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哀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放过你?哼,做梦吧!想让我们这么轻松的就放过你,门都没有!”顾舒瑶一对杏目瞪着黄克诚,恶狠狠地说道。∑,

    她心中确实是对黄克诚充满一股怒气。不把这股怒气发泄出来就想让她放过黄克诚,怎么可能?

    听到顾舒瑶这番恨恨的话,黄克诚那张虚胖的圆脸上顿时神情一僵。继而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一脸委屈哀求的望着顾舒瑶和顾文渊两人。

    道:“舒瑶侄女,黄叔叔之前那都是迫不得已的啊。都是那个姓胡的老头威胁我的,要不是他以身家性命来威胁我,黄叔叔怎么会那样对你?”

    “你是知道的,打小黄叔叔就很喜欢你,很疼爱你。你还记得吗,你以前过生日时候黄叔叔还有给你买礼物来着……”

    说完,他又对顾文渊道:“文渊,我说的都是句句属实啊!绝对没有骗你们。这次我真的是逼不得已才会这样的,求求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看在咱们以前那么多年交情的份上,放过我这一回行不?”

    黄克诚显然知道顾文渊和顾舒瑶心中都对他充满怒气,所以立即就大打感情牌起来。

    然而他不提还好,他这一说,反倒更是火上浇油,彻底点炸了顾文渊和顾舒瑶两人心里的怒火。

    “你居然还有脸跟我提什么多年交情?黄克诚,以前真他吗的是我顾文渊瞎了眼,竟然把你这种人当做朋友,还那么信任你。”

    “想让我放你一马?做梦!”顾文渊气呼呼的怒骂道。

    顾舒瑶也同样毫不客气的冷冷一通臭骂过去,“姓黄的,你也别跟我提什么‘叔叔’还有以前的事。更加别再叫我‘侄女’,我当不起你的这一声‘侄女’。”

    “还有。你现在这么叫我,只会让我觉得恶心,更加的厌恶你。之前在那边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现在想想我都觉得想吐,简直是恬不知耻!”

    听到顾文渊和顾舒瑶父女的痛骂,黄克诚顿时哭丧着脸,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哭嚎道:“文渊。舒瑶,这次真的是我错了。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因为那个姓胡的老东西胁迫就出卖了你们。”

    “求求你们就放过我这一次吧,就这一次!只要你们肯放过我这一回,无论你们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好不好?”

    说着,黄克诚的目光又望向了顾文渊,眼神中充满了祈求的神色,道:“文渊。咱们好歹也相识近十年了,难道你就不能看在十年交情的份上放我这一回?”

    此刻的黄克诚完全就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一样,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若是没有经历之前被他出卖,还有他为了讨好胡维勇时所说的那些无耻之尤的话,或许顾文渊和顾舒瑶还会被他的这番作态给蒙骗忽悠住。

    但是,他们父女俩之前都已经见识过了此人的无耻嘴脸,如今又岂会被他三言两语的哀求乞怜就被说动?

    “姓黄的,从你之前决定要出卖我和舒瑶的时候。我们之间的所有交情就已经被你自己亲手给一刀斩断了。”

    “现在你也不要再跟我提什么以前的交情。所谓十年交情就是让你出卖,让你用来讨好那个姓胡的老家伙的?你出卖我跟舒瑶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起跟我是十年交情?”

    “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尽扯着什么舒瑶跟那个一看就歪瓜裂枣,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胡公子是什么狗屁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时候就忘了我们的交情,忘了舒瑶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了?”

    “我告诉你,黄克诚,你现在再跟我提什么交情不交情的。已经没用了。大家都不是三岁小孩,你也不要再打什么悲情牌,装出这么一副可怜的模样来骗取同情心。想要我们轻易的放过你,一个字,不。可,能!”

    顾文渊瞪着黄克诚,没用一丝动摇的冷冷说道。

    正如顾文渊所说,之前黄克诚出卖他们父女的时候就没想到他们之间十年的交情,现在再来提这些,又还有什么用?

    而且还编排出什么受到胡维勇的胁迫。

    当时他出卖他们父女俩的时候,那可叫一个欢实着呢,有半点受到所谓胁迫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副恨不得趴在地上跪舔那个姓胡的老头的姿态。

    如今顾文渊也算是看透了此人,是以自然不会轻易罢休。

    眼见自己如此苦苦哀求都丝毫没有作用,黄克诚顿时有些欲哭无泪。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悔恨,甚至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几大嘴巴的。

    怎么就鬼迷了心窍,为了那个胡维勇许诺的好处就动了歪念,出卖了顾文渊和顾舒瑶呢!

    黄克诚见到不论是顾文渊还是都态度坚决,于是只好将目光投向了尹崇文。

    他知道顾文渊他们父女俩此刻的倚仗就是尹崇文。如果他能够求动尹崇文,让尹崇文开口放他一马的话,那么顾文渊父女想必也不会多说什么。

    于是,黄克诚立马对着尹崇文哀求道:“这位前辈,求求您放过晚辈这一回吧。这次晚辈的确只是鬼迷心窍,又受到了那个姓胡的老东西的胁迫,这才一时差念,做出了这种出卖朋友,违背道义的事情。”

    “但是晚辈真的已经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恳请前辈能够给晚辈一次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晚辈保证,从今以后一定好好的做人,绝对不会再做出任何有违道义,违背良心的事情!”

    看到黄克诚居然又转而去向尹崇文哀求,顾文渊和顾舒瑶都是一阵嗤之以鼻的冷笑。

    他们已经看透了此人的嘴脸,是以对于他的话,压根就不信。

    尹崇文淡淡的笑了笑,随即又转过头看向了身旁的尹修,轻声的问了一句,“你……觉得此人该怎么处理?”

    尹修在这儿,加之尹崇文也知道尹修跟顾舒瑶有一些私交,所以就想问问尹修的意见。

    对于尹崇文询问尹修的意见,尹天磊和尹昭武等一干尹家人等,以及坐在边上‘看戏’的宁月璟还有绿萝都没有半点惊讶的。

    只是顾文渊和顾舒瑶却不免升起几分惊异之感。

    尹家老太爷为什么要去问尹修意见?而且神态和语气也还是感觉一点儿也不像是对后辈说话。

    顾文渊和顾舒瑶再次感到一阵惊疑不定。

    甚至原先被顾舒瑶否决掉的一些隐约的念头也再一次的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为什么尹家老太爷不去问尹天磊的意见,不去问尹昭武意见,甚至也没问作为当事人的他们父女俩的意见,反而是独独的去询问尹修……

    这其中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莫名的怪异。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尹修就坐在尹家老太爷旁边,所以尹家老太爷就只是那么随口一问。只是……看着尹家老太爷的神情,看着尹修脸上那平淡的反应。

    怎么都不太像啊!

    顾舒瑶不禁蹙起了那对如同柳叶般的秀眉,眉心皱着似一个‘川’字,清澈的明眸中透着一缕异样的目光盯着尹修。

    此刻她的脑海中不停地回忆着与尹修相识以来的种种,回忆着许多以前就觉得有些怪异的地方。

    这些东西就好像是一团有些杂乱的麻线,她想要将这些思绪都给理顺了。

    她觉得或许理顺了这些思绪,就能大概的猜到一些东西吧?

    尹修自然也感觉到了顾舒瑶注视的目光,不由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虽大致看出了她心中的些许疑惑,但尹修也不以为意,微微一笑,对身旁刚才询问的尹崇文道:“我看这事还是问问舒瑶跟她爸的意见吧。”

    尹崇文闻言,不由轻点了点头,看了看顾文渊和顾舒瑶后,应道:“也好。毕竟此事文渊和舒瑶是当事人。”

    说完,尹崇文又问道:“文渊,舒瑶,你们觉得该怎么处置这个人?”

    听到尹崇文的询问,顾文渊很快就将注意从尹修身上移开,目光重新落在了黄克诚的身上。

    而顾舒瑶,此时则显得对黄克诚稍有些心不在焉了。不像之前那样义愤填膺,怒气难平的模样。

    她现在脑子里都是回忆着关于尹修的事情。

    所以看了看那个黄克诚后,便对顾文渊道:“爸,还是你来决定吧!”

    顾文渊轻点了点头,也没有推却。目光紧紧地盯着黄克诚。

    黄克诚见状,顿时心头一紧,内心立即变得格外的紧张和忐忑不安起来。顾文渊现在几乎等于是掌握了对他的宣判权力。

    他心里也清楚,顾文渊的话,恐怕很大的可能就是对他最终的‘审判’了。

    “文渊,你好好想想,我们毕竟认识了十年,十年啊!”

    黄克诚还是忍不住内心对接下来顾文渊‘宣判’的紧张和不安,一脸祈求的再一次开口叫道。

    甚至于他的声音中都透着一丝的嘶哑和哽咽,眼眶里也隐隐泛着泪光……

    顾文渊盯着他看了片刻,终于长长地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后,这才转而对尹崇文道:“尹爷爷,我看,还是跟刚才的那个姓胡的一样,把他的一身修为给废了吧。”

    “他这次所做的事情虽然无情无义,但我却不能一点情义都不讲,真个把他赶尽杀绝。废了他的一身功夫,相信他经此一事也能长个记性。至于以后他如何,那也与我无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