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见过叔祖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三天后,尹修将宁月璟和绿萝、小蛮它们都给送去了纪雪晴家里,让纪雪晴代为照顾一下。

    其实也没什么好照顾的,宁月璟完全可以自己照顾好自己。

    主要就是在纪雪晴这边要方便一些。不像平顶村在郊外,就算是想买点什么东西也不是很方便,所以尹修才把宁月璟她们给送到纪雪晴那。

    至于尹修原先在月湾小区买的那套房,早就已经没有在住。毕竟知道他是那套房子房主的人可有一些,要是还在那房子里出入,自然会让人知道。

    将家里的事情处理妥当,对小璟还有几个小家伙都交代了一番后,尹修便御剑直接前往了神农架那边,没有去京都多跑一趟的打算。

    本来听箫建军的意思,中枢的几位领导人是想趁这机会跟他见见的,不过尹修显然不想牵涉太深,直接就推掉了。

    只是让箫建军沟通好,他直接去神农架那边就行。

    以尹修的速度,从银海赶去神农架自然也花不了几分钟。

    还未飞到神农架上空,远远地隔着几百公里,尹修的灵识就已然发现了神农架深处的那座巨坑,发现了巨坑底部刻满的那些阵纹和符篆。

    当然,也发现了等候在那巨坑上方的营地里,准备接应他的箫建军。

    那巨坑出现已经有一两个月了,上方的营地里有许多的科考人员存在,其中包括部分道门人物,还有不少负责安全保卫和警戒工作的警卫以及龙魂的成员……

    “建军,我到了。”

    正坐在一座营帐中的箫建军耳边突然响起了尹修的声音。微微一愣之后,立刻反应了过来,连忙倏地起身。快步走出了营帐。

    陪同着箫建军一起坐在营帐里的几名营地负责人以及道门人士看到他的反应顿时纷纷一愣,相视一眼后,仅仅是稍稍迟疑,便相继起身跟了出来。

    其中一人走到刚出帐外的箫建军身旁,狐疑的问道:“箫将军,怎么了?”

    “是啊。难不成有什么状况?”旁边另一人也接口好奇的问道。

    箫建军抬头朝天上四处张望了一番,不一会儿,眼睛顿时一亮,脸上露出一抹喜色,连忙又走上前了一些,望着天上渐渐清晰的一个黑点,叫道:“师祖,您来了啊!”

    听到箫建军的话,跟在他后边的那几人都纷纷愣了一下。不约而同的下意识抬起头望去。

    当他们抬头的时候,天空中那个原本只是很小的黑点眨眼间就已然可以清晰的看清楚那个一个人站在一把长剑上。

    “这是那位尹上仙来了啊!”

    那些人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尹修就已经御剑不急不缓的飘然落下。

    看到尹修出现,不管是跟在箫建军身后的那几个营地负责人和道门人士也好,还是营地里其他发现了从天而降的尹修的其他人员也罢,都显得十分的激动和振奋。

    就连一向纪律严明的那些站岗的警卫都忍不住回过头往尹修看了两眼。

    这可是仙人啊!

    可算是见着‘活生生’的‘神仙’了。

    营地里的这些人除了箫建军之外,也就只是看过尹修的zhào piàn,这还是头一回见到真人。或者说是‘真仙’!

    尹修要来这里的消息之前营地里就已经都传开,基本上整个营地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么回事。

    眼下尹修真的到了。整个营地里所有手头上没什么要紧事情的人,基本上都充满好奇和兴奋的凑了过来。

    当然,那些人也只敢离得远远地瞅着,没敢随便凑太近过来。

    不是惧怕,而是一种谨小慎微。就好比一个普通老百姓突然间见着了国家领导人一样,若是没人安排。那是肯定不敢随便靠得太近的,只会很谨慎,甚至可以说有点小心翼翼的离着一段距离远远的瞅着。

    相比其他人,那几名道门人士则显得更加激动一些。

    虽说地球已是修行荒漠,灵气匮乏。但说到底,这些道门人士也算是正宗的修行之人,道统传承的根源基本都是源自上古修炼者。

    当然,实际的情况自然不可能真的是从上古时代传承下来。大多都是从一些遗迹中发现了上古遗留的修行之法或者是一些残篇,然后发展起来的。

    算是隔代传承吧。

    作为修行之人,而且还是正统的道门修行者,这些人如今见着了‘真仙’,那心情自然是跟普通人大不相同。

    即便尹修距离真正的成仙还有着很长一段距离,但在他们,以及其他的普通人心里,尹修那出入青冥,移山倒海,毁天灭地般的无上法力,就是仙人手段!

    在他们的心目中,尹修与他们以往观念里所认知的‘仙人’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嗯,建军,在这等久了吧?”尹修飘然落地,脚下的飞剑也倏忽间便化作一道剑光消失于尹修体内。

    说完之后,尹修不由瞥了眼跟在箫建军身后的那些人,尤其是那几名道门人士。其中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晚辈见过叔祖!”

    那几名道士当中,一名大约五十余岁上下的老道带着几分激动的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向尹修作揖行礼问候。

    边上的其他人,突然见到他的这番举动,顿时纷纷一愣,十分惊愕的看着那名老道,甚至有那么点儿不知所措。

    就连站在尹修跟前的箫建军也不例外,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后,十分愕然的回过头去瞧一瞧究竟。

    只有尹修淡淡的‘嗯’了一声,随手对那名老道做了个免礼的手势,接着开口说道:“彦谦,没想到你也在这。”

    听到尹修的话,那名老道连忙说道:“晚辈也是恰巧受到公门的邀请来此研究这巨坑下的那些阵纹和符篆。”

    “没成想能有机会与叔祖再次相会!”

    这名老道赫然是‘太清观’的那位观主‘出尘子’,也就是尹修的故友王昌平之孙,王彦谦是他的本名。

    尹修轻点了点头,道:“彦谦,这几年一切都还好吧?”

    “好,一切都好。多谢叔祖挂念!”出尘子忙应道。

    边上的其他人听着尹修与出尘子之间的这番对话,都有点儿发懵。尤其是那几名刚才跟出尘子站一块的道士更是如此。

    谁也没想到一直跟他们在一起的出尘子居然会跟尹修有着这样的关系。

    这可真的是有点儿‘一鸣惊人’啊!

    之前出尘子可是连一丁点儿口风都没有透出来过。

    要不是眼下亲眼所见,他们都还不敢相信太清观会有如此背景,居然跟这位‘尹上仙’有关系!

    只能说这出尘子的口风可真是够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