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逼婚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就在左近挑了家饭店,尹修一行便走了进去。? ?.? `

    刚走上二楼,尹昭武忽然轻咦了一声,“那边好像是舒瑶和顾叔叔在。”

    听到尹昭武的话,尹修和尹崇文几人都不约而同的顺着尹昭武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

    只见那一处只用屏风隔着的小隔间坐着的人当中确实是有顾舒瑶和她父亲在场。除了他们父女二人之外,还有另外的三个人。

    其中一人估摸着得有八十来岁了,看上去鸡肤鹤,脸上显得十分的苍老,布满褶子。不过他的精神看起来却显得十分瞿烁,并没有寻常老人的那种虚浮无力。

    坐在老人旁边的则是一名大约二十余岁的青年,看上去有些尖嘴猴腮的模样,神态稍显阴翳深沉,眼眸中透出的神光给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最后一人则是一名四十余岁的中年男子,五官倒是方方正正,略显富态,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坐在那儿。

    “还真是顾世兄和舒瑶!”

    尹天磊微眯着眼看了看,也认了出来,开口说道。

    因为所处位置角度问题,尹修等人所在的地方只能看到顾舒瑶父女正面,以及另外三人的侧面和背后而已。

    “跟舒瑶她们坐在一起的那个人挺不简单的啊!”

    尹修忽然淡淡的说了一句。

    跟在尹修身侧的尹崇文也轻点了点头,应道:“确实挺不简单,修为已经达到极致。”

    虽然他们没有释放灵识去查探,但凭尹修还有尹崇文如今的修为和眼力,自然能一眼看穿对方的修为如何。

    跟在后边的尹天磊和尹昭武、尹佳倩闻言,都不禁纷纷露出一抹惊异之色,不由得再次抬头朝顾舒瑶那边望了眼过去。

    “大爷爷,爷爷,你们说的难道是那个老人?”尹天磊忍不住问道。

    “嗯。就是他。”尹修轻点点头。随即又道:“行了,咱们也找个位置先坐着吧。”

    微顿了一下。尹修又看了眼尹昭武,对他说道:“昭武,待会儿你过去跟舒瑶他们打声招呼吧,要是他们方便的话。就让他们也过来坐坐。”

    尹崇文也点头应道:“没错,昭武,等下你就过去跟舒瑶还有你世叔说一声。既然碰见了,不打声招呼,总归有失礼数。”

    “好的。太爷爷。”尹昭武忙应道。

    不一会儿,尹修一行就在旁边另一侧找了个靠窗的隔间里边坐了下来。

    二楼上的位置,有一部分都是用屏风相互隔开的,这样既不会像包厢里那么显得空间狭小,给人一种沉闷的感觉,又不至于过于喧嚣,没有说些私语的空间。

    而且那些造型古朴,刻意做旧的屏风看上去也显得颇为雅致,整体的氛围给人一种十分典雅、大气的感觉。

    找好位置入座之后,尹天磊便马上去招来了fu wu员。然后开始点菜。

    点好了菜后,待fu wu员离开,尹修便又和尹崇文闲聊起来。而尹昭武坐了一会儿后,等到刚点的菜开始乘上来时,便起身,准备过去顾舒瑶那边跟他们父女打声招呼……

    “顾先生,怎么样,我这孙儿对你女儿可是一见钟情。若是你没什么意见的话,不如就今天把他们俩的亲事定下来,咱们再另外择日给他们俩举办正式的订婚宴如何?”

    那名鸡肤鹤的老人淡淡的看着顾文渊说道。

    顾文渊。也就是顾舒瑶的父亲闻言不由转头看了看身旁的顾舒瑶,目光又扫过对面坐在老人旁边的那名神情阴翳深沉,尖嘴猴腮的青年,面上不禁露出几分难色。

    顾舒瑶在听到那老人的话后。一张俏脸上早已是一片寒霜。若非顾忌着自己父亲在场,加之对方也不是可以轻易得罪之辈,只怕顾舒瑶早就直接翻脸走人了。

    即便如此,她也不停地对着顾文渊摇着头,一脸抗拒嫌恶之色。

    且不说对面那青年给她的感觉非常的不好,第一眼见到就让人觉得不像是什么温厚良善之人。尤其是他盯着人看时的眼神。更是充满一种侵略性,同时给人一种阴翳、森然的感觉。

    只凭感观来说,此人绝对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更何况,顾舒瑶压根就没想过要跟谁订婚什么的。事先她根本就不知道来这里是这种事情。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话,顾舒瑶她根本来都不会来。

    更别说让她答应跟对方订婚了。

    甚至就连顾舒瑶的父亲,顾文渊在来这之前都是蒙在鼓里的,到了这之后,对方把话说出口,他也是才知道。

    “胡老,这个……还请您多多见谅。现在毕竟是时代不一样了,儿女自有儿女之福。现在讲究的也都是自由恋爱,在婚事方面,我也是交给舒瑶自己去选择和决定。”

    “所以,对于胡老的厚爱,晚辈也只能说要一切随缘。如果小女真的跟胡公子有缘的话,晚辈也不反对。如果小女与胡公子无缘……那晚辈也不能勉强小女。还望胡老能够理解。”

    顾文渊仔细的斟酌着字句,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

    看得出来,面对那位胡老,他身上的压力很是不小。不然也不至于会说话这么谨慎小心,似乎生怕得罪触怒了对方似的。

    只不过,顾文渊的小心翼翼似乎并没有多少效果。

    那个‘胡老’听了顾文渊的回答后,那满是褶子皱纹的老脸顿时拉了下来,神情微冷的轻哼了一声。

    淡淡的说道:“看来顾先生是瞧不上老夫啊!既然顾先生觉得愚孙配不上令嫒,我胡某人自然也不会强人所难……”

    当老人的话说到这时,他旁边的那个尖嘴猴腮的青年顿时忍不住开口叫道:“爷爷,我就看上她了,我一定要得到她!”

    老人不由轻拍了拍青年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接着继续冷然的斜睨着顾文渊,道:“顾先生也看到了我这孙儿对令嫒的一片痴心。”

    “我这老头子,儿子儿媳都死得早,老胡家也就剩下我这孙儿一根独苗。老夫自认还算有几分能耐,所以平日里只要是我这孙儿想要的东西,老夫都会尽力的给他。”

    “当然,老夫也从来不是个会强人所难的人。只不过啊,作为痴长一些年岁的过来人,老夫想给顾先生提个醒。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这天下之事,没人能够料定将来如何。”

    “兴许此刻是阖家团圆,欢天喜地,但下一刻也可能就会是祸事临头,人有不测。顾先生,你觉得老夫这话是不是有些道理?”

    说完,老人静静地看着顾文渊,那对沧桑而略显浑浊的眼睛里透着一抹淡淡的警告意味。

    顾文渊此时额头上不自觉的沁出了一层微微的细汗,他又不傻,自然听得出来对方言语中的威吓之意。

    顾家虽然也是上百年的武学世家,但说到底顾家在江湖中或许只能算是三流。

    面对眼前那位已然达到武道极致的老人,单纯以顾家的力量根本无力抵抗,硬要强抗的话,不啻于螳臂当车。

    不过,顾文渊自然不愿意这样屈服,牺牲女儿的终身幸福。明知对方不是什么良善之辈的情况下,还要将女儿推入火坑。

    只是,现在的情况却让顾文渊心中顾虑颇多。

    毕竟对方当面,他心里也担心要是他现在强硬回绝的话,对方会不会恼羞成怒,直接就痛下shā shou,或者是做出一些蛮横霸道的事情出来。

    那样的话,仅凭他自己跟顾舒瑶两人的力量根本连一丝一毫抵抗的余力都没有。

    若非如此,顾文渊也不至于如此忌惮和谨慎。

    要知道顾家虽然在江湖中只是三流,也没什么名声。但是,顾家却与尹家乃是四代之交!

    而尹家固然也同样在江湖中没有什么煊赫名号,但深知尹家根底的顾文渊却清楚尹家的实力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尤其是在今年过年时到尹家拜年,顾文渊可是亲眼见到尹家老太爷已经突破了武道极致那一步,成为了千古以来第一位踏入‘凡入圣’层次的chuán qi人物!

    顾文渊可不清楚尹家还有一个尹修实力更加远远在尹崇文之上不知多少。他还以为尹崇文是这千百年来第一位冲破武道极致的桎梏,踏入凡入圣之境的人呢。

    正因为顾家与尹家有着数代的深交,就算真得罪了这个胡老,了不起就是直接往尹家躲一阵子就是。

    如果这个胡老敢去尹家找麻烦的话,相信有尹家老太爷坐镇,此人绝对是有去无回,到时候顾家的威胁自然也就解除。

    从这方面来说,顾文渊对眼前的这个胡老并不是那么畏惧。

    但是,唯一麻烦的却是现在他跟女儿顾舒瑶正跟对方面对着面,而且他以前也听说过这位胡老的名号,对方在江湖中的风评可不大好。

    加之刚才这片刻的接触,从对方的神态和言行当中,顾文渊也感觉得出来,这个胡老绝对是个心狠手黑之人。

    他若是直接回绝了,就算对方没有当面直接下手,也难保走出这家饭店之后,对方不会动手。

    此刻,顾文渊的心里是有些七上八下的,十分的紧张,犹豫不决。

    目光也不自觉的朝一侧坐着的那名略显富态的中年男子望去一眼,眼神中透出几分恼恨和怨怒之色。

    若非此人,他又怎么会带着女儿直接就来赴约,摊上了这样的麻烦事?

    顾文渊心里要是没有怨气那才是咄咄怪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