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天轨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距离银海市千里之遥的天河市一处荒僻的深山之中,一名中年男子仰头望着天空中那璀璨绚丽的万丈霞光,一阵放声狂笑。≥,

    “哈哈哈……异象真的出现了。或许用不了多久,‘天时’就会真正到来!看来我得尽快的收集到足够的怨魂和怨婴,炼成九世怨魂与九世怨婴才行。”

    中年男子得意的自语着,嘴角不禁带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此人赫然就是当初在银海市用血幡收集怨魂和怨婴的那名男子!

    静静地望着天空中那瑰丽的霞光,中年男子情不自禁的流露出几分沉醉之色,一脸感叹的喃声道:“这般景象,当真是恍若仙境哪!”

    “也不知故老传说中的那神仙秘境究竟是否如这般盛景,不过想来定然是要比黄泉魔渊要秀丽无数倍的。还真是期待着能够有朝一日,可以踏入那传说中的神仙秘境去一窥究竟!”

    “只是不知在经历了无数岁月之后,那神仙秘境是否还如同故老传说的那样,是仙灵之所在,钟毓灵秀,白云飘游,仙鹤衔芝,灵草遍地……啧啧,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心驰神往啊。”

    “对比起来,黄泉魔渊简直就真的像名字一样,犹如黄泉地狱……”

    中年男子眼神中微微流露着一丝丝迷离的神采,还有些微的恍惚。

    旋即,中年男子很快回过神来,注视着天空中的绚丽霞光显得平静了许多,嘴角带着一丝隐隐约约的笑,淡淡的道:“至阴童男和至阴童女的怨魂各只差三道就将圆满九之数,男女怨婴也只是分别还差了四个和两个而已。”

    “最多再给我一两年功夫,肯定就能够集齐所有需要的怨魂和怨婴。”

    说到这。中年男子又忽然微微叹息了一声,自语道:“只可惜,银海市是绝对不能再去了,否则的话,我当初找到的目标还有两个都没有收集到手,只要把那两个目标弄到手。也能省去我不少功夫。”

    “不过,这俗世间居然存在着至少有着‘分神期’以上恐怖修为的老怪,实在是不可思议!”

    “这世间不是早在远古便已被封印了天轨道则与地脉灵根,以致天地间灵气溃散,没有补充,渐成修行荒漠了么?怎么可能会还有人能够在这俗世间修行达分神期这等境界?”

    “恐怕十之八.九那人应当是从某处神仙秘境之中走出的强者。只是不知他究竟是从哪一座‘仙境’中走出的,昆仑?亦或者是悬于东海之滨的‘三仙岛’?”

    说着,中年男子不禁微摇了摇头,继续自语道:“能让这般可怕的人物走出来。也不知他们究竟是使了什么手段,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才办到!”

    “不过,有此人在银海,那么我就绝对不能再靠近银海,以免被其发现,说不得会因此送了性命,还会致使黄泉魔渊无法在‘天时’降临之际冲破封印壁障。”

    “不出所料的话,上一次在银海市的那个被我打入了邪力。却被人给驱散了的至阴童男,十有八.九就是那人所为。幸亏我当初谨慎。没有冒然采取什么行动,否则只要我露出些许痕迹,必然会被对方发现……”

    中年男子心中暗自庆幸着自己当初的明智和谨慎。

    他口中所指的人自然就是尹修。即便这名中年男子没有特意的去关注,但在铺天盖地的各种报道议论之下,他也知道了尹修在米帝所做的一切。

    同样也从尹修一道神通化掌就直接拍灭了偌大一座牛耀市而大致推断出尹修至少有着‘分神期’以上的修为!

    望着天空中的绚丽霞光而欣喜感慨的人并不止是这一个人,在华夏中西部地区的某一片山区中。

    一名束着长发在脑后。显得飘逸出尘的男子此刻正站立在一座山峰上,吹着猎猎的山风,静静地凝望着笼罩整个天穹的绚丽霞光。

    他的眼睛微微的眯着,显得稍有些出神,但眉宇与唇角间的那一缕淡淡的笑意却显示着他此刻内心的欣喜和放松。

    “天象显现。距离天轨复辟已然不远,我得尽快找到我‘昆仑’先师遗落人间的重宝才行。没有昆仑重宝相助,里应外合,就算是等到了天轨复辟那一刻到来,单凭圣地内众位师长之力,即便借助阵法也绝难以冲破那一道亘古壁障的封锁。”

    长发中年喃喃自语道。

    旋即他不由自主的低头看了眼自己胸前挂着的那枚深邃的‘奇石’,轻轻一叹后,再次自语道:“也不知当年先师们究竟将这一件重宝遗落在了何处,这感应微弱得几乎连大致方位都难以察觉,只能一点点慢慢地找寻。”

    “如果实在找不到这件宝物的话,那就只能再试试能否找到另外一件宝物。只不过那一件的威力无疑就要逊色了许多,怕是到时想要打开圣地的壁障就得要圣地中的师长们耗费更大的力量才行了……”

    在两名中年男子各自感叹自语之际,整个地球都完全被耀眼夺目的霞光笼罩着,就仿佛变成了一个散发着绚烂光彩的球体。

    从卫星所jiān kong到的画面来看,简直就像是一幅不真实,充满了梦幻色彩的油画一样。全世界各国,所有看到了此刻在卫星jiān kong下地球情形的人无不感到震撼不已,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卫星所拍到的地球此刻的画面可要比人们站在地球上所看到的那些笼罩了整个天穹的璀璨霞光还要更加震撼、壮观了无数倍!

    说是天壤之别也不为过。

    除了‘梦幻’这个词之外,甚至都找不出第二个词来形容眼前这堪称匪夷所思的神奇景象……

    天空中的霞光持续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大约十来分钟之后,那些霞光终于渐渐地变淡,直至完全的隐逝。

    也就是在那些霞光消失之际,天穹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十分轻微的‘呯’声响,就仿佛是有什么东西碎裂似的。

    这一道声音虽然很轻,并不是很明显,但却十分诡异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只要注意着,没有分神或精神恍惚的人基本上都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这一声莫名的轻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