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数典忘祖者禽兽不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崇文离开银海后,已快到十一月中旬。? ? 火?.?`

    又是隔了半个多月后,尹修终于出现在了公司里。尹修之前有跟她说过尹崇文来银海住在他那的事情,甚至其间纪雪晴也有过来一起吃过一顿饭。

    尹修的身份,纪雪晴都一清二楚,是以自然也就没什么好顾忌避讳的。

    来到公司后,尹修把张媛叫过去了他办公室里,询问了一下平顶村那套房子的建设情况。这半个多月来尹修也一直没有去理会这事。

    原先就是让张媛帮他看着一下来着。是以这会儿来了公司,便找她来问问。

    “尹总,前两天我爸说房子主体已经建好了,现在正在进行装修还有外部的平整。估计再有个十来二十天左右就可以全部完工。”

    张媛回答道。

    尹修并不吝惜花钱,是以这施工进度自然就快得很。

    “嗯,好。那就麻烦你再继续帮我关注一下这个事情,要是房子弄好了就跟我说一声。”尹修道。

    张媛忙应道:“好的,尹总。”

    “行了,没其他事了,你去忙你的吧。”尹修挥了挥手,道。

    待张媛离开后,过了一会儿,尹修起身走去了纪雪晴的办公室……

    “雪晴……”

    尹修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纪雪晴正坐在那儿对着电脑,一阵噼里啪啦的迅打字。看她脸上的神情似乎隐约有几分怒意。

    听到尹修的话,连忙抬头看了眼,稍稍收敛了下脸上的那抹怒容,对尹修应道:“尹修,你来了啊。”

    “嗯。”

    尹修轻应了声,朝着纪雪晴走了过去,一边开口问道:“怎么了,看你的脸色,好像有点冒火的样子啊。”

    尹修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着。

    纪雪晴抿了抿嘴,神情有那么些许的无奈。道:“是有点冒火的感觉。实在是看着有些人恬不知耻的言论,有些窝火憋气,恨不得直接一拖鞋拍他们脸上去!”

    嗯?

    尹修一怔,倒是有点好奇究竟是什么事让纪雪晴这么火大。虽说纪雪晴是个刚强的性子。但也不是什么会随便动怒冒火的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言论让你这么气不顺的?”尹修诧异的问道。

    纪雪晴直接侧开了半边身子,朝面前的电脑努了努嘴,道:“喏,你自己过来看看吧。有些人的言论真的就是一点底线和脸都不要了……”

    听到纪雪晴这么说,尹修顿时更加好奇。不由走了过去,站在纪雪晴旁边弯腰看了看她面前那电脑上开着的网页中的内容。

    过了片刻之后,尹修直起了身,轻吁了口气后,看着身旁的纪雪晴道:“那个叫什么华筒的很出名吗?都写过什么小说?”

    纪雪晴撇了撇嘴,道:“还算有些名气吧。主要是前几年她有一部清宫穿越类型的小说被改编拍成电视剧后大火特火,所以作为原著作者,也算是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顿了顿,纪雪晴又道:“当初我也有追过那部剧来着,因为一直都没有看过她写的小说。所以对她的印象也一直就是那部改编清宫剧,多少算是有一些好感度吧。”

    “不过,我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恶心,完全没有下限的故意抹黑华夏历史上的那些民族英雄,甚至连华夏民族的始祖轩辕黄帝都黑,简直是丧心病狂!”

    “而且这人据说似乎曾在米帝国留学过,拿的是米帝的绿卡,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现在这人给我的感觉,要不就是跟网上的那些什么狗屁公知一样,故意抹黑华夏。挑拨民族矛盾,跪舔西方米帝。要不就干脆是一个神经病……”

    纪雪晴显然确实非常的恶心那人,显得有些义愤填膺。

    尹修一边听她说着,一边继续用纪雪晴的电脑随意搜索了一下那个叫华筒的作者。以及对方所写过的一些小说作品的相关资料。

    一会儿后,尹修呼了口气,道:“这人确实是有些黑得丧心病狂了。汉朝抵御外族入侵的冠军侯都能黑成一个侵略者,一个屠夫。轩辕黄帝更是被黑成一个满腹心机,为了权力可以出卖一切的暴君……”

    “这人纯粹就是站在一个夏的立场上去塑造这些华夏历史上的民族英雄和华夏始祖的。”

    尹修虽已是脱凡尘之人,但他骨子里流淌着的也仍然是华夏血脉。他始终都自认是炎黄子孙。

    作为一个炎黄子孙,看到有人在小说作品之中竟然如此抹黑始祖轩辕黄帝,这如何能忍?

    等于是有人指着你鼻子在骂你祖宗!

    但凡有点民族观念,有点宗族观念的人都不能忍!

    只不过如今网络上各种被西方分裂势力,还有那些令人作呕的公知们的种种言论洗脑的人着实不少,尤其是那个华筒的一些读者,更是言论奇葩的表评论,说什么轩辕黄帝恶心,黄帝太无耻了。

    原来轩辕黄帝是这样的,以身为炎黄子孙为耻……等等。

    在民族大一统观念早已根深蒂固,深入人心的当下,能够写出抹黑轩辕黄帝作品的人,简直用数典忘祖都不足以形容其无耻与下作。

    听到尹修的话后,纪雪晴也气呼呼的说道:“更奇葩的是那个华筒居然还想把那部抹黑轩辕黄帝的书给拍成电视剧。这种小说要是真的被拍成了电视剧播放了出来,对于小孩子,甚至成年人的影响都会极其恶劣。”

    “简直就是扭曲人们心目中轩辕黄帝的正面形象。说是‘shā rén诛心’之举都不为过!如果连华夏始祖,轩辕黄帝的正面形象都被颠覆抹黑了,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伪君子,那么整个华夏民族,以炎黄子孙自居的我们又还如何自处?”

    “如果许多人真的以为咱们华夏的先祖黄帝就是她那本书里所抹黑的那样阴险狡诈,残暴狠戾,那么这些人还能够那么坦然,且自豪的接受、宣称自己是炎黄子孙的身份么?”

    尹修轻点了点头,缓声道:“确实。shā rén诛心!往大点说,这是要颠覆华夏人对于自身民族和先祖的认可与信念都不为过。等于是在西方信教国家里抹黑其所信仰的神祗。这影响就与那些网络公知们的所作所为无异,甚至还要更甚一筹。”

    “更可恨的是,竟然还有不少人为其洗地。说什么写小说要有什么历史虚无主义,不然还怎么进行创作。还说什么很多小说能够杜撰编排别的历史人物,诸如秦始皇、唐太宗等等,为什么就不能把黄帝写成那样……”

    “更有危言耸听者,说什么抵制华筒的那本抹黑黄帝的小说会不会引文学作品大清洗,连焚书坑儒、文字狱这些都能扯出来。能说出这些洗地言论的人简直混账之极!”

    “更可笑的是,连一位似乎是身为京都某座高校副教授,同时也是在网络小说圈子里似乎还算有点小名气的作者居然也能够说出类似的言论来。真不知道这样连最基本的民族立场都没有,对于抹黑轩辕黄帝的作品都能够为其洗地的人是怎么成为大学副教授的!就这种三观和品性,还教书育人,简直与衣冠禽兽无异!”

    纪雪晴气愤的说道。

    尹修淡淡道:“禽兽都尚且自知有父母,有族群。所谓羊羔尚且跪乳,乌鸦亦有反哺之义。这些人能够为抹黑污蔑华夏先祖的人与言论洗地,简直连禽兽都不如。”

    “轩辕黄帝对于整个华夏民族的意义与地位岂是其他历史人物所能够并论的?能用秦始皇、唐太宗等人与轩辕黄帝类比来洗地,也是无耻之尤,毫无下限了。”

    “更何况,绝大多数杜撰唐太宗或者冠军侯、文天祥等历史人物时,都会遵循着最基本,历史对其的正面评价,不会将这些人物歪曲抹黑成腹黑小人。再怎么杜撰故事,至少这些人都是正面的人物和品性。”

    “其他诸如秦皇汉武等等,这些本就是毁誉参半的历史人物。那些人能够这般去洗地,也真是厚颜无耻,想要故意混淆视听。连什么文字狱、焚书坑儒都能扯出来,简直连智商都不要了,而且还以为其他人也都跟他们一样的智商为负……”

    或许是因为有尹修在旁谈论,纪雪晴心中的那股愤怒似乎宣泄了不少,情绪终于稍稍舒缓了一些。

    道:“现在的很多人就是这么数典忘祖,恬不知耻。故意说出一些脑残的言论,以此来哗众取宠,而且还得意洋洋的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高高在上姿态。”

    “真不知道这些人在为抹黑扭曲轩辕黄帝的小说洗地的时候,他们家的祖坟会不会冒青烟。如果可以的话,恐怕他们的祖宗都会从坟里爬出来,掐死这种猪狗不如的不肖子孙!”

    纪雪晴说着,便又忍不住有些恨恨地骂道。嘴里是丝毫不留情,这诅咒也算是比较狠毒了。

    不过,那些人既然连轩辕黄帝都抹黑歪曲,为之洗地,这本就等于是在指着以炎黄子孙自居的华夏众人鼻子在骂祖宗了。

    纪雪晴这么反骂回去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一群天生反骨的货色而已,搁在数十年前的那战乱时期,这帮人妥妥的就是hàn jiān的节奏。

    ——

    ps:我自认是炎黄子孙!抹黑黄帝的,还有洗地狗,管你是谁,统统狗带。

    骂你猪狗不如都是对猪狗的玷污!

    祝你们祖坟冒青烟!

    晚上睡觉小心做梦,梦到你们祖宗从坟里爬出来找你们聊天。

    ps2:作者菌短暂精分,语无伦次的瞎扯了一下乱七八糟的有的没的,大家无视忽略过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