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新娘‘小璟’

作品:《修真归来在都市

    在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之后,尹修刚一清醒过来就立刻发觉自己居然坐在一张铺着红绸喜被的木床上。

    整个房间里也布置得像是喜房一般,木窗上贴着‘喜’字或者鸳鸯戏水的窗花剪纸,屋里的一切也都是喜庆的大红色,桌上还点着两根红烛,烛光微闪,照亮着整个房间……

    眼前的情形让尹修吃惊之余,脑子里也止不住有些发懵。

    就在这时,他旁边忽然传来一个十分清脆动人的声音,“相、相公,今天是咱们大喜的日子,不如就早,早些歇息吧。”

    这个声音里明显有那么几分含羞带怯的意味,似乎在娇羞,又似乎有那么点儿期待和忐忑。

    突如其来的声音将尹修惊醒,他不由猛地抬头望去,这才发现在他边上另一侧竟还坐着一位身穿着新娘喜服,顶着红盖头的女子。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个声音……怎么感觉好像有点儿耳熟?”尹修心头升起了无数的疑问,静静地望着旁边坐着的那位新娘,眼睛里透着一抹古怪异色。

    旋即尹修的目光又迅速的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他脸上的疑色越来越浓,尤其是他发现自己身上竟然穿着的是一袭大红的新郎喜服。

    下一刻,尹修立即打算用灵识查探一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然而,就在这时,他猛然发现自己的灵识居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此情况立时让尹修愣住,脸上的神情微微一呆。

    在瞬息的失神后,尹修连忙又感应了一下自己的修为。但却猛然发现体内空空如也,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他根本就无法对体内进行‘感应’!

    这一情况顿时让尹修完全呆住,甚至脑子里不自觉的出现了那么一丝的惊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修为呢?我的真元法力,我的灵识呢?为什么会全部都没有了!”

    尹修霎时间感觉有些乱哄哄的。

    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过这样失去方寸。乱了阵脚的时候。这种感觉甚至让他有点儿陌生。

    这时,坐在他旁边的那名还顶着红盖头的女子大约是见他半晌都没有回应,顿时有些狐疑的再次开口道:“相公?你在干什么呢?怎的,怎的还不帮人家把这红盖头给掀开?”

    女子的声音再次将尹修惊醒过来。

    深深地长吸了口气,尹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毕竟修行多年,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识过。在经过了最初的惊乱后,这会儿倒也渐渐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逐渐平复。

    抬头看了看那名女子,尹修神色沉凝,眉宇紧皱着,目光中透着一股疑色。

    “相公,相公?”

    女子见尹修迟迟不开口,顿时再次轻唤了起来。

    莫名熟悉的声音让尹修暂时按捺下内心的无数疑问和困惑,终于开口轻应了声:“我。我在呢。”

    不管这是怎么回事,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尹修明白他都得要沉着冷静的应对才行。

    是以,在说完后,他就抬起了手,朝身旁那女子伸了过去,打算要掀开她头上的红盖头,看一看这女子究竟是什么模样!

    很快。尹修终于掀起了女子头上的盖头。

    女子大约是感觉到尹修掀盖头的举动,是以眉眼不禁娇羞的低垂着。薄薄的红唇轻抿,嘴角微扬,带着一缕娇媚幸福的笑容……

    然而,当尹修看到身旁女子的真面目时,心头却是一阵大震!眼睛都不由自主的睁大,充满惊骇。

    “小、小璟……”

    尹修抑制不住内心的震动。脱口而出。

    听到尹修的话,那名女子有些诧异的抬起头,精致的脸庞上带着一丝丝狐疑的望着尹修,道:“相公,怎么了?我怎么听你的声音感觉好像有些吃惊?”

    尹修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庞。除了眉宇间瞧着要比小璟稍微显得成熟一些,多了几分娇媚和柔情,少了一些清冷的味道,其他的,几乎与小璟一模一样!

    难怪刚才会觉得她的声音熟悉了,她的声音也与小璟几乎一样。仅仅是同样的少了几分清冷,多了一些甜腻娇憨……

    冷静!

    冷静!

    尹修深吸着气,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着。

    眼前的一切,尤其是小璟的出现,甚至还成了自己的新娘……这实在是让尹修不知所措。

    而且,他现在修为尽失,就算是想要采取一些手段查探,比如对眼前这个‘小璟’使用‘搜魂术’之类的,都不可能。

    “相公,相公……”

    女子见尹修瞪大着眼睛,望着她呆呆的有些发愣,顿时忍不住伸出一只手过来,握着尹修的手轻晃了晃,朱唇轻启,连叫了两声。

    “你……你叫什么名字?”尹修紧紧地盯着女子,终于开口问道。

    女子很奇怪的看着尹修,轻咬了咬嘴唇,带着几分委屈的道:“相公,你、你这是怎么了?我是小璟啊,你刚才不是还叫了我吗?”

    “小璟?”

    尹修一怔,只是随即他脑子里的疑虑顿时更深了,稍一迟疑后,又继续问道:“你的全名呢?叫什么?”

    “相公,你、你别吓唬我。我的全名你不都知道吗,我姓宁,闺名唤作月璟啊……”女子有点儿要急哭了的感觉,眼睛里泪水汪汪,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尹修听了她的回答,心里的古怪感愈发强烈。

    宁月璟,她也叫宁月璟……可是,她绝对不是小璟!那么,她究竟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尹修轻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感觉这事情透着一股子的诡异。

    然而,眼前的一切却又让他感觉不出半点的破绽或者不自然的地方。

    面前这个自称是他新婚妻子,且有着与小璟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名字的女子,所有的表情、反应和言语都让尹修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相公,你……要不我赶紧去叫大夫来给你看看吧?”

    ‘宁月璟’一脸担忧的看着尹修,急声道。

    尹修看着面前的这个‘小璟’,神情有些复杂,也不知他脑海中在想着什么。片刻后。缓缓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微顿,又接着道:“对了,咱家……都有些什么人啊?”

    “相、相公,你到底怎么了?我,我害怕,呜呜……”‘宁月璟’听到尹修的询问,忍不住呜咽的哭了起来。

    尹修连忙道:“你别哭啊。我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刚才,刚才喝酒喝多了点,所以这脑子有点乱,你帮我捋捋行么?”

    “真、真的?”

    ‘宁月璟’顿时止住眼泪,眼眶里还是泪汪汪的样子,望着尹修。

    看到与小璟一模一样的脸蛋,尹修不禁露出一抹温和的微笑,轻点点头。肯定的应道:“真的!”

    ‘宁月璟’深深地看了看尹修,很明显她的心里还是有不少疑虑的。但是她却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很顺从的跟尹修说起了家里的事情。

    大概在她看来,尹修虽然显得有些怪异,但这确实是她的‘相公’那是没错的。

    “相公,咱家现在除了你跟我之外,就只还有娘尚在,爹爹几年前就已经去世。另外咱家还有百亩上等水田。还有两头干活的水牛,一批驮马,三进的宅子……”

    ‘宁月璟’一五一十的跟尹修掰着算起了家底儿。

    尹修静静地听着,不时冲‘宁月璟’微笑一下,或者轻轻的点点头。

    不一会儿。‘宁月璟’就已经把家里的整个情况都给尹修说了一遍。尹修也算是对他目前的身份,和这家里的情况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相公,大抵就这些了。你……你都捋清楚了吧?”说完后,‘宁月璟’看着尹修,试探的问道。

    尹修应道:“清楚了。你看我这脑子,喝多了点就不记事儿。多亏了小璟你帮我捋顺了这些事情……”

    说着,尹修还自嘲的抬手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宁月璟’闻言,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不过最终咬了咬嘴唇后,还是忍住了。

    “相公,咱们……休息吧。我,我来给你宽衣。”

    说完,‘宁月璟’站了起来,主动的给尹修解开身上的新郎喜服。当她悄悄的凑到近前瞥了眼尹修后颈处,见到那里有一颗小小的黑痣时,不由得暗暗地松了口气。

    似乎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接着便动手开始给尹修宽衣。

    在‘宁月璟’伸手解开衣带的时候,尹修心里不可避免的生出了几分怪异感,脸上的神色浮现一丝不自然。

    尤其是看着面前这女子那熟悉的面容,尹修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和别扭。

    “那个,还是我自己来吧。”

    尹修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宁月璟’闻言,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重新坐到了床沿边上,抬头看着尹修。

    尹修只是脱掉了外衫,随即见‘宁月璟’定定的在看着他,于是开口说道:“睡吧,时辰,也不早了。”

    看着尹修只脱了外衫就准备这么睡觉,‘宁月璟’顿时忍不住道:“相公,今晚,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这是我娘在我出嫁前给我准备的……”

    说完,‘宁月璟’从旁边的枕头底下取出了一块白绢……

    ps:  这段剧情犹豫纠结了很久,可能不太讨好,另外还很不好写。可不写吧,又挺重要的。关键是不这么写,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到别的更合适的方式去推动接下来的剧情。

    毕竟一切也铺垫得差不多了,篇幅也已经超过两百万字,书中的时间跨度也已经有好几年。该得要写这一段剧情了。