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半巢而出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木村小野背后的投影布上出现了两张zhào piàn。△,zhào piàn中的人赫然分别是宁月璟和尹修二人。

    木村小野继续道:“zhào piàn当中的那名女孩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那个拥有战甲的华夏女孩。她的名字叫宁月璟,今年十五周岁。”

    稍缓了缓,木村小野回头瞥了眼幕布上尹修的zhào piàn,又道:“至于zhào piàn中的青年,据潜伏在华夏的情报部门人员所查知的情况,此人名叫尹修,跟那个叫宁月璟的女孩是师徒关系。”

    “而且,他们两人是在一年前才生活在一起的,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叫尹修的青年也是在一年前才收了那个叫宁月璟的女孩为徒弟。”

    “因为在那之前,那个叫宁月璟的女孩一直就自己一个人生活。她是一个孤儿,在遇到那个叫尹修的青年之前一直都依靠捡破烂还有他人的接济为生,生活上十分的贫困艰苦……”

    木村小野洋洋洒洒的介绍着宁月璟过往的一些情况。这些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有心人只要仔细去查的话,很容易就能查到这些。

    “这么说来这个叫宁月璟的小姑娘在遇见那个叫尹修的青年之前,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孤儿?”

    晴川雪子开口问道。

    木村小野点头道:“是的。就我们的情报人员所查到的信息显示,这个女孩除了上学时十分孤僻,不太合群之外,别的,确实没有查到什么特别的地方。”

    宁月璟毕竟是一直生活在华夏,加上以前性格十分孤僻,甚至有些深沉阴冷,跟她接触的人确实不多。她又没有在大庭广众下显露自己会术法。岛国的人查不到这些信息也不足为奇。

    不过这些其实也不那么重要。

    单单从岛国查到的这些表面的信息就已经足以看出宁月璟生活轨迹的变化无疑就是在尹修身上。

    “这么说来,这个女孩身上的战甲,以及安倍清野所提到的那只跟着她,十分强大的‘式神’很有可能是与那个青年有关!”

    宫本流云道。

    贺茂御行微点点头,道:“既然他们是师徒关系,那么这个叫尹修的青年显然也是华夏的修行者。不过看他的年纪也就二十来岁。这么年纪轻轻的居然就收徒?华夏的修行者中,现在的年轻一代都是如此的狂妄无知吗?”

    晴川雪子显得沉着许多,微蹙着眉道:“安倍大师说那个女孩身边跟着一只实力足以与他抗衡的强大式神,这显然不是那个小姑娘有能力慑服的。”

    “这个青年既然是她师父,那只式神的来源恐怕十有八.九在他。只是,他也不过二十余岁的样子,就算天资再高,再如何努力刻苦的修行,如此年纪轻轻应当也远远不足以慑服那般强大的式神才对!”

    “更何况。他还将那只式神交给了他那个才十来岁的小徒弟。难道就不担心他那个小徒弟遭受式神的反噬吗?”

    作为岛国的阴阳师,他们都是玩式神起家的,可以说式神就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因而他们更加清楚一只足以与同为岛国四大阴阳师之一的安倍清野抗衡的式神是何等的强大,想要将如此强大的式神慑服,绝非易事。

    就算是他们几人中任意一人亲自出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雪子说得不错。”

    宫本流云赞同的点了点头,道:“此事合理的解释那就是这个年轻人的背后应该还有更加强大的师门或者家族长辈存在。那只式神想来应当是其师门或家族长辈们所慑服,然后交由给他操控的。”

    “华夏的各种传承众多,其中有一些特殊的法门可以更加自如的操控式神。也不足为奇。”

    “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事实。与华夏的各种传承相比起来,我大岛国在这方面的确差距非常的大。”

    贺茂御行也认同宫本流云的观点。

    说完后。他又看着坐在上首的木村小野,道:“木村君,不知关于这个年轻人的资料,你们可有查清?”

    “此人究竟是出身于华夏何门何派,或者是哪一个修行世家?”

    听到贺茂御行的询问,木村小野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我们虽然查到了关于此人的一些资料和线索,但对于他的来历、出身方面,却是疑惑颇多。”

    “哦?木村君可否细说一二。”贺茂御行讶异中,微带着几分好奇的问道。

    木村小野点着头道:“当然可以。”

    说完,他轻呼了口气。介绍道:“据我们查知,此人目前是华夏银海市一家名为仙姿的公司的副总经理,同时也是这家公司的大股东,持有其65%的股份。”

    “这家公司目前在整个华夏可谓是炙手可热,几位大师可以看一下这家公司的相关资料……”

    说着,木村小野对边上的两名女子示意了一下。后面的幕布上立即投影出了关于仙姿的一些信息。

    其中包括很多比较详细的数据分析。

    木村小野则继续说道:“这家公司目前主打的产品就是那两款叫仙姿养颜丸和仙姿祛疤液的产品。据调查情况显示,这两款产品的效果在如今的美容产品市场上堪称‘划时代’!”

    “这样的产品显然不是随便就那么容易研发出来的。而根据我们对这家公司的调查,其本身在之前并没有自己的产品研发部门,不出意外的话,这家公司的那两款产品配方来源应当就是这个青年。”

    “除了这一身份之外,这个青年在华夏最早有个人相关信息记录出现是在一年多以前。而在此之前,我们没有查到任何有关于他的信息,包括曾经就读的学校,更早之前的居住地,以及其他的生活方面的信息也都完全没有查到。”

    “就好像这个人是突然间凭空出现的一样。”

    稍缓了口气,木村小野接着说道:“除此之外。我们查到在这一年多当中他与一个尹姓的家族成员接触很多,并且还曾去过这个家族。”

    “考虑到他也是姓尹,所以我们怀疑他极有可能也是这个家族的人。只不过在那之前他应该并非是在这个家族中生活长大的。”

    “另外一点,对于这个尹家我们也有调查过。除了查到这个家族是一个武学世家之外,其他的就是一些这个家族成员的信息,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木村小野所说的这些都是属于很平常的信息。他们想要查到这些并非什么难事。当然,关于一些比较隐秘的东西,那就不是那么容易查到的了。

    比如说尹家的一些具体情况。尹崇文的存在和他的状况,以及尹厚德等三兄弟的实力水平等等这些,就不是外人能够查知的了。

    “这么说来,这个年轻人确实是有些神秘。”

    晴川雪子缓缓道。

    “木村君,可有查到这个年轻人的身边有没有跟着什么其他的人?还有,此人的实力如何,是否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手段之类的?”

    宫本流云谨慎的问道。

    贺茂御行也附和着问道:“不错。既然此人的徒弟身边跟着有一只强大的式神,还有那么一套威力惊人的战甲。那么他自己又有一些什么自保的手段?”

    “若是不了解清楚这些就冒然出手的话,只怕一个不慎就很可能会吃大亏!”

    木村小野道:“几位大师顾虑得是。”

    “只不过,就我们所查知的情况,只知道此人自身的实力似乎很强,至于他是否还有些其他的特殊手段……那就不得而知了。除此之外,他的身边倒是并没有跟着其他的什么人。”

    木村小野也有些无奈,那里毕竟是华夏而非岛国。他们能查到的也只能是一些比较表面的东西,更加隐秘一些的。那就无能为力了。

    眼见在场的宫本流云几人神情显得有些谨慎,木村小野不由说道:“几位大师也不必过于担心。此人终究只有二十来岁,他自身的实力就算再强,在诸位大师面前也不值一提。”

    “就算他手中还有什么特殊的手段,相信以三位大师合力之能也足以抗衡。”

    微顿了顿,木村小野又道:“此次行动。我们也会派出神风别动队当中实力最强劲的四位特忍与三位大师一齐出发,秘密前往华夏银海市。”

    “相信以三位大师的力量,再加上四位强大的特忍相助,纵然那人有再强的隐藏手段,也足以将其师徒二人一举擒下!”

    “四位特忍?”

    听到木村小野的话。在场的宫本流云三人都不禁感到动容,甚至微微吃惊。

    达到特忍级别的忍者,那实力可是相当厉害的。尤其是一些忍术神出鬼没,四名特忍合力的话,他们三人中任何一人也不敢说有十足把握全身而退!

    这一次,内阁方面能够直接派遣出四名特忍与他们随行,这手笔已经是相当惊人。

    再加上他们三人的话,几乎可以说是整个岛国修行界最顶尖的力量已经出动了超过一半!

    由此也可以看出岛国对于此次行动的势在必得。

    只不过,此时的他们可不知道他们所将要面对的是一个怎样可怕的存在!

    更加没有人将他们这次要面对的目标与那个在数月之前,一手引发了整个岛国千百年来最大的灾难,并一剑削断了岛国神山富春山数百米山峰,还将那截山峰挪移到鱼鳞岛上,在上面耻辱般的刻下了‘华夏’二字的那个‘仙人’联系到一起。

    若是他们知道尹修就是造成这一切的那位恐怖的‘仙人’的话,只怕再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去找尹修的麻烦。

    那根本就不是找麻烦,而是纯粹找死!

    ps:一大清早起来,冻个半死,终于把稿子赶出来了。第二章设置了定时更新。回家去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