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古老壁画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霎时间,石壁上陡然泛起了一层透着几分虚幻的波纹涟漪,紧接着一道幽深奇诡的微光从石壁中透出,落在了宁焕钊在半空所画的那一道诡异符文之上。●⌒,

    ‘嗡!’

    随着那道符文一阵微颤,下一刻,符文便化作一道流光‘嗖’一下径直投入了石壁之中……

    一时间,石壁上虚幻的波纹涟漪激荡得更加强烈了起来。只是那么短短的瞬息之间,那些波纹涟漪就化成了一道深邃奇诡的漩涡,迅速的将整面石壁扭曲。

    大约几息之后,一道幽深,透着一种古朴、苍凉、粗犷气息的石门凭空从漩涡之中浮现出来。

    石门之上没有多余的修饰,有的仅仅只是一种古老,沧桑,被岁月侵蚀的粗糙斑驳……

    这时,宁焕钊回过头来,对尹修说道:“尹先生,好了,这里面就是真正封存着我们族中祖传的‘族宝’的祖地!”

    尹修看着面前的石门,轻点了点头,不禁说道:“没想到贵族的祖地竟有如此的禁法封锁隐蔽,难怪贵族先祖所传下的宝物能够一直传承至今。”

    微微一顿,尹修又微带着几分感慨的道:“看来贵族祖上来头是很了不得啊!”

    石壁上的禁法尹修虽然能破,但是这种禁法之奇特,之古怪,却是与他在修真界所接触的所有禁制都大不相同,似乎完全是另外一个体系的一种力量。

    若是他自己想要打开这一重禁法,除了以无上法力强行破开之外,也找不出别的办法。因为这一重禁法不仅需要血脉来作为引子才能开启,而且开启的方式也与修真界的禁制迥然相异。

    尤其是这一重禁法的强度也大大出乎尹修意料,就算是出窍期人物来此也不见得能够强行破开。

    这还是这重禁法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已经被削弱了太多的缘故。

    很难想象当初这重禁法刚刚布下时是有多么的强大。甚至连尹修自己都不敢说如果换在是这一重禁法最强的时候。他能否强行破开它。

    听到尹修的感叹,宁焕钊不禁露出一抹微笑,说道:“不瞒尹先生,我们祖上或许的确来历不小。虽然经历了久远的岁月,关于先祖们的事迹几乎已完全断绝了传承。”

    “不过,在这祖地之内。却还保留了一些由先祖们所留下的壁画,描绘了些许先祖们的傲世雄风。”

    “哦?那我倒是要好好的看看才是。”尹修微微笑道。

    随后便直接释放出了灵识,去查看那石门之后的情况……

    与此同时,宁焕钊也开口说道:“尹先生,咱们还是先进去吧。不然稍后这石门就要关闭了。到时候又得要重新以秘法打开。”

    “好。”

    尹修应了声,一边跟着宁焕钊一起步入了石门,同时灵识已经迅速的将石门后的情况尽收眼底……

    在石门之后,确实如宁焕钊所说,石壁上存在着一幅幅十分久远古老的壁画。从那些壁画上所描绘的景象来看。似乎还处于原始的部落时期。

    那些壁画中大多数描绘的都是一些征战的场面,其中既有与人争斗,也有与各种硕大无朋的妖类或者魔物战斗的情景。

    而壁画中的其中一些人体型也是格外的巨大,简直犹如一尊尊擎天巨人一般。

    他们身上围着粗糙的兽皮,浑身肌肉结实壮硕,一块一块的,看上去犹如磐石一般,充满了一种粗犷、狂野、原始的气息……

    尹修的灵识‘看’着石壁上的这些画面。心中不由暗暗称奇。对于罗崮寨的祖上来历禁不住有些好奇起来。

    虽然这些不知多么久远以前的古老壁画很难说其中所描绘的情景有几分真实性,这中间又有多少是夸张的成分。

    但是。从那些壁画所透露出的一些最基本的信息,至少可以肯定罗崮寨的来历、传承绝对非同一般!

    除了那些壁画之外,尹修也‘看’到了封存在里面的那些‘精血’。

    一滴一滴,宛如鲜红艳丽的水晶一样倒挂在一根根垂着的钟乳石底部。

    那水晶一般的外表似乎是一层坚固的外壳,透过那层外壳,依稀可见里面是如同当初尹修曾见过的。宁承九拿出的‘精血’一般无二,如同琥珀的模样。

    那些精血的水晶外壳可以阻隔灵识的查探,是以尹修也无法直接用灵识探知那些精血的情况。

    不过尹修却是看到了层次分明的三种不同的精血。

    最外围的是非常鲜艳绚丽的血红色,而隔着大约十余米的更深处则是呈现比较深邃暗红的血光。

    最里面的则是深红近乎于黑紫的精血!

    其中最外围的精血数量最多,大约有二十多点滴倒挂在钟乳石低端。中间暗红色的则有七八滴左右。最里面深红近紫的就只有区区两滴而已。

    此外,尹修的灵识还发现,那些倒挂着精血的钟乳石中,有一缕缕的地气不断地输入钟乳石底端的晶体之中。

    不出意外的话,这些地气应当都是涌入晶体内的精血之中的!

    宁焕钊自然不知道尹修已经直接用灵识将里面的情况查探得一清二楚。

    在走入石门后,他还一边回头跟尹修介绍着:“尹先生,前面一些就有我们祖上留下的壁画。不过那些壁画感觉有些夸张,像什么九头鸟啊、狻猊啊、饕餮啊,还有一些别的什么八手魔怪,人首豹身、人首蛇身……等等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

    “很多东西都是山海经里面传说的异兽、魔神之类的。其中有几分是真实的,也无法进行判断……”

    听着宁焕钊的介绍,尹修轻点着头,有一茬没一茬的应着。

    不一会儿,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封存在精血的那一片钟乳石区域。最外围的是那二十多滴鲜红色的精血。

    宁焕钊只是略微提及了一句:“这些晶体中封存着的就是我们之前吞下的那种‘族宝’。更高级的还要在里面一些……”

    之后便直接带着尹修跨越了这一片区域。

    又往前走了十来米后,宁焕钊便停下了脚步,指着前边那七八枚泛着暗红血光的晶体,对尹修说道:“尹先生,这些晶体中的‘族宝’要比之前的那些强大许多。”

    “需不需要我们解封一枚出来,给您看看?”

    听到宁焕钊的询问,尹修不由轻点头应道:“也好。”

    他之前虽然已经用灵识查探清楚了这里面的情况,但是因为封存精血的晶体外壳都能够阻隔灵识的查探,是以尹修也并不知道这里边的两种精血究竟各自又达到了什么层次。

    听到尹修的话,宁焕钊当即便亲自走了上前,站在了其中一根倒垂的钟乳石前,随后将一滴鲜血挤出,抹在了钟乳石底端的那枚暗红晶石之上。

    紧接着,带血的手指又迅速地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诡异的符文,双手结了一道咒印。

    霎时间,那道符文飞射到了晶体内。紧接着,那枚晶体便陡然绽放出一片暗红血光,并渐渐消融,露出了封存里面的那一枚琥珀般的精血……

    当那滴精血从晶体中‘脱壳而出’的时候,宁焕钊连忙伸出双手过去一把接住。

    不过,当那滴精血落入他手中时,明显可以看到他的双手猛地一沉,看上去十分艰难的抬着那滴精血一样。

    甚至他的脸上明显露出一副十分吃力的表情。

    “尹先生,您看看这一滴族宝能否达到您的要求吧!”宁焕钊有些吃力的转过身,将十分勉强抬起的双手摆在了尹修跟前。

    看得出来,他的双手之上似乎抱着沉重无比的东西一样,让他几乎难以承受!

    要知道现在的宁焕钊可是有着相当于化元后期的实力,他的力量是何等的强悍。

    可是此刻,双手抱着那一滴精血,竟然出现难以承受的情况……可见那一滴精血之沉重,是多么的惊人!

    尹修看到宁焕钊的样子,也有些吃惊。随即一挥手,顿时将宁焕钊双手吃力捧着的那一滴暗红精血给摄取到了半空,浮在他的面前。

    也就是此刻,尹修才知道这么区区一滴精血究竟沉重到了何等地步。不下万斤之重!

    难怪刚才宁焕钊双手捧着这一滴精血也显得那么吃力艰难。

    单单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出这暗红精血的非同小可!

    将那滴精血摄到半空后,尹修当即便开始用灵识去仔细的查探其中所蕴含的生命精气……

    “好浓郁的生命精气啊!”

    当尹修的灵识刚刚探入精血之中的时候,心中顿时有些吃惊,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声。

    这一滴精血之中所蕴含的生命精气之浑厚磅礴,简直不是常人所能够想象。

    比之当初宁承九,还有之前宁焕钊、宁椿成、宁茂源三人所吞下的精血要强大了不下千倍的地步!

    要知道仅仅只是宁承九和宁焕钊他们所吞下的精血就直接让只有先天修为的宁承九拥有了近乎化元中期的实力,让化元初期的宁焕钊拥有了接近化元巅峰的实力。

    可以想象,千倍于此的力量究竟强大到了何等骇人的地步!

    ps:  本书正版阅站,起(qi)点(dian)中文()网。请大家支持作者的辛苦码字,到正版网站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