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八章突如其来的声音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又是几天过去,时间已悄然的走过了九月,进入到了十月份。

    夜幕下,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入了银海市的一座隐秘会所之中。这座会所实际上是属于岛资企业所有。

    很快,轿车在会所内停下。

    几名西装革履,气息沉稳的中年男子从轿车内走了下来。

    这几名中年男子的年龄大约都在四十到五十岁之间,相貌也显得很普通,平平无奇,属于那种在人群里丝毫不显眼的人。

    看到这四人下车,恭候在边上的一名中年男子连忙上前,恭敬的低着头,道:“四位贵客请跟我来。几位大师已经在里面等候四位!”

    “带路。”

    为首一rén miàn无波澜的淡淡说道。

    “是!”

    那名男子忙应了声,立即走在前面带路。

    不一会儿那名男子便将那四人领到了一间充满岛国风格的房间前,停下了脚步,微躬着身,低垂着头,抬手轻敲了一下那障子门后,才毕恭毕敬的说道:“四位客人已经到了。”

    跟着他走来的那四名中年静静地站在他身后等着。

    马上,房间里传来了一个显得十分苍老的声音,“进来吧。”

    闻言,带路的那名男子连忙回过身,恭敬的对等候在他身后的那四人道:“几位贵客里边请!”

    并对着房间做了个‘请’的手势。

    为首的一人轻‘嗯’了声,在门口脱掉了鞋子,换上了岛国的木屐,而后拉开了那扇障子门,迈步走了进去。

    待四人依次入内后,候在门外的那名带路的中年不由得将障子门拉上。随后很自觉的躬身退步离开……

    房间内。除了刚走进去的那四名中年男子之外,还有另外两男一女三人正跪坐在里边,他们身前的案几上摆着有岛国特有的清酒,还有一些佐酒的小菜。

    这两男一女年龄都已经很大,即便是其中最年轻的那名女子也已经有五十许,另外两人则在六七十岁上下。

    这三人正是日前受到岛国内阁委托潜入华夏的岛国三大阴阳师宫本流云、贺茂御行以及晴川雪子!

    “服部康介、藤原洋一、香取有泽、岸谷齐裕见过三位大师!”

    走进房间的四名男子齐齐恭声对坐在其中的岛国三大阴阳师行礼问候。

    跪坐在案几后的宫本流云三人不由相视一眼。最终还是最年长的宫本流云缓缓开口,“你们四人就是神风别动队此次派遣潜入华夏协助我等三人行动的特忍?”

    “是的,宫本大师!”

    站在最前面的服部康介开口应道。

    宫本流云微点了点头,目光扫过站在前面的服部康介四人,随即又看了下身侧的贺茂御行与晴川雪子,对他们两人道:“既然他们四人都已经到齐,那咱们就先商议一下具体的行动吧。”

    “好!”

    贺茂御行与晴川雪子相继应了声。

    随后几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站在他们身前的服部康介四人。

    “你们四人先把情况说一下吧。”贺茂御行开口道。

    他们三人只是今天才刚刚到银海而已。

    服部康介几人在几天前就已经潜入了华夏,虽然他们也是昨晚才来到银海,不过岛国在银海市本就潜伏着不少间谍情报人员。服部康介四人潜入华夏后,尹修的一些比较具体细致的信息情报就汇总到了他们手上。

    听到贺茂御行的询问,服部康介连忙说道:“贺茂大师,根据情报,最近这些天那个叫尹修的华夏人每天就一直在仙姿公司和位于银海市月湾小区的家中。”

    “每天早上七点左右会开车送他的那个女徒弟去学校上学,然后就去公司。一直到下午五点多钟从公司下班也会去学校接他的那个徒弟回去。中间有时候会去菜市场或者超市买菜,除此之外基本就不会再去其他地方……”

    “如果我们要下手的话,最合适的地方还是他家里。只要不弄出什么大动静。惊动其他人,那么我们至少有一夜的时间可以迅速离开这里返回岛国。”

    贺茂御行不由看了看宫本流云和晴川雪子。眼神询问他们二人的意见。

    晴川雪子开口道:“既然如此,那就在他家中动手吧。”

    “为免夜长梦多,明晚就直接动手吧!虽然还不清楚此人到底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不过相信以我们三人合力,再加上服部君等四名特忍在旁协助,定能手到擒来!”

    贺茂御行语气铿锵道。

    宫本流云稍稍沉吟些许。终于轻点了下头,缓缓地道:“也好,晚动手不如早动手,这里毕竟是华夏腹地,拖得越久。越有可能会被华夏当局有所察觉,到时候咱们行事反而更加艰难……”

    晴川雪子抬头看向站在面前的服部康介四人,道:“你们四人觉得如何?”

    服部康介不由与藤原洋一、香取有泽、岸谷齐裕三人相视一眼,旋即恭声对晴川雪子道:“晴川大师,我们一切都听凭三位大师吩咐!”

    晴川雪子闻言,轻点了点头,目光投向了一侧的贺茂御行和宫本流云,道:“既然如此,那便明晚行事吧。”

    微顿了顿,晴川雪子又道:“鉴于目前我们尚不知晓那个叫尹修的华夏人的徒弟身上的那套战甲具体能力如何,不过从安倍大师生前向木村君所提及的情形来看,恐怕那套战甲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我建议到时一旦动手就要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绝对不能让对方有机会穿上那一套战甲。否则,必然会闹出不小的动静来。这于我们十分不利!”

    “嗯。雪子说得不错。”

    宫本流云赞同道,“除此之外,安倍清野所提及过的那只足以与他抗衡的强大式神也必须得注意。”

    说到这,宫本流云转过头去看了看旁边的贺茂御行,接着道:“贺茂君,若是你不介意的话,到时如果安倍清野提到的那只式神出现,就由你去将它拖住。”

    说完,宫本流云目光又转向了服部康介几人,道:“服部君,你们四人就负责利用忍术潜行,最好能够直接将他们师徒二人制住。”

    “你们四人分成两组,每一组负责对付一人。至于具体如何分组,就由你们四人自行商议决定,如何?”

    “是,宫本大师!”

    服部康介四人相视一眼,连忙应道。

    那边贺茂御行也同样应了声,“宫本君,没问题。”

    宫本流云闻言轻点了点头,又看着晴川雪子,道:“雪子,你就与我一起负责应对其他的情况。”

    “可以,就依照宫本君的分配吧。”晴川雪子轻应道。

    “好!那就这么商定了,具体行动时间就定在明晚凌晨两点,这个时间基本上都已经处于熟睡中,若是能够直接趁着他们进入熟睡状态将他们一举擒下制住,那自然是最好不过。可以省去许多的周折。”

    “若是对方警觉,被发现了,也不至于会那么容易惊动周围的其他人……”

    宫本流云道。

    “行!那就明晚凌晨两点行动!”

    贺茂御行语气坚决的道,“此次行动咱们是受内阁邀请委托,关乎整个岛国的未来,绝对不容有失!”

    就在贺茂御行那强硬而坚决的话音刚刚落下之际,一个十分突兀的声音忽然在这个房间内响起……

    “很不错的计划和想法,只可惜,你们的这个计划永远都没有可能实现了。”

    那个声音的语气中充满了一种惋惜之意,然而细听的话,在那一份惋惜之中又隐藏着一股浓浓的讽刺和戏谑。

    似乎在嘲讽着房间内的贺茂御行与宫本流云等人的不自量力和异想天开。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房间内的贺茂御行等人吓了一跳,纷纷露出惊异不已的表情,惊诧万分的抬头举目四顾,似乎是在寻找着刚才那个突然出现的声音的来源。

    因为那个声音说的赫然是地地道道的华夏语,而非他们刚才交谈时所用的岛国语!很显然,那个声音绝非他们当中的某个人所说。

    “什么人!是谁在说话?马上给我滚出来!”

    贺茂御行眼睛迅速地扫视周围,厉声喝道。

    而站在离着门口没几步的服部康介等人已经在贺茂御行开口之际,已经‘嗖’的一下,瞬间冲到了门口,‘哗啦’一把拉开了障子,冲到了外边,迅速查看是不是有人躲在外面偷听……

    就在这时候,刚才的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你们刚才不是还在算计着要怎么对付我吗?怎么现在却问我是谁。”

    这一次的声音乍一听似乎十分的平淡随意,但仔细去感觉的话,那语气中的嘲讽和戏谑之意却显然要比刚才要来得更浓了几分,还带着一种淡淡的轻蔑和不屑。

    而再次听到声音的贺茂御行以及宫本流云、晴川雪子三人顿时一惊,三人再也坐不住,纷纷猛地站了起来。

    一脸的惊容与悚然之色,眼睛里透出一股带着惊惧之意的震动,神情紧张而凝重的迅速扫视逡巡整个房间,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甚至包括屋顶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