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或许那位尹上仙可以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时间转眼间就来到了六月份,随着高考到来,小璟也跟万千普通学子一样,走进了考场……

    两天的高考结束后,尹修花了几天时间处理了一下在英诚高中附近开的那家玩偶店,把该处理的东西都处理了,店面也转了出去。◎,

    至于他雕刻的那些‘奇遇木偶’,还剩下有差不多十个左右没卖出去。尹修随手扔在储物戒指里,没去理会。

    忙清楚这些时,已经是六月十号。

    又在家歇息了两天,尹修这才带着宁月璟还有绿萝、小蛮它们一起外出去游玩……

    这两年尹修带着宁月璟也走了不少地方。

    这一次,尹修是打算带宁月璟往西南走走,顺便带她回一趟乐平镇,去祭拜一下她母亲,再把她阿舅叫出来,让她们甥舅俩聚聚。

    说来她们也已经有一年多没见了。

    因为之前跟纪雪晴约好了等七月份‘仙途’上映后就叫上江闪闪一块儿看diàn ying,所以这次尹修也就只打算带着宁月璟她们出去一个月左右就返回银海。

    至于之后,若是没什么事耽搁的话,大约会去一趟江源市尹崇文那边住些时日。

    京都,华南海。

    几名中枢首长,以及军委高层坐在一间会议室中。里面还有几名身穿着道袍的中年或老年道士。

    “张道长,神农架那巨坑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坐在中央的一号首长看了看其中一名大约四十来岁,蓄了一茬山羊须的道士问道。

    这名中年道士乃是龙虎山天师教的当代掌教‘张天师’。

    听到一号首长的询问,张天师不禁抬手轻捋了一下颌下的山羊须,缓缓道:“主席,神农架的那个巨坑,下面的东西很不寻常。”

    “贫道仔细的翻阅了许多典籍对比。那下面的阵纹和符篆十分的古老,应当是上古,甚至远古时代所遗留下来的。具体的情况,贫道也说不出来。”

    “唯一能确定的就是那些阵纹和符篆都非常的强大,而且似乎大多是属于封印一类的功效,我猜测。很有可能在那石板下面封印了什么远古时代的妖魔之物……”

    旁边的另一名更年长的道士也开口说道:“我也是如此观点。那石板上的阵纹和符篆无比的复杂,想要进行研究破解……几乎没有什么可能。除非是有上古大能出现,才有可能破解得了那些阵纹和符篆。”

    “的确如此。我们也看过当初那个巨坑出现时卫星所拍摄到的画面,看着感觉好像是突然有一股力量触动了那石板上面的部分阵纹和符篆的力量,所以才将上方的那座山体给完全汽化蒸发。”

    又一名道士说道。

    张天师道:“这石板上的阵纹和符篆既然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没理由会无缘无故突然激发出这么一股可怕的力量汽化了上方的山体。我也觉得,当时肯定是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触动了石板上的那些阵纹和符篆。”

    听到这几名道士的话,会议室中的几名中枢首长和军委高层,不禁纷纷相视一眼。

    其中一位军委高层忍不住开口问道:“几位道长。这么说来,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那些你们说的什么阵纹和符篆,或者是进行研究了?”

    闻言,张天师与另外的那几名道士也不禁纷纷相互对视了一番。其中好几个人都直接对询问的那位军委高层摇了摇头,道:“没辙。”

    唯独张天师和另外一名更加年长一些,大约五十来岁的老道都没有回应,而是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还是张天师缓缓开口道:“或许有一个人可以。”

    “谁?”

    刚刚还说‘没辙’的那几名道士闻言。顿时下意识的抬头朝张天师望来,并开口反问。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闻言也都精神微振。纷纷看着张天师。

    张天师淡淡道:“那位叫尹修的上仙!”

    一听到张天师的回答,旁边的那几名道士顿时一阵恍然大悟。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也都纷纷醒悟了过来。

    这两年来都没有尹修的任何一丝半点消息传出,是以世人对尹修也是已经渐渐地有些淡化。

    此刻听张天师一提起,顿时就都反应了过来。

    “的确,如果是那位尹上仙亲自出面的话,或许还真能破解得了那石板上的阵纹和符篆。”边上一名道士不禁开口附和道。

    另一名道士也捋着颌下的长须。轻点着头,道:“那位尹上仙的一身修为,已然是功参造化,说是惊天动地,排山倒海也不为过。如果是他的话。未必就不能破解得了那些阵纹和符篆。”

    “不过这位上仙这两年似乎都没有什么消息了,想要找到他,只怕也不那么容易吧?”又一名道士迟疑道。

    “是啊,就算找着了,以那位上仙的身份,见不见人,愿不愿意那还两说呢。”

    听到几名道士的话,中枢的那几位首长不禁相视一番,继而微微感慨道:“看来此事还是得要去麻烦一下箫将军才行了。”

    “嗯,不错。这事儿,大概也就是箫将军出面的话,会有一些希望。不然,就算咱们直接找上那家仙姿公司,只怕人家也未必会理会咱们……”

    “是啊,这事咱们也不能强迫人家什么。还是得要打感情牌才好。”

    “神农架出现的那个巨坑,或许隐藏着一些远古的秘辛,咱们也不能不弄清楚。或许能有所收获,对咱们将来大有益处呢。”

    “是这个理儿。那稍后便让人去一趟箫将军家里,去请箫将军过来一趟吧。”一号首长发话了,其他人自然也都是全部赞同。

    倒是边上坐着的那些个道士们对于这些个国家领导人口中所提到的那位‘箫将军’十分好奇。

    其中一位道士不禁开口问了句,“诸位首长,敢问,你们刚才提到的那位箫将军是什么人?听这意思,他跟那位尹上仙有些关联?”

    连张天师也都忍不住好奇的朝那些大佬们望去。

    几位中枢领导互相看了看,还是一号首长开口说道:“这位箫将军确实是跟那位尹仙人有些关系,具体的吗,我们也不便多透露。”

    听到一号首长这么说,纵然那几位道士心里还是很好奇,但也很识趣的没有再继续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