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傻眼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旁边的那几人听到尹天赐对宁月璟和尹修两人的称呼,顿时纷纷愣住,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尹修,甚至有那么点儿傻眼了。◇↓,

    刚才尹修对尹天赐所说的那一句‘我是你爷爷’,谁都以为尹修是在骂人。而从尹天赐随后的反应,也可以看得出来,尹天赐自己同样把这话当成是在骂他了。

    可是谁想,这一转眼功夫,尹天赐居然真的对着眼前这个瞅着怎么也就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叫起了‘爷爷’,而且还是一副被吓得浑身发抖,差点要跪下去的样子。

    所有人都是一阵惊愕莫名,怎么都闹不明白这里头究竟是个怎么回事儿。都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看着尹修、宁月璟,以及尹天赐……

    这时,尹修瞥了眼边上另外的那几人,接着对面前吓得浑身哆嗦的尹天赐轻哼道:“跟我进去!”

    说完尹修便转身朝旁边的小间走去。

    宁月璟和纪雪晴看了眼尹天赐,也都纷纷转身跟上了尹修。

    尹天赐自然也不敢迟疑,赶紧的快步跟了上去。此刻他的脑门和背脊上都完全被冷汗给浸湿了。

    看到离开的尹修和尹天赐几人,现场的那几名男子一阵面面相觑。边上的那名女fu wu员也呆呆的看了看尹修的背影,眼中不禁浮现出一丝恍惚和茫然之色……

    “诶,我说,哥几个,这、这是个啥情况啊?”

    随着尹修几人走进小间里,那几名男子顿时按捺不住低声议论了起来。

    “谁知道呢!这情况,我怎么瞅着觉得好像有那么点儿邪门啊?”

    “谁说不是。方才看天赐那小子的反应,明显不认识那个年轻人的,可是后面怎么又真的叫那人‘爷爷’了?实在是古怪得紧。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啊……”

    “你们刚才注意到没有,天赐是在后面那俩女的出现后才突然态度大变的。而且天赐不是还叫了那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师姑’么?”

    “是这么回事儿。那小姑娘看起来是那个青年的徒弟,估摸着那个年轻人应该是天赐师门里辈分比较高的师长吧。”

    “你对你家师门长辈是叫‘爷爷’的?”

    “那就是族里的长辈,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

    “可是,这也不太对啊。天赐明显一开始是不认识那人。是通过那个小姑娘才间接的确认那青年的身份。如果他真是天赐族里的长辈,怎么也不至于当面都认不出来吧?要这样的话,天赐又是怎么认识那个小姑娘的?没道理啊,这说不通。”

    “反正哪,我是觉得这里边透着点古怪。天赐刚才叫的可是‘大爷爷’,一般这么叫的,都得是比自家亲爷爷要年长的吧?不然的话,就算是族里的爷爷辈,可年纪比自己亲爷爷小的话。怎么也不可能会开口叫‘大爷爷’。”

    “是这么个理儿。我一直就觉得天赐这小子来头神秘得很,认识这小子十多年了,愣是从来没听他提起过自己家里或者师门的事情。只是从他平日里的言行神态感觉得出来,这小子的背景应该不简单。”

    “我也这么觉得。而且天赐这小子的功夫厉害得紧,哥几个都算得上是江湖上一流的好手了,可跟他比起来,咱们可就差得远了。”

    “尤其是最近这几年,这小子的功夫更是见长得厉害。恐怕现在就算是咱们几个联手一起,都未必弄得过他了……”

    跟尹天赐一起的那几个人可谓是疑虑重重。心里充满了好奇,同时也愈发的感觉尹天赐的背景神秘。

    在这几人满心好奇和疑惑的不时抬头瞅着旁边那隔开的小间,想要看看尹天赐在里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时,尹修正在小间内对尹天赐训着话。

    不过在刚回到小间时,尹修就已经布下了一道隔音禁制,将声音隔绝。

    虽然外面还是能透过那木窗镂空的部分看到里面的情形。但却绝不会有任何一丝半点的声音传出去。

    “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是叫天赐吧?”

    尹修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跟着走进来的尹天赐,淡淡的道。

    纪雪晴和宁月璟都在尹修旁边的位置坐下。绿萝和小蛮它们也都带着几分好奇目光的瞅了几眼恭恭谨谨站在边上,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的尹天赐。

    听到尹修的询问。尹天赐连忙回答道:“是,是的,大爷爷。我是叫天赐。”

    “嗯。”

    尹修淡淡的应了声,接着又道:“外边那些人是怎么回事儿?他们都是你在外边交的朋友?”

    “是。”尹天赐低垂着头,老老实实的应道,根本不敢抬头去看尹修。

    尹修闻言,不禁微摇了摇头,道:“以后跟这些人都断了交往吧。你呢,就给我回你爷爷那儿去,好好的修身养性几年,什么时候把你这混不吝的混账性子给改了,什么时候再出来。”

    “你也可真是够出息的。多大个人了,居然故意设局去欺负人一小姑娘。论起年纪,你都快能当人家的爸爸了,还这么混不吝。真这么喜欢女人,赶明儿我就跟你爸说一声,让他马上给你张罗一个媳妇,省得你成天在外边跟这么一群狐朋狗友的厮混。”

    “咱家虽不是什么书香门第,但好歹也该有点讲究,这种腌臜事儿也真亏你做得出来,都不嫌给家里,给你爸,你爷爷他们丢人么?”

    稍缓了口气,尹修瞥了眼气儿都不敢大喘一口的尹天赐,又道:“训你的这种事本来是该你爸和你叔他们来做,谁叫我今天恰好就在这儿撞见了。待会儿你就给我回去给你爸和你叔他们带句话,让他们找个时间把家里的小辈都聚一块,好好的教育一下。”

    “别整得到时候一个两个的都跟你一样,正事儿不干,尽干这种破烂腌臜事,败坏家风!”

    尹修的语气虽然并不强烈,相反每一句话都说得很平淡,但尹天赐却仍然被尹修这一顿训给说得跟只鸵鸟似的,一脸涨红,就差没把脑袋藏裤裆里去。

    待尹修说完后,他才吭吭哧哧了一句,“大爷爷,我、我知道错了。我这就回去把您的话转告我爸和我叔他们,然后到我爷爷那去闭门思过。”

    “嗯,得了。那就这么着吧,待会儿出去了记得给人小姑娘道个歉。咱尹家的子孙无论有没有出息,都得有点格调,不能掉了自个的份儿,家风严谨才是一个家族的长久之道。”

    “要是个个都学你似的,那就算我将来给家里留下再厚的底子,也早晚有挥霍完的一天,到时候家里一个个都是混不吝,不干正事儿的主,这个家还靠什么维持下去?”

    尹修不免又教训了一通。

    尹天赐连忙呐呐的应着。

    见状,尹修也就挥了挥手,道:“行了,没什么别的事,你就出去吧。”

    “是!大爷爷,师姑,那我就先出去了……”尹天赐终于抬头看了看尹修,又看了看坐尹修旁边的宁月璟,说道。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