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来自guān fāng的初次接触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转眼间,时间已经进入了九月份。`.这个时候正是开学季,不管各大中小学都在这几天6续的开学。

    宁月璟也即将要开始自己的高中生活。

    她对此倒没什么特别的感受,显得平平淡淡的。跟同龄人相比起来,她的性子还是要清冷娴静许多。对于许多事情也不怎么会放心上。

    当然,也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她如今跟着尹修修行,这眼界,还有看待事物的着眼点也都与一般人不尽相同。

    不过高中跟初中相比起来,其实也没有多少差别。

    报名当天,尹修亲自开车载着宁月璟去了之前给她选好的那所高中。

    帮小璟缴纳了学费,还有bàn li好了一系列入学手续后,两人就准备回去。正式开学得在后天。

    当尹修跟宁月璟从学校办公楼下来,准备朝不远处路边停着的车走去时,尹修忽然停下了脚步,对身边的宁月璟道:“小璟,你先到车上去。”

    说着,尹修将手里的车钥匙直接交给了宁月璟。

    宁月璟虽然有些讶异,不过也没有多问,顺从的应道:“好的,师父。”

    接过车钥匙,宁月璟就自行先走向了路边停着的车子。

    尹修这时则转过头对着一侧墙角拐弯处淡淡说道:“出来吧。”

    随着尹修的话音落下,过了有一会儿,从那处墙角拐弯的另一侧悄然的走出了一个人来。

    那人是一名三十余岁的男子,留着寸板的型,整个人的精气神看上去都显得十分的干练利爽,走路的姿势也是方方正正,一板一眼的感觉。

    “阁下果然不同凡响。这样居然也能现我。”

    那人看着尹修,平静的说道。

    尹修瞥了他一眼,淡淡的笑了一声,道:“让你的那个同伴也出来吧。在我面前,你们的这点隐匿行迹的手段实在是有些不值一提。”

    听到尹修的话,那人眼底深处掠过一丝细微的惊讶。不过面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完全不动声色,始终平静如水一般。

    “阁下的疑心未免太重了一些吧。”男子说道。

    尹修看着他,微微一笑。道:“你以为我只是在诈你们?”

    “躲在楼梯后面的那位姑娘,出来吧。我看你们似乎也没什么恶意,有什么事就直说,不出来的话,那我可就要走了。没那么多时间跟你们绕弯子的。”

    听到尹修这么直接的点出同伴的隐匿之地,那名男子终于面色微变。紧紧地盯着尹修一会儿,终于缓缓地道:“岚昕,既然尹先生已经现了,那就出来吧。”

    随着男子的话音落下,在尹修身后的楼梯阴影中果然缓缓地走出了一名年轻女子。

    “看来我们之前还是低估了尹先生的能力。”那名男子不由说道。

    尹修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这么说来,你们这是在试探我了?”

    “我倒是有些好奇,你们究竟是隶属于什么部门的。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之前尹修带着宁月璟到办公楼上去bàn li手续时就已经察觉这两人在暗中观察他,只不过那时候尹修暂时没有理会罢了。

    倒是尹修的灵识从他们身上现了一些身份标识。不出意外这两人应该是属于某个国家部门的人。

    正因为如此,尹修对他们还算客气。

    听到尹修的询问,那名男子不由说道:“尹先生,我看咱们还是找个僻静的地方再说如何?”

    说话间,男子不由扫了眼楼梯上正走下来的几名家长和学生。

    “也好。”

    尹修自然也知道这里不是什么谈话的地方。而且他也不便当着这一男一女的面施展隔音禁制之类的手段。

    “就去那边吧。”尹修又随手指了下不远处的树荫下。那里没有人,聊话也不用担心被其他人听到。

    “行!”

    那名男子应了声。

    不一会儿,三人一起走到了那树荫下。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姓郑,叫郑思远,隶属于国安局某特殊部门。这位是我的副手姜岚昕。”

    那名男子开口道。

    尹修轻点点头。道:“那么,你们找我是……”

    郑思远道:“尹先生,对于阁下,其实我们已经注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之所以一直没有出面跟您联系。一方面是有些事情我们也并非那么肯定。”

    “另一方面则是我们对于阁下的信息所知甚少,尤其是阁下的来历,疑点很多。再加上一些其他因素的干扰,是以不便冒然与阁下进行接触。”

    尹修对于郑思远的这番话完全不惊讶。

    回到地球的这一年多来,尹修对于现代社会的情况已经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认知,明白这个时代与他年轻时的旧时代截然不同。

    很多事情虽然他已经扫清了尾。将一些线索和证据都抹除,不着痕迹。但是,以现代guān fāng的信息掌握,还有那些专业分析团队对于事件的逻辑分析能力,即便仅仅只是些许蛛丝马迹,也足以分析出很多有用的信息了。

    许多事情并不是一定需要明确证据的。

    不管是仙姿的突然崛起,还是前段时间箫家介入仙姿在魔都的事件,为仙姿撑腰,以及尹修身份来历的谜团。

    还有他曾经出现过的每一个地方,包括他曾经去过江源市梅山村尹家,还有所有跟他有过接触和交集的人与事……这些表面上就可以查到的信息在国家部门的专业分析师面前就足以分析出很多的东西了。

    即便从这些蛛丝马迹不可能知道尹修‘修真者’的身份,也不至于把他直接跟那位接连造成了轩然大波的‘银海仙人’联系到一起。

    但至少,尹修并非寻常人物,他的身上有着很多的秘密,这一点还是很容易就看得出来的。

    而他引来相关部门的关注,其实也不难理解。

    先一点,仙姿的产品本身就很惹人注目。而作为仙姿大部分股份所有者兼公司副总经理的尹修,自然不会缺乏他人的关注。

    尤其是仙姿原先仅仅只是一个依靠dài li二线品牌产品的小公司,突然之间就拥有了可以自主生产出碾压整个美容产品市场上所有竞争对手的产品。

    而仙姿的股份也是在自主产品上市之前不久生了变化,尹修得到了其中的大部分股份……只要不是傻子,想必都能够大概猜到这是怎么回事。

    再加上尹修的只是当初纪雪晴找了些关系帮他bàn li的,guān fāng的人只要认真一查,就能够查出一些问题来。

    毕竟在那之前,guān fāng的资料中可没有尹修任何一丝半点的信息。这种事情只要是一开始查了,自然就是越查疑点越多。

    对于这些,尹修一直都心知肚明。

    一直以来,他之所以要遮掩那些看到了他展现非凡力量的人的记忆,其实最主要的是不想被宣扬出去,导致他如今平淡的凡俗生活受到打扰而已。

    并非是他顾忌什么。

    他回归地球的第一目的本就是为了能够使得心境圆满,突破到渡劫期。

    而在凡俗中的这一年多下来,尹修自感心境已经有了极大的进境,自然不希望有太多的麻烦打扰他,让他无法继续这样清净的凡俗生活。

    至少在顺利的突破渡劫期之前,尹修不希望自己现如今的生活方式有什么变化。

    以他的力量,在这地球上根本没有什么是能够威胁到他的。

    是以,对于这次国家的相关部门有人来接触他,尹修并不怎么在意。他只是纯粹好奇,这次对方来跟他接触究竟因为什么。

    “既然你们已经关注到我很久,且一直都没有跟我接触,那么这次是什么原因促使你们来的?”

    尹修道。

    尹修的平淡反应让郑思远稍稍有些许讶异。

    不过他还是马上平和的回答道:“这次我们之所以来找阁下,是因为我们的境外情报人员探知到了一些与阁下有关的情报。所以想来提醒一下阁下。”

    “哦?什么情报会与我有关?而且还是境外的。”尹修倒是有些好奇起来,问道。

    “据我们所知,那边那位小姑娘是尹先生的弟子吧?”郑思远忽然朝不远处路边尹修那辆车内坐着的宁月璟瞥了一眼。

    “不错。”

    尹修淡淡的点了点头,小璟与他的关系,有心人真有查的话也不是什么隐秘。

    郑思远继续道:“几个月前,岛国背后注资控股的雅臣集团曾与弘一集团竞争银海的一个大型项目。”

    “当时弘一集团董事长薛弘毅曾突然晕倒住院,且医院的病例检测报告显示他当时的情况非常诡异,各项身体指标数据完全混乱一团,根本查不出究竟是什么病症。”

    “后来,薛弘毅的女儿薛宁曾带着仙姿公司总经理纪雪晴与你的那位弟子一同去医院看过薛弘毅。在仙姿总经理与你的弟子离开后不久,薛弘毅的身体就恢复了正常……”

    “再之后没过多长时间,岛国四大阴阳师之一的安倍清野曾秘密入境,并且来的就是银海市。而据我们调查所知,在安倍清野来到银海后的当晚他与另外几名岛国人士曾乘车去过你那个弟子所就读的银海三中。”

    “后来在那附近的一段路上有剧烈争斗后所留下的痕迹……”

    听着对方将当初小璟的那些事情说得差不大离,尹修神色上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静静地听着对方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