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密会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随着时间临近中午,宁月璟周身被一片蒙蒙的冰雾笼罩着,照在她身上的阳光也因为那一层浓郁的冰雾而折射出绚丽璀璨的光彩,仿佛霞光万丈,将她渲染得格外的神秘……

    房间内的地板有接近三分之一都被一层霜白的薄冰所覆盖,整个房间都好似变成了一个冰窖一般,弥漫着沁骨的寒气。【,

    宁月璟始终紧闭着眼睛,她自身对此似乎毫无所觉。

    而尹修还有绿萝、小蛮它们,每一个都同样对房间内的寒气侵蚀浑不在意。这么点寒气对于这一个个非人类的小家伙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尹修那就更加不用多说了,合体期的修为可不是说笑的。

    当然,如果换了是普通人在这房间里,怕是就得要被宁月璟身上所散发出的寒气冻得不轻了。

    她身上散发出的寒气可与寻常的冰冷寒冻大不相同。具有非常强的侵蚀性,直往血肉、骨头缝里钻。

    一小团圆润稠密,如同一枚生鸡蛋的蛋黄似的真元在宁月璟的丹田之中,周围所弥漫的霜白真气已经变得十分稀薄,所剩不多。

    很显然,她的突破已经接近了尾声。

    只待最后的那一点真气也都全部蜕变转化成真元,就会结束。届时,宁月璟就真正的踏入了化元期!

    尹修始终用灵识注意着宁月璟体内的情况。

    虽说他对宁月璟的突破是十分放心的,不过小璟毕竟是他唯一的亲传弟子,而且年纪也不大,修行经验方面更谈不上丰富,是以多多少少还是会有那么点儿‘关心则乱’的感觉。

    好在整个过程都如尹修事先所预料的那样,一帆风顺。水到渠成。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情况或者波折。

    “尹修,小璟马上就要完成了是吗?”

    这时,直接坐在尹修怀里的绿萝忽然间抬起头,略微后仰的侧着脑袋看着尹修问道。

    尹修闻言,目光不由从面前的宁月璟身上暂时收回,低头看了看绿萝。不禁轻点了点头,应道:“嗯,对。估计再有小半个小时这样应该就能完成了。”

    “哦。”

    绿萝似乎轻呼了口气,接着又重新将目光投向了前面的宁月璟,大睁着的清澈眼睛不由得轻眨了眨。

    正如尹修所说,过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宁月璟体内的最后一点真气也逐渐的完成蜕变,化作了真元。

    与此同时,她周身所弥漫笼罩着的那一层浓郁的冰雾也渐渐地开始变淡。消散……

    随着地板上凝结的那一层霜白薄冰逐渐化去,只剩下一层湿漉漉的水珠,宁月璟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此时她周身所弥漫的寒雾已散得所剩无几。

    “师父,我突破了!我现在已经是化元期的修为了!”

    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静静坐在她对面的尹修,宁月璟立即一脸欣喜雀跃的对尹修叫道。

    尹修含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别着急,先催动真元运功几个周天。稍微巩固适应一下。”

    “嗯!我知道了,师父。”

    宁月璟面带着甜甜笑容的应道。接着马上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去催动真元,运转‘太阴衍神录’的‘化元篇’心法……

    本来见到宁月璟已经突破结束,绿萝正准备要开口来着,却见到宁月璟马上又闭上了眼睛,顿时忍不住撅了撅小嘴。

    而同样准备要飞过去跟宁月璟庆祝的灵也被尹修随手一下给抓住。没让它过去打扰。

    “咿呀呀……”

    被尹修抓住,灵顿时回过头冲尹修叫着,丁点儿大的小手撑着尹修的手掌,想要挣脱出来。

    尹修伸出另一只手,在它的脑门上轻弹了一下。说道:“先别去吵小璟,待会儿她稳固一下修为再说。”

    “咿呀呀。”灵应了一声。

    尹修也随之放开了它。

    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宁月璟这巩固修为足足将体内真元进行了九九八十一个周天的搬运才终于停下。

    再次睁开眼睛,宁月璟不由轻吐了口气息,随即对着尹修说道:“师父,我感觉催动真元进行周天搬运要比之前厚重好多!”

    “这是自然。适应一段时间也就慢慢习惯了。”尹修应道。真元当然不可能像真气那样,运转时那么轻盈。

    “嗯!”

    宁月璟认真的应了一声。

    刚要起身,这时,绿萝却是从尹修怀里挣了出来,光洁的脚尖轻轻一点,顿时就朝着宁月璟轻盈的飘飞了过去。

    而后张着双手一把就抱住了宁月璟的脖子,嘻嘻的笑着道:“小璟,你现在是不是差不多跟绿萝一样厉害了?”

    尹修哑然一笑,宁月璟也微微一愣后,有些莞尔的笑意。抱着绿萝,应道:“还没有呢。我现在才刚刚突破到化元期,要变得跟绿萝一样厉害还要修炼好久才行。”

    “嘻嘻,那小璟你快点修炼得跟绿萝一样厉害。”绿萝笑嘻嘻着说道。

    这时候灵也飞到了宁月璟面前,一只手指着宁月璟,‘咿呀呀’的叫着。小蛮、小皮也纷纷跑到宁月璟跟前,对宁月璟叫了两声,像是在跟她道贺似的。

    看着几个小家伙跟小璟闹腾着,尹修不由微笑着站了起来,开口说道:“小璟,你先跟绿萝、小蛮它们玩着,师父下去给你们做午饭。下午师父再教你几门你现在可以修炼的法术……”

    “嗯!谢谢师父!”宁月璟忙应道。

    小璟如今修为已经突破到化元期,当初尹修曾跟她提过的那门‘玄阴寒冰咒’法术已经可以教给她。

    另外还有几门同样属于化元期才可修炼的法术也能让她学一下,多一些手段。

    ……

    南疆,位于西南边陲的南川市乐平镇乡下深山里的‘罗崮寨’中,寨里的几名族老还有族长正在祠堂里开着会。

    除了族长和几名族老之外,宁盛宣也赫然在其中。而在祠堂之外门口是两名族人守着,以免有人偷听里边开会的族老们所说的内容。

    ‘罗崮寨’地处国境边陲,距离国境线都没有多远,也就是隔着几片山林而已。整个寨子祖祖辈辈都一直居住在深山之中,即便是现如今与外界的联系交流也不算频繁。

    也就是偶尔出去赶集一趟,置换些生活物品。

    是以,整个寨子都还保留着十分浓重的传统作风习俗。比如说,寨子里的一切大小事务基本上都是由族长和族老们决定。

    普通的族人也不会像外界的一些村庄那样,对于这些传统的规矩习俗早已不是那么在意。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这些东西就是小璟的那个师父给我的,其中这种叫做‘灵石’的东西我已经亲自试验过,里面确实是蕴含着十分浓郁精纯的灵气。用这种灵石修炼,效果非常的好,比平常至少快了三四倍!”

    “这种叫‘三阳青叶果’的灵果,我没有试过。不过他说这种灵果可以拓宽坚韧经脉,还有着提升修为的效果。另外,这个铃铛,他说是一件很强大的法器,可以摄魂荡魄。”

    “只要祭炼过后一经催动,就连元罡层次的人物都很难抵挡得住它的威力,这纸上写着的就是他写给我的如何祭炼这个铃铛的法门……”

    祠堂中,宁盛宣坐在几位族老和族长的面前,将当日尹修给他的那些灵石、三阳青叶果,以及那件铃铛法器和写着祭炼法门的纸张都一一的取了出来,就放在几位族老们的面前。

    而听了宁盛宣将整个事情的情况都说完后,罗崮寨的那些族老们看着宁盛宣摆在面前的那些东西,不由一阵沉默。

    宁盛宣所说的情况实在是让他们有些吃惊。

    一方面是宁盛宣提到了小璟,并且把小璟的身份都跟这些族老们说了清楚。这让在场的族老心里难免有点复杂的情绪。

    毕竟当初宁月璟的母亲因为未婚生子,被视为族里的耻辱给赶了出去。如今宁盛宣说出宁月璟就是他mèi mèi当年所生的那个女儿,这自然让族老们一下子有些难以接受。

    另一方面,则是宁盛宣所说的情况,还有被他摆在面前的这些东西,实在是有些超出了这些族老们的意料。

    是以,一时间谁都没有冒然的开口。

    而宁盛宣之所以没有避讳当年的事情,直接将宁月璟的身份给说出来,目的自然是为了让族老们明白,他所说的事情可信度方面是没有多少问题的。

    虽然当年宁盛宣的mèi mèi是被赶出了寨里,但宁月璟终究是与寨子有着血缘关系,宁盛宣更是她的亲舅舅。

    有着这一层联系,宁月璟的那位师父自然跟完全毫不相关的陌生人有所区别。如果只是一个陌生人的话,那么他们或许要更加谨慎的去判断对方所说的话是真是假。

    但有了宁月璟这一层联系,那可信度自然就高了许多。

    不过,宁盛宣所说的情况,还有摆在面前的灵石、灵果仍然是让罗崮寨的这些族老们感到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罗崮寨也是一个传承十分久远的寨子。可他们却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世上有什么‘灵石’,什么三阳青叶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