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搭讪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京都,国安局隐龙特种大队的一处秘密基地内,隐龙大队长刘敏瑞正坐在椅子上拿着一份资料静静地看着。¥f,

    在他面前,一名男子正在做着汇报……

    片刻之后,刘敏瑞放下了手中的那份资料,抬起了头,看着面前的男子,缓缓地开口道:“这份资料里所提到的那几个到了银海市的岛国人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被银海的公共jiān kongshè xiàng头拍到了?”

    “大队长,那七个人最后一次被银海市的公共shè xiàng头拍到都是在五天之前。也就是他们分别进入银海市的当天和第二天。从那天之后,这七个人就再没有出现过……”

    微顿了一顿,那名男子又道:“除了这七人之外,根据我们分析觉得比较可疑的其他一些目标这几天都仍然不时被银海市的一些公共jiān kongshè xiàng头拍到。”

    刘敏瑞看着面前的下属,手指有以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敲击在办公桌上,片刻后,缓缓地道:“你的意思是……这几个从进入银海市之后没多久就一直没有再出现在银海的公共shè xiàng头jiān kong范围内的岛国人很可能就是此次岛国方面派遣来对付那对师徒的人?”

    刘敏瑞所说的‘那对师徒’指的自然就是尹修和宁月璟二人。

    男子稍稍迟疑后,轻点了点头,应道:“是的。大队长,我个人认为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大。虽然我们调查过这几个人的身份资料后,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但是我觉得这应该是岛国方面对此掩盖得非常好,没有露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但他们无故消失了几天都没有出现在公共场所,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要知道这七个人当中有四个人的身份可是岛国三井集团的中高层人员,名义上是到银海市考察来的。可他们这么久都一直没有出现进行考察,这疑点太明显了。”

    “另外那三个同样消失的岛国人。看他们的资料,年龄都很大了,而且是到银海旅游的,但这么多天也同样没有见他们出现在银海市的什么景点游玩,这一切都表明很反常……”

    事实上刘敏瑞并不是不知道面前下属所说的这些,之所以还是‘明知故问’。主要也是想要让自己站在一个相对旁观的角度来听一听其他人的想法,顺便也整理一下整个事情的思绪。

    听到下属说完之后,刘敏瑞缓缓地点了下头,道:“你说得很对。”

    “让在银海那边的郑思远他们继续注意情况,然后全力去找一下消失的那几个岛国人,看看他们究竟躲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另外,让郑思远适当的保持对那对师徒的关注。”

    刘敏瑞微顿了一顿,双眼之中闪过一缕精芒,“确认他们安全无事就行。让他不用靠近或者跟着他们。”

    “是!大队长。”

    那人应了一声后,马上退出了刘敏瑞的办公室。

    在那名下属离开后,刘敏瑞不禁抬起手捏着自己下巴沉思了起来。

    他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几天之前郑思远以及闵供奉一起联名发回的报告。

    “那个人……很不简单啊。必须得慎重的对待才行……”

    刘敏瑞低喃的自语着。

    ……

    银海市,月湾小区。

    一大清早,还不到七点钟尹修就接到了纪雪晴打过来的diàn huà,让尹修过去她那边检验一下这段时间的练功情况。

    尹修对正在门口练武的小璟说了一声,就过去了纪雪晴那边。

    当尹修走近纪雪晴家前时,远远地便看到似乎有一名青年正在纪雪晴面前说着什么。只是看纪雪晴脸上的神情。似乎稍显有些不耐,但却因为礼貌而克制着。

    “尹修。你过来了啊……”

    纪雪晴也看到了走近的尹修,在对旁边那名青年说了一句什么后,就立马快步朝尹修迎了过来。

    纪雪晴身上穿着的是一套非常显身材,看上去十分柔美的瑜伽服。穿这样的衣服练武也是非常方便的,不会感觉到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嗯。雪晴,早!”

    尹修打了声招呼,目光瞥了眼那名青年。

    此时那名青年也打量了尹修两眼,稍稍迟疑后,接着也走了过来。

    “你好。我是住在那边b区03栋的,我叫方以恒。你也是住在月湾小区的?你们是朋友?”

    青年好奇问道。

    尹修轻‘嗯’了声,不由带着些许询问的看着纪雪晴。

    纪雪晴瞥了眼那个叫方以恒的青年,旋即说道:“刚才我在那练武,刚好他似乎跑步路过看到,然后就跑了过来搭讪……”

    被纪雪晴这么当面说自己搭讪,那名青年显然有些尴尬和讪讪。

    不过他也没有反驳,毕竟他刚才确实是在搭讪。

    漂亮的女人自然会有些招蜂引蝶的。

    纪雪晴本就长得漂亮,一直都有服用仙姿养颜丸保养,加上前些天还被尹修伐毛洗髓,祛除了体内杂质,整个人自然是格外的明艳动人。

    尤其身上穿着瑜伽服更显得柔美、精致,身材曼妙玲珑,圆润紧致,用一个词‘美爆了’来形容也不为过。

    听了纪雪晴的话,尹修了然的轻点了点头,目光不自觉的又瞥了那个叫方以恒的青年一眼。

    这时纪雪晴对那个方以恒道:“好了,你跑步就跑步去吧。我要继续练武了……”

    “那个……měi nu,你还没告诉我你名字呢。刚才我听到这位哥们叫你雪晴?你姓什么?还有,顺便把你手机号码说一下呗,有时间我请你一起喝茶啊。”

    “而且我也可以教你练跆拳道,这个更适合你们女孩子防身,比你练的武术套路实用多了。我的跆拳道级别可是已经达到了黑带六段,绝对能教你非常厉害!”

    方以恒显然不想就这么走人,所以又向纪雪晴说道。

    纪雪晴对着尹修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旋即看着方以恒道:“名字和手机号码,我想就不必了。至于什么跆拳道的,我也没兴趣,谢谢。”

    再次被纪雪晴‘客气’的拒绝,方以恒仍然没有放弃,叫道:“měi nu,我是实话实说,你学那什么武术套路完全就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没有多大实用性。不管是单纯的锻炼健身也好,还是为了掌握一些防身手段,我都建议你练跆拳道!”

    尹修本来要跟着纪雪晴走去旁边空旷的地方。不过在听到那个方以恒的话后,不由得顿住了脚步。

    回过身来,静静地看着他,道:“你真觉得刚才她练的套路只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不如跆拳道?”

    纪雪晴见尹修忽然停下脚步,不由得回过头来,诧异的看了看尹修。

    而那个叫方以恒的青年似乎不太明白尹修这样反问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还是下意识点点头,看着尹修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武术套路虽然看上去动作漂亮,在外行看来似乎很厉害。但在行家眼里,那些华而不实的套路动作哪一个不是到处充满破绽的?”

    微顿了一顿,方以恒深吸口气道:“不是我贬低武术套路,而是这东西确实没有多少实战性。练武术的人真要跟练跆拳道或者是散打、泰拳等等这些的人交上手,那绝对会输得很惨!”

    闻言,尹修不禁轻笑了两声,又瞥了眼身侧疑惑看着他的纪雪晴,淡淡道:“本来我是没什么必要向你证明什么的。不过,正好雪晴练武也有一段时间了,正是需要一些对练来检验和增加一些实战经验的时候。”

    “你刚才不是说自己是跆拳道黑带六段吗?这个段位在跆拳道中已经算是挺高的级别了,而雪晴练武到现在也就一个月出头点吧。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来跟雪晴对练一场,好好的感受一下在你口中所谓中看不中用,满是破绽,华而不实的华夏武学!”

    尹修说的不是武术套路,而是武学。

    这还是有所区别的,毕竟现在这个年代确实是有许多人只是学了一点点皮毛,并且把好端端的武学给衍化变成了表演性质的武术套路。

    在尹修眼里,那些根本就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华夏武学,他从来就没有把那些连入门都不算,充其量只是学了些类比‘舞蹈’的表演武术的人看做是习武之人。

    若非是那些人把真正的华夏武学不断地给朝着表演方向去推动传播,堂堂数千年文明流传下来的华夏武学又岂会变得如今这般受到世人的轻视?

    甚至沦落到连曾是华夏上千年属国的新丽国跆拳道都不如的地步!

    之所以提出让这个叫方以恒的青年跟纪雪晴对练一场,正如尹修自己所说的那样,纯粹就是想让纪雪晴增加点实战的经验。

    虽然这也还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实战,但毕竟是要比一个人空练套路好许多。多少能让纪雪晴有一些更深刻的领会。

    至于纪雪晴是不是对方的对手……这一点尹修并不担心。

    即便纪雪晴才练武一个月出头,但尹修当初可是给她伐毛洗髓过的,她的身体综合素质比起那个方以恒来说要强得多。

    而尹修教给纪雪晴的武学还有吐纳法门也不是白给的。

    或许会因为没有对练经验显得有些慌乱,不适应,但绝对不至于连这么一个所谓的跆拳道黑带六段都应付不了。

    ——

    ps:好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