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二章艳羡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别说是那些道门人士了,就连箫建军见此情景,也同样是吃惊不小。看了看出尘子,又看了看尹修,不禁问了一句:“师祖,您跟这位出尘子道长……”

    听到箫建军开口询问,那些个道门人士都不约而同的竖起耳朵听着,心里头可都好奇着这太清观的掌教出尘子跟眼前这位尹上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关系呢。

    尹修闻言只是微微一笑,瞥了眼箫建军后,淡淡回答道:“彦谦的祖父跟我是故友。”

    箫建军顿时露出一抹恍然之色,轻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后边的那些道门人士也都不禁再次多看了出尘子两眼,有那么点儿‘刮目相看’的意味。不过,他们心里更多的还是好奇。

    对尹修的好奇。

    “看来这位尹上仙至少也得有上百岁高龄了啊!这出尘子如今都已经快到甲子之龄,这位尹上仙居然与其祖父是故友,少说也得一百来岁了,这可真真就是‘长生不老’,‘青春永驻’!”

    “这出尘子与这位尹上仙有这样的一层关系,只怕将来太清观必然不容小觑。这位尹上仙随便照拂一下,都足以让太清观一飞冲天了……”

    几名道门各派的掌教心里都纷纷暗暗的想着。对出尘子,对太清观那是免不了一阵艳羡的。

    这出尘子与那尹上仙有着这样的一层关系,等于是有了一座稳如泰山一样的靠山了。至少,只要这位尹上仙还在,就保准没人敢对太清观有任何一丁点儿的不利。

    甚至,即便这位尹上仙将来什么时候隐世不出,或者当真如同传说那样羽化飞仙了。恐怕也没人敢冒然对太清观如何。

    毕竟,谁知道这位尹上仙会不会给太清观留下什么宝贝御敌?到时候怎么死了都不知道。

    当然,对此他们也只有羡慕的份,这种机缘不是求能求来的,了不起也就是哀叹自家祖上当年干嘛就没能跟这位尹上仙扯上一星半点的关系,那样的话他们这些后人或许也就多多少少能够得到一些荫庇了……

    “晚辈龙虎山天师教当代掌教‘张天师’张道宗见过上仙!”

    这时。天师教的那位掌教张天师忽然走了上前,毕恭毕敬的向尹修稽首问候。

    天师教每一代的掌教对外都称‘张天师’,其本名所知之人反倒是不多,平常天师教的‘张天师’也基本不会对外人提及自己本名。

    今天显然是因为尹修的身份非比寻常,所以张道宗才会在自报家门时,将自己的本名也一并报上。

    听到张道宗自报家门,尹修不由微点了点头,脑子里不由得闪过一个胖乎乎的身影,嘴角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继而开口对张道宗道:“张天师。你是不是有个大概二十岁上下的儿子,好像是叫张嘉来着,长得挺胖的。”

    尹修对那个天师教的胖子还有点印象。如今已经几年过去,当年的那个猥琐的小胖子算算年龄,该得有二十出头了。

    张道宗没想到尹修会忽然跟他提起自己的儿子,心底顿时泛起一丝莫名的喜意,连忙应道:“回禀上仙,晚辈确实有一个儿子叫张嘉。没想到上仙居然会知道晚辈的这个不成器的小子……”

    尹修微微一笑。瞥了眼面前的箫建军,接着道:“几年前恰巧碰见你那个儿子跟着我这徒孙的外孙女一起执行任务。所以照过一面。不过他大约是不记得我的,呵呵。”

    尹修淡淡的笑笑。

    当初他用法术遮掩了除了周婷之外,其他所有人对于他的记忆,那小胖子张嘉要还能记得他那才是怪事了。

    听到尹修的话,张道宗不禁看了眼箫建军,继而带着几分恍然的道:“您说的应该是龙魂的那位周婷周队长吧?”

    “嗯。没错。”

    尹修微笑着轻应了声。

    这时候,其他的那几名道门人士见到张道宗居然顺利的跟尹修聊上了话来,于是也都纷纷上前恭敬的向尹修问候,并自报家门。

    不过这些人跟尹修基本没什么渊源,尹修也就随意的点头应一声算作回应。

    应付了一会儿。尹修重新将目光移到箫建军身上,对他说道:“建军,等下你安排一下,让现场一些无关的人等都离开吧。”

    “还有,那些负责警戒的人员也都离远一些,至少要退出两千米以外。”

    听到尹修的吩咐,箫建军面容顿时一整,忙道:“师祖,这些我稍后就去安排。您是否已经对坑里的那些阵纹和符篆有眉目了?”

    尹修应道:“那些阵纹和符篆没那么简单。虽然因为年代过于久远,这片天地间又灵气匮乏,使得那些符篆和阵纹得不到什么补充,力量所余不多,不过想要将其破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我得好好的推演一番才行。”

    闻言,箫建军不由点了点头。他身后的张道宗等一干道门人士也不禁相视一眼。

    这时,张道宗忽然壮着胆子开口道:“上仙,不知……可否让我等留在此地见识一番?”

    刚才尹修说了要清理‘无关人等’,张道宗也不知道尹修所说的到底有没有包括他们在内,是以此刻便忍不住开口。

    作为修道一生的人,他们对于那巨坑底下的那些阵纹和符篆自然免不了充满好奇心。对于在那阵纹和符篆之下究竟封印镇压了什么更加的好奇。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当然想要留在这里一看究竟。

    “是啊,上仙,可否容许我们留在此地增涨一些见识?”其他几名道人也都纷纷开口,一脸渴切的望着尹修。

    尹修目光在他们脸上扫过,淡淡道:“你们记得离远一些,至少要退到两千米以外的地方。”

    听到尹修的话,包括张道宗在内,一干道人顿时一阵大喜,连忙应道:“好,好!多谢上仙!”

    几名道人显得有些激动。

    大概他们自己也未必会想到眼前这位‘尹上仙’居然会这么好说话。

    其实对于尹修来说,这根本没什么紧要的。这些道人想留在这看看也无妨。至于让他们至少退到两千米开外,那纯粹就是处于安全考虑。

    省得万一等他推演出破解下面那些阵纹和符篆的法门,动手破除时,引动阵纹和符篆的力量,波及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