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来者不善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找了一处隐蔽的角落,迅速的落了下去。△,而后又直接释放出灵识在乐平镇中找寻宁盛宣的踪影。

    在尹修灵识的搜寻之下,自然很快就找到了宁盛宣。

    此时宁盛宣正在乐平镇上的一家奶茶店里坐着。毕竟,这样的边陲小镇上也没有什么像样的茶楼或者咖啡厅之类的。

    找到宁盛宣后,尹修便直接朝着那家奶茶店走去……

    与此同时,罗崮寨中,一群不速之客突然而至。这些人赫然便是那一队米帝超能局的超级战士!

    寨子里的人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么一队穿着迷彩服,身上携带着wu qi装备,且一个个全是西方面孔的武装人员很是惊异,紧接着便是一阵慌乱和紧张。

    这里可是华夏国境内,可是却出现了带着wu qi装备的西方人,可想而知对方恐怕不会是什么善茬。

    于是乎,寨子里最先发现这群不速之客的人经过了最初的吃惊愣神后,连忙大叫了起来,并且迅速的跑去通知族长和族老们。

    一时间,整个罗崮寨都很快被惊动,那些原本正在家中休息,或者是在劳作之中的族人都纷纷涌了出来,齐聚在寨子中的广场上。

    与此同时,那一队米帝超能战士看着寨子里的喧闹却无动于衷。只是带着几分不屑的冷笑和狞色。

    “队长,要不咱们干脆直接把这寨子给屠了吧!”这时,其中一人忽然咧嘴狞笑着开口说道。

    脸上流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

    “坎特,这主意不错,我喜欢!嘿嘿嘿嘿……”另一人也狞笑着附和道。眼睛望着前方寨子里的那些人,不由自主的舔了一下嘴唇,神情中充满杀戮之意。

    另外还有几人也同样露出了相似的表情。面带狞笑,眼睛里充斥着一股嗜血杀戮的欲.望。

    为首的壮汉听到这番话,顿时微皱了皱眉,瞥了开口说话的那两人一眼,隐约透着一丝丝的厌恶。

    ‘蠢货!东西都还没拿到手,就想着shā rén取乐。这些蠢货虽然承受住了血清的力量。完成了身体的改造,但明显受到了血清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嗜血残忍。’

    为首的壮汉冷冷地暗想道。

    随后他不禁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双手,暗道:“还好我没有受到血清的太多影响,不然肯定也变得跟这些蠢货一样满脑子除了shā rén玩女人发泄之外,别的什么都不剩了。”

    壮汉不禁用力的握了握拳,露出的半截手臂上那一根根粗大得有些惊人的青筋宛如一条条狰狞的蜈蚣一般凸起,他感觉自己的双手充满了力量,似乎一拳都能够直接打爆一辆最先进的主战坦克!

    “行了。都听我的命令行事。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乱动!”壮汉松开了握拳的双手,轻呼了口气,回头对身后的人命令道。

    大多数的人对于壮汉的命令都认真的应诺。不过还是有那么几个人显得有些大大咧咧的。包括刚才开口说的那两人,以及之前在山林里时的布兰特。

    为首的壮汉也并不在意他们的反应,显然是对此习以为常。他也懒得跟这些被血清影响,变得头脑简单的蠢货计较,只要他们不乱来。影响了任务就行。

    “走!进入寨子吧!”壮汉一挥手,道。

    当下。这一队二十人的超级战士队伍便一齐步入了罗崮寨内……

    与此同时,最先发现这一队外籍武装人员的人已经急忙的跑到了祠堂里,赶紧向族长和族老们汇报情况。

    “族长,不好了,寨子外边突然出现了一队带着wu qi的外国人。看样子他们似乎是冲着咱们寨子来的……”

    听到汇报,正在祠堂中的宁焕钊与那几位族老纷纷一惊。

    宁焕钊立刻问道:“他们有多少人?都带着些什么wu qi。清楚他们的来意吗?”

    前来汇报的那人赶紧吞咽了一下,缓了口气,马上回答道:“他们大概有二十个人左右,身上带着有各种不同的枪械,好像连单兵反装甲wu qi都有。”

    “至于他们的来意。我就不清楚了。我刚看到他们就马上跑来跟族长你们汇报了……”

    这时,旁边的一名族老问道:“知道他们是哪国的人吗?难道是三角地区的那些毒贩武装?”

    汇报的人马上摇头,“应该不是。那些人全都是西方rén miàn孔,他们身上的装备好像全是‘米式’装备。不太像三角地区的那些毒贩武装……”

    罗崮寨毕竟地处边界,这一带区域时常有毒贩走私入境,甚至偶有枪战发生,是以寨子里的人对于许多比较常见的wu qi装备都不会太陌生。

    听到那人的回答,罗崮寨的族老们顿时有些凝重起来。彼此相视一眼,宁焕钊谨慎的道:“椿成、茂源,你们跟我一起去取三滴族宝随身带着。看看这些人到底想干什么!”

    “要是情况不对,就别犹豫,立马使用族宝!”

    对方带着wu qi装备而来,连反装甲wu qi都有,由不得宁焕钊不谨慎而行。毕竟这可能会关乎到整个寨子的生死安危!

    “好!”

    被宁焕钊叫到的宁椿成和宁茂源两人纷纷应道。这两人加上宁焕钊自己就是目前罗崮寨中仅有的三名修为达到了元罡层次的高手。

    “族长,那我们就先出去看看情况。”另外的一名族老开口说道。

    宁焕钊应道:“嗯,我们会尽快赶过去的。”

    当下其他的几名族老纷纷动身前去查看情况,而宁焕钊则与宁椿成以及宁茂源两人一起迅速的赶去了他的家中。

    罗崮寨的‘族宝’除了大部分都封存在祖地之外,在寨子里也有常备着几滴,为的就是以防万一发生什么突发变故,来不及去祖地取。

    只不过存在寨子里的那几滴族宝是由三把锁一起锁着的,必须得要掌管着钥匙的三个人一起才能打开。

    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防止只有一个人掌管,私自使用了族宝。

    三把钥匙分别就掌握在宁焕钊和宁椿成、宁茂源这三名族里的元罡高手的手中。

    “你们是什么人?到我们寨子里有什么事?”

    率先赶到寨子入口的几名族老看到正与他们的族人对峙中的那二十名西方武装人员,连忙走上前,开口喝问道。

    为首的壮汉看到有人开口,顿时望了过去,见到走出人群的那几名族老后,不由咧了咧嘴,笑了起来,“你们就是这寨子里管事的?”

    壮汉说的是华夏语,虽然稍带着一些外国人的口音,但却吐字清晰。

    “不错!”

    对方居然能这么流利清晰的说华夏语多少让罗崮寨的族老们微微惊讶,应了一声后,又马上问道:“说出你们的身份和意图,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不客气?嗤”

    为首的壮汉还未说话,站在他身后的一人却不禁嗤笑了一声,斜睨着对面开口的那名族老,咧嘴狞声道:“不客气是吗?我倒想看看你们怎么不客气!”

    说话间,他直接举起了手中的那把反装甲枪,对准了对面的那名族老,一脸戏谑不屑的狞笑着。

    “你……”

    被那粗大的枪口指着,罗崮寨的族老顿时一窒。

    还有那些族人们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这么粗暴,蛮不讲理,不由一阵哗然,继而纷纷义愤填膺的怒目而视。

    这种深山村寨中向来就民风彪悍,何况罗崮寨自古传承就习武修术,更加不会是什么老实巴交的小绵羊。

    被人这么拿枪指着威吓,寨子里的族人们自然感到义愤填膺,怒气上涌。

    好在罗崮寨的几名族老十分冷静,约束住了身后的族人们。他们知道要控制住局面,至少要等到宁焕钊他们三人赶到再说。

    否则,一旦冲突起来,他们是要吃大亏的。

    这时,为首的那名壮汉也有些不满身后那人的越俎代庖,不由瞥了他一眼,随即伸手把他举起对着罗崮寨族老的枪口压了下去,接着上前说道:“我们的身份,你们不需要知道。”

    “我们听说你们寨子里有一种宝物,可以让人吞下之后力量暴涨,并且拥有无比强大的恢复自愈能力。”

    “只要你们把这种宝物全部交出来,我可以保证不会伤害你们任何一个人。但是,如果你们不肯交出宝物的话,那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说到这,壮汉不由瞥了眼身侧那名刚才举枪的男子,接着说道:“我的这些人,每一个都可以说是双手沾满血腥,甚至还有不少完全以shā rén为乐的人存在。所以你们不用抱着侥幸的心理,觉得你们只是普通的百姓,我们会不会忍心下得了手!”

    “对于我们来说,无论你们是手无寸铁的百姓也好,又或者是老人、妇女、小孩……这些统统都不在我们的考虑之列。在我们眼里,只有活人和死人的分别。”

    “所以,现在做出你们的选择吧,是想继续活着,还是全部变成死人!”

    说完,壮汉便静静地望着罗崮寨的那几名族老。

    站在壮汉身后的其中几人,脸上不由得纷纷咧嘴露出一抹狞笑。更有的,一副十分嗜血的表情,轻舔着自己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