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讥讽痛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尹修与顾舒瑶寒暄之际,盯着那个胡老的尹崇文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一丝恍然之色,继而目光倏地稍沉了些许,微微透出一丝丝的冷淡之意。◎,

    尹崇文如今毕竟已经是金丹期的修真者,衍生出了灵识,对于过往的记忆自然就能够更快的搜寻到,并回忆起来。

    眼前的这个胡老,他确实曾经见过,有过一些交集。

    虽然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对方也已经变得十分苍老,与当年有了很大的变化,不过整个面目的轮廓,还有眉宇之间,还是可以辨认出来的。

    只不过尹崇文当年与对方的那些交集并不是太友好便是。所以,在认出对方后,尹崇文的目光就稍稍的沉淡了下来。

    相比于尹崇文已经回忆起来,对面的那个胡老却还在深思之中。毕竟已经过去好几十年了,不说尹崇文的变化,单单是他自己如今老态之下的记忆力就远不如年轻时候。

    虽然觉得尹崇文熟悉,但想要回忆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尹崇文认出了对方,而且曾经有过一些不那么愉快的交集,不过他却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一来,毕竟已经几十年过去,那点不愉快也都成了往事云烟,若不是今天又碰到对方,尹崇文甚至根本就想不起来这么个人,这么些事儿来。

    二来嘛,自然就是因为他现在也还不清楚对方跟顾文渊他们是什么关系。好歹是跟着顾文渊他们一起过来的人,多少还是要顾及着一些的。

    是以,尹崇文认出对方后,也只是静静地坐那儿,没有开口的意思。

    而这时候的顾文渊和顾舒瑶他们显然都没有留意到尹崇文眼神中的那细微变化。

    顾舒瑶还在跟尹修说着话,顾文渊则瞥了眼尹崇文后。又用眼角余光扫过了胡老几人,心里彻底松了口气之余,也暗自冷笑。

    如果只是尹厚德他们在这,那顾文渊只求能够自保脱身就好。但此刻在这里的竟然是尹家老太爷!

    顾文渊顿时就彻底放松了下来,有尹家老太爷在这儿,那个胡老要是识趣那还罢。要是不识趣的话,哼哼……

    “舒瑶,这几个人是谁?你爸的朋友吗?”

    尹修跟顾舒瑶寒暄了两句后,目光便扫过了对面的胡老祖孙以及黄克诚三人,开口向顾舒瑶问道。

    尹修不提起还好,一说,顾舒瑶刚才在那边受到的委屈和怨怒顿时就噌噌的涌了上来。

    顾舒瑶虽然对尹修的实力究竟强到什么地步并不清楚,但她也知道有尹崇文在这,那个胡老就翻不出什么风浪。

    于是也就没了什么顾忌。狠狠地回头瞪了那个胡老和黄克诚几人一眼后,才怒气难平的回答道:“有一个家伙,就是那个肥头大耳,看起来像头猪一样的家伙曾经是我爸的‘朋友’!”

    “只不过那个混蛋刚才直接把我和我爸都给卖了。亏我以前还叫过他那么多声叔叔,没想到他竟然会是这种厚颜无耻的人,气死我了……”

    见顾舒瑶突然发飙,甚至直接骂出了脏话来,还不明所以的尹修以及旁边坐着的尹崇文、尹天磊以及尹佳倩几人都纷纷一阵愕然。

    甚至连站在入口那儿的黄克诚也都没有想到顾舒瑶竟然敢这么当着面骂他。而且还骂得这么难听,连一丝一毫的颜面都不打算给他留。

    难道她这样骂就不担心触怒了胡老吗?她怎么敢如此的有恃无恐?

    黄克诚心中惊怒交加。一张虚胖的肥脸气得一片涨红,简直成了猪肝色。心里也很不明白顾舒瑶到底哪来的底气和胆子,竟敢直接这么翻脸。

    固然顾舒瑶骂的是他,但顾舒瑶的这番话何尝又不是把胡老也一并给骂了进去?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她骂自己卖了她们父女,显而易见的。那总得有‘买家’吧?那么‘买家’是谁?自然就是胡老祖孙二人了!

    正如黄克诚所料的那样,胡老在听到顾舒瑶的这番对黄克诚的痛骂后,脸色也一下子变得有些难看,微沉了下来,面露不愉之色。微眯着眼,目光不由自主的扫向了顾舒瑶。

    “舒瑶,这是怎么回事?你说说看。你放心,有我……我们在这儿,没人能把你们怎么样。”

    尹修瞥了眼胡老三人,目光尤其在黄克诚的脸上停顿了片刻,继而开口向顾舒瑶问道。

    从顾舒瑶的形容,尹修自然就知道了顾舒瑶口中那个出卖了他们父女的家伙是谁。对面的三个人中也就只有黄克诚配得上肥头大耳这个称呼了。

    尹崇文也微沉着脸,轻轻点头,“不错。舒瑶,你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顾舒瑶没有了任何的顾忌,立马说道:“太爷爷,是那个家伙!前几天我出去玩,恰好在路上碰见了他,然后那个家伙就过来缠着我,说要我做他老婆,我不理他,他还直接动手,想强迫我。”

    “不过他的实力也不怎么样,被我给打退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那个家伙跟他爷爷查到了我的身份,而且还找到了那个无耻的家伙,骗我爸带着我一起过来这里吃饭。到了这里我才发现那个家伙竟然也在!”

    顾舒瑶说着这些的时候,显得义愤填膺,一对杏目恨恨地瞪着尖嘴猴腮的胡宽还有黄克诚两人。

    而听着顾舒瑶亲口说出这些前因后果,尹修和尹崇文的脸色都不由得微微沉下了些许。尤其是尹崇文,抬眼瞥过对面那个胡老的面庞,眼中的寒意更深了几分。

    胡老显然没想到顾舒瑶竟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把事情说出来,这简直是在打他的脸。

    顿时,胡老的脸上变得一片冰冷,目光阴冷地盯着顾舒瑶,冷声道:“小姑娘,你应该也学过一句古语,叫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吧!”

    “说话之前还是过过脑子,想想清楚比较好。否则,这说出去的话,可就是泼出去的水,想要后悔再收回来,呵呵,那可就难了……”

    胡老冷笑着,所说出的话语中充满着浓浓的森然威胁之意。

    可惜的是,他并不知道他面前坐着有两个可以像捏蚂蚁一样,随手捏死他的存在。还以为自己有着武道极致的修为,高高在上,傲视他人,无所忌惮。

    听到胡老的话,顾舒瑶冷冷地嗤笑一声。

    有尹家太爷爷在此,她又何须再去忌惮害怕这个老家伙?

    “老东西,你以为我现在还会被你吓到?嗤,你那个孙子长得尖嘴猴腮,一看就猥琐得令人作呕。而且连脑子都似乎不太正常,武功也只是稀松平常,连我都打不过,你还想逼我嫁给他?”

    “做梦去吧!”

    顾舒瑶对着胡老臭骂发泄了一通,随即又对尹修和尹崇文道:“刚才就是这个老东西,一直或明或暗的威胁我跟我爸,想要逼迫我爸答应给他那个傻子一样的孙子定下婚约。”

    “要不是昭武刚才恰好出现,叫我们过来这边,当时我跟我爸都不知道该要怎么应对了。”

    “就是这样,这个老东西刚才还不肯放我们过来,还是我爸找了借口说我的婚事要过来问问长辈们的意见,他才允许我们过来,而且他自己也跟了过来……”

    听着顾舒瑶说完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尹修和尹崇文都是面色微冷的望着那个胡老。

    而尹昭武也在一旁补充了一句,“刚才我过去叫顾叔叔和舒瑶的时候,那个老家伙确实是一直在阻挠威胁。”

    “太爷爷,这个老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胡老被顾舒瑶这么赤.裸裸的讽刺打脸,一张老脸顿时阴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死死地盯着顾舒瑶,微眯的眼眸之中寒光四射,充斥着浓浓的杀机。

    不仅因为顾舒瑶讽刺痛骂了他,更是因为顾舒瑶说他的孙子长得丑,人猥琐,还是个傻子……

    他的儿子早已经死了,如今也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孙子。可以说这个孙子就是他的逆鳞也不为过。

    顾舒瑶的那番讽刺,无疑深深地刺痛了他,刺激到了他的逆鳞,所以他此刻是真正的对顾舒瑶动了杀机。

    不过,与此同时,他的心里也十分的惊异。

    目光再次扫过尹崇文的那张脸,带着几分狐疑、不解和惊诧。

    刚才他亲耳又听到了顾舒瑶和尹昭武都分别叫了尹崇文一声‘太爷爷’!

    这么说来,刚才在走进来之前所听到的那两声‘太爷爷’,所指的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最多也就是六十出头的人?

    “想来应该是此人在家族中的辈分比较高而已。不然的话,看他也就六十余岁的模样,怎么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重孙……”

    胡老心中暗想道。

    所有的念头都只是在胡老的脑海中瞬间闪过。

    很快他就回过神来,再次冷冷地盯着顾舒瑶,微眯了眯眼,语气森然的道:“小姑娘,看来你是有恃无恐啊!”

    “我很好奇,你究竟是哪来的这么大的底气敢如此激怒老夫。难道就凭这些土鸡瓦犬一样的货色?”

    说着,胡老的目光扫过尹崇文、尹修还有尹天磊几人。显然他口中的所谓土鸡瓦犬指的就是尹修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