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癫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夜幕中。『,

    银海市某座酒店的客房内。胡宽搀扶着胡维勇靠坐在床头上,望着胡维勇那苍白无力的脸色,胡宽一脸紧张和担忧。

    同时,内心也充满了对尹崇文的怨恨。

    “爷爷,你感觉怎么样了?”胡宽紧张的问道。

    胡维勇此时已经渐渐地从修为被废的打击和癫狂状态清醒过来。他一手抚在自己下腹丹田处,感受着丹田之中所剩不多的些许元罡仍然还在继续的外泄消散,内心就感到一阵难掩的抽痛!

    数十年的修为,就这么被人给废了。连丹田都被击破,再没有一丝一毫恢复的希望。

    即便胡维勇已然是八十余岁的高龄,到了人生暮年,但他心里还是非常不甘的。

    不过在自己孙子面前,他却不想表露出什么来。

    听到胡宽的话后,胡维勇有些吃力的睁了睁眼,看了眼紧张关切的望着他的胡宽,露出一丝稍显勉强的笑容,虚弱的道:“放心吧,爷爷就只是丹田被击破,修为丧失而已,死不了的。”

    胡维勇的话稍稍给了胡宽些许宽慰,一路上他真的是很担心自己爷爷会不会就这么丧命。

    有胡维勇的这番话,他也就安心了些许。

    不过,一想到爷爷一身傲视江湖的强横修为就这么被人给废了,胡宽心里的那股怨怒便止不住的上涌。

    咬牙切齿的狠声道:“那个混蛋,竟然毁了爷爷你的丹田,让爷爷你一身修为尽失,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后悔今天对爷爷你所做的事!”

    胡宽那张脸上充满了一种偏执的狠色,甚至微微显得有些扭曲狰狞。眼神之中充斥着一种阴狠暴戾的情绪……

    “还有那个臭女人。竟然害得爷爷你修为被废。我要杀了她!先奸后杀!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胡宽狠狠地紧握着双拳,一脸扭曲的狞声叫道。

    胡维勇看到他这个样子,不禁默默地叹了口气。对于自己的这个孙子的秉性,他自然一清二楚。

    性情阴翳偏执,且乖张暴戾,脑子有的时候也不是那么灵光。头脑一发热便会一根筋到死都不改,甚至都根本不会去理会客观的形势如何。

    若是放任他这样的话,恐怕他早晚会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举动。那样无疑是自寻死路!

    他这个孙儿本身可没有多好的习武天赋,如今的实力在真正的江湖人士面前也只能说是稀松平常,不值一提。

    “小宽……”

    胡维勇张了张口,轻唤道。

    胡宽闻言,脸上那狰狞暴戾的神情稍有所缓和,抬头去看着靠在床头上的胡维勇。

    胡维勇见胡宽目光望来,不由稍缓了口气。声音低沉虚弱的道:“小宽,给爷爷报仇什么的,就不要再去想了。”

    “现在爷爷的修为已经没有了,这往后啊,就得靠你自己。爷爷是没法再像以前那样处处庇护着你了……”

    听到胡维勇的话,胡宽想也不想的立刻就叫道:“不!爷爷,小宽一定要给你报仇!我要杀了那个老头,杀了那个臭女人。我要让他们统统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杀,杀。杀!杀光他们,统统都杀掉!”

    胡宽狰狞的叫着,眼睛里冒着一种异样的疯狂与暴戾。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神经病,或者shā rén狂似的……

    胡维勇感到有些无力。

    微喘了口气,却不得不鼓足气息,尽量的提高了声音。再次对胡宽叫道:“小宽!你听爷爷的话。”

    “这个仇……咱们不报了。咱们,也报不了的。”

    “为什么!爷爷,为什么这个仇报不了?我一定要报仇,报仇!杀了他们!砍死他们!用枪,用炸药!我要他们统统都去死!”

    胡宽狞声大叫。

    “没用的小宽……”

    胡维勇摇着头。有些吃力的道:“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你能对付的。就算是你用枪,用炸药,恐怕也没有任何的机会可以杀死他。那样做只会白送了你自己的性命而已。”

    胡维勇微微缓了口气,又继续语重心长的劝道:“小宽,你是咱们胡家唯一的血脉。咱们胡家就只剩下你这么一个独苗了,爷爷不需要你去报什么仇,爷爷只想你好好的活着,然后找个婆娘赶紧的给咱们胡家生个娃娃,延续咱们胡家的血脉!”

    “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也是你最大的责任,懂吗?”

    说完,胡维勇定定的看着胡宽。

    然而胡宽已经有些陷入偏执和疯狂之中,听到胡维勇的话后,他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一脸扭曲的不甘叫道:“爷爷,我要报仇!我想报仇!我想杀了他们,我难受!不杀了他们我浑身都难受!啊啊啊……”

    胡宽像个疯子一样的癫狂大叫了几声,双手不是狠抓自己的头发,就是挠着脖子和身上。十足一副神经病发作的样子。

    胡维勇长长地叹了口气,忍不住有些老泪闪烁,只是他却不得不继续劝着,“小宽,听爷爷的话。那个人的实力太强了,你根本不可能杀得了他的。”

    “你冷静一点好好的想想,连爷爷的实力都不是他一个照面的对手。那个人只是隔空对着爷爷弹了一下手指,就直接把爷爷的丹田给击破,废了爷爷的一身修为。”

    “而且,那个人明明应该已经百岁左右了,可是他看上去却还是像六十出头的样子,这完全有违常理。”

    “很明显,不出爷爷意料的话,他应该是已经突破了武道极致的桎梏,踏入了传说中的超凡入圣境界!”

    “超凡入圣啊!那可是千百年来都从未有人达到过的层次。就算是用现代科技wu qi,想要杀他,恐怕也只有极少数威力非常巨大的wu qi才有可能……”

    胡维勇一阵苦口婆心。

    对于尹崇文修为虽然只是他的猜测,但胡维勇心里却十分认定这一点。

    除了已经踏入超凡入圣境界之外,胡维勇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够让尹崇文只是区区一指就直接毁了他的丹田。

    胡维勇心里对于尹崇文那是既怨恨又羡慕嫉妒。

    超凡入圣啊,那可是千古以来,从未有人涉足过的领域。更让他吃惊的是,超凡入圣之境居然能够让人‘返老还童’,重返青春!

    而且看尹崇文的样子,显然就算是再活个几十年都没问题。这不是等于直接增加了人的寿命吗?

    对于如今已经八十余岁,走到人生末尾的胡维勇来说,他更加知道时间和寿命的重要和珍贵。

    如果他自己能够突破,踏入超凡入圣之境,寿命提升,并重返青春的话。那么或许他根本就不需要让孙子胡宽去传宗接代,说不定他自己就还能够恢复这样的能力!

    所以,此刻的胡维勇对于尹崇文,是十分复杂的。充满了对他的羡慕和嫉妒。甚至也有些暗恨老天为什么让尹崇文突破了,而不是他!

    胡宽发了一阵疯后,终于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他直接坐在地板上,大口的喘着气,显得有些颓然之色。过了好半晌,他才抬起头,望着胡维勇,道:“爷爷,真的……连一丝报仇的希望都没有吗?”

    胡宽望着胡维勇的眼神里还是忍不住泛着那么一丝的希冀之色。他想要从自己爷爷的嘴里听到一个肯定的dá àn。

    可惜,胡维勇却是毫不犹豫的对着他摇了摇头,轻叹道:“没有!”

    “除非……”

    “除非什么?”胡宽本已失望,却又立马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

    胡维勇叹息道:“除非你也能够冲破修行极致的桎梏,踏入那超凡入圣的境界才有可能。否则,真的连一丝的可能性都没有!”

    胡宽顿时瘫坐在那儿,眼睛显得有些茫然无神的呆望,空洞而没有聚焦。只是嘴里不停地喃喃念着,“超凡入圣,超凡入圣,超凡入圣……”

    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在想着一些什么。

    胡维勇见状,不禁轻叹了口气,抬头望了望窗外的夜色,眼睛里同样泛出了一丝的茫然。

    他从未想过,这世界上会有人可以冲破千百年来都无人打破的枷锁,跻身那根本就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超凡入圣’之境。

    尤其是在他达到武道极致这么多年后,这种感觉就愈发的强烈。

    因为只有身处在这一步,才能够更加深刻的体会到前路如同天堑深渊般,根本看不到一丝跨越希望的断隔!

    就仿佛是一座看不到尽头的大山横亘于前,想要跨越,难如登天!

    可是这样一个他以为根本就不存在,只是古往今来那无数同样被困于修行极致的先辈们出于对更高层次的向往和憧憬所幻想杜撰出来的境界,今天却看到有人很有可能真正的达到了……

    内心的那种震撼和茫然错失,根本难以用言语去形容。

    尤其是,对方还是他的敌人。

    并且正是仰仗着那远超过他不知多少的无匹实力,仅仅是一指就让他一败涂地,修为被废,连一丝再与之较劲的机会都不再存在!

    可以说,此刻的胡维勇已经被从精神到意志上都彻底被打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