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尽殁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一旁的宫本流云、晴川雪子以及服部康介等人亲眼看着尹修伸出的手指猛地点在贺茂御行的眉心上,亲眼看着贺茂御行的身体从眉心开始,如同一尊瓷器般碎裂。∮,

    那些裂纹犹如一道细密的蛛网般延伸,很快就从头部延伸到了颈部,接着又是双肩、手臂、胸膛……

    一直到双脚!

    贺茂御行的整个身体在短短的几秒钟内仿佛变成了一尊碎裂的瓷器,全身上下布满了裂纹。

    紧接着,在贺茂御行那惊恐万状的扭曲面孔下,在他内心无比恐惧,无限煎熬的目光之下,他的身体从脚到头开始一点点的崩溃,而后化作一堆灰烬落在地上!

    贺茂御行是亲眼看着自己身体一点点崩溃消失的,也是亲眼看着他身下地上的那些灰烬是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一点点的增加变厚……

    “啊,啊啊……”

    贺茂御行感受到了无边的痛苦,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都受到了无尽的煎熬,他充满恐惧的大叫,充满不甘的嘶吼,犹如一头绝境中的野兽。

    然而,最终他还是在不甘的嘶吼呐喊声中,身体一点点消失,最终连脖子、下巴、嘴巴……也都崩溃成灰烬……

    那充满恐惧与不甘、愤恨的嘶吼声随着贺茂御行的嘴巴消失,也终于停歇。

    可是,亲眼看着这一幕,看着贺茂御行那仅剩的半颗脑袋还在继续消失的宫本流云和晴川雪子,以及服部康介等人内心里的恐惧却达到了一个以他们的定力和克制力都无法抑制的地步!

    死亡,并不是那么可怕。

    死亡代表着一切生命的结束,也代表着痛苦、恐惧……等等的解脱。

    然而眼睁睁的看着死亡到来,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完全克制的恐惧。尤其是如此诡异、令人心惊胆战的死亡方式,更加让这种恐惧最大的强化。

    当看到贺茂御行那仅剩的一点脑袋也最终彻底消失。只剩下了地上的那一堆灰烬,服部康介等人的脸上都不禁微微的泛白。

    而之前受到式神死亡反噬的宫本流云和晴川雪子那本就苍白的脸色,看上去更加煞白,几无血色!

    这时,尹修抬起头,朝着宫本流云和晴川雪子望了过去。

    而触及到尹修的目光。两人都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颤,目光都忍不住有些闪躲,不敢再直视。

    “现在,该轮到你们了。”

    尹修淡淡道。

    宫本流云张了张嘴,望着尹修,艰难的吞咽了一下,想要开口求饶,可是目光扫见地上贺茂御行留下的那一堆灰烬……求饶的话又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已经七十余岁的宫本流云显然并非什么天真的人,他很清楚。就算他开口求饶,尹修也绝无可能会放过他。

    所以,便索性闭嘴吧!

    好歹……死,也死得稍微有那么一点尊严。

    宫本流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晴川雪子则一脸怨毒的死死盯着尹修的法身,从她的双眼中可以看得出那深深地怨恨和不甘。

    尹修看了看他们两人,微摇摇头,没有再与他们多说什么,只是左右双手各自对着他们轻轻一弹。发出两道法力落在他们二人的眉心之中。

    下一刻,宫本流云与晴川雪子两人的眉心处也迅速的出现了一道破碎的裂纹。紧接着迅速的扩散延伸……

    强烈的痛苦让宫本流云和晴川雪子的身体都止不住微微的颤栗,他们两人死死地紧咬着牙关,不肯痛叫出来。

    然而,他们的面庞上早已痛苦得一片扭曲,浑身抽搐。

    不过,最终他们还是没能忍住身体不断破碎崩溃的痛苦。嘶声惨叫了起来……

    那渗人的惨叫声,还有宫本流云与晴川雪子两人身上那令人目不忍睹的情形让服部康介四人忍不住微微颤抖。

    苍白的脸上充满惊惧。

    不过,他们最终也是同样无法逃脱这一步的。

    随着宫本流云和晴川雪子都相继崩溃粉碎成一堆灰烬,尹修也没有再跟服部康介几人废话什么。

    迅速的几道弹指,让服部康介等四名特忍也都全部步上了宫本流云几人的后尘……

    一切说来话长。事实上整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从尹修的法身出现,到服部康介等四名特忍全部粉碎成灰烬,总共也就是那么短短一两分钟而已。

    尹修看着房间内地上的那几堆灰烬,随手一挥,便将那些灰烬也都尽散到了外面,随风而逝。

    岛国此番同时出动的三大阴阳师,以及四名特忍就全部都尽灭于此,无一幸免!

    至此,算上去年被尹修扔进富春山的火山口里的安倍清野,岛国的四大阴阳师已经全部尽殁。

    另外还有四名修为同样达到了化元期的特忍陪葬。这样的损失和打击,对于整个岛国的修行界来说,堪称一场百年难遇大地震!

    解决掉了那些岛国人,盘坐在自己房间里的尹修当即便收回了维持法身的法力,将法身消散。

    因为之前尹修就有施展禁制将那间房封锁,是以刚才在房间里也算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但却并没有惊动其他任何人。

    随着尹修的法身消失,房间内也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连那些灰烬都被尹修给弄到外面,随风飘散了,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这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更加不知道原本在这房间里相聚的三大阴阳师以及四位特忍到底去了哪里。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莫名失踪了……

    消散了法身后,尹修不禁微微呼了口气。

    对于岛国人,他确实是没有半点的好感,何况这些人还是要来对付他的。

    在出手抹杀宫本流云等人之前,尹修也悄然的用‘皆术’直接窥探了一下他们的记忆,知道了此次他们来此的具体任务目的。

    已经二境的‘皆术’比一境时强了许多,可以不动声色间就窥探他人内心。

    当然,若是要控制他人意识,那还是得要施展术印打入对方意识之中才行。

    “这些岛国人还真是不知死活!”

    “不过这一次,岛国人也算是元气大伤了。就看他们还有没有胆子再派一次人来。”

    尹修轻哼了一声。

    如果岛国人还继续自己作死的话,尹修不介意到时候再去一趟岛国。

    收敛心神,尹修不再去想岛国的事情,缓缓地轻吁了口气息后,开始修炼三头六臂神通。

    这一门无上神通想要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境地并非易事,尹修从初步练成这门神通到现在虽然已经有几个月,但是他现在对于这门神通的领悟也仅仅是处于‘初窥门径’的层次而已。

    这种至强的神通秘法想要精通到出神入化层次从来就不是一朝一夕之事,耗费数十年,乃至数百年之功苦修都是常态。

    甚至尹修感觉这三头六臂神通只怕是等他将来飞升成仙后,都仍然会有着莫大的威力。并不会因为境界提升了,就效果大减。

    在尹修静心的修炼三头六臂神通之际,宫本流云等人刚才所处的那家会所之中。

    那名之前领着服部康介等四名特忍去房间与宫本流云几人汇合的中年男子看着时间已经渐渐地过了凌晨,可是在房间内聚首的宫本流云三大阴阳师与服部康介四名特忍都始终没有人出来,也没有招呼他过去要他送吃食酒水之类的,心中不由渐渐地升起几分莫名的不安感。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他心中的那份不安感也逐渐的开始强烈起来。

    眼看着时间已经快到凌晨一点钟,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走去了那间房间前,本想侧耳细听一下房间内有没有什么动静,好确认一下宫本流云等人是否还在里面议事。

    只是,当他仔细的倾听片刻后,却发觉房间内显得格外的安静,完全没有任何一丝半点的声音传出。

    更重要的是,他站在门口那侧耳细听了那么久,里面也没有人出来支退他。这让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倍觉诧异。

    因为以宫本流云等人的实力,他站在门口听了这么久,他们早该发现了才对。

    正常情况下,发现有人在外‘偷听’,宫本流云等人必然会警觉的出来查看情况。可是现在却没有!

    ‘难道宫本大师他们已经悄悄离开了?’

    那名男子心中不由得泛起了这样的想法。

    只是,宫本流云等人就这么不告而别……还是让他觉得十分诧异和疑惑。

    想了想,他还是上前抬起手轻敲了敲障子门,并开口对里边叫道:“宫本大师,贺茂大师,晴川大师……你们几位还在里面吗?需不需要我让人备一些酒水过来给诸位?”

    中年男子十分小心翼翼的询问。

    他也担心是自己感觉错误,要是一不小心惹恼了正在里面议事的宫本流云等人,随便哪个对他有些不快,那他可就不好过了。

    随着中年男子话音落下,过了好半晌,房间里面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音传来。

    中年男子皱着眉迟疑了片刻,又谨慎的说了一句,“宫本大师?您……几位还在里面吗?”

    再次的询问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的答复,想了想,他终于忍不住伸手去拉开了那扇障子门。

    当中年男子看到空无一人的房间时,顿时呆了一呆……

    神情微怔的举目四望,扫过房间各个角落,仍然没有任何人影,他的脸上不由得渐渐地浮现出了一抹惊愕、茫然,还有些许的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