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熟悉的阴邪之力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黄国璋也同样带着惊异与好奇的看着王思贤和尹修。他对尹修的情况也是一无所知,此刻听到王思贤这番话,心底的好奇自然的就被勾了起来。

    正如他的孙女黄怡瑄所说,能够在国内富豪榜上排入前十的,基本上都是国内知名大企业的老板。

    他也很想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公司、集团的‘太子爷’,资产竟然能够足以排入全国富豪榜前十之列!

    黄国璋虽然相信王思贤的话不会有假。

    但他却并不觉得尹修这么年纪轻轻的能够依靠自己白手起家,在这个年轻的时候就拥有足以位列富豪榜前十的巨额财富。

    自然而然的就以为尹修应该是某家大公司大集团的‘太子爷’。

    王思贤看了看黄怡瑄,道:“咱们银海市如今最知名的企业仙姿公司你总该知道吧?尹先生就是仙姿公司的大股东,手中握有仙姿高达65%的股份!”

    “以尹先生的身份,你现在还觉得他会是什么江湖骗子之类的专门来忽悠人骗钱的吗?”

    王思贤的回答直接让黄怡瑄哑口无言。

    就连黄国璋都一脸吃惊的望着尹修。事先完全没想到那一家在这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可谓是在全国范围内都风生水起的仙姿公司竟然是尹修名下的控股企业!

    黄国璋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升斗小民。从最近的一些新闻报道中他也清楚如今的仙姿无疑已经在短短的时间里成长为了一个美容产品行业的巨头。

    并且是那种完全没有竞争对手的半垄断性巨头企业!

    再加上仙姿最近几个月的动静,组建了全资子公司仙姿地产,在全国各大一二三线城市圈地同步建造大型商业广场……

    难怪刚才思贤那么笃定的说眼前此人如今的资产足以位列全国富豪榜的前十,甚至数年之后有可能问鼎富豪榜的榜首位置!

    以仙姿如今的发展前景,只要将来不出现什么意外变故,王思贤所说的是有很大可能性的。

    黄国璋不由得深吸了口气。看着尹修的眼神已发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即便是之前他称呼尹修一声‘尹先生’,但更多的其实仍旧没有完全将尹修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来。

    但是现在,得知尹修竟然是仙姿的第一大股东,手握仙姿65%股份的超级大富豪后,即便黄国璋曾任职省委副书记,此刻也不得不真正的正视尹修的身份地位。

    “没想到尹先生竟然就是仙姿的控股大股东。难怪方才思贤会对尹先生如此的推崇备至啊……”

    黄国璋不禁开口称赞道。也是有意掠过刚才他孙女黄怡瑄讽刺挤兑尹修那一段。

    黄怡瑄此时已经是吃惊得一阵发呆了。也有那么一些羞愧脸红。

    仙姿这个名字她自然不可能会陌生。要知道她自己平常可是几乎天天都有在使用着仙姿的产品。

    可是,此刻忽然得知刚刚还被自己讥讽成一个骗钱的江湖骗子的家伙居然就是堂堂仙姿的大股东!

    这……实在是让黄怡瑄有些恍惚失神。甚至有那么点儿怅然若失的感觉。

    就好像一个原本以为是乞丐的人,突然之间摇身一变,成了一个自己只能仰望的超级大富豪似的。

    黄怡瑄此时内心的感觉比这还要更加复杂而强烈。

    尹修倒不至于真个跟黄怡瑄,或者黄国璋计较什么。以他今时今日的境界,对待这些普通人,气量不会如此狭小。

    听到黄国璋刻意的称赞后,尹修只是淡淡一笑,道:“黄书记客气了。我就是一个甩手掌柜而已。仙姿的事情大多都是纪总经理在管理。仙姿能做到如今这么强大,都是纪总的功劳……”

    这自然是尹修谦虚的说法。

    黄国璋也不会当真,尹修为什么能够拿仙姿65%的股份,这必然是有原因的。至于这个中缘由具体是什么,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够大致的猜测到一二。

    “尹先生,你刚才说我这孙子体内是被人给打入了一道什么阴邪之力,不知道尹先生有没有办法能够救治我这可怜的孙儿?”

    黄国璋马上紧张的问道。完全揭过了之前的那些,回到了正题上。

    之前他心里对尹修的话心有疑虑。但现在知晓了尹修的身份后,即便还是觉得有点不能理解。但却已经信了八。九成。

    于是自然就忍不住开口询问。

    这一下就连黄怡瑄那个小丫头片子也都不敢再怀疑尹修了,睁大了眼睛,有点可怜兮兮的望着尹修。

    对于自己弟弟的情况,她自然是非常担心着急的。

    尹修道:“这对于我而言不是什么难事。”

    “不过你们真的不知道令孙当日晕倒之前那几日有没有遇到过什么道人或者其他奇怪的人之类的吗?”

    微顿了顿,尹修又道:“令孙其实是阴月阴日阴时所生之人,虽是男儿。但体内的阴气以及对阴气的承受能力都远胜普通男孩。对方显然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对令孙下手。”

    “若是不能找出对方,彻底根除后患的话,难保日后对方发现令孙体内的那股阴邪之力被我破除后,不会再一次对令孙下手……”

    此刻躺在床上的那个少年黄浩辰的情况基本与当日薛宁生日时。尹修所遇到的薛宁小姨的情形一样。

    都是被人给打入了一道阴邪之力入体。所不同的是,薛宁小姨体内的那股阴邪之力目标是她腹中胎儿,通过胎儿来吞噬她的精气血肉,最终化作怨婴出世。

    而黄浩辰的情况却是直接被那股阴邪之力吞食血肉精气,最终的结果是,黄浩辰的魂魄也会一并被吞掉,化作至阴童男怨魂。

    尹修不清楚对方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但是那一股阴邪之力所蕴含的气息却是与尹修当初从‘天刀门’门主宋炳坤手中所得到的那把环首魔刀内隐藏的魔念根除同源。

    这也是当日尹修帮薛宁小姨抽离出腹中婴孩体内的那股阴邪之力后,会突然取出那把魔刀的原因。

    魔刀中的魔念只是一缕残念,蕴含的信息很少,即便当日尹修就用灵识询问过它,但也没有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只是很显然,尹修先后两次碰见这样的事,幕后的人明显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存在。

    或许是在收集怨婴和至阴童男怨魂来炼制什么邪恶的魔道法器,也或者是借此修炼什么魔门秘术之类的。

    听到尹修亲口说出可以救治黄浩辰,黄国璋和黄怡瑄都不由自主的微微松了口气。

    黄国璋连忙道:“尹先生,还请麻烦您一定要出手救救我这孙儿。”

    微微一顿,黄国璋又道:“至于尹先生您所问的,我这孙儿在晕倒那天之前有没有碰见什么古怪的道人……这,我不太清楚。”

    “平日里我这孙子都是在学校里上课,只有下午放学后才会回来。他有没有在学校期间或者是周末出去玩耍的时候碰见什么人,我也不得而知。”

    尹修闻言微皱了皱眉,不过他也明白既然问黄国璋问不出什么线索来,那么或许也就只有先把黄浩辰给救醒,然后问问他有没有印象了。

    于是开口说道:“我先把你孙子体内的那道阴邪之力抽离出来,救醒他再问问他吧。”

    “好,好。麻烦尹先生了!”黄国璋忙不失迭的应着。

    连黄怡瑄看向尹修的目光都变得热切了几分,同时也多了些许的紧张之色。

    尹修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了看黄国璋和黄怡瑄后,稍想了想,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两位能否稍微回避一下?不用多久,片刻就好。”

    王思贤一听就知道尹修的意思。

    显然是不太想当黄国璋他们祖孙二人的面施展那些驱煞除鬼的手段了。

    于是十分识趣的主动道:“老领导,我看咱们就先出去等一下吧,免得打扰了尹先生施救。”

    作为人精的黄国璋如何看不出尹修的意思。

    虽然心里也是有些好奇尹修究竟要怎样把他孙子体内的那道什么阴邪之力给抽离出来,但也只能是应着,“好,那我们就不打扰尹先生了。”

    说完他便将同样有些不太想出去的黄怡瑄给一并拉了出去外面。

    见几人都走出房间,待房门重新关上,尹修的目光便落在了床铺上的黄浩辰身上。旋即抬手迅速的结印,接连打出了几道法决。

    霎时间,一片微光化作一道法印落入了黄浩辰的眉心之中……

    下一刻,那一道散发着幽幽微光的法印在黄浩辰的眉心处若隐若现。与此同时,一缕缕阴暗深邃,猩红泛黑的气息也迅速的从他身体四处迅速的朝着眉心的法印汇聚。

    短暂的片刻之后,那一枚法印已然变成了阴沉森然的暗黑色。而黄浩辰面部上的那些暗青发黑也彻底消失。

    除了看上去显得有些亏虚的苍白,缺乏血色的红润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异样了。

    尹修随手一招,将黄浩辰眉心的那枚吸走了他体内所有阴邪之力的法印引出。

    这一次尹修也没有浪费法印中封锁着的那股阴邪之力,直接将储物戒指里的那柄魔刀取出,让它把那股阴邪之力给吞噬掉。

    吞噬了那股阴邪之力后,魔刀显得颇为兴奋的微微颤鸣。

    尹修懒得理会,直接又把它给扔回了储物戒指中。

    这个时候,床铺上的黄浩辰似乎也正在幽幽的转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