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那位尹先生是什么来历?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虽然想要找出那个道士的踪迹,但他用灵识在薛宁小姨所说的清屏山那一片区域仔细探寻一番后却仍然没有发现有什么比较可疑的目标。『≤,

    这时候,薛宁小姨说道:“尹先生,要是真如你所言,那个道士为什么也要这么做?而且你说等到我快要分娩的时候,那个道士还会再找来,他的目的是什么?总不会他做这些都无缘无故吧?”

    之前薛宁只是把尹修的话比较笼统简略的说了一下,并没有细说所谓的‘怨婴’这茬。也没有提薛宁小姨会被肚中胎儿逐渐吸走生命力的事。

    “他这么做自然是有目的的。刚才薛宁有一些事情没有跟你说,我现在就大概的说一下吧。”

    尹修微顿了顿,继续说道:“刚才从你腹中胎儿体内抽离出来的那一道阴邪力量远比你想象的要可怕得多。要是今天你没有遇见我,帮你抽取出来的话,最多要不了三四个月,那道阴邪之力就会彻底与你肚子里的胎儿融为一体,到那时就算是我也很难将其与你肚子里的胎儿分离。”

    “此外,一旦那股阴邪之力彻底与你肚子里的胎儿融合,蜕变成怨婴。并开始不断地疯狂吸取你体内的营养以及生命力。届时,你的整个身体会迅速的垮掉,吃再多的补品都没用。”

    “等到你肚子里的孩子出生时,也就是你的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他会在出生的那一刻把你最后的一点生命力也都吸走……”

    尹修的这番话对于薛宁的小姨来说显然有些让她感到惊吓。

    “尹、尹先生,这……这真有那么严重?”薛宁小姨忍不住有些磕磕绊绊的问道。

    尹修轻轻点头,“当然。你是普通人,不了解这些。若这一切真是那道士所为,那他的手段委实有些歹毒。”

    稍缓了一下,尹修又话锋一转。道:“不过这些你现在也不用再担心了。刚才我已经抽离了你肚子里胎儿中的那股阴邪力量,你肚子里的胎儿不会再有什么问题。”

    “呼……那就好!”

    薛宁小姨额上有些许虚汗,不禁抬手擦了擦。

    “尹修,你刚才说那个道士很可能会在我小姨快要分娩的时候再找shàng mén来,要是到时候他真找来了,那该怎么办?”

    这时薛宁忽然开口问道。

    “对啊。尹先生,要是那个道士到时候还想对我的宝宝怎么样的话,该怎么办?”薛宁小姨也醒悟过来,连忙有些紧张的跟着问了句。

    尹修道:“要是他真的出现,你就通知我一声就好。我还正有些事情想要找他弄清楚呢!”

    “那好,尹修,到时候如果那个道士真的又去找我小姨了,那可就拜托你了。”薛宁道。

    尹修微微一笑,应道:“嗯。没问题。”

    解释清楚了此事,尹修和纪雪晴便跟着薛宁先下了楼去。

    薛宁的小姨跟薛母似乎还有一些话要说,没有马上一起下去。

    看着尹修几人下楼后,薛宁小姨才轻拍着胸口,心有余悸的对薛母说道:“大姐,刚才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他的那些话都可信吗?”

    虽说她刚才已经亲眼见到尹修施展法决时的那神奇场景,内心里对于尹修的话已经不怎么怀疑。但此刻也还是想要从身边的人那里得到一些肯定的回应。

    这也算是人之常情。

    毕竟尹修所说的,对于她而言。实在是匪夷所思,造成的冲击绝对不小。而尹修又是薛母一家请来参加薛宁生日宴的客人,薛宁小姨自然就想要从薛母口中得到dá àn。

    “小敏,刚才那位尹先生的话,我看十有八.九应该是真的,不会有什么虚假或夸张的成分。”

    薛母回答道。

    稍微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那位尹先生是你姐夫,还有宁儿认识的朋友。具体他们怎么认识的,我倒不是太清楚。不过上回你姐夫突然间得了怪病昏倒住院你也是知道的。”

    “之前我也没跟你提过具体的情况。其实你姐夫那回根本不是得了什么怪病,而是被人给算计,中了人家的邪术。当时医院里完全束手无策。连你姐夫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都拿捏不定。”

    “幸好宁儿说她认识个朋友或许能治好你姐夫的情况,于是就去找人。后来没多久宁儿就带了一个年轻的女人,也就是刚才的那位纪xiǎo jiě,还有一个大概只有十五六岁大的小姑娘一起到了医院。”

    “然后我亲眼看到就是那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给你姐夫施了法术,就像刚才那位尹先生那样。接着你姐夫身体里就突然冲出来了一只很可怕的鬼魅……”

    听薛母说到这,薛宁小姨顿时忍不住轻呼了一声,吃惊道:“大姐,你、你说的真的假的?真的有鬼从姐夫身体里冲出来?不是你的幻觉?”

    薛母摇着头,“怎么可能是幻觉,当时不止我在场,宁儿也在场的。”

    “那、那后来怎么样了?那只鬼是不是被那个小姑娘给消灭了?”薛宁小姨问道。

    “嗯。”薛母轻应道,“差不多吧。不过真正消灭那只鬼的是那个小姑娘身边带着的一只很奇怪的东西,那个小东西大概就只有鸡蛋那么大点,长得跟人似的,看上去泛着幽蓝的微光。它只是一口就把从你姐夫身体里冲出来的鬼给吞了下去。”

    “啊?”

    薛宁小姨再次吃了一惊。

    “大姐,那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吃鬼?”

    薛母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那个小东西看着还是挺讨人喜欢的。应该是个什么古古怪怪的东西吧。不然怎么能一口就把一只鬼给吞下去呢。”

    “这倒也是。”

    薛宁小姨点点头,旋即不禁又问,“不过大姐,你说的这些,跟刚才那位尹先生有什么关系?”

    薛母道:“我刚才说的那个被宁儿找来救你姐夫的小姑娘就是那位尹先生的徒弟。”

    “啊……”

    薛宁小姨不禁张开了嘴巴,脸上露出吃惊之色。“那个小姑娘居然是刚才那位尹先生的徒弟?”

    微呆了一下后,薛宁小姨又不禁说道:“这么说来,刚才的那位尹先生应该确实很厉害了。”

    在她想来,能收徒的,那本事肯定差不到哪去。

    “应该吧。反正那次之后我就有私下里问过宁儿关于那位尹先生的情况,她说那位尹先生是很厉害来着。”

    薛母道。

    说完后薛母似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于是又说了句:“对了,那位尹先生除了我刚才说的之外,他还有另一个身份。”

    “什么身份?”

    “听宁儿和你姐夫说他还是仙姿公司的大股东和副总经理。哦,另外刚才跟他一起的那位纪xiǎo jiě也是仙姿的股东和总经理,整个仙姿公司的所有股份好像都是他们两个人的吧。”

    薛母说道。

    呃……

    薛宁小姨直接愣在了那儿。

    作为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很有钱的女人,自然不可能会不知道仙姿这个名字。对于仙姿的产品更加不会感到陌生。

    她自己使用仙姿的产品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刚才的那一男一女居然就是那家大名鼎鼎的仙姿公司的老板和总经理……这实在是让她没有想到。

    过了一会儿,薛宁小姨轻呼了口气,似乎终于缓过来。抬头看着旁边的薛母,道:“难怪大姐你刚才会说那位尹先生的话应当不会有假。”

    “没想到他居然是仙姿的大股东和副总经理!以他这样的身份,的确没必要说些虚假的话来忽悠人……”

    众所周知,但凡江湖骗子忽悠人最终目的无非是求名求利。

    不管手段高明也好,低劣也罢。比如什么欲擒故纵、装腔作势、巧舌如簧……等等手法,最后为的仍然摆脱不了名利二字。

    但是,以尹修的身份,显然没有必要。要名。他只需走到台前,凭借他身为仙姿大股东以及副总经理的身份就足以吸引到无数的关注。说是扬名天下也不为过。

    甚至说不准还会被冠以什么优秀青年企业家、十佳青年、青年富豪……等等的各种名头。

    再加上尹修的外形条件还那么优秀,看着就给人感觉是个十分阳光、和善的帅小伙,只要经过媒体那么一曝光,说不定什么‘国民老公’、‘国民男友’之类的头衔也就接踵而至了。

    至于‘利’这一方面,那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傻子都能知道现在的仙姿是有多么的赚钱,而作为仙姿大股东的尹修。他的身家那得是多么惊人?

    即便仙姿并非上市企业,无法十分精确的去判断尹修的身价,但大体上估测个几百亿还是妥妥的。

    有着这样身家的人物犯得着为了点小钱,了不起也就是个几百万几千万的去忽悠人吗?

    有那时间和精力,仙姿早就不知道已经给人家赚到不知道多少个几百万几千万了。

    薛宁的小姨也很清楚这些。所以她此刻也完全能够理解刚才为什么薛宁还有薛母都对尹修所说的话深信不疑了。

    同时,她心里也愈发的庆幸起来。

    庆幸自己今天来参加了薛宁的生日宴,遇到了尹修。更加庆幸自己姐夫一家跟尹修交情似乎还不错,人家好心的说出了自己肚子里胎儿的问题,并且还愿意出手救了她,也救了她肚子里的胎儿!

    若非如此,只怕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很可能就真的要变成尹修所说的那种情况了,那无疑是一场绝望的噩梦……

    ps:对于码字有厌烦情绪了,唉,就是不想写。情绪起不来,我在想要不要加快节奏进度,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