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竟然是你!?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听到胡老的话后,尹修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讥诮之色。…≦,

    土鸡瓦犬?

    呵呵,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尹修心中淡淡的想道。

    不过他刚才有留意到在那个胡老刚进来时,尹崇文神情中的那一丝异色。虽然还不清楚尹崇文为何会如此,不过尹修也大概的猜到了一些,尹崇文可能以前认识这个人。

    因此,此刻尹修也就没有急于开口,只是静静地坐着。转过头看了眼身旁的尹崇文,打算将此事交给他来处理。

    尹崇文望着胡老,忽然间微微一笑,悠悠的开口道:“胡维勇,我没记错的话,你的名字应该就是这个吧?”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样一副跋扈乖张的面孔,一点儿都没有变。早知如此,当年我就不该对你手下留情,放你一马了……”

    尹崇文突如其来的这番话,让在场的众人都纷纷一愕。不约而同的朝尹崇文望了过去,脸上充满了讶然之色。

    而被尹崇文一语叫出名字的胡老,此刻脸上更是充满了惊容。

    吃惊的望着尹崇文,心中终于完全的肯定刚才看着尹崇文那张脸时所涌现出来的那股莫名的熟悉感并非错觉,而是他们以前真的认识!

    只不过,尹崇文虽然已经叫出了他的名字,但胡维勇却仍旧对尹崇文的身份犹如雾里看花,似乎想到了,但却又好似隔着一层轻纱,总是捅不破那层窗纸。

    “你……到底是谁?”

    胡维勇面色沉冷的紧紧盯着尹崇文的面庞,沉声问道。

    尹崇文却是淡淡一笑,看了看胡维勇。面上略带着些许讥嘲之色,缓缓地道:“看来你果然是老了,记性也差了,这样都还没想起来吗?”

    “不过没关系,你想不起来也不要紧,我告诉你也无妨。”

    尹崇文露出一丝戏谑的瞥着他。“听好了。我姓尹,尹崇文!大概得是六十年前了吧,那时候你应该才二十来岁的样子。”

    “当年你在一处乡下偷取村里养的鸡吃,被人发现后,不仅没有逃走,反而是见发现你偷鸡的那位姑娘颇有姿色,于是竟意欲行不轨之事。”

    “当时我恰好住在那座村里,在听到那位姑娘示警后就赶了过来,出手阻止了你。若不是你当初言辞恳切的开口求饶。那位姑娘也没出什么事,我念及着华夏刚刚经历了一场百年浩劫,江湖人士都死伤惨重,凋零落寞,这才对你网开一面,放了你一马……”

    说完了这一段陈年往事,尹崇文也从追忆中抽离出来。

    看着对面脸色已经渐渐变得有些苍白的胡维勇,继续道:“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竟然还能在这里再遇见你。更让我没想到的是,现在的你仍然如当年那般乖戾跋扈。自持武力。欺压他人。”

    听到尹崇文自报身份,并道出当年的旧事,胡维勇确实被惊得不轻,整个人都差点被吓了一跳。

    脸色甚至有些煞白的,瞳孔微微的收缩,双眼满是震惊的呆望着尹崇文。神情之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竟然是你?你……你真的是他?!”

    “可是这怎么可能!?他明明比我还要年长了十岁有余。这么多年过去,算下来的话,至少也该有九十余岁,近百岁的高龄。怎么可能还这么年轻!”

    “不可能!你不可能会是他……”

    胡维勇怔怔的呆望着尹崇文,有些不敢置信的失神喃喃叫道。

    站在旁边的胡宽还有后面的黄克诚都吃惊的望着胡维勇和尹崇文两人。目光不停地在两人之间来回的逡巡扫过。

    对于在场的尹家众人,以及顾文渊、顾舒瑶等人还好说,他们都清楚尹崇文的修为和情况,对这一段尹崇文与胡维勇的旧事虽有些惊讶,但也仅此而已,并没有多少吃惊的。

    可是,对于胡宽和黄克诚而言,这些事情就显得有些悚然和难以置信了。

    “爷爷,爷爷,你没事吧?”

    胡宽看着震惊失神的胡维勇,有些担忧的叫道。旋即他又狠狠瞪了对面的尹崇文一眼,继而对胡维勇道:“爷爷,肯定是那个老头故意这么说骗你的!你可不要上他的当。”

    胡宽脑子确实有点小问题,不过倒也并不是真的傻。

    而听到胡宽的话后,胡维勇也猛然醒悟过来。

    望着对面的尹崇文,深吸了口气后,眼中的惊色慢慢收敛,沉声道:“没错,小宽说得对。一定是你故意这么说来骗老夫的,那个家伙活到现在至少也快百岁了,你怎么可能会是他?”

    缓过来后,胡维勇的眼神霎时变得阴冷凌厉了起来,冷冷地盯着尹崇文,道:“你应该是他的儿子吧?想不到他连这种事也都跟你提过。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哼!”

    胡维勇冷哼了一声,目光不由扫过一眼顾舒瑶,继续道:“看来刚才这个臭丫头敢那样讽刺老夫,就是以为你能够给她撑腰吧?”

    “真是可笑!既然如此,老夫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几斤几两,有没有那个能耐给她撑腰!”

    胡维勇冷声说完,便轻拍了拍身侧的孙子胡宽的肩膀,示意他站到一边去,省得待会儿动起手来,会波及到他。

    而就在这时,尹崇文却是淡笑着摇了摇头,看着他,目光中透出一丝怜悯之色,淡淡的道:“你啊,果然还是跟当初一样,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当年你也是拼了命的想要击倒我,最终实在是见不是我的对手,被我给彻底制住了,这才开口苦苦哀求。”

    “你说我不是当年制住你的那人,我倒是想问问你,如果我不是他的话,刚才又是如何能够直接认出你来的?”

    轻轻一笑,尹崇文轻舒了口气,又道:“不过也无关紧要了。你这性情,怕是不交过手,不把你给zhi fu,你是不可能会甘心直接就服输认错的……”

    尹崇文的话,让胡维勇心头惊了一下。

    望着尹崇文的眼神也变得稍有些惊疑不定起来。至少有一句话他还是比较认同,或者也可以说是不得不认同的。

    那就是如果尹崇文不是当年的那个人的话,他刚才又是如何一眼认出自己来的?

    这可有些说不通啊!

    不过,尹崇文后面的话也没说错。

    胡维勇的确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性格,在没有交过手,没有探知对手深浅如何的情况下,就想让他直接服软认输,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他如今可是早已达到了武道极致的人物。如今的实力又岂是当年能比的?

    就算眼前此人真的就是当年的那个人,就算他不知究竟使了什么法子,这么多年过去了,却还这么年轻,看上去才六十出头的样子。

    但是,胡维勇自信以他武道极致的修为,也无需忌惮任何人!

    就算对方同样达到了武道极致,那也无非就是个平手,没什么好怕的。

    “少说废话!出招吧,老夫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能耐,敢口出狂言来诓骗老夫!”胡维勇冷冷地道。

    尹崇文淡淡一笑,却并没有丝毫要站起身来的意思,只是带着一丝讥嘲的看着对方,不疾不徐的道:“当年我是一时心软,对你网开了一面。如今见你仍旧是这般跋扈乖张的模样,这一回,说不得就得让你从今往后失了这乖戾张狂的资本了……”

    尹崇文语气颇显平淡,显然就是一副完全没将对方放在眼里的姿态。如今的他也确实是有这样的资本。

    只有真正的踏入了‘超凡入圣’之境,凝结了金丹,才能够真正的体会到这一个层次的力量与所谓修行极致的差距是多么的巨大。

    说是天壤之别都不为过。

    胡维勇自然也听出了尹崇文语气中对他的淡漠和蔑视,同样也听懂了他这番话语中隐含的意思。

    心中顿时动怒,怒声道:“好大的口气!想废老夫的一身功夫?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既然你不动手,那便让老夫来好好的教教你怎么做人!废了你的修为,看你还如何猖狂……”

    话音落下,胡维勇立刻便毫不犹豫的出手。

    脚下一动,武道极致的修为便立刻爆发出来。整个人瞬间便化作了一道残影般,朝着对面数米外依旧在静静端坐的尹崇文疾掠而去。

    那情形,简直犹如风驰电掣一般的迅捷,似闪电般的撕裂空气。人影一闪,几乎瞬间即至!

    站在后面的黄克诚看到这一幕,简直是目瞪口呆,眼底满是惊叹之色,对于胡维勇那惊人的实力,心底暗赞不已。

    “这胡老的实力果然是深不可测,惊世骇俗啊!如此速度,我的眼睛都几乎看不见他的身影了……”

    “不过,顾文渊还有那些蠢货竟然敢触怒胡老,简直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黄克诚心中暗暗地想道。一阵幸灾乐祸的样子,似乎在等着看顾文渊还有尹修等人如何被胡维勇狠狠教训,如何倒霉的场景。

    而胡宽,此时则显得格外的兴奋。双眼放光一般的盯着他爷爷胡维勇那化作光影疾掠的身形,一脸期待的样子。

    或许在他心中,他爷爷就是‘无敌’的存在,只要他爷爷亲自出手,那就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抗衡!

    只不过,这一次的情况,显然是超出了黄克诚和胡宽的意料。甚至可以用让他们瞠目结舌、木若呆鸡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