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朝闻道夕死可矣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尹修没有再去理会其他,径直轻盈的腾空而起,飘到了那巨坑上方,悬空盘膝,目光注视着下方巨坑底部铭刻的那些阵纹与符篆,开始默默地推演了起来……

    箫建军见状,立马就吩咐下去,将一些无关的人士都撤离。? ?.此外,那些原本在近处警戒的警卫和龙魂成员都被要求远离巨坑两三千米开外。

    箫建军与出尘子、张道宗等一干道门人士也都退开到远处的半山上,远远地看着。

    因为尹修并没有跟他们说推演那些阵纹和符篆的破解之法需要多长时间,他们还以为顶多也就是几个小时功夫,所以都守着在那看。

    却不知即便以尹修的见识和修为,想要推演出那些阵纹和符篆的破解之法也绝非易事。

    那些阵纹与符篆都源自上古,甚至是远古时代。

    纵然因为岁月消磨,使得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已经剩余不多,推演破解之法时,在很多地方都有可以取巧之处,但也绝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推演出破解法门的……

    “这些阵纹和符篆还真不简单,索性蕴含的力量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几乎被消磨殆尽。除了一小部分关键地方还是需要推演出正确的破解法门之外,其余的倒是可以直接依靠强大的法力强行破除……”

    尹修的灵识笼罩着那些阵纹和符篆,神魂之中一边仔细的开始推演,一边暗暗地想道。??.?`也因为那些阵纹和符篆的干扰和阻隔,使得尹修的灵识无法渗透到地下去。

    尹修心里很清楚,也就是现在这些阵纹和符篆剩余力量不多,他才能够考虑大部分直接用强横的法力暴力破除。

    如果这些阵纹和符篆的力量处于鼎盛时期的话,别说是他,就算是大乘期人物来此,恐怕也只能望而兴叹,无能为力。

    由此也可以看得出来此地的这些阵纹和符篆的不俗,同样也可见被这强大而玄奥的阵纹和符篆镇压封印的东西绝不简单!

    不过尹修也并不担心自己冒然破除这些封印会造成什么影响。

    就算这下面被镇压封印的东西还没死绝。但既然它们无力冲破这封印出来,那想来也绝对已经强不到哪里去。

    纵然曾经是飞天真龙,被镇压封印了漫长的岁月到如今,只怕也已经变得不如地上的蛇蟒!

    否则。就凭这些阵纹和符篆如今的力量强度,里边的东西早就该冲破封印跑出来了。

    远处,半山腰上的箫建军和出尘子、张道宗等人纷纷望着在那巨坑上方悬空而坐的尹修,过了好一阵,见尹修始终一动不动。? ?.??`渐渐地便忍不住低语议论了起来……

    “我说,尹上仙这是在参悟那些阵纹符篆吗?贫道以前曾见过一本古籍记载,传闻中我道家修士一旦炼就金丹,便可‘心照万物’,也不知是真是假!”

    其中一名大约六十来岁的老道带着几分好奇的开口说道。

    “我觉得应当不虚。至少这位尹上仙肯定能够‘心照万物’的,否则如何能够御剑飞空,出入青冥?”

    另一名道士说道。

    张道宗不由看了眼前面的箫建军,又瞥了下站在一侧沉默不语,一脸平静的出尘子,缓缓道:“我天师教道陵先师曾有言。上古之时,仙人皆可神照青冥九幽,神之所至便可移山倒海,摘星拿月,扭转乾坤……”

    “虽然还不知尹上仙究竟是上古传闻中的6地神仙,还是天仙之流,不过想来这神照八方应当不在话下。”

    张道宗的话得到了在场其他道人的一致认同,都不约而同的一阵微微点头。

    这时,一名道人忽然瞥了眼一侧的出尘子,道:“出尘子道兄与尹上仙渊源匪浅。想来对这修仙了道的前路应当颇有了解吧?不知可否请出尘子道兄为我等解惑一二?也好叫我等明白前途为何,不至修了一辈子的道,却都不知晓前路何方!”

    这名道人的话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纷纷开口道:“是啊。出尘子道兄,还请为我等解惑一二。有道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我等皆是修了一辈子道的人,然则至今却都不明白这前路究竟在哪里。这元罡之上究竟是否如诸多典籍中所描述的那般,是要走内丹之道,炼就混元金丹!”

    见那些道人都纷纷目光热切的望着自己,出尘子也知道不能沉默。什么都不说。

    于是只好轻吸了口气,缓缓说道:“贫道也只是曾听叔祖谈及一二,所知也十分有限。既然诸位道兄问及,贫道便也不藏拙,将自己所知的告诸各位。”

    听到出尘子的话,在场的几名道人纷纷心头一喜,连忙应道:“还请出尘子道兄不吝赐教,让我等好歹将来死了也能瞑目!”

    当下,出尘子便开口说道:“正如方才诸位所言,在这化元之上,想要更进一步,那就得修内丹,炼混元金丹。金丹成,则便是踏入了所谓的‘凡之境’,生命凡,进入一个全新的境地……”

    接下来,出尘子又说了一下关于‘金丹’的情况。这些基本上都是当初尹修在五明山太清观住宿那几天对他提及到的信息。

    张道宗等一干道人听着出尘子的诉说,那是津津有味,完全的入神。

    这些信息虽然只是一些关于‘金丹期’,关于金丹之道非常浅显基础的认知,但对于他们而言,却不啻于‘天籁真言’!

    因为这些为他们彻底明确了前方的道路。

    即便他们心里都明白,就算他们知道了前方的路,他们这辈子也基本上没有任何可能跨入其中。

    但正如他们自己刚才所说的那句话一样,‘朝闻道夕死可矣’!就算将来死了也可以瞑目,相比起过往那千百年来的先辈们,他们已经非常xing yun。

    至少他们现在知道了前方确实是有‘路’存在的,而且也知道了这条‘路’是怎样的一条‘路’。

    纵然他们也只能在自己的脑海中幻想徜徉一番,无法真正的身临其中,体会感受其中奥妙。

    但是,他们的先辈们可是连前路为何都不知道,只能至死都迷茫无知,怀疑前方是否还有‘路’存在。

    两相比较,他们确实已经非常的xing yun。

    ps:  明天还得去医院,提前请个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