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一章禁术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盛宣看到这一幕,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当他看到承九的手指在半空划过的时候,渐渐地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猩红血光,而他手指划过的笔画也随之泛起了血光浮现……

    这一刻,盛宣心头大震!

    立即大吼道:“承九,你想干什么?快住手!”

    然而承九却根本不理会他的话,只是对着他露出了一抹狞笑,他的手指已经在半空完成了那个诡异的符号。

    并且那道泛着血光的诡异符号只是那么‘嗖’的一下,便瞬间投入了他手中抓着的那枚猩红的琥珀坠子当中。

    “快拦住他!”

    盛宣大吼,同时他的双手迅速结印,顷刻间打出一道术法攻向承九。

    另外两人也回过神,纷纷朝着承九冲去。

    只不过,此时承九已经冷笑着,直接将手中链子上挂着的那枚如血的琥珀坠子放进嘴里咬断,一口将坠子给吞了下去……

    嗡!

    霎时间,承九的身体蓦地一颤,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这一刻破裂。与此同时,他的腹中突然泛起了一道猩红的血光透出了身体。

    那浓郁的血光直接化作了一重大茧一般将他全身笼罩。

    盛宣所发出的术法攻击打在那一重血光上,直接就被震溃瓦解,根本无法伤害到中间的承九!

    冲向承九的怀恩和老六两人各自挥出一拳猛地砸在那一重血光上。霎时,两人立刻承受了一股磅礴的反震力量,直接将他们二人震飞……

    看到这一幕,盛宣身体微颤的深吸了一口气,眼睛死死地盯着笼罩在一片猩红血光中的承九,咬牙怒声道:“承九。你不仅盗取了族宝,而且居然还敢擅自窥看了族中禁术!”

    承九在那一片血光中发出一阵狞笑,眼睛盯着盛宣,狞声道:“本来我也不想使用这禁术的,但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

    “如果你们不逼我,让我慢慢炼化那一滴族宝的话。我至少可以吸收其中五成以上的力量。但是现在,使用禁术,却最多只能有三成可以转化为我所用。”

    “而且还需要承受族宝猛然释放出所有力量造成的身体、经脉剧烈膨胀的痛苦!”

    这时,刚刚被震飞的老六和怀恩两人已相继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刚才他们所受到的那股反震力量极强,但以他们的修为,却没有受到什么太重的创伤。

    很快两人就回到了盛宣的左右,紧紧地盯着对面身体肌肉明显开始急速膨胀,血脉喷张。连皮肤都渐渐地开始变成赤红色的承九。

    “老六,怀恩,你们没什么事吧?”盛宣看了下左右两人,问道。

    “盛宣,我们没什么大碍!”

    两人纷纷应道。

    盛宣咬牙道:“继续动手。他使用了禁术,直接吞下了族宝,只要等过了这片刻,他体内的族宝力量完全释放之后。他体外的那一重血光就会消失。今天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将他拿下,押回族里去。绝不能让他给逃了!”

    “好!”

    怀恩与老六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应道。

    正如盛宣所说,仅仅是过了不到十秒钟,承九体外的那一重血光就渐渐地收敛褪去。只不过此刻承九的身体变得更加的赤红艳丽,简直宛如一只蒸熟的螃蟹!

    他的身体处于一种似乎被充气的膨胀状态,一块块肌肉涨大了许多。连身上的衣服都被生生的撑破撕裂。

    他的气息格外的粗重,气喘如牛,一双眼睛也充血布满血丝,甚至隐隐约约泛着一层淡淡的血色红光。

    此刻的承九显然身体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整个面容都有些扭曲而狰狞。死死地紧咬着牙关,双拳紧紧地攥着,青筋凸起,变得格外的粗大,极力的忍耐着……

    他那双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对面的盛宣和怀恩、老六三人。

    当他看到怀恩和老六朝他大步冲来之际,他也宛如发狂的野兽一般,发出一声狂吼,“这是你们逼我的!给我去死吧!啊啊啊!”

    随着这一声仰天狂吼,承九神情狰狞的迎着怀恩和老六猛地冲了过去,紧握的拳头狠狠地挥出,浑身充满了一股凶戾与杀意……

    数百米之外,尹修坐在车内用灵识注视着这一切。原本他只是抱着旁观看戏的心态在看着事情的发展。

    可是当他看到承九施展禁术,一口吞下那枚血红的琥珀坠子后,随着他体内那一重血光泛起,尹修霎时面色微变,露出了一抹吃惊之色。

    “这是……”

    “好浓郁浑厚的生命精气!他刚才吞下去的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能拥有如此惊人的生命精气!”

    尹修心中一阵吃惊,甚至忍不住轻吸了口气。

    又仔细的用灵识去探查了一下承九体内正在爆发出来的那股力量,尹修不禁低喃的自语道:“这股生命精气似乎是什么存在的精血所化。而且,这股生命精气虽然磅礴雄浑,但却并没有多么的激烈狂躁,相反,其中还透着一股醇厚温和,十分具有包容性的气息。”

    “另外,还带着些许古老、苍凉的感觉。似乎那精血已经存在了十分久远而古老的岁月……”

    尹修略有些失态的低喃自语让坐在后面的宁月璟一怔,狐疑的看着尹修,不禁开口问道:“师父,怎么了?”

    尹修回过神来,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宁月璟,随即应道:“前面打斗中的几个人出了点状况,让师父有点吃惊。”

    “师父,出了什么状况?居然让你都觉得有些吃惊。”宁月璟惊讶的追问道。

    能让师父都觉得吃惊的,怕是绝不简单!

    这也是宁月璟忍不住追问的原因。

    尹修想了想,说道:“我还是直接把前面的状况投影过来吧。打斗中被围攻的那人刚才不知道吞了个什么东西,体内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十分强大磅礴的生命精气。”

    说话间,尹修迅速的施展法决,将前方岔路口的情景投影到了宁月璟身侧的车窗上……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盛宣三人已经与承九再一次的交手。

    吞下了那枚血红琥珀的承九此刻实力暴涨,他的体内仿佛有使不完的力量。

    并且,身体被那股爆发的生命精气急剧膨胀的痛苦也让他急需宣泄出一部分的力量,以缓解一下身体被剧烈膨胀的剧痛。

    而且,虽然之前的那一重血光已经消失,但他的身体却似乎变得十分的强悍。任由怀恩和老六的拳头打在身上,虽然被打得连连倒退,却显然只是微不足道。

    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立刻的反击。

    一拳击中老六抵挡的手臂,体内那股磅礴的力量猛地爆发,犹如江河决堤,汹涌的洪流顷刻间宣泄而出……

    那一刻,老六招架的手臂明显发出了一声十分清脆的‘咔嚓’声响,他的嘴里也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闷哼,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

    紧接着,他的身体顿时如同断线的风筝,猛地向后倒飞了出去……

    一旁的怀恩还有后面正在施展术法的盛宣都齐齐一阵大惊,他们都有听到老六手臂所发出的‘咔嚓’声响。

    一时间,两人都一阵担忧。

    “老六!你怎么样,没事吧?”盛宣大叫了一声,急声问道。手中完成的术法也立刻朝着承九释放过去。

    至于怀恩……此刻他根本无暇分神去顾及其他,只是在老六被击飞的瞬间,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

    旋即立刻抓住承九出招尚未收回的间歇,打算照着承九的身上来一阵密不透风的凌厉连环猛攻……

    面对怀恩展开的猛烈攻势,承九忍受着身体膨胀的剧痛,狰狞扭曲的面孔上露出一抹狞笑,根本就不管不顾怀恩的攻击,立刻再次挥拳朝着怀恩砸去。

    显然他是打算要以伤换伤的跟怀恩对打。

    他体内那股猛烈爆发的生命精气虽然让他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但是同样的,也给他带来了强大的防御能力以及更加惊人的恢复能力!

    之前怀恩和老六的攻击打在他身上虽然让他感觉很疼,但是他们的攻击所造成的那点轻伤在眨眼之间就已经被体内的生命精气给恢复过来。

    所以承九现在根本就不在意怀恩的攻击。

    怀恩显然没有料到承九会这么做,顿时一阵大惊。那犹如水银泻地的凌厉攻势才刚刚展开要起势,就生生被打断,不得不为之一顿。

    眼看着无所顾忌的承九一拳反击要落在怀恩的胸口。

    这时候外围盛宣刚才所发出的术法却猛然的轰击在了承九的身上……

    轰!

    承九的身体立刻被击飞。重重地砸在后方的一辆车上,直接将那辆车的车顶都给砸塌下去。

    好在那辆车里并没有人在,里面的人早已逃到了路边远处。

    “噗”

    承九张嘴吐出一口粘稠的鲜血,不过他马上就面带着狞笑从塌陷的车顶上爬了起来。

    站在车顶上,承九随手一抹嘴角的血迹,肌肉膨胀,将衣服都崩裂,显得格外夸张的胸膛一阵起伏。

    下一刻,承九便若无其事的直接从车顶上一跃跳了下来。

    看他的样子,仿佛刚才盛宣的那一道法术攻击根本就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