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狂妄自大?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下午,五点多钟下班后,尹修开着车去了小璟就读的高中接她放学。▼● ▲ -.、.

    开着车去学校的路上,尹修忽然瞥了眼后视镜,嘴角不禁微扬了扬,接着收回目光继续开自己的车。

    不一会儿,尹修到了宁月璟就读的高中门口。

    “小璟,这里!”

    看到宁月璟从学校门口走出来,尹修不由远远地冲她招了招手。

    宁月璟也马上看到尹修,连忙快步小跑了过来,“师父……”

    “嗯。上车吧,咱们回家去。”尹修应道。

    待宁月璟上车后,尹修马上启动了车子。半路上他又去了趟菜市场买菜,随后才回家。

    而在这一路上,郑思远等人所在的那辆黑色轿车始终都不远不近的跟着尹修。

    回到月湾小区,将车停好在自家的车库后,提着刚买的食材与宁月璟一起进了屋。随后尹修便道:“小璟,你先帮师傅淘米煮着饭。师父有点小事情出去处理一下……”

    在他的灵识注视之下,郑思远等人在月湾小区外一处角落停好了车后,郑思远与那位闵供奉两人一起悄然fān qiáng进入了月湾小区,并迅朝着尹修所住的这栋别墅赶来。

    至于姜岚昕和那位来自龙魂的沈队长则留在车内待命。

    “嗯,师父,你去忙吧。”宁月璟乖巧的应道。

    这时候绿萝望着尹修,忽然‘噔噔噔’几下小跑了过来,站在尹修跟前,抬头望着他,好奇的问道:“尹修,你要去哪里?我也想去。”

    尹修揉了下绿萝的脑袋,笑着说:“我就去外边一下而已,马上就回来了,又不是出去哪里,你就乖乖在家看电视吧。”

    绿萝嘟了嘟小嘴。嘟囔道:“可是人家觉得好无聊,想出去玩你又不给,一点都不好玩了。”

    说着,绿萝皱巴了下那可爱的小鼻子。

    “怎么。觉得电视不好看了?”尹修不禁蹲下身来,轻捏了捏这小丫头嫩乎乎的小脸蛋,问道。

    绿萝回头看了眼正在放映着的电视,稍稍迟疑了一小会儿,伸出一根小小的手指头。说道:“只有一些好看。不过,我还是想出去玩儿。”

    微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跟小蛮还有小皮它们一块出去玩。嗯,最好小璟跟果冻,还有尹修你也一起陪我玩……”

    小丫头略微歪着脑袋,说话时的表情很认真。

    尹修被她的模样逗笑,哑然道:“那好吧,等周末行不行。周末的时候小璟不上课,到时候我带你们一块出去外边玩怎么样?”

    “还要等到周末呀。那还有,还有好多天哩!”

    绿萝撇着小嘴,掰着自己的手指头在数着,“今天才是礼拜二,然后还有明天礼拜三一天,礼拜四一天,礼拜五一天,接着才到礼拜六周末。一,二,三。足足还有三天哩!”

    绿萝将自己数着掰开的三根手指头举到尹修跟前,撅着小嘴说道。

    绿萝跟着尹修出来也有一个多月,加上天天在家里看电视,对于一些人类生活中的基本常识也已经有了大体上的了解和认知。

    “三天也很快的。一下子就过去了。”

    尹修揉着绿萝的脑袋。说道,“再忍忍这段时间吧。估摸着再有不到两个月郊外靠山那边的房子就该建好了。到时候咱们就搬过去那边住,那时你想出去玩的话就可以随便到那后边的山里面去想怎么玩都行。”

    “还有小蛮和小皮它们都可以陪着你一块玩耍……”

    “唔……那好吧。不过两个月还要好久好久呢。那得多少天哪,绿萝的手指头都数不完哩……”

    绿萝撅着小嘴,俩眼瞅着自己的十根手指头,看那副模样。似乎是想要掰着一根根手指头去数一下两个月得多少天。

    尹修笑着拍拍她的脑袋,站了起来,说道:“不用去数多少天,你就记得一个月,两个月就行,很快的。”

    “好了,过去看电视吧。我去办点事,马上就回来……”

    “哦,好嘛。尹修,那你要记得等一个月过了后要告诉我。”绿萝眨了眨眼看着尹修,抿着小嘴说道。

    “行。等过了一个月的时候我就告诉你。”尹修笑着应道。

    绿萝的心智方面跟大多数几岁大的小孩差距不大,而对于‘月’这个时间概念也是有点模糊的。

    看着绿萝走回去沙那边继续坐着看电视,尹修也收回目光,转身走了出去。

    出到门外,尹修目光顿时瞥了眼旁边隔着没多远的杨平家那栋别墅楼顶,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紧接着,尹修径直朝着车库方向走去。

    然而,过了片刻之后,尹修的身影却突然也出现在了杨平家的楼顶。而且还静静地就站在隐藏在那上面,紧紧盯着他家的郑思远和闵供奉二人身后,嘴角挂着一缕若有若无的淡淡笑容。

    “说说吧,你们这是想做什么?跟着我一整天了,要是不说出个理由来,可别怪我直接把你们给扔进那边的那湖里去……”

    尹修忽然开口说道。

    在左侧不远处就是一座人工湖。正好在尹修和杨平两家的别墅前方。

    忽然听到尹修声音在身后响起,郑思远和闵供奉顿时大吃一惊,身体不由得微微一僵。

    紧接着,两人连忙转过身回头望去。

    当看到尹修真的就这么静悄悄的站在后面看着他们时,两人脸上除了满是愕然与不知所措的神情之外,更多的是一种吃惊与骇然……

    他是怎么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他明明不是刚刚才从屋里出来,走去了他自家的车库那里了吗?

    怎么好端端的一下子竟然就无声无息的就到了身后来,甚至让他们连一点察觉都没有!

    闵供奉震惊的与郑思远对视。

    “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你是什么时候到我们身后的?”

    闵供奉忍不住内心的震动,睁大了眼睛,吃惊的望着面前近在咫尺的尹修问道。

    郑思远眼中的震撼之色同样久久未曾褪去,满是惊容的望着尹修,深吸了口气,这才稍稍缓了过来。

    忍不住开口道:“尹、尹先生,我们对你并无恶意。还请你不要误会……”

    尹修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看着他们俩,说道:“要不是知道你们没什么恶意,你们以为现在还能这么好好的跟我在这说话?”

    顿了一顿,尹修又将目光投向了那位闵供奉的脸上,继续道:“至于我怎么出现在你们后面的,这就不用你费心了。”

    “总之,你们俩说说吧,这一次你们盯了我一天了,到底是为了什么。难不成上一次我的态度还不够明确?”

    见尹修语气似乎有些不善,郑思远艰难的吞咽了一下,有些慌忙的赶紧说道:“尹先生,其实还是因为上一次跟你提过的事情。”

    “上一次与尹先生接触后,上级领导担心尹先生无法应对岛国方面的袭击,所以就派遣了我们前来暗中保护尹先生的安全。”

    “保护我的安全?”

    尹修不禁轻笑了起来,看了看郑思远两人,淡淡的笑着道:“你们觉得我需要你们来保护我的安全?”

    听出了尹修语气中的那一丝轻慢之意,那位闵供奉顿时有些不满,也有一些不服气。

    虽说刚才尹修突然悄无声息的跑到了他们身后让他十分吃惊,甚至用震惊来形容也不为过。因为他压根丝毫也没有察觉到尹修的到来。

    可是,这并不代表闵供奉就觉得尹修有资格轻视他!

    身为隐龙之中的供奉,实力强横,地位崇高,加上本身就是个直脾气,闵供奉当下便忍不住火气十足的说道:“年轻人,别仗着自己有一些实力就自以为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虽然我很吃惊你刚才居然能那么悄无声息的潜伏到我们身后,但想来是你修炼了什么隐匿行迹和声息的秘法吧?”

    “固然你在隐匿行迹声息方面有很高深的造诣,甚至高深到了连我也难以察觉的地步。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你就有足够强大的实力,甚至可以在老夫面前狂妄其辞,藐视老夫!”

    听到闵供奉的这番话,旁边的郑思远忍不住想要开口。

    不过这时候尹修却是看着闵供奉轻笑了起来,淡淡的说道:“你觉得我只是因为修炼了一门善于隐匿行迹声息的秘法?”

    说完,尹修微摇着头,看着闵供奉的眼神透着一种仿佛在看一个无知者的神情,也懒得与他争辩什么。

    又看了看郑思远,继续说道:“念在你们并无恶意,且终究是属于华夏guān fāng人员的情分,今日之事我就不多作追究了。”

    “不过,我现在很明确的告诉你们,我不需要你们的什么保护安全。我也不希望你们的人还有下次再暗中窥视我,跟踪我。”

    “否则,我不介意给你们一些小小的惩戒。”

    说完,尹修静静地看着郑思远。

    那位闵供奉却似乎颇为不忿,显然尹修刚才的那一句反问,以及随后轻描淡写中对他们的告诫,或者也可以说是警告让他十分不快。

    他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确实是自以为是,而且还狂妄自大,目中无人!

    这让他觉得自己身为隐龙供奉以及‘前辈’的身份和威严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甚至是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轻视与挑衅。

    内心里顿时忍不住冒出一股想要给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年轻人’一点深刻教训的想法,让他学会做人要谦虚,让他知道怎么才是尊重前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