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岛国的动作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据我们调查,那几个当晚与安倍清野同行的岛国人正是幕后控股雅臣集团的岛国资本的人。■ ▼● 、.`、.当初薛弘毅晕倒之前曾去过某处私人会所,而当时那几个岛国人也正好同样去过那家私人会所……”

    尹修见对方说了这么多还没说重点,不由看了看他,索性开口道:“你的意思是,岛国有人想要来找我麻烦?”

    “不错。”

    郑思远肯定的点点头,对于尹修猜出这一点,似乎没有半分的惊讶,很平静的说道:“阁下大概会觉得我刚才说了那么多的废话,不过我之所以这么详细的说这些,只是想让阁下知道,这些事情我们能够查到,岛国的人也同样可以从种种蛛丝马迹中查到。”

    “理解。”

    尹修淡淡点头,“不过,就算是岛国有人查清楚了这些,他们又来找我麻烦做什么?”

    “这个……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我们的情报人员只是查知到了近期岛国会有一些人来找阁下。至于具体这么做的目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郑思远道。

    “嗯。”尹修应了声,又道:“除此之外,两位这次来找我还有别的事吗?”

    郑思远与他身边的姜岚昕相视一眼,道:“确实还有一件事想要向阁下询问一下。”

    “什么事,你说。”

    尹修道。

    “不知阁下与箫建军中将是什么关系?就我们所知,你与箫建军中将应当就只有去给他治病那一次有过接触吧?”

    “可是为何不久之前,仙姿公司在魔都那边碰到了些事情后,箫建军中将会那般强烈的表态,为仙姿出头?”

    郑思远不疾不徐的说着,“就我们所知,仙姿公司中与箫建军中将,以及整个箫家相关人员有接触和交集的人,就只有阁下一人而已。”

    说完,郑思远紧紧地盯着尹修。

    箫建军的身份地位摆在那。这些话不管是谁都不方便直接问箫建军的。就算是高层的那几位旁敲侧击的询问,箫建军也是搪塞过去。

    但是,对于这个中缘由,不管是私人也好。还是高层为公也罢,其实都是想要弄个明白的。

    这次郑思远两人奉命来接触尹修,除了提醒尹修关于岛国那边的动作之外,也是想要从尹修这里问出一些事情来。

    尤其是对于尹修的身份来历!

    他们虽然从尹修与江源市梅山村尹家的接触推测尹修可能与那个尹家有关系,但是却找不出更多其他的信息。

    尹修看了看郑思远。道:“抱歉,此事涉及,无法奉告。”

    郑思远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再继续追问。点了点头,道:“既然阁下觉得此事无可奉告,那是我唐突冒昧了。”

    “不过还有另一件事,我想问一下阁下。”

    “说。”尹修微蹙了下眉,言简意赅的问。

    郑思远道:“敢问……阁下究竟是何人?从何而来,真实籍贯具体是在哪里。在去年出现在银海市之前。又一直生活在什么地方?”

    说完,郑思远再次紧紧地盯着尹修。

    他们虽然根据许多蛛丝马迹,分析推测出了不少关于尹修的信息,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尹修仍然像是笼罩在一团迷雾之中一般,充满一种神秘色彩。

    如果尹修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他们也不会这么关注,这么在意。但是,从种种迹象已经表明了尹修很不简单,绝非寻常人物。

    郑思远没有说的是。当初宁月璟遭遇到青城山白云观的人袭击,激活了那套酷似diàn ying中钢铁侠战甲的事情,他们也同样是一清二楚。

    当时这件事的目击者可不止一个两个,而是有一群的很多人就在现场亲眼所见。

    王思贤固然是银海市的市长。当初他把这件事压下之后就没什么人议论,更加没有被人宣扬出去。

    但是,对于guān fāng高层部门来说,想要调查这些事情还是没什么难度的。

    宁月璟是尹修的弟子,而在宁月璟遇到尹修之前的情况如何,他们也同样调查得一清二楚。所以。那套酷似钢铁侠的战甲的真正出处最大的可能性无疑就是在尹修的身上。

    那样的‘高科技’战甲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甚至可以说是任何势力来说都是极其渴望得到的。

    尤其是那战甲的相关制造技术!

    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简直是无价之宝。

    如果华夏能够掌握这样的现代科技,甚至不需要有太大批量的生产,只需要能够量产个几百一千套左右,就足以让华夏军方掌握一支在常规战争中足以碾压一切的强力量。

    更别说由这样一套前战甲蕴含的科技所衍生出来的其他相关的前技术了。这对于整个国家许多方面的科技水平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提升!

    正因为很清楚那套战甲的价值,所以华夏高层的知qing rén员对于与尹修接触一直持一种很谨慎的态度。

    这一次让郑思远和姜岚昕两人借着提醒尹修岛国方面的动作的机会来接触尹修,也有着很大的试探之意。

    尹修深深地看了眼面前的郑思远,忽然间笑了起来,旋即淡淡的道:“我?我就是银海人,我的籍贯就是银海。”

    说完,尹修也不等对方再开口,不由分说的便摆了摆手,道:“好了,要是没有其他紧要的事情,那就这样吧。我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去处理,就不跟你们在这絮叨这些有的没的了……”

    话音落下后,尹修直接就往停在路边的车子走了过去,显然没有继续再与他们多说的意愿。

    对于这些guān fāng部门的注意,尹修并不在乎。注意就注意吧,又能如何?只要他们别有事没事就来烦他就好。

    原地的郑思远和姜岚昕两人看着尹修头也不回就这么直接走了,不由得张了张嘴,但最终却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直到尹修快走到路边时,郑思远才砸吧了下嘴,似自语的叹息道:“看来这位似乎并不是那么乐意跟咱们有接触和交集。”

    “嗯。”

    旁边的姜岚昕轻点了点头,望着尹修的背影,缓缓地说道:“不过。至少看起来他对咱们倒也没什么反感和抵触。”

    “就是感觉上他的反应实在是太过于平和了一些,似乎什么都没让他当回事。”

    “就连你刚才跟他提起岛国那边针对他的举动时,他的眼神里也仅仅是流露那么些许很平常的好奇,却没有任何吃惊。或者是被震动到的反应……”

    刚才姜岚昕虽然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但她却始终在默默地观察着尹修的一切细微反应,甚至包括眼神的变化也没放过。

    郑思远轻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片波澜不惊的汪洋大海,广阔而深沉。让人难以揣测其深浅。”

    “那咱们……就这样回去?”姜岚昕问道。

    郑思远稍稍沉凝片刻,缓缓道:“回吧。这个人,的确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他身上的秘密太多。而且,他跟箫中将的关系应该也非比寻常。”

    “看他的样子也全然不在意岛国方面的动作,应当是胸有成竹,没把岛国的人放在眼里。咱们也就不用瞎操心了。”

    姜岚昕应道:“不出意外的话,当初岛国四大阴阳师之一的安倍清野应该是确实有找到他的那个弟子出手了的,虽然咱们不知道过程如何,但至少可以肯定那个安倍清野绝对没讨到什么好。”

    “既然当初连安倍清野亲自出手对付他徒弟都没能得逞。想来岛国再派其他人来,对他也是无济于事。咱们是没什么必要操这份闲心……”

    “那就走吧。”

    郑思远又深深地望了眼此刻正拉开车门,坐入车中的尹修,旋即转身就朝着校门口方向走去。

    姜岚昕也看了看尹修的那辆车后,收回了目光,快步跟上了郑思远的步伐一同离开……

    另一边。

    尹修坐进车内后,等候在车里的宁月璟不禁好奇的问了句,“师父,那两个人……他们是什么人啊?”

    尹修随手拿过宁月璟放在旁边的车钥匙,插入钥匙孔内。随口应道:“是国安局的人。”

    “国安局?”

    宁月璟小脸上有些吃惊,不由问道:“师父,国安局的人找你干什么?不会有什么事吧?”

    尹修闻言,见她似乎有点小担心的样子。不禁笑了笑,抬手轻揉了下宁月璟的头,笑着说道:“放心吧,没事的。忘了师父是谁了?这世上能难倒师父的事情可不多。”

    “何况他们也只是给我ti gong了点情报而已。”

    “那就好。”

    宁月璟放松了下来。至于别的,她就没有再去多问。

    启动车子后,尹修又忽然对宁月璟说了声。“对了,小璟,等过两天你开学后也记得要带着小果冻在身边。可别给忘了。”

    岛国针对他有什么举动,尹修并不放在眼里,不过就是一群土鸡瓦犬而已。但出于谨慎他还是叮嘱小璟一声,让她上学时记得带上灵一起。

    有灵的随身保护,没什么人还能有任何机会可以伤到小璟。

    毕竟现在的灵可不是当初小璟被安倍清野带人袭击的那时候。凝结灵丹之后,灵的实力暴涨,除非岛国有能耐找来金丹期级别的人物,否则没人能跟灵抗衡。

    听到尹修的话,宁月璟也没多想,只当是寻常的叮嘱罢了,顺着话就应了声,“我知道的,师父。”

    ps:这标题,差点打成了岛国的动作片。。。好像有点小邪恶的感觉。。。。作者菌其实很纯洁的,乃们不要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