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震撼的猜测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好、好快的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

    郑思远望着尹修渐渐走回家中,大睁着眼睛,忍不住发出一阵惊叹声。

    闵供奉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深吸了口气,半晌才缓缓开口道:“此人……的确深不可测!”

    闻言,郑思远不禁收回了目光,看着面前的闵供奉,稍稍迟疑了一下,问道:“闵供奉,您……您现在感觉如何?不要紧吧?”

    闵供奉抬头看了看郑思远,轻呼了口气,道:“我没事,就像他刚才所说的一样,他现在只是全身穴位与经脉都被封住,暂时不能动武而已。”

    微顿了一下,轻叹道:“他,确实是手下留情了。如若不然,刚才他那一掌足以让我非死即伤。”

    郑思远见闵供奉的神情中再没有了之前对尹修的不忿与那股傲气,只剩下了一种叹息,还有几分落寞的感觉。

    稍稍沉默了片刻,郑思远又望了眼尹修的那栋别墅,缓缓道:“闵供奉,看来此人的确是不需要咱们的暗中保护。他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境地!”

    闵供奉同样抬头望了眼尹修的别墅,默然的点了点头,道:“老夫虽然一向自负,又是个暴脾气,但刚才那一瞬间的交手,不得不《3,..承认,这个人的实力要远远胜过我不知凡几。”

    “如果他愿意的话,甚至可以在顷刻间把我杀死。如此年纪轻轻就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实在是令人不敢想象……”

    郑思远赞同的点点头,叹道:“是啊。就凭此人刚才下去的那速度和身法,简直足以用神鬼莫测来形容!”

    “还有方才闵供奉您被他一掌打飞后,应当也是他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您的身体硬生生的停住。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像是元罡外放的力量。”

    闵供奉沉着的应道:“的确如此。我的感受更加深刻,当时我的身体在迅速的倒飞。可是突然间就感觉周身仿佛是落入了粘稠无比的胶液中一样,身体的冲势顷刻间就被卸掉。”

    “这根本就不是元罡外放的力量所形成的,我也没有感受到任何元罡的波动。甚至他那一掌拍到我胸口时,我也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元罡从他掌心涌出。就仿佛只是平平凡凡,只有身体力量的轻轻一拍而已。”

    闵供奉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刚才的那种感受,心里愈发的感到震撼和不可思议。

    郑思远稍稍迟疑了一下。不禁问道:“闵供奉,您觉得……此人的修为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您已经是元罡层次的绝顶高手,恐怕就算是修为达到武道极致的人物也不一定能像他刚才那样轻描淡写的就将您一掌击飞吧?”

    闵供奉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片刻后才重新抬起头来,说道:“我也无法判断。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实力的确已经强大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境界。就算是寻常的元罡层次高手在他面前都很难有什么抗衡之力。他,的确有自傲的资本……”

    说到这,闵供奉不由停顿了一下,神情稍有些许迟疑。

    “或许……我有些怀疑他是否是突破了武道的极致。踏入了那传说中超凡入圣的境界。否则,就算是真的面对武道极致的人物,也很难像他刚才那样轻描淡写,甚至让我连一丝抵抗的余地都没有,就将我击败。”

    “超凡入圣?”

    郑思远大吃一惊的感觉,“您、您不会是在说笑吧?超凡入圣……这,怎么可能!”

    说话间,郑思远睁大着眼睛看着闵供奉。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闵供奉轻吁了口气,道:“我也知道这有些难以置信。可是……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通怎么会有人实力能够强到如此地步!”

    郑思远深吸了口气,稍缓了缓内心的震撼,道:“闵供奉,那超凡入圣不是只是传说而已吗?从古至今根本就没有明确的记录过有谁曾真正的达到过这等境界。”

    “再说,他最多也不可能超过三十岁,就算他打娘胎里就开始习武修行。也不可能在区区二十多岁就修炼到如此只存在于传说的层次吧?”

    郑思远实在是觉得闵供奉所说的猜测太难以置信了。

    虽然从古自今就一直流传着在突破修行极致后就能够踏入超凡入圣的境界,但是这千百年下来,除了一些史实不可拷,无法确定是否真实存在的人物之外,也就只有那么寥寥屈指可数的几个人被世人猜测有可能触及到了超凡入圣这一层次。

    但那些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并无法证实。

    更何况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达到这种堪称‘震古烁今’的境界呢?

    郑思远感觉难以置信也毫不稀奇。就算是换了任何其他一个人来,听到闵供奉的猜测的话,也绝对是同样的反应和感觉。

    甚至就连闵供奉自己都觉得这样的猜测没多少可能性。

    只是,除此之外,他也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合理的情况能够解释得了尹修刚才所展现出来的惊人实力了。

    “你说的不无道理,我也觉得超凡入圣这一境界根本就只是古代那些修行先辈们对于更高层次的一种向往而虚构出来的境界,不会有人真的能够踏入这一步。”

    “但是,他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跟他比起来,我的这点实力根本就不属于同一个层次的。简直就好像是我去对那些普通人出手一样……”

    闵供奉道。

    郑思远轻点了点头。

    的确如闵供奉所说,之前的场面确实就跟他们向普通人出手没什么差别,根本不需要耗费什么吹灰之力就足以解决。

    完全就是两个不同层面的差距。

    “闵供奉,不管如何,至少咱们可以确定此人的实力超乎寻常的强大,就算岛国方面出动再厉害的人物,想来也奈何不了他。”

    “咱们这任务没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否则那可真的就要惹来对方的恶感了……”

    郑思远道。

    “你说得不错。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复命吧,最多就是让下面的人继续盯紧着银海,留意有没有可疑的岛国人潜入。有发现的话,到时候再采取行动。”

    闵供奉道。

    “嗯。那咱们走吧。”郑思远看着闵供奉,又道:“您现在暂时不能动用元罡,是不是我带您下去?”

    “麻烦郑队长了。”闵供奉没有矫情,轻点着头应道。

    当下郑思远带着闵供奉从楼顶轻盈一跃落在了一侧隐蔽的角落中,而后两人迅速的离开了月湾小区……

    早已回到家中的尹修用灵识注视着郑思远两人的一举一动,看到他们乖乖的离开后,嘴角不禁泛起一缕弧度。

    不过随后尹修又轻皱了下眉头,低低的自语道:“希望有这次的警告后,他们别再来烦我。”

    “还有岛国的人……敢来的话,那就不用再回去了!”

    尹修舒展开了眉宇,将这些事扔到脑后,走进了厨房去。

    小璟已经用电饭锅在煮着饭,尹修炒两个菜也就可以吃晚饭了……

    另一边,郑思远带着闵供奉一起回到停在月湾小区围墙外路边的轿车里后,等候在里面的姜岚昕以及那位龙魂的沈队长不由纷纷诧异的看着郑思远和闵供奉两人。

    “队长,闵供奉,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不继续盯着了?”姜岚昕惊讶的问道。

    闵供奉只是被尹修封住了经脉和穴位,无法动用体内真元而已,行动上倒是没有什么影响。

    他与郑思远一前一后坐进了车内。

    听到姜岚昕的询问,顺手关起了副驾驶车门的郑思远开口说道:“不用再盯了,咱们回去吧。”

    “队长,难道……你们也被他发现了?”姜岚昕一听郑思远的语气,顿时猜测道。

    “嗯。”

    郑思远轻应了声,呼了口气后,说道:“他早就已经发现咱们在暗中盯着他了,只是一直没有点破而已。刚才我跟闵供奉刚潜伏到他家旁边的那栋别墅楼顶,还不到两分钟他就突然出现在了我们身后。”

    稍缓了口气,郑思远接着说道:“而且,他的实力远超出我们事先的判断。刚才闵供奉有意试探了他一下,谁知道才刚一出手,闵供奉就被他一掌击飞……”

    “什么?!”

    姜岚昕和坐在后座上的沈队长都不由得吃了一惊。

    “队长,他、他真的只是一交手就一掌击飞了闵供奉?”姜岚昕吃惊道。充满了不敢置信的语气。

    沈队长则看了看身旁闵供奉的面色,问道:“闵供奉,您没什么大碍吧?”

    闵供奉看了眼沈队长,轻叹了口气,道:“我没事。他有手下留情,只是封住了我的经脉和穴位而已,一周之内我都不能再动武。”

    听到闵供奉亲口确认郑思远的话,坐在前面的姜岚昕还是觉得很难以置信。

    这可是隐龙中的供奉啊!不是什么无名小卒。

    那个叫尹修的人当真厉害到了如此程度,连身为绝顶高手的闵供奉都难以抗衡几招,只是一交手就被对方一掌击飞?

    姜岚昕只觉心中一种莫名的震撼。

    虽然之前她就觉得尹修的实力或许会很强,甚至推测很可能已经达到了元罡层次,但却绝对没有想到竟然会强悍如斯!

    姜岚昕不禁深吸了口气,那双大睁着的明亮美目中却依旧难掩那份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