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可怕的人物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听到郭岳伦的回答和询问,郭明贤微喘了口气,说道:“不是那个叫尹天武的小子,而是后面出来给他出头的那个年轻人。”

    “他?”

    郭岳伦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了尹修的身影,脸上露出惊异之色,问道:“爸,难道是他把你打伤的?可是刚才他明明都离着你还有几米远的距离,也没见他有什么出手的动作啊,他怎么可能会将你伤得这么重?”

    郭岳伦分外的不解,怎么也想不通。

    “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他。”

    “就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出手’,所以我才会说这个人的实在是太可怕了。他的修为、实力,简直深不可测,无法去衡量。”

    郭明贤缓了口气,继续道:“当时我正要抓住那个叫尹天武的小子,没想到耳朵里就突然传来一声冷哼,那声音简直就跟一道惊雷突然在耳朵里炸响一样。”

    “几乎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功夫,震得我整个耳膜都一阵嗡嗡乱响,脑子里一片混沌茫然,体内气血还有真气都完全被震得崩溃乱窜。连经脉也受到了一定的震伤……”

    ‘咕噜’

    听了郭明贤的这番话,郭岳伦顿时忍不住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下,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9,..着郭明贤,道:“爸,你……你说的真的还是假的?那、那个人真有这么恐怖,仅仅只是一声冷哼就有如此可怕的威力?”

    也难怪郭岳伦会对此感到怀疑,以他的认知来说,这确实是有点不可思议的事情。若非这些话都是出自他父亲之口,而且他父亲的伤势也确实颇为‘诡异’,否则他压根连半点都不会信。

    郭明贤闭上了眼睛,轻喘了几口气。平复着体内此刻依旧有些混乱翻涌的气血,缓缓道:“声音应该就是他发出的。还有,最后你背着我出来的时候,他有警告我如果再敢生事的话就直接将我们郭家抹除!”

    “刚才你说没有听见他的警告声,很明显他用的是传说中的那种‘真气传音’的秘法将声音只传入我的耳朵里,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应该都听不见……”

    “什、什么?”

    郭岳伦更加吃惊,“真气传音……这种法门不是只是理论上可行而已,怎么会真的有人能做到这一步!”

    “要将声音用真气裹住,并且准确传递到十余米,甚至更远距离的人耳中。并且还能保证声波没有被真气本身破坏,同时还要求裹住声波的真气不能伤及到被传音之人的耳膜……这得要多么惊人的对真气的掌控能力?”

    “更何况,想要将真气在顷刻间无声无息的传递出十余米的距离这本身就已经是难如登天。即便是那些已经踏入了元罡层次的绝顶高手只怕也没几个人能做到这一点,更遑论还要将声波准确传递到他人耳中了。”

    郭明贤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郭岳伦。道:“所以我才会说那个人太可怕了。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会有如此可怕的人物存在。”

    “这种人根本不是我们郭家能惹得起的。所以,那个许佳晴……就这么着吧。”

    郭岳伦一阵沉默。

    虽然心里极为不甘,他本就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但此刻,面对这一切,却也不得不默认了父亲的话。低下他那高傲的头颅。

    “那个人才二十多岁,他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可怕的实力!如果真的这样。那么那个‘尹家’的实力将是多么的惊人?”

    “可是为什么以前从未听说过江湖中还有这样一个强大的世家存在?”

    郭岳伦忍不住道。

    郭明贤靠在后座上,微摇了摇头,“或许,这个‘尹家’就是传说中的隐世家族吧。”

    微微一顿,“不管怎么样,以后对这个‘尹家’。都得要敬而远之,绕道而行。否则,稍有不慎就可能为咱们郭家惹来灭顶之灾!”

    最后这一句话也算是对郭岳伦的告诫。

    郭岳伦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沉默的‘嗯’了声。郭明贤也不再多说,催促道:“好了。先送我去医院。虽然我这伤势还死不了,但情况也不是很好……”

    “好的,爸,那你坐好。我这就送你去医院。”

    当下郭岳伦连忙开着车,将郭明贤送往医院……

    在郭明贤、郭岳伦父子刚离开不到两三分钟,尹修和纪雪晴他们也从酒店内走了出来。

    本来是来参加宴会的,奈何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要是再继续留在里边也不大好,便索性还是走人。

    “薛先生,你怎么也一起出来了?”

    看到薛弘毅也跟着出了酒店,尹修稍感意外的问了句。

    薛弘毅微笑了笑,道:“这种宴会说开了就是交际应酬,尹先生你们都走了,我再待在里面也没多大意思,便索性一块出来了。”

    尹修微点点头。

    这时薛弘毅又道:“对了尹先生,下个月十六号就是小女的生日,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邀请尹先生前来参加小女的生日宴?”

    “下月十六号?是薛宁吗?”

    尹修问。

    “当然。我就只有宁儿这么一个女儿。”薛弘毅笑着道。

    “嗯。”

    尹修轻应了声,道:“行。到时候具体是在什么地方举行,薛先生跟我说一声就好。要是没别的事情耽搁的话,我会去的。”

    跟薛宁也还算熟悉,既然是她生日,薛弘毅又开口邀请了,那去一下道一声祝福也没什么打紧的。

    听到尹修答应,薛弘毅颇为欣喜,忙应道:“那过两日我就让人把请柬送到尹先生公司去?”

    “可以。”

    尹修淡淡点点头。

    这时薛弘毅又看了下旁边的纪雪晴,道:“也请纪xiǎo jiě到时能够赏光。”

    纪雪晴微笑了笑,道:“好。要是到时候有时间的话,我一定去。若是实在公事繁忙,脱不开身,那就让尹修帮我给薛宁mèi mèi送上一份生日礼物。”

    如今仙姿的一切大小事务基本都是纪雪晴在掌舵,到时候能不能抽开身,她还真说不准,便也不把话说死。

    “纪xiǎo jiě客气了。那这事就这么说定了,这两天我就让人将请柬给二位送去。”薛弘毅又客套了几句。

    随即便识趣的不再打扰,告辞离开,“我就不打扰几位先告辞了。”

    “好,薛先生慢走。”

    尹修和纪雪晴也纷纷跟薛弘毅道别一声。

    待薛弘毅离开后,尹修这才收回目光,瞥了眼站在他身后的尹天武和许佳晴两人,旋即说道:“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厚照的儿子,是叫天武对吧?”

    听到尹修问自己,尹天武连忙稍稍上前半步回答道:“是的。没想到您还记得我名字……”

    毕竟当初他只是在过年时候被尹厚照拉着过去给尹修拜了个年见了一面而已。

    虽说他也知道自己这位大爷爷超脱凡俗,乃是‘半仙’之躯,但还能够记得他,并一口说出他的名字,也还是让尹天武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而跟在尹天武身旁的许佳晴看到他在尹修面前那恭敬得过分的态度就显得有些惊愕莫名,眼神里流露着狐疑不解之色。

    好奇的看了看尹修,又看了看微低着头,一副恭恭敬敬姿态的尹天武,那对细弯的柳眉不自觉的轻蹙了蹙。

    纪雪晴则在一旁微微的笑了笑,她如今对尹修的事情也是了解挺多了。之前在宴会厅里见到尹修突然出面说出那番话时就已经猜到尹天武应该是尹修家族中的后辈。

    “还是先走吧。你们有什么事到车上,或者是再找个清静点的地方再说。”纪雪晴道。

    这里毕竟是酒店门口,说话不方便。

    尹修点点头,“也好。”

    随即又对尹天武说了声,“你有自己开车来吗?没有的话,那就一起坐我那车吧。”

    尹天武连忙摇摇头。他急急忙忙从魔都那边赶过来,上哪弄车来。

    “没有,我从魔都坐飞机到银海后就立刻打车过来的。”尹天武道。

    “嗯。那就一起坐我的车吧。”

    尹修说了声,便走去停车场开车出来……

    将车开出来后,尹修对等候在路口的尹天武和纪雪晴、许佳晴三人招呼了声,“上车吧。”

    “要不还是我来开车吧,你们也可以好好聊聊。”纪雪晴主动道。

    尹修笑笑,摆了下手,“不用。你忘了我是什么人了?没影响的。”

    “呃,这倒也是。我还真一下给忘了。”纪雪晴莞尔一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直接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位置上。

    后边的座位就留给尹天武和许佳晴两人。

    几个人都上车后,尹修缓缓启动车子,并开口问道:“你应该没订好住的酒店吧?没有的话,今晚就住我那里好了。”

    “想来你们也应该都没吃晚饭,正好回去可以弄点吃的。家里还有些东西来着。”

    这时纪雪晴道:“我那里冰箱里也还有不少东西,待会儿干脆我拿过去一起到你那吃饭好了。”

    “嗯,好啊。”尹修笑笑,“早知道这样,之前就该叫小璟别那么早吃晚饭,等着我们回去一起吃了,呵呵。”

    纪雪晴也是莞尔一笑,抿了抿嘴唇,“这谁能想到呢。不过这会儿也还早,兴许小璟也还没吃呢。我打个diàn huà给她问问。”

    “也行。”

    尹修应道。

    现在也才刚到七点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