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轻描淡写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年轻人,既然你对自己的实力如此自负,老夫倒想看看你是否真有如此狂妄自负的资本!”

    闵供奉火气十足的哼道。★网`.、.

    边上的郑思远一听,被吓了一跳,他们这次的任务可是来暗中保护尹修,避免尹修遭遇岛国人袭击的,怎么能反而给尹修动起手来呢?

    郑思远连忙劝道:“闵供奉,您可千万别冲动,忘了咱们此行的任务啊!”

    说完,他又赶紧转而对尹修道:“还有尹先生,也请你不要见怪,闵供奉只是脾气比较直而已,对阁下并没有什么恶意。”

    尹修扫了眼打圆场的郑思远,目光又转向了那位闵供奉,缓缓道:“我不需要向你证明什么东西,也不想再跟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争辩什么。”

    “我只是最后再提醒你们一次,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去,别再监视着我就行。否则,你们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尹修的话十分平静,很有一种轻描淡写的感觉。没有什么强烈的语气,但却透出一股肯定,不容置疑的态度。

    说完后,尹修便转身准备离开。

    闵供奉看着那副根本不屑于跟他争论的姿态,还有再次严正的警告,那暴脾气顿时涌了上来。

    “既然你这么狂妄的自负可以应付岛国人的行动,那就让老夫先来试试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说完,闵供奉冷哼一声,直接就出手朝尹修攻了过去。

    不过他也没有被自己的暴脾气完全蒙蔽理智,出手之际还是留有余地的,仅仅是使出了三成的力量而已。

    更多的是一种对尹修实力的试探,同时也有他自己想要给眼前这个不识好歹,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自负的年轻人一点小小的教训,让其知道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

    郑思远完全没想到闵供奉居然真的向尹修出手了,顿时惊呼了一声。连忙叫道:“闵供奉,快住手!”

    开口之际,他想要出手去拦下闵供奉。

    奈何,那位闵供奉既然能够成为隐龙之中的供奉。实力自然远非他一个小队长可比的。

    郑思远不过是区区先天层次的修为,跟已经达到元罡级别的闵供奉相较起来,那简直是天差地别。

    闵供奉一出手,郑思远根本来不及冲过去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闵供奉一掌拍向尹修后肩……

    本来打算要离开的尹修自然是在第一瞬间就察觉到了身后那位闵供奉的举动。顿时轻哼了一声。抬手就往后一拨,抓向了闵供奉袭来的那只手掌。

    得亏了那位闵供奉只是想对尹修‘略施薄惩’而已,出手时有所保留,并没有下什么狠手的意图,是以尹修也没打算真个将他怎样。

    否则的话,尹修甚至只需要一个念头就足以将他当场抹杀!

    不过闵供奉无视尹修的警告,还敢对他出手,这也确实是惹得尹修有些不快。

    平白无故的被人暗中监视,现在还冲自己动手,这怎么也不会是什么会令人心神愉悦的事情。

    尹修虽然没打算要将那位闵供奉怎么样。但一定的惩戒还是不能少的。

    尹修反手一抓,在闵供奉,以及郑思远的眼中,尹修的这一抓都显得平平无奇,度不快,出手角度也并不刁钻,更加没有什么凌厉浩大的声势。

    与闵供奉那刚猛的掌劲,甚至气劲撕裂空气,出近似于裂帛般的声响相比,尹修的出手的确只能用不疾不徐。风轻云淡来形容。

    然而,诡异的是,尹修这轻描淡写的向后一抓,甚至明显连眼睛余光都没有瞥到身后出手的闵供奉。但他抓出的那只手掌却恰好出现在了闵供奉出掌的轨迹上,并且分毫不差的抓住了闵供奉的手腕。

    那感觉就好像是闵供奉自己将手腕‘送’到尹修张开的五指当中的。

    如此情况,让闵供奉和一旁看到这一幕的郑思远都是一阵愕然和无措。

    尤其是闵供奉,他之前看到尹修反手向后抓来之际,明明已经略微调整了自己出掌轨迹,避开了尹修的手掌。可是最终的情况却依旧丝毫没有改变结果。

    他击出的手掌腕部仍然十分诡异的主动落入了尹修张开的手掌中,被其五指紧紧地扣住。

    那一瞬间,闵供奉感觉自己手腕就如同被一道铁钳给死死钳住一样,他那猛烈出掌的冲势,竟分毫也撼动不了那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掌!

    在闵供奉心中一阵不知所措,满是惊愕,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尹修的身体已经完全转了过来。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也顺势就一掌轻飘飘的拍在了闵供奉中门大开,全无防御的胸口……

    ‘啪!’

    一声很轻微低沉的声响在闵供奉胸前传出。

    尹修的手掌轻轻按在了上面,与此同时,尹修扣着闵供奉手腕的那只手也顺势松开了对他的钳制。

    “呼……”

    霎时间,闵供奉的身体立刻猛地向后倒飞而出。

    看似尹修刚才那一掌绵软无力,只是那么轻飘飘的按在闵供奉胸口上,完全感受不到这样的一掌有多少力量。

    但现实的情况却是闵供奉整个人连一丝抗拒都没有,就像一枚炮弹一样被‘射’了出去。

    尹修确实没有要打伤闵供奉或者将他如何的意思。

    他那一掌固然直接将闵供奉整个人给击飞出去,看情形似乎力量绝对不弱,但实际上被击中的闵供奉本身却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甚至,在他倒飞着快要撞上后面楼顶上的护墙时,一股突如其来的无形力量将他倒飞的身形托住。

    那情形就好似人坠入了水中一样,仅仅是稍稍又倒飞了些许,在即将要撞上护墙时,闵供奉的身体便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轻飘飘的落下……

    这自然也是尹修的手笔。

    若非如此,以闵供奉身体倒飞的度,那股冲击力撞在护墙上的话,十有八.九那堵护墙得被撞塌。

    这栋别墅是杨平家的,好歹也有些交集,虽谈不上是什么朋友之类,但小璟跟他的那对双胞胎儿女还是挺熟的。

    自然没必要让人家的楼顶平白遭受这种池鱼之殃,被弄塌。是以尹修出手托住了闵供奉的身体。

    一侧,本来想要出手阻拦闵供奉的郑思远看着这眨眼间形势变换,且显得有些不可思议的一幕,登时睁大了眼睛,嘴巴也微张着,一脸震惊呆滞的表情。

    对于闵供奉的实力,郑思远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即便他也看出刚才闵供奉并没有尽全力。

    但是,有着元罡层次修为的闵供奉居然眨眼间被尹修那般轻描淡写的随手轻飘飘一掌,连一丝反应余地都没有就被击飞……这实在是乎他的意料。

    当然,若仅仅如此,或许他还不至于感到如此吃惊。

    真正让他觉得不敢置信的还是闵供奉被打飞后,眼看着就要猛地撞到后面的那堵护墙,但却突然地‘减’,仿佛在他背后涌现出了一股无形的推力,硬生生的将急倒飞的闵供奉给接住,停了下来!

    如此情况实在是让郑思远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一阵愕然。压根就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并不笨,心里其实隐约的猜到,估计这应该也是面前这个十分神秘的年轻人所为!除此之外,他也根本再找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以及可能性。

    不过对方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就不是郑思远能够想到的了。

    “闵供奉,您没事儿吧?”

    一切说来话长,但实则整个过程仅仅只是那么瞬息之间。

    郑思远脑海中迟滞、惊愕了那么一瞬间的功夫,马上就醒过神来,连忙快步朝闵供奉那边赶了过去,并带着几分担忧紧张的问道。

    此时那位闵供奉正静静地站在身后的护墙前,他的后背与护墙之间几乎是已经贴着。

    他的脸上完全是一副呆愣的神情,瞳孔中没有聚焦,有些涣散出神。事实上他的脑子里此刻还一直在反复的闪过刚才的画面。

    听到郑思远的声音后,似乎这才慢慢地回过神来,双眼之中渐渐地重新恢复了亮光和聚焦,脸上那怔然呆愣的神情也舒缓柔和下来。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抬头看着跑到他面前的郑思远。脸上的表情,以及眼睛里却难以抑制的浮现出一股震撼的神情,望向了对面静静站着的尹修。

    在他正要开口之际,尹修的声音传入了他耳中,“你的周身穴位和经脉都已经被我封住,一周之内不要妄想着动武,也不要尝试去冲击我的封锁,那样只会让你气息紊乱,震伤自己的经脉。”

    “这是给你的一点小小惩戒,你们最好把我刚才的提醒记在心上。我的话你们也可以直接带回去给你们的上级,要是下次你们的人再敢暗中监视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音落下,尹修收回目光,不再理会郑思远和闵供奉两人。身形倏地一闪,霎时间化作一道残影,眨眼便从楼顶到了下面,然后朝着自家漫步走回去……

    而楼上的闵供奉与郑思远两人,看着尹修那惊人的度和身法,一时间不由得再次瞪直了眼睛,一脸震撼与吃惊的相互对视,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满是不敢置信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