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九世怨婴,九世怨魂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中年男子看着飘入山洞的那道身影,感受着山洞内明显降低了许多的温度,不仅没有丝毫的惊惧慌乱,反而是嘴角勾起的那一道弧度更深了几分,嘴唇也不禁微微咧开而笑,笑容显得格外的畅快欢欣。【,

    那道身影可不就是他所期待着的吗?

    下一刻,中年男子又继续地低喃的念着那宛如万千魔音的诡咒,整个山洞内顿时如同有着一圈圈无数道重叠的回音在回荡响彻着那令人难以忍受的魔音……

    而祭坛右角处所挂着的那一杆血幡也从之前的静止状态重新微微的轻摆拂动了起来。

    上面的那一层浓郁的血光与黑气霎时间衍化出了两只触手,朝着刚刚飘入山洞的那一道身影迅速的延伸了过去。

    幡布上所绣着的那一头魔神也在这一刻隐隐约约的似乎浮出了幡面些许,好似真的要冲出来了一般。

    利爪森然,獠牙狰狞,血盆大口之中仿佛不停地垂涎的急喘着一道道粗重的气息,那一对如灯血眼也似乎流露着一股贪婪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那一道轻飘飘的身影……

    飘入山洞内的那道身影看上去似乎是个十岁出头的少女。

    她那半虚半实的身影如同一块万载寒冰,散发着一股股森冷彻骨的寒意,甚至于周身都弥漫着一缕缕淡淡的寒雾,似乎在她周身的空气中都凝结了些许细碎的冰渣。

    那张看上去显得无比苍白,犹如冰封的脸庞上面无表情,淡漠冰冷的样子没有丝毫的人类情感波动。

    睁着的双眼深邃漆黑,整个眼珠都根本找不出哪怕一丝的眼白,如同被墨染了一般,浓黑的瞳孔中更加感受不到任何一分一毫的自我感彩。尽显一种空洞茫然,犹如两个黑洞似的。

    唯一有的,就只是一股似乎内敛到了极致,宛如海底暗流那般激涌波澜的骇人怨气!

    少女的身影似乎受到了某种莫名力量的感召与牵引,此刻正茫然的朝着祭坛方向轻轻飘去,看上去完全就是一道没有自我意识的游魂野鬼……

    这时候。从祭坛右角挂着的那杆血幡中衍化出来的那两道一红一黑的血光与黑气,宛如两条拘魂的锁链,终于延伸到了少女怨魂面前。

    两道‘锁链’一卷,便立马将慢悠悠飘荡的少女怨魂的脖子一下勾住,而后猛地便往血幡拽了回去。

    呼

    少女的身影在空中一阵疾掠。

    所过之处的半空,却是留下了一道淡淡的,模糊的冰雾弥漫。

    至于少女怨魂,却是在转瞬间,空中身影一闪。就迅速的被那两道血光与黑气所化的‘锁链’给勾入了祭坛右角悬挂着的那一杆血幡面前。

    血幡上绣着的那一头魔神竟在少女怨魂被勾入血幡的瞬间,似乎真的活了过来一样。

    那大大张开的血盆大口之中,非常突兀的猛然探出了一条猩红可怖的舌头,那条舌头十分的长,且粗大,只是那么‘哧溜’的一下便直接将那少女怨魂给卷住,然后一口就吞入了它那张血盆大口内!

    随着少女怨魂眨眼间在血幡上绣着的魔神口中消失。

    下一刻,那杆血幡之中隐隐约约的传出了一声透着一丝丝满足意味的低沉叹息。连那张狰狞的魔神嘴角都似乎微微上扬了些许,看上去仿佛露出了一丝诡笑。

    盘坐祭坛中央的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脸上同样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再一次的投向了洞口。

    他的嘴唇继续翕张蠕动着,那重重灌耳,简直能让人疯狂的魔音继续在山洞内响彻回荡着……

    过了没多久,又是一阵森冷的阴风从山洞之外,呼啸着猛地直灌而入。紧接着。一阵尖锐的婴孩般的稚音鬼泣之声随之而来。

    祭坛中央的中年男子听到这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怖声音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再一次的咧嘴而笑。

    仅仅是咧嘴笑的那么瞬息微微一顿,随后他马上又继续的念动着那诡异的魔音诡咒……

    片刻之后。

    伴随着一阵徐徐吹入的彻骨阴风,一个拖着长长脐带,身上光溜溜。不着寸缕的男婴浑身泛着一缕缕浓黑怨气,蹒跚学步般在空中晃悠悠的走入了山洞。

    那男婴的双眼泛着一层邪异的暗红血光,嘴角始终轻抿,微微带笑,那抹笑意却显得格外的诡异阴森,就如同是地狱恶魔的笑容一般,隐隐约约给人一股狰狞可怖的感觉……

    当那诡异的男婴步入山洞之际,这一次,是挂在祭坛上方向北的那一杆血幡十分欢欣的晃动摇曳了起来。

    紧接着,血幡上所弥漫笼罩的血光与黑气同样衍化出了两道枷锁朝着蹒跚而入的那个男婴犹如枝条一般的延伸了过去。

    这一次出现的诡异男婴显然与之前的那道少女怨魂有所不同。

    男婴虽然周身弥漫着浓郁无比的漆黑怨气,双眼之中泛着凶戾狰狞的暗红血光,但他并没有丝毫鬼魂的飘忽与那种不真实的虚幻感。

    而是有着真实的血肉身躯!

    在被从血幡内衍化出来的血光与黑气锁链勾住之后,男婴的那双泛着血光的眼珠里隐约的浮现出一抹本能的挣扎之色。

    他抬起了那双肉乎乎的婴儿手臂,似乎是想要去将勾住他脖子的两道锁链给扯开。

    不过这时,坐在祭坛中央的中年男子双手立马变换了一道印决,同时嘴唇更是飞快的蠕动,不断地念动着那魔音诡咒。

    只是转瞬的功夫,那男婴眼神中的那一丝本能挣扎便渐渐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变成了如同之前的少女怨魂那般的茫然无神。

    抬起到了一般的手臂也缓缓垂落了下来。

    很快,在那两道血光、黑气锁链的牵引之下,男婴颤巍巍,晃悠悠的渐渐朝着祭坛上方的那一杆血幡走了过去。

    当男婴被牵引到血幡近前,触及到血幡的刹那。

    那一杆血幡上绣着的那一头魔神同样从那血盆大口之中‘嗖’的一下。猛地探出了一截猩红的舌头,一把就卷住了男婴的身躯,而后毫不犹豫的将其拖入了它那张血口……

    男婴没入血口后,血幡上的魔神似还意犹未尽一般的发出了一声低低轻叹,那对瞪着的血眼之中的血光好像变得稍稍比之前更加浓烈了几分,简直如同两道灯笼似的。

    看到这一幕。祭坛中央的中年男子不禁得意自语了起来。

    “一道至阴童女怨魂还有一个至阴男怨婴都已经召了过来,算算日子,应当还有一道至阴童女怨魂和一道至阴童男怨魂!”

    “只要把这些怨魂和怨婴都集齐,那么四杆噬魂血幡就分别只差了五道至阴童女怨魂,四道至阴童男怨魂,还有六个至阴男怨婴和五个至阴女怨婴……”

    说着,中年男子嘴角露出了一抹颇为渗人的笑容,继续自语道:“只要聚齐了九道至阴童男怨魂,九道至阴童女怨魂。还有九个至阴男怨婴,九个至阴女怨婴。那么,就可以将其分别祭炼成九世怨魂和九世怨婴!”

    “到时候,我只需要再耐心的等待时机到来那一刻,进行献祭便可!”

    中年男子脸上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起来,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山洞外望去,深邃的眼神中透着一股莫名的深意与笑意……

    片刻之后,中年男子恢复了平静。又继续喃喃的念起了那魔音诡咒,召唤剩余的那一道至阴童女怨魂和至阴童男怨魂……

    不知不觉间。十余分钟过去。

    又是一道轻飘飘的少女身影从山洞外飘荡了进来。

    在中年男子微微兴奋的注视之下,那道少女怨魂很快就又被右角的那一杆血幡吞入其中……

    只不过,在那道少女怨魂被召来之后,又过了许久,中年男子却始终都没有等来他期待中的那一道至阴童男怨魂!

    眼看着距离第二道少女怨魂被召来都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可那道至阴童男怨魂却迟迟未曾出现。这让中年男子不禁微皱起了眉头。

    望着山洞之外,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狐疑之色。

    稍稍沉吟了片刻,中年男子顿时加快了念动那诡咒的速度。然而,很快又是十几分钟过去,山洞之外仍然没有任何东西出现。

    这让中年男子的心情不由自主的微微沉下了一些。

    犹豫了一下。他显然还是不甘心,所以继续尝试着念咒感召。

    最终,中年男子一直等待着的那一道童男怨魂始终没有如他所愿的出现。前后耗费了一个多小时,中年男子终于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停止了念咒。

    “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一道童男怨魂为什么始终没有出现?难道出现了什么变故?”

    中年男子望着山洞外面,皱着眉自语道。

    “不行。我得去查看一下情况。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符合条件的至阴童男,不能就这么毫无缘由的没了。”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被什么人给破了那个至阴童男体内的邪力,还是那个至阴童男的怨魂被其他人给收走或者灭杀了去……”

    说完,中年男子不禁抬头看了看自己四方挂着的那四杆血幡,随即手中法决打出,那四杆血幡顿时纷纷化作一道道血光‘嗖’的一下,投入了中年男子下腹丹田之中。

    随后,中年男子从祭坛上站了起来,走下祭坛后,一挥手发出了一股力量,直接将那座简易的祭坛给拆掉。

    走出山洞,外边的天有些阴蒙蒙的,山风徐徐的吹拂,卷着一股有些凛冽的冷意袭来。毕竟已经是步入了十二月份。

    中年男子站在山洞口,目光望着远处,自语道:“这座城市里符合条件的目标应该所剩无几,再想要在这里找,也很难找到。”

    “明天就去查看一下那个至阴童男的情况。之后就该换个地方去找了。还有一个至阴女怨婴,算时间,估摸着得要到一月份才能出世,到时候再过来这边将其收走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