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隐龙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京都。▲◆网.

    某处隐秘的基地内,郑思远与姜岚昕站在一间办公室中,此时在办公室内还坐着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

    “……大队长,情况大概就是我们刚才所汇报的这些了。”郑思远说道。

    坐在靠椅上的中年男子静静地沉思了片刻,缓缓道:“这么说来,他完全没有把岛国那边的威胁放在心上?”

    微顿了一顿,中年男子忽然抬头看着郑思远和姜岚昕两人,又继续道:“你们觉得,他这是有恃无恐,还是过于自负?”

    郑思远与姜岚昕不由相视一眼,随即郑思远开口道:“大队长,以我和岚昕当时对他的观察,我们俩判断,觉得他应该是前者居多。”

    “因为在我向他透露出岛国那边的举动时,他的反应非常的平淡,似乎一点儿也没当回事,完全看不出他的神情,甚至是眼神有丝毫的波澜出现。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听到了一件非常非常平常普通的事情一样。”

    “给人的感觉完全是那种鸡毛蒜皮小事,很平静随意的样子……”

    这时,他旁边的姜岚昕也接口了一句,“是啊。当时郑队长跟他说的时候我一直都在仔细的观察他的反应。凭我的职业观察和判断,他是确确实实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且也丝毫看不出那种一般年轻人的自负或者自傲。”

    “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湾深不见底的汪洋,深邃、沉稳、广阔无边,透着一股深不可测的神秘感,让人觉得十分的高深莫测,完全看不出深浅!”

    听了郑思远和姜岚昕的回答,那名中年男子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的目光不由得望着面前桌上摆着的一份资料上,那份资料最上面一页右侧赫然印着尹修的肖像zhào piàn。

    “尹修,籍贯不明,出生日期不明,去年六月份之前的所有经历一切未知。查不到任何在册档案记录。”

    “除此之外,还与箫建军中将有着未知的关系。然而,他们之间可查到的初次接触记录却是去年此人给箫建军中将治伤。此事还是通过叶盛铭医师与银海市长王思贤联系上的……”

    “另外,此人还与江源市梅山村的尹家关系未知。疑似是这个尹家的人。只不过,这个尹家的所有资料中却从未有过关于此人的信息。”

    “这个人……看上去就仿佛是凭空突然冒出来的一样,身上有着很多的未知和疑点……”

    中年男子手指无意识的轻轻敲击着桌面,低声喃喃自语着。对于尹修的资料,他早已看过不知多少遍。

    正如当日郑思远对尹修所说的那番话一样。他们对于尹修的关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毕竟以尹修的身份跟接触的人和事,想不引起他们关注都难。

    只不过他们所能够查到的资料都是比较浅显的,很难总结出一些具有真正价值的信息。

    “大队长,要不……咱们尝试去跟箫家的人或者是找江源市那个尹家的人询问了解一下情况?”

    郑思远见中年男子始终皱着眉沉思,顿时忍不住提出了一个建议。

    中年男子闻言,顿时一怔。

    抬头看了眼郑思远,仅仅是稍稍迟疑后,便缓缓地摇了摇头,“不好,这样不太合适。”

    “一旦我们去找箫家的人询问。此事必然会被箫中将知晓。届时若是箫中将开口过问,咱们可不好交代。”

    “此事我们不能自己擅自做主去询问箫家的人,除非有上头的命令下来才行。”

    微顿了顿,中年男子看着郑思远,又道:“你别忘了,咱们虽然已经从龙魂分离出来,独立成队,但我们‘隐龙’终究还是出自龙魂。”

    “而龙魂本就是已故的箫陌城上将亲手创立,从无到有,一点一点的拉扯起来的‘特种’作战大队。在对待箫家方面。除非有上头正式的命令,否则绝不能有什么不尊敬的举动。不然,单单是龙魂就会对咱们有很大的意见……”

    “是!”

    郑思远什么也没有多说,静静地应了一声。不过看他的神情似乎对于中年男子的这番话并无什么意外。

    实际上他刚才那样询问。也无非是想要试探一下他的上司,也就是‘隐龙’大队的大队长对待此事以及箫家的态度。

    他本人也并不希望冒然去询问箫家的人。

    毕竟他们所属组织性质特殊,一举一动都容易被一些知晓他们存在的人过分解读。一旦他们私下里去询问箫家的人,难免会给箫家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

    中年男子瞥了眼郑思远,原先他也以为郑思远刚才只是单纯的建议,然而看到郑思远的反应。这会儿也是回过味来了。

    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继续说道:“至于江源市的那个尹家……暂时也不宜去进行接触。”

    “目前咱们对那个尹修的情况所知实在太少,甚至就连他本人的实力如何,还有他那个女徒弟曾经使用过的那套酷似钢铁侠的战甲威力究竟如何都不得而知。”

    “更别说他手中是否还有一些别的隐藏手段。若是冒然去接触那个尹家的人,难保不会让他产生一些对于我们不好的感观和想法。”

    “你们刚才不是说了,他对于我们的态度虽然不是很乐意多做接触交流,但也并没有什么厌恶抵触情绪。暂时来说,我们也没必要去做一些容易引起误会,惹来对方恶感的举动……”

    看得出来,中年男子在对待尹修的事情上面显得格外的谨慎。

    事实上,在他的眼中,尹修非常的神秘。他感觉在尹修的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厚厚的迷雾,他本人是非常的想要探个究竟,查个清楚的。

    但是,对于尹修过去经历的未知,以及从那些蛛丝马迹中所查出来的情况,让他不敢冒失。

    处在他的位置,一切都要以国家的稳定和谐为第一要素。如非有必要,他是不愿意冒着可能引一些难以预料和无法控制的情况与后果的风险去随意的展开一些举动。

    尹修身上的未知太多,一旦真的生点什么状况或者误会,那很可能就真的会导致一些他无法掌控的局面出现。

    这是中年男子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大队长,那咱们现在……要不要采取一些举措?还是就这么暂时放任不管?”

    姜岚昕忍不住开口说道,“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万一他并不像自己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有着绝对的底气和实力,没能够抵抗住岛国的行动,那……”

    说到这,姜岚昕不禁抬头看着中年男子,接下来的话她没有再继续的说下去。

    “这件事……咱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中年男子说道。顿了顿,继续道:“让下面的人继续去盯紧着银海那边的情况,另外,再让岛国方面的情报人员尽量查探清楚岛国方面的举动细节。”

    “然后……你们俩亲自去银海坐镇。密切关注那个尹修的情况,如果外围那边没能察觉到岛国方面的人,被他们进入了国内,并到了银海,那么你们要在必要的时刻去帮助他干掉那些岛国鬼子!”

    “是!”

    郑思远和姜岚昕连忙同时应道。

    随后,郑思远忽然露出一抹苦笑,说道:“大队长,上回岛国四大阴阳师之一的安倍清野曾经去银海找那个尹修的徒弟,虽然过程咱们查不出来,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安倍清野第二天就回了岛国,而尹修的那个女徒弟却依旧还好好的。”

    “我想岛国方面不可能不清楚这一情况,他们这次要派人来针对那个尹修的话,恐怕来的人绝不是泛泛之辈……”

    中年男子皱了皱眉,旋即说道:“这件事,我稍后去跟龙魂那边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从龙魂那边调一些人手去银海帮你们。”

    稍顿,“我会尽量让龙魂那边请一两名供奉亲自出马的。另外,我等下也会去见一下闵供奉,让他跟你们一起去一趟银海。”

    “这样一来,就至少会有两到三名供奉级别的顶级高手与你们同行。就算岛国这次真的出动了一些厉害的人物,相信有两三名供奉,外加部分龙魂的人在一起,你们也足以应对。”

    “龙魂那边的新式wu qi可是不少,又是在咱们自己的地盘上。一旦对方现身,你们还可以让地方力量支援……”

    “是!多谢大队长!”

    郑思远和姜岚昕相视一眼,连忙齐声应道。

    “嗯。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你们就先下去吧。我待会儿再去一趟龙魂那边。”中年男子说道。

    “是!”

    郑思远与姜岚昕齐应了声,连忙转身退出了办公室。

    对于被委派去银海市盯着尹修那边的情况,他们俩其实压力也是很大的。

    一来他们从岛国那边所获取到的情报并不是十分详细,只是知道岛国方面似乎有一些举动要针对尹修,但具体情况如何,什么时间会行动,对方会出动多少人,都是什么实力……等等这些都一无所知。

    二来嘛,尹修那边也给他们带来了一些压力。

    他们俩可还没忘记上回本来隐匿得好好的,却直接被尹修现的事情。

    这次要继续去银海盯着尹修的情况,还要尽量不被现,只怕难度会很大。即便郑思远和姜岚昕在隐匿身形踪迹方面都算是高手,但想到要面对尹修,他们俩也没多少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