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落魄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的目光扫过悄悄地挪向出口的黄克诚,嘴角微抿了抿,露出一缕淡笑。?火????.?不过他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只是,与此同时,正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现般在缓缓移动中的黄克诚忽然间现自己动不了了,就好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

    浑身上下都完全被死死地定住,别说继续移动了,就连手指头想要动弹一下都办不到!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黄克诚心中大惊失色,脸色‘唰’的一下变得一片惨白。

    猛地抬起眼皮,急剧收缩的瞳孔骇然的望向了对面静坐着的尹崇文,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和慌乱……

    他还以为自己之所以现在无法动弹全是因为尹崇文出的手。毕竟刚才他可是亲眼见到了尹崇文只是隔空一记弹指就直接把被他视作绝世高人的胡维勇给废了。

    眼下他的身体无法动弹,更加不可能再悄悄地溜走。

    一想到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来自顾文渊和顾舒瑶父女俩的怒火……黄克诚就不禁打了个寒颤,心头一缩,顿时升起了一股后悔的感觉。

    如果早知道顾家竟然有如此可怕的世交,就算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出卖顾文渊父女。

    相反,他只会拼了命的去讨好顾文渊。维持两人之间的友谊。

    然而现在似乎一切都已经晚了……

    他之前就已经把顾文渊父女给卖了个干净,得罪了个彻底。

    黄克诚不禁在心里为自己默默地祈祷,希望等下顾文渊能够多少……多少念及着往昔的那一点‘情分’,可以放他一条生路才好。

    黄克诚并不知道出手束缚住他的人并非是尹崇文,而是坐在尹崇文身旁的尹修。

    事实上,此刻隔间内其他人的注意仍然都聚集在胡维勇身上,没有谁去留意到黄克诚的情况。只有尹修和尹崇文两人而已。

    尹崇文本来也是打算要出手‘留住’黄克诚,不让他溜走的。不过眼见尹修已经先他一步将黄克诚给束缚住,于是便不再多费手脚。

    转过头来看了眼尹修后,尹崇文便直接将目光又重新投向了对面的胡维勇。

    此时胡维勇仍然是一种绝望、落寞中带着那么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般的期待与渴望的等待着尹崇文的回答。

    正如之前所说,此刻的胡维勇内心存在着一种矛盾。

    理智上他很清楚自己此刻的状况,明白自己修为确实已经被废了,丹田直接被刚才尹崇文那隔空的一指给戳破了一个孔。

    现在丹田中的元罡正在迅的泄漏消散。就好像是一个被戳破的气球一样。

    用不了多少时间,他丹田内的所有元罡就都会从丹田上被戳破的那个孔中漏掉,而后消散……

    只是,这样的境地实在是胡维勇难以接受,也不愿意去相信的。

    所以他内心里还是带着一丝丝的奢望。期盼着这只是自己的错觉,是幻觉,是假的。自己的丹田并没有任何的问题,自己的修为也还在。

    于是他就想要从造成这一切的尹崇文口中听到一个否定的回答,以此来肯定他内心的那一丝不切实际的奢望!

    只不过尹崇文显然不会去理会胡维勇此刻内心里的那种挣扎和矛盾,他淡淡的瞥了一眼,随口道:“这个问题,你还需要问我吗?你自己不是最清楚?”

    微顿了一下,尹崇文还是又补充了一句,“你的丹田已经被我刚才弹出的指劲给戳破。你觉得没有了丹田存储元罡,你的修为还能存在?”

    尹崇文一通平淡的反问,对于胡维勇来说不啻于当头一棒。将他内心里那最后的一丝丝奢望和幻想也都彻底的扑灭。

    即便胡维勇如今已经是八十余岁的高龄,但这样的残酷现实还是让他难以接受,也不愿意接受。

    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的盖世武功,习惯了以强横的武力横行天下,更加习惯了高高在上,跋扈乖张,对人颐指气使的‘高人’风范……

    现在,功夫被毁。失去了倚仗。从今往后还有几个人会再鸟他这位曾经纵横江湖,倨傲高冷的绝世高手?

    不被过往得罪的仇家落井下石,追杀泄愤就算邀天之大幸,跪谢老天。菩萨,佛祖了。

    胡维勇有些禁受不住这样的沉痛打击,被孙子胡宽搀扶着的身体忍不住晃了晃,脚下向后一个踉跄,差点仰倒下去。

    还好他的孙子胡宽及时的赶紧扶稳了他,这才没让他真个倒下去。

    然而。即便如此,胡维勇也不愿相信的在嘴里失魂落魄的喃喃念着,“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被人废掉一身修为,变成一个废人呢。”

    “这不对,骗我的,对,没错。一定是骗我的。我的一身神功都还在,我是天下无敌的绝世高手,没有人能够废得了我的修为……”

    胡维勇的精神状态显得有些癫狂。

    嘴里喃喃念着之际,那苍老的脸庞上变得格外的扭曲而狰狞。

    显然,丧失一身修为对于已经习惯了自己绝世高人身份和一身强大武力的胡维勇而言,是一个无法接受的打击。

    只不过,他内心里再如何的不能接受,再如何的癫狂,却也分毫改变不了他此刻的现状。

    被尹崇文一指击破的丹田正不断地泄漏着存储其中的真元,他的修为正在迅的丧失……

    尹崇文看着胡维勇那神态癫狂的样子,不禁微摇了摇头,淡淡的说了一句,“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都是自己作孽作的。若是你往昔不那么乖张跋扈,恃武凌人,强迫他人意愿,也就不会有今日之果。”

    胡维勇的修为已经被废掉,尹崇文也没有什么心思再去奚落他。

    顾文渊和顾舒瑶看着胡维勇修为被废后的癫狂落魄样子,也觉得之前在那边受到胡维勇威胁强逼的怨怒都基本散去了。

    “你们走吧。希望自此以后,你们祖孙俩能够改掉那跋扈乖戾的性情,安安生生的过日子。”

    微顿了一顿,尹崇文又道:“如若下回再让我现你们祖孙俩本性不改的话,那么老夫到时也不介意直接将你祖孙二人从这世界上彻底抹除!”

    胡宽恨恨地瞪着尹崇文,那阴翳的眼睛里充满了怨毒与恨意。不过他脑子虽然不是太灵光,但毕竟还不是真的傻蛋。

    至少他也能分得清此刻若是再与尹崇文纠缠,那么很可能他们祖孙俩就真的要命丧今日。

    所以,胡宽也只能忍耐着心中的怨恨,对胡维勇道:“爷爷,我们走。”

    胡维勇嘴里仍然还在喃喃的念着:“不可能,不可能……”

    脸上的神情显得失魂落魄,格外消沉、颓废。听到胡宽的话后,也只是被动的被他扶着转身离开。

    看到尹崇文放过了胡维勇祖孙二人,被尹修定住了身形,无法动弹的黄克诚顿时再也按捺不住,连忙冲着尹崇文叫道:“我呢?那我呢?求求你,也把我放了吧,我知道错了。”

    “我向你们认错,磕头赔罪都行,只要你们能放了我,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这个时候黄克诚也再没有什么所谓的‘矜持’。

    他不傻,很清楚尹崇文他们已经解决清楚了胡维勇祖孙的事情,那么接下来自然也就是轮到他了。

    既然刚才对方将他定住,让他无法逃走,肯定就不会那么轻易的不闻不问就放他离开。

    因此黄克诚非常识时务的立马开口求饶。

    只要能够脱身,开口求饶又算得了什么?

    黄克诚的身体虽然被尹修束缚住,但尹修却并没有把他的嘴也给堵上,所以他还是能够说话的。

    黄克诚的忽然开口,也让隔间内众人的目光纷纷汇聚到了他的身上。

    之前所有人的注意都在胡维勇身上,此刻胡维勇祖孙一走,加上黄克诚又主动开口求饶,自然的就成了众人的注目的焦点。

    而刚刚因为胡维勇修为被废而平息了心中怨怒的顾文渊与顾舒瑶父女俩看到黄克诚后,内心的那股怒火又再一次的涌现了上来。

    他们可没有忘记刚才在那边隔间的时候,黄克诚是怎样出卖他们的。当时他为了讨好胡维勇,那副嘴脸可谓是无耻之尤!

    更何况,黄克诚还曾经是顾文渊多年的朋友。

    如果只是被一个陌生人,或者是不太熟悉的人出卖,或许顾文渊和顾舒瑶父女还不至于那么生气和愤怒。

    正因为黄克诚曾经是顾文渊多年的朋友,顾文渊对他也算是颇为信任,所以才会对这次被对方利用自己的信任出卖感到格外的愤怒!

    顾舒瑶也同样如此。

    甚至一想到自己从小到大不知道叫了眼前这人多少次黄叔叔,可是正是这位她从小叫到大的‘黄叔叔’直接把她给卖了。

    顾舒瑶心里就觉得怒气难平。

    以至于一看到对方那张以前还觉得挺和善富态的圆脸,此刻却是觉得那样的恶心膈应,令人作呕!

    甚至忍不住有一股冲动想要冲上去狠狠地扇他几大耳刮子的,才能够以解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