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妖道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薛宁与薛母、薛宁小姨三人看着突然间凭空出现的环首长刀,顿时愣住。有些发呆的望着被尹修握在手里的长刀,显得不知所措。

    那么长的一把环首大刀对于普通人,尤其是几个连打架,或者杀鸡杀鸭都没有经历过的女人来说,看着还是挺吓人的。

    那锋利的刀锋看起来寒光凛冽,宽厚的刀背与刀身也明显可以感受到这把刀绝非那些水果刀、菜刀什么的可比。

    要知道平常许多人就连看着菜市场肉摊上那些贩子们用来砍骨头的刀就已经犯怵了,更何况是眼前尹修手中的这样一把森然锋利的环首长刀!

    是以在看到尹修突然不知从哪弄出这么一把吓人的长刀时,薛宁母女,还有她小姨都是给吓了一跳,看着那环首长刀,心里直打怵。

    就连看向尹修的目光都不禁生出几分惧色,不明白尹修好端端的突然弄出这么一把吓人的长刀做什么。

    相对来说,薛宁还稍微好一些,她跟尹修还是蛮熟的。只是对尹修不知从哪里凭空弄出这么一把长刀,感到十分的好奇。

    在场的几人中也就纪雪晴相对反应平淡一些,微微带着几分疑惑的看着尹修。

    尹修暂时没有去理会薛宁等人,在取出那柄环首长刀后,尹修就将面前那道吸走了薛宁小姨腹中胎儿体内那股阴邪之力的法印给散掉,将被困在其中的那些阴邪之力释放了出来。

    那些阴邪之力被释放出来后,顿时化作了一团猩红色的气雾弥漫。不过那团气雾被尹修束缚着,无法扩散。

    随后尹修直接将手中的那柄环首长刀放到了那团猩红气雾之中。

    霎时间,那柄环首长刀‘嗡’的一下,突然激烈震颤了起来。并且长刀表面也同样泛起了一抹猩红的血色微芒……

    看到这一幕。尹修的眼中不由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神情。

    ‘果然跟这把刀有些关联……’

    尹修心中暗道。

    这时候,只见那一团猩红气雾倏然间,一下子就悉数被那柄环首长刀给吸入其中。

    见状,尹修不由得释放出自己的灵识去接触隐匿在这柄环首长刀中的那一缕魔念……

    片刻之后,尹修忽然微眯了眯眼,纤长的眼缝中隐约透着一丝丝饶有兴致的神采。随后他就将那柄环首长刀给收回了储物戒指内。

    看着这一幕。纪雪晴和薛宁等人眼中都充满了好奇。

    薛母与薛宁小姨也早已从最初被尹修突然弄出来的那把环首长刀的惊愕中醒悟过来。

    此刻见到那把挺吓人的大刀又是这么突兀,毫无征兆的凭空消失,脸上顿时再次露出惊愕、疑惑、不解之色……

    “尹修,刚才……那是什么情况?”

    薛宁忍不住开口问道。

    薛母与薛宁小姨也都纷纷望着尹修,希望尹修能够解开她们心中的疑惑。刚才那把长刀突然凭空出现,又突然的凭空消失,实在是让她们感到匪夷所思。

    “没什么,只是有些小发现罢了。”尹修随口应道。并没有细说的打算,接着就岔开了话。

    “对了。我想请问一下,你怀孕那天应该是在五月十三号吧?”尹修这番话是对薛宁小姨问的。

    薛宁小姨显然是对尹修忽然问她怀孕的具体日期感到十分诧异与惊愕,不过还是回答道:“应该是那几天左右吧。具体的,我也没去记。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吗?”

    薛宁与薛母,还有纪雪晴也都纷纷好奇的看着尹修。

    尹修道:“有一些关系。五月十三号那天至阴、冲煞,这一天受孕的胎儿对阴邪、煞气敏感、亲和,能够承受不那么强烈的阴邪、煞气侵袭入体。”

    “若是换了一般时候受孕的胎儿。就方才那一道阴邪之力侵入之时,就已经直接将胎儿抹杀掉了。只有在一些至阴和煞气较重的时日里受孕的胎儿才不会那么容易就被阴邪、煞气伤害到。”

    听了尹修的这番解释。在场的几人纷纷愕然,尤其是薛宁的小姨。她们对于这些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了解和概念,只是听尹修这么一说,似乎煞有其事的。

    事实上,之前尹修就根据薛宁所说其小姨怀孕的大致时间推算了一下,整个五月份其实也就是十三号那天是阴煞最重。符合条件的。

    “尹先生,那……现在我这肚子里的宝宝还有没有什么影响?”薛宁小姨不禁问道。这是她此刻最关心的事情。

    尹修道:“放心吧。你肚子里胎儿中的那股阴邪之力刚才已经完全被我抽离出来,这段时间你注意好好养胎,吃一些温和点的补品,就没什么影响了。”

    闻言。薛宁小姨不由暗暗的松了口气,连忙道:“真是太谢谢您了!”

    她现在已经基本不再对尹修的话有什么怀疑。内心里的确是对尹修充满了感激。

    尹修轻‘嗯’了声,随即说道:“我还有些事情想向你了解一下。”

    “您想了解什么?请说,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薛宁小姨连忙应道。

    尹修当即问道:“我想问一下,你在怀孕之后的这一段时间有没有去过什么特别的地方,或者是跟什么古怪的人或物有过接触?”

    薛宁的小姨微微一怔,轻蹙着那对细弯的柳叶眉,一副凝神思索的模样。

    过了片刻,略带些许迟疑的开口道:“要说去过的地方……我这几个月也确实是有去过不少地方。至于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这个似乎倒是没有。”

    说到这,薛宁小姨微顿了顿,道:“至于人和物方面……咦,好像说起来前两个月还真碰到了个算是有些古怪的人。”

    “哦?”

    尹修微怔,不由问道:“是什么人?能具体说一下吗?”

    薛宁小姨微蹙着眉在回忆着,说道:“那人是个道士。大概是两个月前,我跟老公去郊外散心,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感觉肚子痛了起来。”

    “过了没多久,那个道士也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说他会医术,可以给我看看。我跟我老公也都是将信将疑的,接着他就给我把了下脉,然后说我没什么大碍,只需要给我几处穴位àn mo一下就没事了。”

    “当时我跟我老公对那道士都不是很相信的,不过那时候我肚子确实疼得有点厉害,就同意了让那道士给我试试。”

    “后来那道士也确实没费什么事,只是在我身上几个地方按了一会儿,我马上就感觉肚子里的疼痛好转了过来……”

    “之后那道士笑笑就直接走了。而我跟我老公回到市里后也有去医院检查了一下,不管是我的身体还是肚子里的宝宝都没什么事。”

    稍缓了口气,薛宁小姨继续说道:“除了这个道士稍微让我觉得有点奇怪之外,这几个月好像也真没再遇见什么别的古怪的人或者东西。也没有去什么特别的地方,无非就是公园散散步,逛逛街还有商场什么的。”

    尹修轻点了点头,说道:“那你还记得当时那个道士都有按了你什么地方的穴位吗?”

    薛宁小姨微皱着眉仔细回忆了一番,随后不是很确定的抬手在自己后颈处某个位置指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就大概还记得他当时有在我后颈这,还有背上这几个地方,以及肋部这两侧各自轻按了一会儿,具体的,我就记不大清楚了……”

    说话间,薛宁小姨伸手在她所说的地方都大致的指了一下。

    尹修看了看她所指的大概位置,脑子里稍微想了想,接着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了然之色。问道:“你们当时遇见那个道士大概是在什么地方?”

    “好像是差不多到清屏山那一片了吧。”薛宁小姨回答道。

    说完,看着尹修,带着几分好奇,问道:“尹先生,难道说真的是那个道士有什么问题?”

    薛母和薛宁母女俩也都好奇的看着尹修。

    尹修瞥了眼薛宁小姨,稍稍沉凝了一会儿,继而缓缓点了下头,说道:“可能性不小。以我的判断,至少有六七成的可能性是他把那一道阴邪之力借着给你àn mo穴位的机会打入你体内的。”

    “甚至,很有可能你当时之所以会突然感觉到腹中疼痛也是他在一旁捣的鬼。只是很显然他应该没有那个能力直接隔空将那一道阴邪之力打入你体内,所以才会制造这样一个机会可以触碰到你的身体……”

    微顿了一顿后,尹修又说道:“假如真如我猜测,这一切是那个道士所为。不出意外的话,等到你快要分娩的时候他肯定还会找shàng mén来的。”

    在说话之际,尹修的灵识早已释放了出去,直接就延伸到了薛宁小姨所说的郊外那座清屏山附近区域,找寻可疑对象。

    那个道士这么做显然目的就是为了将薛宁小姨肚子里的胎儿给培育成‘怨婴’。这般手段,委实有些歹毒,有伤天和。

    当然,其实更让尹修感兴趣的是之前从胎儿体内抽离出来的那一缕猩红的阴邪之力。

    因此,不管是为了惩戒这样的妖道,还是为了找到那一缕阴邪之力的来源,尹修都希望能够找到那个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