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恐惧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再一点,则是他们觉得那样的‘仙人’不应该会生活在这样熙熙攘攘,充满了红尘浮华的都市之中。n∈,

    在他们想来,那般拥有着移山倒海之能的‘仙人’就应该像神话传说中的那样,是餐风饮露,居住在洞天福地或者无上仙境之中静心修行的。

    就好比他们自己,如今绝大多数的时间也都是在各自修行的庙宇之中,平常也是极少会出现在繁华喧扰的红尘都市。

    是以一开始,他们压根就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而在经过了之前尹修法身那神出鬼没,匪夷所思的能力后,他们心中固然有所猜想,但也只是隐隐约约的猜测这种可能性,却也并不如何相信尹修真的就是当初一剑斩断了富春山,并将那一截富春山峰顶给移到了鱼鳞岛上的那位华夏‘仙人’……

    此刻,当尹修似看透了他们内心想法般,意有所指的一句反问后,宫本流云自然就忍不住将自己心中的猜想脱口而出。

    尹修的法身笑盈盈的看着宫本流云,淡淡道:“你看,我就说你们心中其实已经有了dá àn,我没说错吧。”

    “现在你们还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可以再回到岛国吗?”

    尹修的法身带着淡淡的笑意,嘴角抿着一缕若有若无的弧度,神情透着些许的讥诮、玩味。

    “你、你……你竟然真、真的是他!?”

    宫本流云瞪大了眼睛,一脸惊骇欲绝的望着尹修的法身。

    虽然他刚才心里已经猜到,并且也说了出来,但是他其实并不确定,完全就只是想到了这个可能性,被尹修反问后就脱口而出。

    却没料到自己的猜测竟然会成真!

    站在宫本流云身旁的贺茂御行与晴川雪子此刻也同样面色惊惧骇然。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一次岛国内阁请求他们前来华夏执行的任务目标竟然会是当初一剑斩断了富春山的那位华夏‘仙人’!

    如果他们事先知道的话。就算再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绝对不敢进入银海市,甚至进入华夏一步。

    这不是执行任务,而是让他们来送死!

    “走!”

    晴川雪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大叫一声。而后转身就朝右侧墙壁以最快的速度急冲而去,并抬手发出了一股磅礴的力量,打算震碎墙壁,夺路逃走……

    宫本流云、贺茂御行以及服部康介等四名特忍也都反应不慢。在晴川雪子话音刚刚出口的瞬间,几个人就十分默契的各自选择了一个方向四散逃走。

    服部康介和藤原洋一、岸谷齐裕、香取有泽这四名忍者更是瞬间施展忍术,隐匿了自己的身形。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所有的一切在尹修面前都只是徒劳而已。

    或者他们知道,但也不甘心引颈就戮,怎么也要试一下,要是真的侥幸逃脱了。那就是捡回了一条命!

    尹修的法身静静地看着七人四散逃走,并没有任何的举动,就只是那么平静的站在那儿,嘴角带笑,那神情就仿佛是在看待几只想要逃脱的笼中鸟一样,充满了戏谑之色。

    “加油,跑快一点,再快一点。不然你们可就跑不掉了哦。”尹修充满玩性的声音忽然响起。

    晴川雪子以及宫本流云等人确实是在拼了命的冲向前方的墙壁,然而他们却发现自己与墙壁之间的距离却始终都没有半分的变化。那么短短的几米仿佛是有绕地球一圈那么长,怎么努力的去跑也拉近不了半分……

    随着尹修那充满调侃和讥诮的话音传来,晴川雪子三人这才下意识低头看了下脚下,猛然发现自己的双脚虽然在快速的跑着,但是身体、脚步却并没有前进哪怕半步的距离!

    一直都是在原地的跑着,就好像是踩在跑步机上一样。

    看到这一幕。晴川雪子三人再次感到惊骇,还有一股恐惧和慌乱渐渐升起。

    他们如何能不知道这情况肯定是尹修动了手脚。

    他们也更加清楚,以现在的情况,只要尹修不想放他们离开,那么他们的任何挣扎都只是徒劳。根本没有一丝半点可能逃脱……

    这样的感觉让晴川雪子与宫本流云、贺茂御行内心里感到一种十分强烈的挫败感和颓然的无力感。

    身为堂堂岛国四大阴阳师之三,他们何曾遇到过如此境地?连逃跑都做不到!

    羞怒、不甘、愤恨……等等情绪顷刻间充斥了他们的整个胸腔。

    而在明知已经根本没有半点机会逃走的情况下,他们三人也很果决的停下了脚步,而不再像只仓鼠一样还傻傻的一直原地跑被人玩弄。

    尹修见到宫本流云三人已经停下,于是又瞥了眼隐匿了身形,同样也是在原地跑的服部康介四名忍者,淡淡道:“我看你们四只老鼠也放聪明点停下来吧,学学这几位阴阳师,多自觉。知道自己跑不了了,就自觉的停下来,不再白费力气的做一些无谓的挣扎。”

    “对了,还有你们那蹩脚的隐匿忍术,貌似除了自欺欺人之外,也没什么别的作用,还是我帮你们撤掉吧,省得给你们自己一种幻觉,以为我看不见你们,还有机会可以逃走……”

    说完,尹修法身抬手一挥,一股力量涌出,顷刻间落在了隐匿了身形的服部康介四人身上。

    霎时间,服部康介四人身上的忍术立刻被破除,在房间内显现出了身形来。

    服部康介等人被尹修破除隐匿忍术后,脸上明显带着惊容。他们此刻也同样发现自己的双脚只是在原地做无用功的跑动,原本离着障子和墙壁多远,此刻也仍然还是多远。

    “你、你想怎么样?”

    贺茂御行忍不住心中的惊惧,略显慌乱的叫道。

    尹修淡淡一笑,道:“我想怎样?呵,真是一个好问题。你觉得,我想怎样?”

    ‘唰!’

    尹修的法身瞬间出现在了贺茂御行的面前,一脸笑盈盈的看着他。

    被尹修这么近距离的盯着,贺茂御行的瞳孔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抹惧意,嘴唇微微哆嗦着,磕磕绊绊道:“既、既然已经被你困住,要、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说完,贺茂御行脸上又换上了一副大义凛然的决绝之色,道:“我乃大岛国四大阴阳师之一,绝对不会向你屈服!”

    他的心中有畏惧,但身为岛国四大阴阳师之一的身份、地位却又让他强迫自己变得决然、坚毅!

    尹修闻言,不由得微笑着抬手轻拍了拍,‘啪,啪,啪!’

    随后,缓缓开口道:“果然很有骨气,很好。”

    话音落下,尹修又忽然话锋一转,轻抿着嘴角,“既然你这么有骨气,有着慷慨赴死的勇气,那么我要是不成全你的话,岂不是我的过失了。”

    “我这人别的不好,就是喜欢做些chéng rén之美的事。所以……”

    尹修法身嘴角微翘,右手缓缓地抬了起来,而后在贺茂御行双眼的注视之下,一点点的轻轻移向他的眉心。

    贺茂御行虽然没有从尹修伸出的手指上感觉到丝毫的力量波动和威胁,但是尹修那淡淡的笑容在他眼中却彷如魔鬼的微笑,心脏不由自主猛地抽了一下,瞳孔深处渐渐地被一股深深地恐惧所充斥……

    “嗬,嗬……”

    贺茂御行张了张嘴,喉咙间滚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开口说什么,神情之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些许似哀求般的表情。

    然而他内心的自尊与傲气却让他艰难而顽强的把将要脱口而出的求饶咽了回去。

    尹修始终面带着微笑,他看到了贺茂御行神情中的那一丝哀求,就算没有动用‘皆术’或者读心术,尹修也能够感觉得出来贺茂御行此刻内心里的挣扎和犹豫。

    面对死亡,而且还是眼睁睁的看着死亡一毫一秒的靠近,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坦然面对。

    尹修那慢条斯理的动作无疑是将这种面对死亡的恐惧无限放大。在这样一刻,人的内心无疑是无比脆弱的。

    尹修相信,甚至都不需要他动用任何特殊手段,只要在心理上给贺茂御行一些压力,他的心理防线就很可能会崩溃。

    不过,对于尹修来说,却完全没有必要。

    对待敌人,而且还是这种他吹口气就能灰飞烟灭的敌人,尹修只是会让他们好好的感受一下眼睁睁看着死亡一丝一毫逐渐降临的深深恐惧,然后就让他们湮灭,在上和灵魂上彻底从这世间抹除……

    尹修此刻显然玩心颇重,在他的手指缓缓靠近贺茂御行的眉心,只剩下不足半尺距离之际,忽然嘴角戏谑一笑,那根缓慢移动的手指突然间犹如一道闪电般,猛地点在了贺茂御行的眉心正中!

    也就是在看到尹修手指速度突变的瞬间,贺茂御行的瞳孔急剧的收缩,心脏也明显的突然缩紧加速狂跳,内心里的恐惧达到了巅峰的地步!

    原本他也以为尹修会就那么慢慢地将手指移到他面前。

    但是,尹修的突然加速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让他原本刚刚生出的些许心理准备完全失效,心头惊乱,心理上的防线顿时崩溃,那份对死亡的恐惧就再也无法抑制的狂涌上来,达到了内心恐惧的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