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震动江湖的猜测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听到顾文渊的话,黄克诚心中不禁一颤,感到一阵惊慌。? ?.? `同时又有一种暗暗松了口气的感觉。

    废掉他的一身功夫……这样的结果对于黄克诚来说,其实并非不能接受的。

    至少以后他还是可以继续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除了没有了一身武功之外,其他的并不会有多少变化。

    在如今这个时代,纯粹的个人武力其实已经在很大程度上的被削弱了。

    如果只是正常生活的话,恐怕几年都不一定会有一次能够动用到个人武力的时候。

    只是,黄克诚毕竟也是习武多年。虽然没有多大成就,连先天之境的门槛都摸不着。但也好歹是踏入了练气层次,如今就这么被废了……多年苦修付诸流水。

    内心里想要坦然接受这一切也是很难的。

    是以此刻他的心中有着一种矛盾的情绪。是既庆幸,而又不甘。

    不过,他自己的想法显然是无法左右最终的结果,他只能是抬头望着尹崇文,带着几分惊慌、畏惧、惶恐的等待着对他的惩戒的到来。

    这会儿他也已经不敢再继续开口向顾文渊哀求。他心里也明白,顾文渊只是让尹崇文废掉他的修为,已经是对他网开一面。

    而刚才顾文渊的语气和神态也显示出这件事已经没有了继续回旋的余地。

    “行。既渊你这么说,那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

    尹崇文看着顾文渊,轻点了点头,应道。

    “多谢尹爷爷……”

    顾文渊连忙道谢了一声,接着又道:“还请尹爷爷麻烦出手,将此人修为废除。”

    “嗯。”

    尹崇文轻应道,目光落在前方的黄克诚身上,在对方惊恐的目光之下,尹崇文徐徐地抬起了右手。

    仍旧是像之前对胡维勇那般,朝着黄克诚轻轻地弹出一指。

    霎时间。一道指劲顿时从他的指尖激射而出……

    伴随着一声十分轻微的‘嗤’响,那一道并不如何强劲的微弱指劲瞬息即至,分毫不差的落在了黄克诚下腹的丹田之处。

    噗

    微弱的闷声从黄克诚的丹田处传出。

    黄克诚顿时如遭雷击一般,浑身一颤。脸色‘唰’的一下,变得煞白了下来。

    额头上顷刻间便大汗淋漓,瞪大了双眼,嘴唇微颤着,唇瓣一阵白。看上去似乎承受了什么巨大的痛苦一般!

    因为有尹修的力量将黄克诚的身体定在那儿,是以尹崇文出的这一道指劲并没有像之前的胡维勇那样,将其震飞。

    黄克诚仍然是定定的站在原地。

    只不过,被尹崇文的指劲击破丹田后,黄克诚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显得有气无力,一脸虚弱之相。

    “现、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黄克诚哆嗦着嘴唇,强忍着丹田被击毁,真气外泄。在经脉中肆意乱串的剧痛,面色苍白的看着尹崇文,虚弱无力的说道。

    尹崇文看了看一侧的顾文渊还有顾舒瑶,显然是在询问他们两人的意思。

    顾文渊看着黄克诚那副冷汗涔涔,疼痛得面目略显扭曲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略带着几分唏嘘的对他道:“黄克诚,从此以后,你我二人就是陌路人。但愿此生都不要再有任何的交集了……”

    终究是相交十年的朋友,顾文渊也毕竟不是那种寡恩无情。铁石心肠之人。看到对方如此,心里终是感到一阵唏嘘感慨。

    “好。文……顾先生,这次是我黄某对不住你,有此下场也是我自己罪有应得。多谢顾先生能够念及往昔的交情。对黄某网开一面。”

    黄克诚看着顾文渊,声音微颤着说道。

    “从今往后,黄某会绕着顾先生走。只要是顾先生出现之地,我黄某人必当退避三舍……”

    黄克诚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任何资本去跟顾文渊较劲或者报仇什么的。

    且不说他现在修为已经被废,别说是对上顾文渊了,就算是对上顾舒瑶。那都是力有不逮。

    就算他修为没有被废,只要一想到此刻就静静地坐在那儿,至始至终都没有站起来过的尹崇文……他就再任何的较劲之心。

    连名震江湖,据传早已达到武道极致层次的胡维勇在此rén miàn前都不堪一击,被对方隔空一指就废了修为,他区区一个连先天门槛都摸不到的人还想跟人家较劲?

    那跟找死也没什么分别了。兴许找死还能死得干脆一些……

    黄克诚不是傻子。

    他此刻心里其实也在猜测着尹崇文是不是已经冲破了江湖中千百年来传说的修行极致的那一道枷锁的桎梏,踏入了只存在于传说的‘凡入圣’之境。

    他可没有忘记之前胡维勇说过眼前之人应当已经九十余岁,近百岁高龄才对。可是此刻他看上去却最多不过六十出头的年纪。

    再加上,胡维勇可是有着武道极致修为的绝世人物。

    眼前之人能够连照面的机会都没有给胡维勇,只是轻轻松松,平平淡淡的一记弹指就废了胡维勇的修为……可想而知此人的实力究竟强大到了何等深不可测的地步!

    结合这些种种,dá àn几乎已经是呼之欲出。

    除了此人已经冲破了修行极致的枷锁,踏入了那千古以来从未有人涉足的传说领域之外,恐怕也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了。

    怕是也只有达到了传说中‘凡入圣’的境地,方能够让一个已近百岁高龄的期颐老者保持着花甲容貌。

    顾家能够有如此傲视千古的‘无敌’靠山,他黄克诚还有什么资本再去计较?当真是嫌自己小命太长了不成?

    甚至黄克诚心里对于这一个猜测的震惊还要远远地过了跟顾文渊较劲,乃至日后找机会fu chou的想法。

    这世间竟然出现了一位越修行极致,踏入了凡入圣境界,傲视千古的绝代人物……此事一旦传出去,只怕整个江湖武林都必将会被震动,继而掀起一股惊天骇浪般的风波!

    甚至黄克诚都能够想象得到当那些江湖人士听到这个消息时的那种震惊、骇然、不敢置信,以及怀疑、不信……的种种反应。

    且不说黄克诚此刻内心的想法。

    顾文渊在听到他的那番话后,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轻叹道:“好!希望你能够记得自己刚才所说的话。”

    “放心,我黄某人又不傻。这一次已经犯傻了一次,怎么可能还会同样的错误再犯第二次?”

    黄克诚道。

    顾文渊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目光投向了一侧的尹崇文。

    他看得出来对面的黄克诚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束缚住了行动,所以除了说话时嘴巴在动之外,身体的其他部位都一动不动的僵在那儿。

    顾文渊想当然的以为这是尹崇文的手段。所以朝尹崇文望去,示意自己跟黄克诚之间的事情已经彻底解决了。

    剩下的就随尹崇文处理。

    尹崇文看到顾文渊望来的眼神,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对面的黄克诚此时同样紧紧地盯着尹崇文。

    固渊已经答应放过他了。但最终这一切的决定权还是落在尹崇文的手上。至少黄克诚是这样以为的。

    尹崇文对顾文渊轻点了下头,没有说话。只是转过头将目光投向了身旁的尹修。

    禁锢着黄克诚的实际是尹修,所以放不放黄克诚,还是得看尹修的。

    既渊和顾舒瑶对黄克诚都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意见,尹修自然也不会再多事。淡淡一笑后,便直接解除了他身上的禁锢。

    顾文渊有注意到尹崇文望向尹修的眼神,他心里多少觉得有些奇怪的。

    尹爷爷好端端的又去看旁边那个叫尹修的尹家小辈做什么?这么算下来,就刚才没多长时间的功夫,尹爷爷好像就已经有许多次问那个尹修意见或者朝他看去了。

    这让顾文渊心头始终对尹修萦绕着一丝困惑和不解。

    不过这些困惑和不解他也只能是憋在心里,不便开口询问。

    另一边,黄克诚突然感觉到束缚在他身上的那股无形的力量终于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身体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心中顿时长长地松了口气。

    虽然此刻丹田破碎,真气乱窜,让他体内阵阵剧痛难当,但他已经一秒钟也不想继续待在这儿。

    他也害怕等下顾文渊会不会突然反悔变卦。

    所以,黄克诚强忍着体内的剧痛,更加无暇去理会额头上因为疼痛而冒出的涔涔冷汗,苍白的脸上微微流露出一抹疼痛艰难的神情,嘴唇微颤着,连忙对尹崇文说道:“多谢前辈宽宏大量,对晚辈网开一面。”

    “若是前辈没有其他吩咐的话,那晚辈就告辞了……”

    黄克诚不敢有丝毫的不敬。不管是言语上还是动作上,都显得毕恭毕敬的。甚至忍着疼痛,朝尹崇文行了个礼。

    尹崇文没有说话,看了眼尹修后,便对黄克诚挥了下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黄克诚见状,顿时如蒙大赦。赶紧的就立马转身,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隔间。

    虽然体内经脉和丹田处都疼痛不已,但他的脚下却好似生风一般,一手捂着丹田处,‘噔噔噔’几下就飞也似的蹿下了楼,离开了这家饭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