郭家所属的郭氏集团固然有数百亿规模的资产,但跟仙姿相比起来,无疑是逊色了太多。更别说未来的发展前景了。

    在权势方面,郭家虽然也有自己的背景,但想来也是万万比不了仙姿的。

    剩下的,他原本极力想要将女儿嫁给郭岳伦的一个重大原因,郭家是武学世家的身份,在尹天武面前貌似同样不值一提。

    首先年龄相近的尹天武与郭岳伦之间一对一的较量,明显是尹天武更胜一筹。

    其次,郭明贤之前突然受伤七窍流血,虽然他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不难猜出,这恐怕多少与尹天武,或者是那位颇为‘神秘’的仙姿大股东有关。

    总不至于郭明贤自己突然就无端端的七窍流血吧?

    何况,郭明贤刚才那么匆忙,几乎没有一丝犹豫的就让郭岳伦带着他仓皇离开,看那情况倒有点像是在逃命似的……

    脑海中翻过这么些许多的念头,许绍洋不禁低喃自语道:“似乎,那个穷酸小子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许绍洋不禁抬头看了看宴会厅出口那边方向。

    之前他也是心中被震住,过于惊愕,以至于尹天武带着他女儿一起跟着尹修离开了都无暇去理会。

    不过这会儿他倒是已经不再那么介意女儿跟尹天武交往了。

    他本就是个投机心颇重的人,既然尹天武本身就有那么深厚的背景,那还有什么必要再去干涉女儿与他的交往?

    反正女儿也喜欢他,索性成全他们也不错!

    许绍洋不禁抬起一只手摸了摸下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另一边,郭岳伦背着郭明贤急急忙忙的离开酒店后,立即就去了停车场,上了自己的车。

    “爸,你感觉怎么样了?要不要紧?”郭岳伦将郭明贤放在后座上,一脸紧张的问道。

    实在是此刻郭明贤的样子太吓人了。

    七窍流血,整个脸上,耳朵下都是猩红刺眼的血迹,任是被谁看到恐怕都会以为郭明贤随时都可能会挂掉。

    而事实上,他的伤其实并没有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可怕。

    尹修也没想过直接要他的小命。

    只不过,以郭明贤的伤势,正常养伤的话,恐怕没有个三五月是决计恢复不过来的。

    而且,就算伤势恢复了,他的经脉也遭受到了一定的创伤,想要再次动武,至少得养个一两年的功夫才行。

    “应该还死不了……”

    郭明贤大喘着气,虚弱的说道,“那个人实在是太可怕了。你刚才背着我出来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他警告的声音?”

    听到郭明贤说死不了,郭岳伦显然微微松了口气,他还真的很担心郭明贤会不会一命呜呼。

    不过随后郭明贤的话却让郭岳伦楞了一下。不解的问道:“爸,什么警告?我没有听到出来的时候谁有说什么警告的话啊。”

    “还有,爸,你说那个人很可怕?谁啊,是那个叫尹天武的小子?”

    郭岳伦露出一副疑惑之色,“我现在都还没弄明白爸你到底是怎么受的伤。难道那个小子这么厉害,我连看都没看清居然就把您给重伤了?”

    这是郭岳伦最为不解的地方。

    按说当时也就只有尹天武与他父亲近在咫尺,最有可能打伤他父亲。除此之外,似乎别无可能了。

    可是,以他之前跟尹天武交手的感觉,即便心里不愿意承认,然而不得不说尹天武是比他强一些,但也强得有限。

    别说毫无痕迹的就将他父亲给重伤到如此地步,能不能接下他父亲百招都是两说!

    难道……那个家伙在跟自己交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只是在逗自己玩?

    想到这,郭岳伦的脸色顿时有些难堪起来,一阵阴晴不定的变幻。

    然而,即便如此,郭岳伦也实在有些想不明白,尹天武的年龄不过是跟他差不多而已,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可怕的实力,连他父亲都毫无抵抗之力的被如此重伤!

    这些念头在郭岳伦脑海中瞬间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