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狂野霸道的虚影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微顿了一下,尹修淡笑着说:“昨天我去南疆就得到了一滴应当是上古,乃至远古时代的强大存在所留下的精血。 ?.??`”

    “而就是这么一滴小小的精血其中所蕴含的生命精气即便是我现在也难以与之相比。”

    尹崇文大感震撼,这些都是他以前没有什么了解的隐秘。

    “这么说来,还真的很不简单。说不定在什么地方还隐藏着有从上古,和远古时代所遗留下来的宝物呢。”

    尹崇文道。

    “这是自然的。只不过很多宝物一般人根本现不了,就算是摆在面前也只当是一件寻常的古物或者什么破烂之类的。”尹修道。

    兄弟俩在竹屋里聊了很久,随后尹修又帮尹崇文炼制了一枚储物戒指。

    虽然因为材料所限,这枚储物戒指的空间只有大约一百米长宽高的空间,远远没有尹修手中的那一枚那么大。不过对于尹崇文来说也已经够用。

    将炼制好的储物戒指交给尹崇文祭炼之后,尹修也顺便取出了一些灵茶叶和灵泉之水,交给尹崇文。

    兄弟俩都已经可以辟谷,是以就都没有吃午饭。一直到傍晚时候,两人才从竹屋里出来,准备到前屋去一边吃点东西一边继续聊。

    尹厚照也是看到尹修跟尹崇文一起走来前屋这才知道尹修居然来了。顿时大感意外,连忙上前问候。

    “大伯,您什么时候来的?”

    这老家里也就只有尹厚照在,尹厚德、尹厚霖他们都住在市里。

    另外还有几个专门负责管理村子后边那座山谷中药田的小辈则直接住在那边简单建起来的几间房屋里,方便管理药田。没什么事的时候也基本不怎么回来。

    “我早上过来的,跟你爸在后边竹屋里聊了一天了。”尹修微笑了笑,对尹厚照应道。

    这时,尹崇文道:“厚照,去多准备点吃的,我跟你大伯一起吃点。”

    “诶,好嘞!爸。大伯,那你们先坐一会儿,我这就马上去准备……”尹厚照连忙应道。

    好在是农村,吃的东西基本上都有。倒不至于有什么麻烦的。

    晚饭之后,已经是八点多。尹修和尹崇文两人又准备回后边的那竹屋去。

    不过,在刚走进竹林里时,尹修却忽然神情微怔,略带着几分疑惑的抬起了头。往天上望去,连向前走着的脚步都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看到尹修神色有异,尹崇文不禁连忙也停下脚步,微感诧异的回头看着抬头凝望夜空的尹修,开口问道:“哥,怎么了?”

    尹修依旧静静地凝眉望着夜空中那几颗十分稀疏的星星,蹙着眉沉声说道:“有点不大对劲。”

    呃?

    尹崇文一怔,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讶然之色,狐疑的也抬头望了望夜空,不禁追问道:“哥。怎么不对劲?”

    尹修收回目光,看着尹崇文,缓缓道:“小弟,你释放出灵识,然后静心下来,仔细的去感应一下。”

    “呃,好!”

    尹崇文一愕,当下连忙释放出了自己的灵识。他毕竟只有金丹期修为,灵识能够笼罩的范围只有那么区区几百米而已。

    很快尹崇文就闭上了眼睛,按照尹修所说的。静心去感应。

    过了片刻,尹崇文睁开了眼睛。

    尹修开口道:“怎么样,感觉到了吗。”

    尹崇文脸上的神情略有些迟疑,犹豫了一下后才不是很确信的说道:“好像。星光力量的波动比平常稍微激烈了一点?”

    尹崇文显然并不太肯定自己的判断。

    尹修却对他肯定的点了点头,再次抬头仰望着只有疏星点点的夜空,说道:“没错。你的修为还低,只能察觉到一点蛛丝马迹。但是今晚,更准确的说就是从刚才开始,这星光力量的波动就变得有些不同寻常起来。”

    “似乎像是被某些力量引动了天上的星光之力……”

    说到这。尹修不禁顿住,微皱着眉,像是沉思。

    过了片刻,才缓缓继续说道:“总之,给我的感觉有些古怪。那些星光力量波动的轨迹,似乎是朝着某一个方向汇聚。”

    “不过距离这里应该很远。而且,这轨迹不太明确,我也感觉不出来具体是哪一个方位……”

    听到尹修的话,尹崇文也不禁皱了皱眉,说道:“哥,你是说……这些是人为引起的?”

    尹修略有一丝迟疑,随即轻摇了摇头,道:“不好说。”

    微顿了一下,接着道:“有可能是人为所致,也有可能纯粹是某些天时力量所引起的。”

    “算了,进屋去吧。已经消失了……”

    尹崇文闻言又用灵识仔细的去感应了一下,现刚才还波动颇为激烈的星光力量果然平复下来,恢复到与平常一般的程度。

    于是也就不再多言,与尹修一起又回了竹屋内。

    尹修在尹崇文这边待了三天,三天之后便起身返回了银海。

    又跟小璟还有小蛮它们一帮小家伙交代了一番后,顺便也委托纪雪晴帮忙照看一下小璟她们,接着尹修便开始闭关。

    闭关的地方,尹修直接就在平顶村的那座别墅里。

    他在房间中布下了禁制封闭住整个房间,随后便取出了那一滴精血,开始炼化。

    想要用这一滴精血孕育身外化身,先就得要先将其炼化。然后才能将第二元神融入其中,孕育身外化身。

    那一滴精血显然不是那么轻松能够炼化的。

    盘膝而坐的尹修,施展出了三头六臂神通,而后六只手同时迅的打出一道道法决,开始炼化浮在他身前的那一滴精血。

    随着一道道炼化法决打入精血之中,那一滴精血也渐渐地泛起了一层淡淡的深邃微光。一缕缕深红,透着些许紫色的气息萦绕着精血周围,变得一片雾霭蒙蒙,烟雾缥缈的景象。

    表面的那一层琥珀质开始一丝丝的逐渐融解消失……

    时间就这样渐渐地流逝。

    不知不觉已经是小半个月过去。除了第二元神依旧继续的每天修炼‘皆术’和‘太虚炼神录’之外,尹修本体一刻不停地在炼化那一滴精血。

    只不过在将近半个月之后,尹修此刻也仅仅是刚刚将那一滴精血表层的琥珀质炼化。此时浮在尹修面前的就是一滴纯粹的透着些许紫芒的深红血珠。

    然而,就在尹修刚开始着手炼化精血之中所残留的烙印之际,突然间那滴精血猛地一颤,骤然绽放出了一片璀璨的红光。

    霎时,一股可怕的巨力涌现,直接将尹修打入其中的一道道法决阻隔,挡住在外层,无法进入血珠之中。

    见状,尹修心中顿时微微一惊,暂时停下了法决,眼睛紧紧地盯着那滴精血。

    只见精血之中一道虚影突然浮现出来。

    这一道虚影显得格外的壮硕魁梧。浑身肌肉虬结,块状分明,犹如磐石一般坚固结实,斧凿刀削,充满了一种狂野、霸道、威猛无比的气息。

    虚影的肌肉表面还隐约泛着一层暗淡而厚重的金属光泽,犹如铜浇铁铸,显得无比的浑厚大气,透着一股磅礴的气势,让人不禁有一种仿佛被泰山压顶般的强烈压迫感!

    当看到这一道虚影的瞬间,尹修的脑海中便不由自主的冒出了一句话,‘力拔山河兮气盖世’!

    这一句话用来形容那一道虚影再合适不过。

    此外,这一道虚影也让尹修不自觉的回想起了当初在罗崮寨的祖地之内所看到的那些古老的壁画。

    那种狂野、霸道,厚重、雄浑,犹如山岳一般巍峨傲立于天地之间的磅礴气势完全如出一辙!

    此外,尹修也注意到了虚影的眼神,眉目轮廓同样粗犷狂放,犹如刀斧凿刻,目光凌厉如电,隐约有紫色电芒闪烁。充斥着一股凌云傲立,战意冲霄的感觉!

    “嘶……”

    尹修情不自禁的长嘶了口气,那道虚影的形象和眼神实在是让他忍不住感到震撼。

    用两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睥睨天下’,‘勇猛无畏’!

    “看来这一滴精血就是这一位狂野霸道,刚猛强横的人物所留下。只是,看他的形象和那股磅礴雄浑的气势,完全与修真之人截然不同。应当是属于另一种修行体系的力量……”

    尹修心中不禁暗暗地自语。

    “这么说来,当日在罗崮寨的祖地之内所见到的那些古老的壁画中所描绘的内容,只怕其中有很大部分都是真实的。”

    “不过,那些壁画中有一些体型格外巨大,简直有如一座座小山一般的人物,难道说,也是真的?”

    尹修的脑海中不禁想到了许多。

    过了半晌,他的注意才重新的回到从精血中所浮现出来的那一道狂野的虚影身上。尹修明白,这一道虚影就是精血之中所残留的意志烙印。

    他要炼化精血的目的就是要炼化其中所蕴含的意志烙印,使得精血变成纯粹的,不带任何其他意志和烙印存在的精血。

    只有这样,才能够完美的融合他的第二元神,孕育出身外化身!

    否则,一旦精血之中还蕴含着有原本的意志烙印,那么一旦冒然将第二元神融合,必然会导致第二元神与精血中原本的意志烙印生排斥冲突。

    轻则孕育中的身外化身崩溃,重则连第二元神都会遭受重创,乃至与躯体一同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