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无耻嘴脸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那名中年男子显然也现了顾文渊那带着恼怒和怨气的眼神,他那张略显富态圆润的脸庞上不禁露出些许讪讪之意,瞥了眼顾文渊后,目光也显得有些闪躲。 ?.??`?

    他这是自己心虚,清楚这一次确实是他坑了顾文渊一把,将顾文渊推到了此刻进退两难的境地。

    他也清楚,经此一事之后,恐怕他与这位相交多年,关系交情算是很不错的朋友基本上算是到头了。

    即便不反目成仇,那也绝对是恩断义绝,形同陌路……

    不过对于此事,中年男子心里也并不如何的后悔。

    一来当时那位胡老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他与顾文渊之间关系不错,找上了他,让他做个中间人引见顾文渊父女。

    面对那位胡老,他无力,也不敢拒绝。

    二来嘛,自然是那位胡老给他许诺的条件十分的诱人,他内心里也不想拒绝。

    虽然这么做有违‘朋友’之道,有些出卖朋友之嫌。不过,那又如何?所谓的朋友能比得上实实在在到手的好处么?

    因此,他毫不犹豫的就当了一回狗腿子,诓骗了顾文渊带着顾舒瑶一起来赴宴,直接把顾文渊父女给卖了。

    在顾文渊和顾舒瑶到这之前,他压根就没有给顾文渊提过那个胡老祖孙二人的事,更加没有说过那个胡老的孙子看上了顾舒瑶,想要娶她为妻的事情!

    可以说,顾文渊就是这么被他这个算得上是‘好友’的人给蒙骗过来的。

    虽然已经把朋友之义给卖了,不过表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何况,他也不希望顾文渊跟那位胡老当面就生什么冲突。

    于是他便假惺惺的出面开口来打起了圆场。

    “文渊,我看你不如就答应了胡老吧。胡公子也是仪表堂堂,说是人中龙凤也不为过。又是胡老的独孙,尽得胡老绝学真传,可谓是这江湖年轻一代中少有的英雄豪杰了。”

    “而舒瑶侄女呢,也是相貌出众,姿容清丽脱俗。这放在以前可不就是一位武林绝色佳人么!跟胡公子可谓是才子佳人的绝配啊!”

    中年男子侃侃而谈,一阵吹嘘,说起昧心话来简直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那副装腔作势,看似中肯言切的模样。简直是令人作呕。

    至少顾舒瑶听着就恨不得直接一嘴唾沫星子喷到他那张虚胖的丑陋嘴脸上!

    就那个尖嘴猴腮,神情阴翳、深沉的什么胡公子居然也能睁着眼睛说成仪表堂堂?这得是多眼瞎和无耻的人才能说得出来的话?

    简直就是对‘仪表堂堂’这个词的侮辱和玷污!

    还什么人中龙凤!

    如果这样的人都能称作人中龙凤的话,那这世上可得有好多的龙凤了。龙凤都得要泛滥成灾了,就算没有六十亿那么多,至少五十亿还是有的。

    没想到以前看上去一直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温厚和善模样的叔父。竟然会是这样的一副令人作呕的无耻嘴脸!

    以前还真是瞎了眼,叫了他那么多声叔叔!

    顾舒瑶心里恨恨地想道,一双杏目恨不得倒竖着狠狠瞪着那名中年男子。说是恨得牙痒痒也不为过。

    “文渊,你觉得怎样?要是你没意见的话,我看不如就如方才胡老所说的那样,今日就把舒瑶侄女和胡公子之间的亲事给定下来,然后再择日宴请宾客举办正式的订婚宴。”

    “舒瑶侄女能够嫁给胡公子为妻,想必日后必然会十分幸福美满。而顾家自此也能从默默无名,一跃成为江湖中名声赫赫的世家了。有胡老照应,相信顾家在江湖上的声望必将蒸蒸日上……”

    中年男子继续恬不知耻的说着。那虚胖圆润的脸庞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毫不理会顾文渊盯着他那阴冷,透着一股寒意的眼神。

    显然他是反正都已经豁出去了,对于顾文渊、顾舒瑶父女,卖也已经卖了。倒不如索性更加干脆一点,卖就卖个彻底,也没什么好再顾忌的。

    节操什么的,早就已经喂了狗,还留着那点遮羞布做什么?

    何况,有胡老在场。他也不信顾文渊敢当面翻脸。

    相比于顾文渊、顾舒瑶父女那恨不得shā rén的眼神,那位胡老对于中年男子的这番话却是十分的满意。

    苍老的面庞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目光瞥过中年男子身上,十分满意的微微颔。

    那位胡公子也显得颇为高兴。只不过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对面的顾舒瑶看。嘴角流露着一抹笑意,那对阴翳深沉的眼睛里透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期待感。

    那赤.裸裸的眼神就好似恨不得把顾舒瑶身上的衣服给扒光了似的,完全就是一种‘视奸’的既视感。

    他整个人的神情给人的感觉更是充满了一股猥琐、阴冷、淫.邪的感觉。只是看到他的这副表情就已经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舒服了,更何况是被他这样子死死地盯着看。

    总之,顾舒瑶现在的感觉是非常的不好。

    几次都想要直接起身离席,但目光瞥见对面那个胡老若有若无扫过的眼神。顾舒瑶心里就感觉自己仿佛被一头微眯着眼的狮子给盯上了似的。

    就好像只要她一有所异动,立马就会被对方扑倒撕咬,成为对方利爪之下的猎物……

    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让顾舒瑶内心始终萦绕在一种莫名的心悸、颤栗之中。背脊上甚至一直有些许微微的凉。

    正因为如此,顾舒瑶才一次次的强耐着起身离席的冲动,忍着内心对那个胡公子眼神的厌恶与不适,继续坐在那儿,没有妄动。

    只是她的身体虽然坐着,但却并不怎么能够感觉到身下椅子的支撑。整个人就仿佛凌空悬着似的,总之就是浑身的难受。

    那种感觉让顾舒瑶不得不紧咬着下唇,才能强自忍耐克制住。放在桌下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微微的颤抖。

    既有一直被那位胡公子赤.裸裸的盯着,造成的身体上和心理上的双重不适与难受的因素,也有对那名中年男子刚才那番无耻之言的愤怒。

    如果可以的话,顾舒瑶感觉自己恨不得找来一把斧头,直接活劈了那个什么胡公子,还有那个令她恶心作呕的中年男子。

    “顾先生,这位黄先生可是你的好友,连他都觉得我这孙儿跟令嫒乃是天作之合的绝配。这样的中肯肺腑之言,想来你应该对此事不再有什么疑虑了吧?”

    胡老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的看着顾文渊说道。

    顾文渊感觉身上的压力更大了几分,额头上不停地冒着细密的冷汗,脑子里转动得简直如同风火轮一般,想着对策。

    他是如何也不愿意就这么答应将女儿嫁给对方那个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的孙子的。

    但是,如今他所面临的情况却让他很难以轻易脱身。

    那个胡老虽然一直没有用什么很强硬的语气,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已经很明摆着的了。只要他敢回绝,恐怕那个胡老很可能就会翻脸。

    即便不当场直接动手,等他们出了饭店后,很可能对方就在路上等着他们父女俩……

    “顾先生,难道你还没想好吗?这样的话,那可就很没意思了。老夫可是很有诚意的亲自与顾先生商议此事。”

    “若非上次我这孙儿偶遇了令嫒,实在是对令嫒一见倾心,喜欢得紧,一定要娶令嫒为妻。以老夫在江湖中的身份和地位,你们顾家,呵呵,还真的连给老夫提鞋都不配!”

    胡老见顾文渊久久都没有开口回答,心中顿时有些不耐起来,面色冷然的轻哼道。

    一见对方已然动怒,顾文渊心头顿时一紧。

    他明白这是对方已经耗尽耐心,想要翻脸的征兆了。如果他再不答应的话,对方翻脸已经是必然。

    坐在一侧的黄克诚见状,不由得瞥了眼顾文渊,心里不禁暗骂顾文渊实在是不识抬举。居然还不肯点头答应,这要是当真激怒了胡老,到时候别说是他们父女俩了,就算是整个顾家都得遭殃!

    “这个顾文渊,怎么就是这么死心眼呢!那个胡公子虽然人长得不怎么样,是有点歪瓜裂枣,但谁让人家有一个好爷爷,乃是江湖中少有的修为达到了极致的绝世高手!”

    “牺牲一个女儿就能够跟这样的绝世高手结为亲家,又有什么不好的?有了胡老做靠山,以后顾家那还不是立马飞黄腾达?”

    黄克诚心中暗暗地想道,甚至忍不住一通臭骂,“这种死脑筋,难怪顾家好歹也是传承上百年的武学世家了,到现在却仍旧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三流世家,完全上不了台面。”

    “如此大好的崛起机会,居然都不懂得去把握住,简直就是一个蠢货!不过就是一个女儿而已,又不是让她去死,只是让她嫁人罢了,竟然也弄得这么婆婆妈妈,连胡老都敢得罪,完全是在找死……”

    黄克诚心中对顾文渊是各种腹诽。在撕破脸后,他心里也再没有了什么往昔情分、友谊的顾虑,直接扔掉了所有的wěi zhuāng。

    就在胡老的脸色越来越冷,任是谁都能够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寒意。同时,顾文渊心里的压力也越来越大,额头上布满了涔涔的汗水,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而顾舒瑶也是神情紧张万分,内心充满了忐忑不安的望着父亲顾文渊之际,尹昭武走了过来。

    他虽然隐约感觉到这个隔间里的气氛稍有些许的异样,但却并没有怎么在意。刚走到隔间的入口,就对着顾文渊和顾舒瑶两人说道:“顾叔叔,舒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