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诡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当尹修回到家中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左右。黄国璋和王思贤都有热情的邀请尹修吃饭,表示感谢。

    不过尹修都给婉拒了。

    “师父,你回来了啊!”

    听到尹修开门的声音,宁月璟忙踏着拖鞋快步的从厨房里跑出来看了眼,见到确实是尹修,不由欢喜的叫道。

    “嗯。小璟,已经在做着饭了?”尹修有看到宁月璟从厨房出来,便问了声。

    之前尹修回来时有给宁月璟打过diàn huà说了一下。

    “刚淘好米煮着饭,还洗着菜呢。”宁月璟回答道。

    尹修说道:“那你洗好菜,剩下的就让师父来吧。”

    “好的,师父。”宁月璟马上应道。又立马回厨房去继续洗菜……

    小蛮和小皮这时候也跑到了尹修跟前‘迎接’他回来。

    虽然小皮身上有尹修的幻形术,不过在跨入成长期后,个头毕竟是长大了许多,看着倒是让尹修稍有那么些许的不习惯。

    “尹修,尹修,你要不要把小皮变回来吧?它这个样子不漂亮,绿萝喜欢它没变时候的样子。尹修你把它变回来好不好?”

    绿萝光着脚丫子小跑了过来,拽着尹修的一只手,眼睛却一个劲的往小皮那边瞅着,娇声说道。

    尹修不由看了看小皮,却见小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想了想后,尹修便笑着说道:“行,我这就给变回来。”

    随即尹修便挥手解除了小皮身上的幻形术,让它变回了本体貔貅的威武模样。

    “哟吼,小皮变回来了,好漂亮呀,我好喜欢呢!”

    看到小皮变回来。绿萝顿时欢天喜地的‘咯咯’娇笑了起来,上前便一把搂住了小皮的脖子,小手一个劲的在小皮的羽翼还有头顶的犄角上四处好奇的摸着……

    被绿萝这么上下其手,小皮嘴角抽了抽,似乎一阵尴尬无语的表情,睁着眼睛。有那么点儿可怜兮兮的望着尹修,一副很无辜的样子,看那意思似乎是在像尹修求救呢。

    尹修见状,顿时抿嘴而笑。然后直接无视了小皮那可怜兮兮求救的眼神,反而说道:“小皮,你就跟绿萝好好玩儿,我去厨房做饭了。”

    说完,尹修便不管小皮那委屈幽怨的小眼神,直接抬脚就往厨房走去。

    如果让小皮事先知道变回真身会是这种待遇。被绿萝这般上下其手的话,大概它刚才就不会是那副无所谓的态度了吧……

    银海出现了达到超凡入圣层次的绝代人物的江湖流言继续在江湖中传播着,固然绝大部分人对此完全不信,只当是谣言故事听着,并不在意,或者是将信将疑。

    但是,仍然有很小的一部分人跑到银海来,想要求证一下。

    即便只是那么很小的一部分人汇聚到了银海。也使得银海市各种牛鬼蛇神的江湖人士暴增!

    再加上一些听到风声,同样是想要来求证的国外势力的人手……

    当时间逐渐进入到十一月底。即将跨入十二月份时,整个银海市可以说已经是变得龙蛇混杂。

    为此,龙魂也是频频从各地抽调人员赶来银海,以确保稳住局面,不至于让这些数量众多的江湖人士在银海闹出什么事情来。

    毕竟,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普通的警力在面对那些江湖人士时可不大管用。是以调遣大批龙魂的人过来。威慑住那些江湖人士,让他们不要随意闹事,尤其是不能波及到普通人,就很有必要。

    虽然没人跟尹修提及那江湖流言,尹修事先对此也并不知情。不过。这段时间他也偶尔会释放出自己的灵识,笼罩整个银海市。

    是以,银海市近段时间来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士汇聚,尹修自然是知晓的。

    那些江湖人士的一些谈话也被尹修所听到,对于这些江湖人士齐聚银海的原因和目的,尹修也算是一清二楚。

    说起来这一切都还是他和尹崇文所造成的。

    不过尹修对此也并不是很在意。上一回他收服那头破封而出的魂兽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也是有许多江湖人士涌入银海市来。

    造成的轰动可不比这次的江湖传言大得多?

    当初,随着最轰动的那段时间过去后,那些江湖人士找不到什么‘银海仙人’的信息,于是久而久之,不也就自然而然的又散去了。

    不过,那么多江湖人士以及各种势力的人手汇聚到了银海来,尹修也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担心小璟在学校会不会碰到点什么状况。

    是以,这几天尹修除了每天都亲自开车接送小璟上学放学之外,也再次叮嘱她记得每天都带着灵在身边,以防万一。

    除此之外,外界那些江湖人士的纷扰,对尹修却是完全没影响,尹修也基本不怎么去关注,除了偶尔会释放灵识看看情况……

    银海市郊外的某处荒无人烟的深山之中。

    一名中年男子盘膝坐在一个山洞内搭建起来的简易祭坛上。

    在他的四方,也就是那座祭坛的东南西北四角处都各自挂着一杆绣着各种凶恶狰狞的上古魔神的血幡。

    那四杆血幡上面都被一层充满着浓浓血腥气息的暗红血光,与一股邪恶阴森,浓黑如墨般的黑气所弥漫笼罩着……

    在那些血气与黑气的笼罩之下,那些血幡之上所绣着的那一头头狰狞可怖的上古魔神犹如活了过来一般,瞪着一双双猩红的血眼,大张着狰狞的利爪与血盆大口,似乎随时要直接从那血幡内猛扑出来,择人而噬!

    整个山洞内的温度也都似乎被这四杆血幡所散发出的阴冷气息给弄得生生降低了几度,有一种冷入骨髓,让人不寒而栗的阴森恐怖气息。

    盘膝坐在祭坛中央的那名中年男子,双手在胸前结着一道诡异的法印,散发出一圈圈奇诡的幽光。

    那些幽光似乎具备着某种诡异的魔力,释放着一种莫名的感召力量,仿佛能够将人的灵魂都直接从身体之中抽离出来,无法自拔的深陷到那些幽光之中……

    祭坛四角的血幡此刻无风自动着,微微的摇曳摆动。

    上面弥漫的血光与黑气渐渐地愈发浓厚,幡布上绣着的那一头头凶戾的魔神显得格外的灵动,大张的狰狞血口仿佛正在饥饿的喘息。

    若有若无的‘嗬,嗬……’粗喘声隐隐约约的从四杆血幡中传出,回荡在这座颇为宽敞的山洞内。

    一时间,这座山洞中那股阴森恐怖的氛围顿时变得更加浓重,仿佛一座潜藏着可怖魔头的魔窟!

    这时,祭坛中央的中年男子手中的法印忽然一变,结出了另外一道同样显得无比诡异,充满一股魔性力量的印决。

    霎时间,山洞内突然掀起了大风。

    挂在祭坛东南西北四角的四杆血幡‘哗啦啦’的飘动了起来,上面的一头头狰狞魔神如同活过来一般,张牙舞爪的扭动。

    更骇人的是,山洞内忽然响起了一声声如同鬼泣般的‘呜呜’咽声,一股恐怖的气息顿时席卷了整个山洞,甚至传出到了山洞之外。

    使得山洞周围数百米范围内的许多小动物,包括虫蛇鼠蚁等虫类都纷纷从各自藏身的石缝、地洞里钻了出来,仿佛逃命一般的朝着远处逃离……

    过了片刻之后,山洞内那座祭坛上的中年男子忽然间嘴唇开始翕张蠕动起来,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呢喃低语也渐渐地在山洞内回荡。

    那彷如无意识般的呢喃低语逐渐地强烈,并且似乎蕴含着某种魔力,好似神秘诡异的魔咒,充满着一种阴森魔性的力量。

    中年男子嘴唇蠕动的速度无声无息的渐渐加快着,山洞内的呢喃‘魔音’也愈发强烈。

    不知过了多久,山洞之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声隐隐约约,如同怨魂厉鬼呜咽低啸的声音。

    紧接着,一股阴风突然袭来,猛地灌入了山洞之中,使得山洞内的温度似乎又猛地降低了好几度似的。

    祭坛四角挂着的那四杆血幡更加‘哗哗’的猎猎拂动,上面绣着的那些凶恶魔神也愈发的显得狰狞而活灵活现……

    片刻之后,那‘呜呜’的怨魂鬼泣之声越来越近,灌入山洞内的那股阴风也愈发的强烈。

    盘坐在祭坛中央的中年男子目光始终紧紧地盯着洞口,嘴角却是情不自禁的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带着几分欢喜、阴冷的笑容。

    就在这时,山洞外呼啸的风声毫无征兆的突兀消失。

    灌入洞内的那一股阴风也蓦地停止。连那拂动的四杆血幡都在这一刻悄无声息的静止了下来,垂直的悬挂在祭坛东南西北四角上。

    中年男子嘴角的笑容却在这一刻愈发的明显起来。

    望着洞口的那双眼睛也更加的明亮,透着一股强行抑制着的兴奋与激动的神采,还有那种无比迫切的渴望与期待之色!

    呼

    一缕很轻的微风突然从风声完全静止的洞外卷入了山洞。

    一道轻飘飘,半虚半实,似真似幻的身影缓缓地随着那一缕微风飘入了山洞内。

    那一瞬间,整个山洞温度立刻骤降!

    一股彻骨的寒意与森冷的气息顷刻间席卷了整个山洞,似乎连山石都感受到了那股寒意与森冷,止不住的微微颤栗……

    ps:  今天身体有点不太舒服,没啥状态,就这两章了.最后顺便继续求个订阅希望大家有能力的尽量到起点来支持一下作者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