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激将,愚蠢?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小璟,师父先回房间去了……”

    夜晚,吃过晚饭后,尹修便准备回房间去修炼三头六臂神通,于是对还在客厅里陪着绿萝一起看着电视的宁月璟说了一句。

    “好的,师父。”

    宁月璟应道。上高中后,她反而要比之前初三时候轻松了许多。各种作业习题少了,晚上也不用再跑去学校上晚自习。

    是以每天晚上就有不少的时间可以随意放松,跟绿萝一起看看电视节目什么的。

    至于修炼方面,她仍然是每天夜晚和清晨各修炼一两个小时,到了周末时才会修炼尹修教她的那几门术法。

    回到房间,尹修在床上盘膝坐下后,没有马上开始修炼三头六臂神通,而是忽然释放出了自己的灵识,顷刻间笼罩了整个银海市……

    自从那天被郑思远他们跟踪,对方再次提及岛国人可能针对他的举动后,尹修在这些天来,基本上每隔个一两天就会用灵识在整个银海市范围内搜查一遍。

    看看岛国的人是不是真的潜入了银海市。

    此刻尹修释放出灵识,笼罩整座银海市,就是要再次搜查一番。对于他来说也不过就是十分钟不到的事情,不费多少时间。

    尹修的灵识仿佛一张大网,笼罩着银海市的每一个角落。

    无数根散开的灵识仿佛一根根触手,飞速的掠过或是在街道上,或者是在房屋里的每一个人……

    短短几分钟之内,尹修的灵识就已经将整个银海市数百万人当中所有修行习武的人甄别了出来。

    因为这些天尹修基本隔三差五就会搜寻一次,是以对于隐匿在银海市的大部分修行习武者,尹修都可谓一清二楚。

    那些人当中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是属于‘流动’人员。

    是以几乎在甄别出银海市内所有修行习武者后的瞬息间,尹修就把其中八成以上的人排除。

    因为那些人都是过去那段时间一直都在银海市。已经被尹修甄别过,并非岛国的人。

    尹修的注意自然就直接汇聚在了那余下的不足两成的修行之人身上。这些寥寥可数的人员就是这三两天内才进入到银海市来的。

    如果岛国的人真的已经潜入银海,那自然就只能是在这些人当中。

    “咦?这几个人……”

    还不到几秒钟,尹修就立马注意到了几个气息深沉悠长,有着不俗修为的人身上。

    “化元期巅峰的修为,而且还一下子突然就冒出了三个人来!有意思!”尹修抿了抿嘴唇。隐约流露出一丝玩味之色。

    旋即又继续自语道:“除了这三个人外,居然还有另外四名同样有着化元期修为的人出现。看他们所坐的轿车行驶方向,似乎是朝着那三人所在的那家会所去的……”

    短短三两天内银海市里突然冒出了足足七名有着化元期修为的陌生人员,尹修自然一下子就将他们跟岛国联系到了一起。

    尤其是,尹修发现那三名有着化元期巅峰修为的人目前所在的那家会所中是完全岛国风格的装饰布置。

    尹修没有急着有什么举动,只是用灵识静静地关注着那些人。

    不一会儿,他果然‘看’到坐在车内的那四名化元期修为的男子来到了那三名有着化元巅峰修为的人所在的那家会所之中,这也完全证实了他刚才的猜测。

    “足足三名化元期巅峰修为,也就是达到了修行极致的人物。再加上另外四人也是分别是化元初期和化元中期的修为……岛国这一次手笔不小啊!恐怕也差不多是精锐尽出了吧?”

    尹修一边用灵识注视着刚下车的四名男子走向那三名达到修行极致的人物所在的房间,一边嘴角微翘,带着一丝戏谑的轻声自语道。

    当服部康介等四名特忍进入宫本流云三人所在的房间后,尹修的灵识也一直在静静地关注着他们的交谈对话。

    直到等他们把整个计划商议得差不多时,尹修才终于开口,将自己的声音直接传递到了宫本流云等人所在的房间内。

    而看着突然听到自己声音显得惊愕失措,疑神疑鬼的宫本流云等人,尹修嘴角的那抹嘲讽的淡笑顿时更深了几分……

    “不管你是谁。有胆就滚出来!你们华夏人就喜欢这样藏头露尾?”

    宫本流云阴沉着脸,冷声道。苍老的面庞上那一双眼睛却格外的犀利清明。仍然在不停地扫视着周围,并仔细的去感应四周的气息。

    这个时候,刚刚冲出去追查的服部康介四人纷纷返回了房间内,相视一眼后对着宫本流云三人微摇了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发现。

    晴川雪子此刻的神情显得有些凝重,虽然她眼下还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发出那个声音的人究竟藏身于何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既然此人能够在他们三大阴阳师以及四名特忍的眼皮子底下都没有任何的发觉,可见对方绝非易与之辈!

    一向谨慎的晴川雪子不得不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与注意。

    这时,尹修那带着浓浓轻蔑的声音再次响起,“藏头露尾不是你们岛国人一贯的作风吗?比如说你前面的那四位。他们应该是你们岛国的忍者吧?”

    “藏头露尾可不就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面对尹修的讽刺,服部康介四人脸上完全没有任何的波澜,始终面无表情,只是他们的眼神却还在继续观察四周,想要找出尹修的藏身之所。

    只可惜,恐怕就算是他们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此刻尹修根本就是在距离他们好几公里之外的家中!

    他们要是能够在房间内外发现什么踪迹那才是咄咄怪事了。

    “我们虽然不知道阁下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够藏匿得如此不着痕迹,连我们都无法察觉。不过,阁下现在除了这样一逞口舌之快之外,似乎也不能怎样吧?”

    晴川雪子忽然间开口,“或者说。阁下除了倚仗着自己高人一筹的隐匿手段躲藏暗处,也没有那个胆量现身出来。用你们华夏人的话来说,这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的作风,只有那些鼠胆之辈才会如此……”

    “呵呵,居然还想对我用激将法?”

    尹修淡淡的轻笑了起来,“虽然你的激将法在我看来十分蹩脚可笑。而且,你面前的那四个可不就是你口中所说的,只会依靠隐匿手段躲藏暗处的鼠胆之辈?”

    “不过,你们既然这么想让我现身,天真的以为只要我现身了你们就可以将我制住,那么我就遂了你们的心愿又如何?倒看看你们到底有没有那个能耐可以制住我。”

    尹修带着一丝丝嘲讽的淡笑着,“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我现身之后,你们别被吓傻就好!”

    正盘膝坐在自己房间床上的尹修。此刻嘴角不自觉的微扬着,充满了一种仿佛猫戏老鼠般的戏谑与嘲弄。

    而听到了尹修这番话的晴川雪子,同样嘴角微微上翘了些许,她显然没有将尹修的‘提醒’,或者说是‘告诫’放在心上。

    只是见尹修虽然嘴上说着她的激将法蹩脚可笑,但实际上却还是‘上当’了,要主动现身出来,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和嘲讽。

    得意自己的激将法还是成功了。

    嘲讽则是嘲讽尹修明明受到激将上当。却偏偏还要嘴硬,死不承认。装出一副高傲冷静的样子。

    在她看来,这无疑是一种极为幼稚的想法和举动。

    抱着与晴川雪子同样想法的还有宫本流云和贺茂御行等人。

    他们两人都纷纷对晴川雪子投去赞许的眼神,就差竖着大拇指对晴川雪子一阵夸赞了。

    两人的脸上都不自觉的微微带笑,心里不约而同的暗赞,还是雪子聪明,那个华夏人太天真幼稚了。简直是愚蠢之极!

    雪子一用激将法,他立马就上当,要放弃自己那高人一等的藏匿手段,主动现出身形。

    只要那个华夏人一现出身形来,那么集合众人之力。他们自信足以在顷刻间直接将那个无知的华夏人zhi fu!

    到时候,那个华夏人成了他们的阶下之囚。如果他真的是他们此行的目标的话,那么他们的任务就等于是毫不费劲的就完成了。

    而且还是那个华夏人自己愚不可及的主动送shàng mén来的。

    宫本流云与贺茂御行都纷纷在心里如此的想着。

    在他们心里,已经将尹修与愚蠢、无知、幼稚……等等这些词语划上了等号。现在他们就等着尹修真正的现身,好让他们一举擒下,完成岛国内阁委托他们的这次任务!

    至于一旦尹修现身之后,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够一举擒下尹修……这根本就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列。

    因为这在他们看来那是根本就不会存在有任何半点疑问的事情。

    就算对方实力再强,手段再多,宫本流云等人也不觉得对方会有什么抵抗的力量。

    毕竟他们这里可是汇聚了岛国实力最强的三大阴阳师,此外还有四名实力不比他们弱太多,达到了特忍级别的绝顶高手协助!

    要是这样的力量都还zhi fu不了对方,那他们可以去买块豆腐撞死了。

    至少宫本流云等人自己心里是这么觉得的。

    至于说尹修的实力真的强到了连他们三大阴阳师联手四名特忍都无法对付……这样的情况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丝半点的可能性嘛!

    这世上根本就不可能会有这么强大的个人存在。

    即便在去年尹修才去了一趟岛国,将岛国神山富春山给斩断了一截去。

    但是,宫本流云等人还是自动的忽略了这件事,心里压根连想都没有想到过这一茬。纯粹就是以往数十年人生中所形成的固有认知,在思维惯性下忽略了曾经发生过的这件事……

    ps:祝大家除夕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