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震骇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变身半人半蛇的布兰特见数米之外宁焕钊一脸骇然的望着他,顿时咧开嘴,狞笑了起来。+,

    ‘唰!’

    一根猩红的长舌蓦地从他咧开的嘴里弹射而出,舌尖还带着两道分叉,几乎与蛇信无异!

    “老家伙,我要一口咬断你的脖子,嘿嘿嘿嘿……”布兰特狞声笑着,嘴里分叉的舌头如同蛇信不停地吞吐。

    下一刻,他毫无征兆的突然电射而出,布满蛇鳞的右手如爪狠狠地抓向宁焕钊的腹部。

    布兰特的速度快得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身形和动作,只能隐约看到一道残影瞬间掠过。短短几米的距离对于这样惊人的速度而言,几乎不存在任何的间隔。

    宁焕钊根本来不及反应,在刚刚察觉到布兰特的动作时,下一刻就已经蓦地感觉到腹部一痛,一阵凉丝丝的感觉传来,还有温热的液体缓缓地流出……

    ‘哗!’

    “族长!”

    “族长……”

    宁焕钊身后的那些族人看到这一幕,顿时哗然惊呼。瞪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从宁焕钊背后穿透出来的一小截被蛇鳞所覆盖的手掌……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着这骇人的一幕。

    那些原本躲在各家屋里,从门缝或者窗户缝隙偷tou kui视着外边情况的女人们,更是失声惊呼,随后又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很多人已经抑制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所有人都完全没想到修为高深,实力强大,在整个寨子里仅次于族老宁椿成的族长竟然……竟然会被对方在电花火石的瞬间,一爪抓穿了身体!

    这样的伤势,没有人觉得族长还能有活命的希望。

    更让他们震骇的是,对方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太可怕了。许多人都不由自主的呼吸急促,从心底里升起一股无从抗衡的无力感……

    “呃,呃……你……”

    宁焕钊感受着从腹部传来的阵阵剧痛,不敢置信的望着此时几乎与他面贴着面的布兰特的那一颗狰狞蛇首。

    随即又低头看了眼身下,腹部一只布满蛇鳞的手正插在他体内,粘稠猩红的血液顺着那只蛇鳞手缓缓地淌出滴落。

    “嘿嘿……”

    蛇首的布兰特嗜血的狞笑着。盯着宁焕钊的眼睛,‘嘶唰’一下吐出蛇信般的舌头,讥嘲的道:“老头,这是还你刚才击伤我肩膀的。还有利息……”

    “利息就是……你的命!嘿嘿嘿嘿……”

    蛇首布兰特说完,猛地大张蛇口,变成犹如血盆大口一般,作势就要一口咬向宁焕钊的脑袋!

    就在这时,原本站在宁焕钊左右两侧的宁椿成和宁茂源二人终于从那深深地震惊之中醒悟过来,连忙狂吼一声。齐齐出手攻向布兰特。

    “讨厌的臭虫,我要把你们的脑袋全部捏爆!”

    察觉到宁椿成和宁茂源两人凌厉的攻来,已经张开巨口的布兰特顿时恨恨的狞声咒骂了一句。

    但他也只能暂时放弃一口咬掉宁焕钊脑袋的想法。左手猛地一挥,扫开宁椿成轰击而来的拳头。

    插入宁焕钊体内的右手则直接将宁焕钊的身体一抡,挡在宁茂源的面前,逼迫宁茂源不得不收手停下。

    而后布兰特又是一脚猛地踹在宁焕钊的身上,将其踢飞,并把自己右手也顺势从他身体里抽出。

    ‘嗤’

    一泼血液在布兰特右手抽离宁焕钊身体之际。顿时飚溅而出。

    紧接着,宁焕钊腹部的那一个大窟窿。简直犹如喷泉一样,不停地往外边‘汩汩’的冒着鲜血。

    不过被布兰特踹得倒飞的宁焕钊此时虽然面色苍白,虚弱无比,显得有些奄奄一息的感觉。但他的双手却顽强的迅速结出了一道诡异而玄奥的咒印……

    而被布兰特用宁焕钊的身体逼停的宁茂源眼见宁焕钊被一脚踹飞,立即打算飞掠过去,想要接住宁焕钊。

    不过。在他刚要行动的时候,恰好看到了宁焕钊双手在胸前所结的咒印,顿时止住了动作,同时脸上露出明显暗暗地松了口气的表情。

    随后便将目光投向了另一侧,正与布兰特交手之中的宁椿成身上!

    变身成半人半蛇的状态后。布兰特的实力显然强大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即便宁椿成有着相当于化元中期的修为,但在布兰特的攻势之下,才仅仅是短短的三五招,便立刻感觉到招架不住了。

    “茂源,椿成,不要再犹豫了,马上用族宝!”

    正当宁茂源准备要冲上去帮宁椿成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宁焕钊稍显虚弱,但却中气十足的声音!

    这一切说来话长,但实则从布兰特突然出手,一爪抓穿宁焕钊的身体,到此刻也仅仅是过了不过区区四五秒钟而已。

    那些罗崮寨的族人们原本因为宁焕钊被布兰特抓穿身体,心中正处于震惊与悲愤交加的情绪之中。

    有一些回神比较快的人,刚咬着牙打算要跟布兰特拼了,给宁焕钊报仇的时候,他们就看到了令他们十分吃惊的一幕。

    只见被布兰特一脚踹飞的宁焕钊倒飞在半空之际,嘴角忽然溢出一缕血迹,紧接着他身体里突然的发出一道浓厚的血光,犹如一重血茧似的将他整个身体包裹其中。

    原本眼看着宁焕钊的身体要摔在地上,那一刻他却突然的稳住了身形,虽然稍有些吃力,但还是稳稳当当的双脚落在了地上!

    一时间,罗崮寨的那些族人都纷纷呆了一呆,直到宁焕钊冲着宁茂源与宁椿成二人喊话,这些人才猛然的醒悟过来。

    其中一些人更是立刻激动的大叫了起来:“族宝!是族宝!”

    “族长使用了族宝了!”

    “族长没事了,哈哈哈!”

    罗崮寨的族人们固然有不小的一部分人都知道寨子里有先祖们传承下来,用来给寨子在危急时刻用来保命的族宝,但是却没有几个人知道使用‘族宝’后是怎样的情形。

    直到宁焕钊开口让宁椿成和宁茂源不要犹豫,马上使用族宝时。这些族人才反应过来,看着宁焕钊此刻被血茧笼罩的样子,顿时就显得格外的激动和振奋!

    另一侧的杰森等人自然也同样注意到了宁焕钊身上的异样。

    原本他们在看到布兰特一爪抓穿了宁焕钊的身体,并将他踹飞后,都以为宁焕钊必死无疑,一帮人甚至都没怎么再去留意宁焕钊。而是将注意转移到了正在交手中的布兰特和宁椿成两人身上。

    可是随着宁焕钊突如其来的声音,顿时让杰森等人纷纷一怔,连忙将目光投去。

    当他们看到宁焕钊不仅没有奄奄一息的摔在地上,反而是在稳稳落地后,周身被一重浑厚浓郁的血光笼罩,并且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如此诡异情形,顿时让他们大吃一惊。

    不过随后,杰森就反应了过来。眼睛紧紧地盯着宁焕钊周身笼罩的那一重血光,咧嘴笑着自语了起来:“很好!想来这就是局长和莫里斯博士要我们找的东西吧!”

    “果然神奇,连那样致命的伤势似乎都没有什么影响了……”

    在杰森自语的同时,听到宁焕钊那番话的宁椿成与宁茂源两人,也果断的不再犹豫,纷纷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而后将原本就被他们为防万一直接含在嘴里的‘族宝’给顶到了舌尖处。

    紧接着,两人都迅速的在身前结印。施展出激发‘族宝’力量的秘术!

    宁焕钊三人所施展的秘术比起当初宁承九施展的,无疑要更加简洁许多。甚至。激发精血之后,他们身体能够吸收的力量也远胜过宁承九当初使用的秘法。

    宁焕钊三人所施展的才是真正激发精血力量的正确法门。宁承九所施展的不过是偏门禁术。

    正与宁椿成交手中的布兰特见宁椿成突然爆退开来,同时双手在身前做出了一个古怪的动作,心中顿觉不妙。

    于是连忙电射般朝宁椿成追去,猛地一拳轰向宁椿成。

    布兰特的速度可比宁椿成快了许多,几乎是眨眼间就追上了骤然爆退的宁椿成。

    不过。就在布兰特的拳头即将要一拳凶悍的打在宁椿成胸口之际,一道浑厚的血光蓦然从宁椿成体内激发而出……

    ‘嗡!’

    一阵轻颤。

    最终,布兰特的拳头仍然是砸在了宁椿成的胸口。然而,他的拳头却被宁椿成体外的那一层血光所挡住。

    纵然那一层血光被布兰特那凶悍强劲无比的拳头给打得向内凹陷了一截,但那层血光就仿佛充满弹性的橡皮球似的。布兰特的拳劲根本无法将其击破。

    反而是被那一层血光的反震之力给震得身体连连倒退了十余步才勉强的稳住身形!

    这一幕让布兰特,以及始终在旁观的杰森等人都纷纷大吃一惊。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的布兰特,那一双‘蛇眼’分别扫过都被一层浓厚血光笼罩的宁焕钊、宁椿成以及宁茂源三人,眼睛里充满阴冷与森然之意。

    在他身后的杰森则显得脸色有些阴晴不定。最终,他沉着脸,朝身后挥了一下两根手指,沉声道:“坎特,肖恩,你们两个一起上。三对三,看看这几个老东西到底有几分能耐!”

    “是!”

    被叫到的坎特和肖恩两人齐声应道。

    紧接着,两人随手将身上挎着的枪械丢给了旁边的同伴,目光森冷如电的分别盯着对面的宁焕钊和宁茂源两人。

    此刻的他们已经没有了之前看宁焕钊被布兰特‘虐’时的那种戏谑和讥嘲的看戏心态,显得认真了许多。

    下一刻,只见坎特和肖恩两人几乎同时‘唰’的一下,身体犹如一头捕食的猎豹一般,身形一闪,掠过一道残影,顷刻间便分别冲到了宁焕钊和宁茂源面前。

    那速度,当真是快如闪电!

    ps:  正版阅读,。请支持作者辛苦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