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一指废除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只见胡维勇即将要冲到尹崇文等人吃饭的桌前之际,尹崇文突然不疾不徐的抬手,对着胡维勇的身形十分随意从容的弹了一指。

    霎时间,一道看似平常微弱,丝毫没有显现出什么凌厉或惊人声势的劲气从尹崇文的指尖激射而出。

    嗤

    那一道劲气就仿佛子弹射入水中在水下所形成的弹道线一般,破开了空气,瞬间便打在了胡维勇的下腹丹田之处……

    刹那。

    胡维勇猛地感觉到自己的丹田微微一痛,就好像是突然被一枚针头给猛地扎了一下似的。

    他的身体也在那一瞬间,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颤,有些僵住。

    “怎么会……”

    胡维勇的双眼蓦地大睁,瞳孔之中渐渐地浮现出一抹惊惧与骇然之色。

    仅仅是那么一瞬之后,胡维勇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向后猛然倒飞而出。那倒飞的速度几乎能与他刚才疾掠上来的速度相比了。

    ‘呼……’

    一阵呼啸过后,眼见着胡维勇就要猛撞在后面的屏风上。

    这时,一股无形的力量突然降临,直接将他的身体托住,让其缓缓地落在了屏风前面,没有撞到屏风。

    看到这±↘,..一幕,尹崇文不由得微怔一下,继而略带一丝愕然的扭过头来看着坐在身旁的尹修。

    正要开口之际,目光扫见边上的顾文渊、顾舒瑶,还有对面的胡维勇等人,于是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尹修自然注意到了尹崇文望来的目光,不由微微一笑,随口道:“撞坏了人家的屏风总归是不好的。”

    听到尹修的话后,瞬间尹崇文就明白了尹修的意思。恍然的点了点头。“还是……还是你考虑得周到。”

    刚才出手托住胡维勇倒飞身体的,正是尹修。

    若是放任他撞上那屏风,怕是就得吸引其他的人过来了。那样无疑会有些麻烦,也没有必要。

    尹修对着尹崇文淡淡一笑,继而便又将目光投向了刚刚落地,一脸颓丧苍白。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面若死灰的胡维勇身上。

    而站在胡维勇边上的胡宽,以及黄克诚则显得有些惶恐的望着面色惨白,满额冷汗,一副失魂落魄样子的胡维勇。

    他们俩都不明白刚才那短短的电花火石的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怎么好好的,胡维勇竟会毫无征兆,如此突然的就猛地倒飞回来。而且刚才眼看着胡维勇就要撞到后面的屏风了,可是他的身体却再一次毫无征兆的突然减速,平缓的落下……

    这一切在他们眼中都显得有些匪夷所思。

    整个过程,他们就只看到了对面始终平静坐在那儿的尹崇文抬起了一只手。然后对着前方轻轻地一弹指。

    除此之外,他们再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人有出手的痕迹。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克诚满头大汗,呆呆的看着用手撑着地板,坐在地上的胡维勇,喃喃地自语。

    “爷爷,爷爷,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胡宽经过了最初的惊愕失神后,很快回过了神来。连忙慌乱的大叫着,扑到了胡维勇面前。一把将他扶起。

    听到胡宽的声音,胡维勇似乎也终于从打击失魂的状态下稍稍缓了过来。他在胡宽的搀扶下有些艰难的站了起来。

    随即抬起了头,望着对面的尹崇文,眼睛死死地盯着,充满了不甘和惊惧!

    整个隔间里,也就只有他们三人对于刚才的一幕感到震惊和匪夷所思。对于尹天磊、尹昭武、宁月璟。乃至是顾文渊、顾舒瑶等人来说,刚才的情形虽然让他们感到颇为惊叹。

    但也仅仅是惊叹罢了,并没有多么的出乎意料的意外与震撼。

    因为他们都清楚尹崇文乃是已经突破了武道极致,踏入了一个全新境界的人物。对于他如今的实力究竟有多强,虽然没有一个很直观和明确的概念。但也有一些心理准备。

    无论看到什么样令人震撼的场景,也都不会感到有什么意外的。

    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与之相比,刚才尹修那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还有随后尹崇文的回应,反倒是更让在场的顾文渊和顾舒瑶父女俩颇为惊异和好奇。

    父女俩都忍不住往尹修身上多看了几眼。

    刚才尹修与尹崇文之间那十分简短的一句对话,很明显是话里带话,意有所指。

    并且,所指的就是刚才胡维勇倒飞差点撞到后面屏风时,却突然身体倒飞速度缓下来,并平缓落地的事情。

    虽然想到了这一点,但对于这其中究竟有什么深意,顾文渊和顾舒瑶两人却有些想不通透。

    尹修为什么会没头没尾的说这么一句话?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而且,看样子尹崇文也似乎十分的认同。甚至……甚至尹崇文回应时的语气让他们隐隐的感觉,一点儿也不像是在跟小辈说话。

    这一点,对比之前,或者是以往他们自己,以及见到尹家的其他人在尹崇文面前时,尹崇文说话的语气就可以感觉得出来。

    顾文渊和顾舒瑶都忍不住皱眉沉思。

    难道说……

    顾舒瑶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朝尹修望了过去。

    尹修似乎也察觉到她的注视,转过了头来,对着她很平和的微微一笑。

    看着尹修那张年轻、帅气的面容,看着那十分具有亲和力的微笑,顾舒瑶再次微蹙了下秀眉,脸上不禁流露出一抹沉思的神色。

    内心里对于刚才的猜测,又不禁有些动摇起来。觉得自己刚才的猜测应该不大可能。

    毕竟尹修还那么年轻,虽然他很厉害。

    甚至厉害到了让自己觉得深不可测的地步,但再怎么样,他也就是修炼了二十年不到。怎么也不可能达到能够跟尹家太爷爷相比的地步。

    刚才那个讨厌的老东西快撞到屏风时,突然缓下来,应该也是尹家太爷爷的手段吧。不太可能会是尹修……

    在顾文渊和顾舒瑶父女俩心中泛起种种猜测之时,被胡宽扶着站了起来的胡维勇死死地盯着尹崇文。

    终于深吸了口气后,蠕动了一下嘴唇,喉间一阵滚动,似乎开口得有些艰难,声音显得略带低沉嘶哑,还带着些许颤音,语气艰涩的缓缓开口,“你……真的废了我的一身功夫?”

    他这一开口,就让扶着他的胡宽,还有站在边上的黄克诚一阵大惊失色。

    而胡维勇的语气也不是询问,而是那种一半肯定,一半反问的语调。

    因为他其实很清楚自己此刻的状况,知道自己的一身修为确实是已经被尹崇文给废了。但是他又不愿意相信这些,所以想要从尹崇文的口中得到一个回答。

    他期待的是否定的回答。但是,内心里却又明白,就算尹崇文回答他,那必然也是一个肯定的dá àn!

    就是如此一个矛盾的心境之下,开口问出了这一句话。

    “爷爷,你、你说什么?你的修为被那个老家伙给废掉了?”胡宽紧紧地搀扶着胡维勇,一脸震惊的失声叫道。

    他的脑子是有点小问题,但是对于大多数最基本认知的事情,却还是很清楚的。

    他也更加明白,他的爷爷,更准确的说是他爷爷的那一身达到了武道极致的修为就是他在这世上最大的依靠和倚仗。

    可是现在,爷爷的修为被人给废掉了。

    那么他以后还靠什么横行江湖?他还怎么娶对面那个很漂亮,一定要得到的女人做老婆?

    胡宽心里顿时阴暗了下来,整个人浑身散发着一股阴冷的气息,仿佛一条毒蛇一样,咬牙切齿的狠狠盯着尹崇文,眼神里充满了恨意。

    与阴翳的胡宽相比,黄克诚此刻内心里更多的是一种焦虑、惶恐和心虚。

    他万万没想到,那么厉害,简直是惊世骇俗般人物的胡老竟然只一个照面,甚至连对方三尺之内都没有靠近就被对方一弹指给废了一身修为!

    这实在是让他感到惊骇欲绝。

    “那个老头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可能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连胡老都没有一丝抵抗之力就被废掉了修为。甚至那老头根本都没有碰到胡老的身体,只是那么隔空一弹指而已!”

    黄克诚心中震撼的想道。

    “之前顾文渊说过来见世交长辈。这个厉害得吓人的老头竟然会跟顾家是世交!在江湖上连三流世家都算不上的顾家居然会有这么厉害的高人世交……”

    黄克诚心里渐渐地升起了退缩之意。

    他自己很清楚,之前他出卖顾文渊父女,不仅是把他跟顾文渊多年的交情斩断,他为了讨好胡维勇所说的那些话更是将顾文渊父女都给得罪狠了。

    现在胡维勇不行了,让人给废了修为,他也等于是失去了靠山。

    要是再不趁机赶紧溜之大吉,恐怕等顾文渊他们回过神来,他再想要那么轻松的走人就没那么容易了……

    想到这些,黄克诚立即不动声色的悄悄朝着出口那儿靠近过去。打算偷偷地溜出外面后就立马逃之夭夭。

    然而,他的企图或许顾文渊和顾舒瑶一时半会不一定会察觉到。但是,在尹修和尹崇文两rén miàn前,他的小动作却不可能逃得过他们俩的法眼。

    刚才顾舒瑶已经把整个事情前因后果都说了。这其中,黄克诚所扮演的角色可不光彩。不论是尹修还是尹崇文,对他都没半点好感。

    自然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放他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